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最美容颜倾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20 05:18:13

最美容颜倾天下 已完结

最美容颜倾天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不美的魅力人生 分类:玄幻 主角:王赫连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最美容颜倾天下》是不美的魅力人生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王赫连,书中主要讲述了:许婉琴是邀玥王朝皇帝赫连勃勃庞大后宫之中,一名普通的妃子。但却因聪慧和美貌,赢得赫连勃勃的好感。虽然进宫数年了,但赫连勃勃一直不知许婉琴的真实身份——现代的林春曦,莫名其妙地在一次旅行之中,落入水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心终于被狠狠地撞击了下,婉琴踮起脚尖,主动吻住他的唇说:看来我不该担心皇上,因为您才是最终的下棋者。

赫连勃勃笑吟吟回吻过去,浅浅一笑说:不许再对朕用尊称!

婉琴浅浅地说:呀,我习惯了!

赫连勃勃咬牙,猛然抱起婉琴,大步走向床榻将她放了下去。声音低沉地说:那就从现在开始,改掉这个习惯。

婉琴浅笑不语,两人相对凝眸,赫连勃勃的呼吸声愈加浓厚,婉琴可以清晰地感觉出他掌心炙热传来,然而他却并未俯身,只是定定看着婉琴。

他,是在忍着什么呢?

婉琴伸出手,猛地将他拉向自己,凑到他耳畔说:我记得,皇上曾经说过,孩子对你来说,一种是责任,另一种是憧憬。那么请皇上,赐我一个孩子吧!说这句话的时候,婉琴终于意识到,真的愿意给他生孩子。

赫连勃勃明显的身体一震,随即灼灼看着婉琴说:小曦,你真的愿意吗?

因为爱他,所以甘愿为他生下孩子,婉琴点头,坚定地点头。

赫连勃勃的呼吸终于急促起来,周身的炙热也迅速传遍了全身,并且令温度隐隐有向婉琴传递的迹象。

婉琴主动吻他,赫连勃勃终于忍不住,从她的脖颈开始吻起。酥麻的感觉,仿若电流一般,在婉琴心尖传导起来。

紧紧地婉琴抓住他胸前的衣襟,赫连勃勃气喘吁吁:小曦,朕担心,今日要了你,日后你会恨朕啊!

不会,我不会恨你,无论日后发生什么事,我都绝不会恨你!婉琴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纵然他转身出去后,三宫六院,雨露均占,与别的妃嫔红鸾帐暖,婉琴也不会恨他。因为他不止是赫连勃勃,也是一国之君,那是他身为天子的责任呀!

婉琴来自现代,可以因为爱他留下,可以因为爱他接受三宫六院,也会因为爱他,不去强求一世一生一双人的奢望。

这一点,婉琴拥有现代世界的灵魂都可以做到,而恭妃就却做不到。

爱他,所以婉琴愿意为他去争斗,为了他去收敛身上的刺,那么,又怎会去恨呢?

所以,本尊的娘亲,当年应该是真的爱上了她爹。纵然他身份低微,高攀不上林家,纵然遭到父母反对,林紫羽仍然毅然一头栽了进去。

哪怕,许老爷再混账,想来林紫羽也不会恨他,因为她的确是爱他呀!

看着赫连勃勃的眸子里,居然是无奈的痛楚,婉琴没来由的心底深深地疼起来。

他的吻很温柔,浅浅地吻着,轻声问道:如果有一天,朕不在你身边了,你也不会恨朕吗?

心尖一紧,一股害怕涌上心头,婉琴唤道:皇上!为什么他的话,那么奇怪,伸出手捧住他的脸,婉琴说:皇上,您并不是一个人,我一直在您的身边,我与您永远都在一起。

小曦。他的声音带着婉琴不明白的心痛,低下头他说:谢谢你,你那首歌曲,朕听到了。

婉琴一怔,那首还有我,他居然听到了!

浅笑一声,婉琴伸出手,扯掉了他的腰带,解开他的龙袍。感觉到他灼热滚烫的肌肤,双颊禁不住绯红起来。

赫连勃勃也同样的,解开了婉琴的衣衫,喘息着说:以后还要记得吃药,欺君之罪,朕也保不住你。

婉琴轻嗯了一声,只要他知道了,哪怕吃一辈子的药丸,婉琴也不在乎了。

赫连勃勃从鼻腔嗯了一声,终于,两人的衣衫也全部褪尽,紧紧地贴在一起。婉琴可以感觉得出,彼此滚烫的温度。

赫连勃勃的呼吸更加急促起来,婉琴也禁不住一阵心悸。犹记得,那一次在西郊的时候,他怒不可遏的想要了婉琴,却被婉琴先是咬了脖子,又被一个耳光打过去。这一次,婉琴不会再躲了。

赫连勃勃紧紧抱住婉琴,颤抖地说:小曦,朕在做不理智的事情。可朕-他不再说话,只是紧紧地抱住婉琴,仿佛在做挣扎。

婉琴心惊,反抱住他,柔柔地唤道:皇上!这一声带着蛊惑,带着足以令赫连勃勃失去坚持的蛊惑。

赫连勃勃的理智终于忍不住溃败,狠狠地吻住了婉琴。

却在此刻,外面传来匆忙地脚步声。心底倏然一惊,永乐宫外,怎么会有脚步声啊?

谁敢来永乐宫,何况,司棋还在外面守着呢!

