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总裁如胶似漆:娇妻哪里逃?

更新时间:2019-11-06 06:01:18

总裁如胶似漆:娇妻哪里逃? 已完结

总裁如胶似漆:娇妻哪里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尚书妙琦 分类:玄幻 主角:云馨梁燕 人气:

《总裁如胶似漆:娇妻哪里逃?》为尚书妙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四年前,她生下了他的孩子—— “你别犯傻了成吗?养个孩子可是一辈子的事!”梁燕对她说。 四年后,他竟然成了她梦里的那个人—— “梦里那个人比你温柔!因为他从没想过那样对待我!”她对他疾言厉色。 他爱着她,如胶似漆。 她恨着他,心存恐惧。“你只能是我的,只有我才配拥有你!” ——他对她步步紧逼。 我绝不会和魔鬼在一起!绝不! ——她怯懦的缩进角落,却像疯子似的对他嚷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真别说,刘园长介绍的那家幼儿园,规模的确不小,整个七层的大楼,外加跟学校操场差不多大的儿童活动场地,在尚海这样寸土寸金的城市,算是极为难得了。

云馨看着幼儿园大楼上那硕大无朋的几个字:小王子幼儿园,心里就不禁好笑,难道说这里只能有小王子,不能有小公主了?这也太重男轻女了吧?

进了大楼的正门,一位坐在大台桌子里的女接待员上下打量着云馨和小胖,不屑的说:“麻烦你好好看看,是不是带孩子走错地方了?告诉你,这里可是贵族幼儿园,普通人就是有钱也挤不进来这地方。”

云馨被对方说了一愣,忙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字条,上面写的地址和这里一点没错,应该没走错门吧。

可这里面精致的装修,奢华的装饰,真有点像小王子住的宫殿了。云馨一时有些恍惚,不会是刘园长故意拿她开涮吧?她一个只念过速成班的幼师,哪会有资格到这种幼儿园来当老师呀?

可既然来了,也不能磨头就走吧,好歹问一问,万一真的是这呢?

云馨虽然底气不足,但还是上前一步,问那个接待员:“我是来找秦园长的,请问秦园长在吗?”

接待员注视着电脑屏幕,爱搭不理的:“有预约吗?”

“好像是有吧,秦院长让我十点之前来找她。”

“哦?”听了这话,接待员又仔细打量了云馨一眼,把目光又转移回了电脑上,敲了两下键盘,又移动着鼠标,语气终于变得柔和了:“你,是云馨小姐吗?”

看她的变化,云馨倒是蛮意外的,点头说:“是,我就是云馨。”

接待员忙起身,给云馨指了个方向:“那里有电梯,上了七楼,右边走廊往里走,就是园长办公室了。”

云馨对这个接待员前倨后恭的态度倒没怎么介意,人家在这种地方待久了,难免会把人分成个三六九等。

何况自己这么风尘仆仆,还带着个孩子,不用猜就是个外地来的打工妹,也难怪人家不正眼看她。

云馨礼貌的对她说了声谢谢,便一手拉着小胖一手拽着拉杆箱,来到了电梯间。

在电梯里小胖问:“妈妈,以后我能在这里上学吗?”

刚才小胖进大厅时,就看见了大到快顶到篷的变形金钢,还有一人多高的熊大、熊二、光头强,头顶上还有一个正在飞翔的多啦A梦。这都让小胖惊喜不已,一门儿让妈妈给他用手机拍照,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喜欢上这个地方了。

可云馨也清楚,自己能不能留在这儿都是未知数,何况是小胖了,只能哄着他说:“或许吧,或许我们俩都会留在这里。”

上了七楼,出了电梯,云馨就听见教室里传出了小朋友们那甜美稚嫩的歌声:

冬天里的小雪花

慢慢的落在了树苗下

天气太冷啦

我来当棉被

保护你的根芽……

走到右边的走廊尽头,一扇门赫然标着“园长办公室”几个字,云馨抬起手刚敲了两下门,里面就有人喊:“进来。”

云馨刚推开门时,却听见里面有个女人在拍着桌子,尖刻的大声说道:“秦园长,我老公给你园里至少有六十多万的赞助了吧?凭什么派个老师周末陪我女儿就不行了?我又不是白让她来陪,给她工资,我给十倍还不行啊?”

