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庶女狂欢:妖孽王爷小毒妃

更新时间:2019-11-07 05:52:04

庶女狂欢:妖孽王爷小毒妃 已完结

庶女狂欢:妖孽王爷小毒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梦烟缈 分类:玄幻 主角:顾昭欢小姐 人气:

《庶女狂欢:妖孽王爷小毒妃》由网络作家梦烟缈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顾昭欢小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切看似善良亲厚的表面,都暗藏着要将她置之死地的毒刃!她一步步在她们铺就的道路上前行浑然不知,死不瞑目! 她重活一世,韬光养晦,蛰伏隐忍,都只为了复仇!今生有一人愿为她遮风挡雨,陪她披荆斩棘,伴她余生白头。 且看庶女如何翻手成云,覆手为雨,逆转人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吟沉默半晌,“三小姐的生母兰姨娘,于我是有大恩的,临终前将三小姐托付与我,谁知最后竟被拨了去老夫人房中,手也伸不得,苦了三小姐这许多年。”

顾昭欢讶然,花吟却止住了话头:“香橼院到了。”

顾昭欢随着花吟进去,花吟入室先点起灯,瞧着顾昭欢进来了,方道:“今日无人服侍,三小姐好生歇着,明儿我调了春荷来。”

“花……”顾昭欢刚要喊她,花吟便提着灯笼匆匆离开,只留下顾昭欢一个人在香橼院中百思不得其解。

顾昭益……花吟,兰姨娘,顾府中,究竟还藏了什么她前世一直不知道的秘密?

顾昭欢只觉得有些疲累,和衣躺下,却无端想起了楚行庆,她的额间被他敲过的地方仿佛还在隐隐发烫。

楚行庆……又究竟想干什么?

如此一夜反反复复,竟是无眠,天微亮时,顾昭欢才有了睡意,但一会儿却又醒了,睁眼时正好瞧见春荷从外边进来。

“三小姐这便醒了?”春荷出声问询,顾昭欢淡淡应了一声,春荷即伺候她起身梳洗,见她仍穿着衣裳,便又道,“三小姐昨夜只怕未怎么睡。”

“你怎么知道?”顾昭欢有些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难道一夜未睡这么明显?

“三小姐颈间系着玉佩,硌得慌,如何又睡得着?”春荷说着便替她解下颈间的玉佩,递到顾昭欢手上,“三小姐到底还是粗心了,没人伺候便连解这玉佩睡觉也忘了。”

玉佩?顾昭欢犹自疑惑,她从来不曾佩戴过什么玉佩,更别说将玉佩系在颈间了。当她接过春荷递来的玉佩细细一看时,却目瞪口呆——这是楚行庆的玉佩!

顾昭欢抚摸着玉佩熟悉的纹路,她感觉隐藏在自己心底深处的伤口又裂开,汩汩地向外流着鲜血。

前世,这块玉佩不是楚行庆亲手交给她的,而是庆王妃给她的。

这是楚家世代传与儿媳的物件,而这玉佩实际上是一对龙凤配,可分作两半,一半予妻,一半予夫。而她前世则是守了这玉佩,完整的玉佩,从她嫁给楚行庆开始,到她的生命结束。到最后,楚行庆将这块玉佩摔在她面前,说他宁愿毁了也绝不会要她碰过的东西。

如今,如今这又算什么?

顾昭欢紧紧捏着玉佩,仿佛要用尽所有的力气将它捏碎一般,春荷感觉出顾昭欢情绪的骤变与不寻常的反应:“三小姐?这玉佩……”

“嗯。”顾昭欢回神,手蓦地松开,刚才攥着玉佩的地方已经微微泛红,似乎有一种灼烧着的痛感,她已经无力将它递还给春荷,只是伸出手,“你将这玉佩找个锦盒收起来,放在不显眼的地方,改日我再将它拿出来,到时再说吧。”

春荷虽然心中对顾昭欢的态度存了诸多疑惑,终究是不好多言说什么,只听顾昭欢又道:“春荷,大少爷要回府了,你可知道他?”

春荷为顾昭欢更衣的动作顿了顿,说出的话明显让顾昭欢感觉到了刻意的隐瞒:“玉姨娘是个可怜人,今儿晚上大少爷便要回府了,大老爷说了,办一场晚宴为大少爷接风洗尘,三小姐您也要去的。”

“那你可知道花吟与姨娘之间曾有过何事?我昨晚也听她说,姨娘与她有大恩,还说……姨娘临终之前将我托付与她。”

顾昭欢对春荷并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的东西,既然昨晚在她没有说出春荷的情况下,花吟就已经点出,说明花吟早就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至少从花吟的态度来看,春荷应当是值得信任的。

春荷这一次则没有半分迟疑,脱口而出:“奴婢服侍姨娘晚,也不大清楚。至于临终托孤……姨娘去的时候我在外头,不知里边说了些什么。”

顾昭欢略显敷衍地点了点头,由着春荷给她更衣绾发,一直低垂着眸光,若有所思。

才梳洗罢,花吟却来了,她依旧如同往常一般,仿佛昨晚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三小姐这才起?牙婆已叫来了,老夫人这便让您去挑呢。”

“明月姐姐呢?”顾昭欢向花吟身后望了望,却没有看见想要看见的人的身影。

“明月和珍珠都还在老夫人房中一同受训,要过了午膳才能过来,瞧给您急的。”

花吟笑着打趣,顾昭欢却隐隐感到有几分不自然与不自在,“三小姐且随我过去,春荷便留在香橼院吧,将屋里上下打扫打扫,想必先前只有韵儿在,也是懒怠。”

春荷与花吟相视一眼,春荷点点头,屈膝下了半礼,顾昭欢则起身随着花吟去了。

“花吟姐姐与春荷是旧识。”顾昭欢只是这么试探了一句,花吟敷衍着混过去,二人便不再说话。

到了大厅,牙婆早已等候多时,瞧见顾昭欢与花吟一同来了,忙迎上去,恭恭敬敬地作了礼:“三小姐可教老身好等。”

顾昭欢挑了挑眉,没有应话,径直落了座,瞧也不瞧对面站成一排的丫头,只打发花吟沏了茶来奉上,请牙婆坐了,也不说话,只轻轻叩着红木桌,待茶上来,又慢悠悠地喝着。

牙婆在一旁干着急,也不敢出声催促,只能按下性子一口口地喝着茶。

顾昭欢忽地猛一抬眼,指了神情不耐烦亦或是盯着她瞧的:“你,你,你,你,还有你和你,不必看了,向后退一步。”

丫头们去了半数,牙婆见人去了半数,心里不免打鼓,偷眼觑着顾昭欢,顾昭欢身上自有一种气质和威压,那是一种上位者的威压,但是顾昭欢仅仅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啊!

顾昭欢又瞧了瞧,将茶杯朝另外的人掷去,淌了一地的茶,又挑了几个避着的抑或惊呼出声的出去。

如今只余下四人,顾昭欢一一看过去,挑了两个看着模样尚可的,赐名,一为夏莲,一为清风。

花吟则定下另外两个,付了银子方命人将韵儿带上来,与牙婆道:“这是个丫头,极伶俐的,只是过了些,品性倒也不差的,如今卖与你,你下回来时带个品性好的抵上便也是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