来人跑到门前,停止了脚步,气喘吁吁地说:皇上,不好了!莞太妃去了春情宫,现在春情宫乱成一片,据说太妃还-――将恭妃娘娘的脸,抓破了!

婉琴听出来了,是小豆子的声音!

莞太妃和恭妃,这情况,非要赫连勃勃出面不可了!而且,这会儿,所有人都会以为,他在天乾宫!

赫连勃勃脸色阴沉,迅速地起身,婉琴迟疑了一下,也赶紧帮他穿上衣服。赫连勃勃深深地吸着气,婉琴一瞧,咦,脸蛋好红啊!

心底涌上笑意,婉琴坏心地去摸他的脸蛋,赫连勃勃身体一颤,随即伸手拉住婉琴的手,隐忍地说:别闹,小曦。

婉琴嘴角一勾,笑了起来。

赫连勃勃已经说:朕不能日日前来看你,就把司棋留下来。说着,他将被子拉上,在婉琴额头印下一吻,深深地看了婉琴一眼,起身向外走去。

门吱呀一声,婉琴循声望去,外面是倾盆大雨,心底不禁嘀咕了,下这么大雨,莞太妃怎么会跑去春情宫了?

脚步声已经远去,外面只有雨落地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司棋方才跑进来说:娘娘。

婉琴应了声,迅速拿了衣服穿上,方才说:进来吧。

司棋应声开门进来,恰好看到婉琴在系着腰带,立刻双颊绯红,低着头说:娘娘,皇上他怎么-

婉琴抬眸轻笑:春情宫出了点事,皇上过去瞧瞧。顿了下,又说:以后别叫我娘娘,我早不是琴妃了。

司棋摇头说:不,在奴婢心里,您永远是娘娘。

婉琴心底一阵感动,上前握住她的手,两人一起坐下来说:你过来,陪我说说话吧。

司棋怔了怔,随即上前坐下来,抬眸看了一眼婉琴,笑言:娘娘,您果然是很美的。真是不可思议,娘娘其实,有倾国之颜。

婉琴这才记起来,司棋也是没见过自己真颜的。笑了笑说:不过是一张面皮罢了,我还有好多事,说出来让你感觉不可思议呢!

比如说,婉琴是借尸还魂,比如说现代社会的一切思想什么的,都是不可思议的啊,对于这些古人来说。

不过,赫连勃勃不在乎容貌,这才是真爱,婉琴自然更加不会在意。

司棋道:娘娘,虽然皇上留下奴婢,但是白日里,奴婢依然只是个又聋又哑的送饭宫婢,是不能与您靠得太近的。

婉琴颔首,做戏要全套,婉琴自然是明白的。

伸出手摸着她的衣服,好在没有湿,婉琴问道:外面冷吗?

司棋摇头说:不冷,都快五月天了。

婉琴叹息着,入画已经随着珪王去了封地,而宫里头都以为,司棋被酷刑折磨死了,所以司棋也见不得人了。

撩开司棋的头发,婉琴喟叹一声说:也不知道姑姑如今怎样了。语毕,清晰的看到司棋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彩,婉琴心底一动,莫非,司棋有什么消息?婉琴看着司棋说:怎么了?难道说,他们出什么事了?心底一阵后怕,婉琴被打入永乐宫了,是不是那些人就连冷露宫的宫人们也不放过了?

司棋摇头,躲闪开婉琴的目光说:娘娘放心,他们无事,冷露宫如今也空着,太后也没有说调离他们。

真是这样吗?那为什么,司棋脸色很古怪?与司棋相处这么久,她的脸色,婉琴可是一清二楚的。

婉琴握紧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直直地说:司棋,你有事隐瞒我吗?

司棋欲言又止:娘娘,此事-

婉琴说:如今都这样的境况了,还有什么事不能说吗?

司棋身体一震,随即起身跪了下来说:娘娘,奴婢并非故意隐瞒您。只是此事奴婢说了,请您不要责怪皇上。因为皇上派奴婢去冷露宫,本就是为了监视玉漱姑姑的。

婉琴心底一惊,监视玉漱?本来,婉琴也有所怀疑了,师傅留下的锦囊中,上面写了,怎样让婉琴成为后宫至尊,同时也写了如果事败,如何脱身。

只因为,百鸟朝凤一出,淑芬和凝星胜了之后,后位只有一个,那就是她们姐妹相争。

若是婉琴凭借假的平凡的容颜,能够得到赫连勃勃的心,那么就可以胜了。如果得不到,就可以恢复容颜,逃出皇宫,以另一个身份重新生活。

而至于最后,云长风写到,如果走投无路,可以去找玉漱!

司棋本就是赫连勃勃安插到玉漱身边的人,而玉漱选择了婉琴,所以司棋也跟着到了冷露宫。

而这个时候,红了才惊觉,倒是从没有问过玉漱的身世。

扶起司棋,婉琴说:你起来,既然是皇上的吩咐,想来皇上必定是有他的打算的。我不怪你,坐下来,慢慢说。婉琴相信,既然赫连勃勃这么做,必然会有他的原因。

毕竟,如果赫连勃勃想要杀她,不会这么麻烦,安排司棋在她身边做眼线。

司棋闻言这才松了口气,说:娘娘有所不知,玉漱姑姑其实是前朝之人。

婉琴蹙眉,当初开口问玉漱关于碧痕事情的时候,她说不知道。婉琴就认为玉漱应该不是赫连勃勃从世子府带进宫的人,却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是前朝之人!那么,赫连勃勃和太后,怎会前朝之人留在宫里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