这时又有一个声音陪着小心说:“卢夫人,您消消气。是这么回事,按理说,我们园里的教师也得有个休息日吧?您也知道,她们能在这里上班,家里也都不普通,你就给再多钱,人家也不会在乎。不仅不能去,还得说咱们是在蔑视她们的尊严。再说了,随便上网就能找个家教,让他们陪璐璐不也一样吗?何必非得要咱们这里的教师过去呢?”

云馨和小胖守在门口,正不知是该进还是该退呢,却又听那个声音高亢的女人叫道:“那能一样吗?你们这里是贵族幼儿园,主要教孩子的就是贵族气质,我不用你这里的老师我用谁?用外面的家教?一个个土里土气的任屁不懂,我用他们,把我女儿给教坏了可咋整呀?”

女人后面那句“任屁不懂”,也太彰显她的“贵族气质”了,云馨差点要被她给逗笑了,忍了好一阵才忍住。

可小胖不行啊,当时就笑场了,还指着里面奶声奶气的对云馨说:“妈咪,她说屁了,说脏话了,她不是好孩子。”

这句话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巧能让里面的人听得一字不落,一清二楚。

云馨知道再搁这儿站着,肯定有偷听的嫌疑了,便拉着小胖的手走了进去。

拐进了一个半隔断的屏风,云馨看见偌大的办公室里,正站着两个衣着华丽的贵妇,其中那个年轻的全身上下珠光宝气,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刚走进来的这对母女。

“小兔崽子,刚才是你在说我吧?你知道我是谁你就敢胡说?你特么找死呀?”

云馨没想到,那个年轻贵妇竟然会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冲上前伸出手指头就对小胖一阵猛戳。

云馨忙把孩子护在身后,对那个年轻贵妇义正言辞:“请你自重好吗?他还是个孩子!你怎么能对他这么做呢?”

那个年长的贵妇当然就是秦园长了,她连忙过来拉住那个女人:“卢夫人,请您息怒,咱们有话好好说。”

没想到那个卢夫人也太不讲理了,抬手就给云馨一个耳光:“孩子怎么了?他惹了我就不行!”

这一耳光不仅打得云馨晕头转向,还把小胖吓得哇哇大哭:“妈咪,她打人,她是个大坏蛋!”

云馨勉强收慑了心神,哄着小胖说:“咱们走吧,不跟这种有贵族教养的人一般见识!”

那个卢夫人当然听得出来云馨的暗讽,追上去问:“嗨,你给我站住!你特么说谁呢?”

云馨对面前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无奈了,难道说有钱有势的人都这样吗?这也太霸道了吧?

“我又没指名道姓,说谁呢自己知道。”

云馨本以为这件事就到此结束了,可谁想到那女人比个“村长”都粗鲁,随手拿起了百宝架上的一个青瓷花瓶,轮圆了就照云馨的后脑勺砸了下去。

此时云馨刚转身要带小胖出去,根本没防备后面会出现突然袭击,只感觉一阵巨痛从后脑侵袭而来,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亦幻亦梦中,云馨仿佛听见门外有人在争吵:“谢美菊,你都多大人了?动不动就弄出点乱子出来?你还当你是谢家大小姐呐?你是三岁孩子的妈啦?你不怕璐璐将来也像你一样,变得这么没教养啊?”

“你也说我没教养?没教养你娶我干嘛?你有能耐跟我离婚吶,我再也不让烦了行不?”

“你又胡说八道!”

“是我胡说八道还是你心虚?我早就知道你从来就没爱过我!你是为了继承家族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才娶我的,你和我在一起根本就是为了钱,是为了卢家的股权!”

争吵声嘎然而止,云馨的感觉也慢慢回复,神智也慢慢的清醒了。

突然,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到的景象让她全身上下的神经一下子都绷紧了!

难道说,我还在梦里面吗?

为什么这个噩梦又回来了呢?

上帝呀,快让我醒来吧!我不要在噩梦里,求求你了,上帝。

原来,眼前出现的那个男人,正是四年前在宾馆里对她施暴的那个男人,正是四年中一直让她在噩梦中瑟瑟发抖的那个男人!

云馨又一次下意识的裹紧了身上的棉被,毛骨悚然的看着那个男人,苦苦的哀求道:“求你了,别过来,求你放过我吧,求你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