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汉服传奇

更新时间:2019-10-20 05:08:59

汉服传奇 连载中

汉服传奇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秀水寒冰 分类:玄幻 主角:文明祖先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汉服传奇》的小说,是作者秀水寒冰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是个普通的女人,她爱那衣裾飘飘,广袖轻舒,她更是明眸善睐,红袖善舞,爱她的男人无数,几人为她折腰,几人为她受苦… 她又堪比男儿,心坚如铁,豪迈英武。红颜一怒,却为的是社稷江山,不落旁族… 她是亘古未有人中翘楚,甚至凌驾所有人类之上,成为不朽神话,生灵万物仰视的真神,先知,上帝… 一切因她而变,宿命召唤已然降临,终极女神,归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河轰鸣,朱媛媛内心也是一片惊涛骇浪。明月峡,她自然知道,广元北部一处古迹,名胜。北方入川的咽喉要道。前一刻还在峨眉山,此刻竟挪移到了千里之外,穿越时空,不仅逆转了时间,连空间也发生了变化。

幸亏没落在北京,不然,早成了不知何人的刀下亡魂了。这造化自然不是一般。

韵熙妍一副轻松模样,牵着马,竟然踏上了那座在朱媛眼中无论如何都算豆腐渣工程一般的危桥之上。

朱媛媛哪里走过这样的吊桥,望着汹涌的流水,已然是魂飞魄散,比行走在悬空玻璃桥上的感受差不了多少。

韵熙妍心中暗笑。

就连那叫做花儿的大马也侧目看了朱媛媛一眼,似乎在嘀咕一句话:“切!城里来的吧?没见过这阵势吧?”

朱媛媛顿觉被深深的鄙视了,心头一股火气不由得升起来。“既然如此,本姑娘也不是吃素的,不就是一座桥么?”

媛媛深吸口气,果断的迈出步伐,慢慢的沿着桥索跟在韵熙妍身后。

二人亦步亦趋,数十息之后,便到了对岸。

媛媛四下看了看,这岸竟不是平地。而是架在山崖半腰的木制栈道,栏,不是那整齐坚固的栏,板,也不是那平整严密的板,踩上去吱吱呀呀的响。

吓人,太吓人了!

这就是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么?朱媛媛感到有一丝窒息,从先进的21世纪猛地回到落后的17世纪,这落差,仿佛不会游泳的人猛地扎进了冰冷的冰湖之中。

窒息,难以适应。

朱媛媛难以想象还会有什么样的危机,难堪,以及挑战在等待她。

“既来之,则安之!罢了,罢了。再多的担心又有何用?不如接受这一切,难堪也罢,挑战也罢,不去做些什么,便没了生存的本钱!别个不惧,我亦不惧。”

一股豪情壮志,再度泛起,朱媛媛昂首阔步,不再看一眼脚下奔流的江水,随着韵熙妍远去。

栈道悠长,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些亭台楼榭建在栈道边,山崖上。谷口越来越窄,两侧的山崖上似有石洞,有人从那石洞里向外张望。似乎那些人很警惕,如果不是自己人估计那些埋伏就能一举击杀了入侵者。这当真是一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之地。

又走了一段,眼前豁然开朗起来,河谷也趋于平坦,依傍一处缓缓的坡地,一处水寨直通入大河岸边。

这座寨子看起来真不大,一些竹楼零星分布在山间,在那竹楼集中的地方,总有一片平整过的台地,或横或竖,建了些稍大些的屋子,一眼便知,是些殿厅。

朱媛媛猜测这些建筑应该是议事,办公的地方。

韵熙妍走近,打了个呼哨,大寨两侧的竹台上有人探头探脑。

那哨兵眼见是韵熙妍来到,脸上立刻挤出笑容。客气道:“七长老,您回来了?”

韵熙妍点头。

“稍待片刻,我给您开门。”

吱吱呀呀的声音传来,那大寨直接放下一道吊桥,这桥头轰然搭落在栈道尽头的那片平台之上。

寨门上边,一张白木大匾显现,三个大字,明月峡。这居然就是寨子的名号。

吊桥面儿铲的平整,似乎又刷了油,看上去做工还不错。

韵熙妍牵马迈步而入,立即有穿着灰布袍子的人过来将马带到另一个方向,似乎是养马的马夫。

朱媛媛紧跟着韵熙妍一路走,一路张望。路上遇到很多人,都客客气气的连呼:“七长老好!见过七长老。”

朱媛媛心中激动,看来,这熙妍姐姐在这里颇有名望,被尊称长老,想必是位头领。

前后攀上四处台地,越到高处,台地就越宽敞,建筑也愈加的大。每处就是一座院落,打扫的干干净净,庭院内遍植果蔬,只有第四台地,院内用石头砌筑了一样圆台,铲的溜光,上面刻了一个大大的太极八卦图。

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正慢悠悠的在那太极八卦图上舞动着手脚,似乎是在打太极拳。

韵熙妍走来,面向那老者抱拳深深一拜,道:“徒儿拜见师父!”

老者停住,手捻胡须,欣然笑道:“小七…”

话到嘴边又不说了,老者看到了一旁的朱媛媛,眼睛一亮。

“七儿,这女娃娃是哪个?好生的俊俏。”

韵熙妍肃然道:“秉师父,这位妹妹是徒儿回来时顺手救下的,未知姓字。”

老者沉吟片刻,上一眼下一眼的将朱媛媛打量,面无表情的发问:“女娃娃,你是哪里人氏?叫什么名?”

朱媛媛学着韵熙妍的样子,抱拳行礼。“回老伯,小女子是峨眉山人氏,姓朱,小字媛媛。”

老者沉思。

恰在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尔后是急切的大呼:“师伯,师伯,速来,海儿又发作了!”

老者面色大变,连跟韵熙妍吩咐道:“你且好好安排一下,我去看看。”

韵熙妍闻听那声音,不由得面色难看,急急说道:“师父,海儿他还是没有起色?”老者不答,摇摇头,迅速跟着那呼唤的汉子奔上面一层院落而去。

韵熙妍转身冲着朱媛媛一笑:“妹妹,还请恕我失礼,跟我来吧。”

朱媛媛见她们如此慌张,也猜到必有危急之事发生,随即快步跟上韵熙妍,前后迈步攀上山路。

五层院落的厢房内,正有一群人门里门外站着,目光内露出一抹悲伤,纷纷看向屋内。

朱媛媛随着韵熙妍挤进人群,只见屋子里三张竹床,颇为简陋,那床上躺着三个7,8岁上下的孩子,都是男孩。

其中一个孩子表情痛苦,浑身大汗,肚子鼓起来就跟个气球一般,显然腹腔积水肿胀。

朱媛媛一眼便认得,这是疟疾。

一名中年妇人正抱着那痛苦的男孩儿,表情哀伤,眼中泪水扑簌。

“海儿,海儿,我苦命的娃,你可不能死,你若死了,为娘我该如何是好?”

赶来的老者抚一下那孩子的额头,又一把拉着那男孩儿的手,摇头叹道:“宝贝孙儿啊,你可不能有事啊,真可恨老朽空有一身本事,却无奈何这该死的瘴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