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骸骨王座

更新时间:2019-09-09 21:49:05

骸骨王座 已完结

骸骨王座

来源:掌中云 作者:浪货 分类:玄幻 主角:凯恩米兰 人气:

主角是凯恩米兰的小说《骸骨王座》此文是浪货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故事从北方的冰原开始,讲述的是迷茫的凯恩,追寻大陆上的最强法师加雷斯的三大秘宝的传奇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布莱特已经不是那么年轻了,窗外的积雪能可以照亮他的双鬓上银色的发丝,眼角和额头有着细小的皱纹,作为村子里最老练的猎人,他被选中作为村中的村长已经七年,但是今天他确实为了村子的事情而难以入眠。他披上外套在房间中来回跺步,尽量不发出声音,他怕吵醒其它房间的人。隔着一道墙,布莱特能听到女儿的梦呓声,隔壁睡的就是他的女儿蒂卡。两个新来的冒险者在对面的房间,布莱特能听见其中一个断断续续的打鼾声,应该是那个像食人魔一样高大的战士,另一个年轻人腰间别着把细剑,是那种大陆上古老的贵族才拥有的宝剑,估计他今天很难有个好梦。 不过布莱特并不是因为他们而不安,他们只是路过的冒险者。在北方之地很冷,常年被来自冰缘山脉的北风和雨雪,有不少冒险者们都会路过此地,不过他们都很少能从山上回来,上一队冒险者也没有回来,她叫莉丝,而这一次,两名冒险者正是去寻找那个名叫莉丝的冒险者。 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自从女孩走后,雪狼开始出现在北方之地,甚至是村庄周围,这种事情以前从未有过。村庄中最有智慧的牧师曾经说过,强大的邪恶已经在北方之地中心出现了。布莱特并不能理解邪恶是什么,这些事情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今天的气氛却让他感到不安,灰沉沉的天空比以往更加阴沉,刚刚才结束一场七天的暴风雪,村庄外更是少有的安宁,没有一丝风,寒冷在房屋的外面凝聚,却像极了暴风雪的前夕。布莱特从未忘记村子的安危,他派了好几个猎人出去守夜。“不行,我得和老牧师谈谈,”布莱特对自己说,然后他穿好衣服,正准备踏出门口。 急促的脚步声,混合着大口大口的喘吸声,布莱特一打开房门,一个男子满身是血的扶着门口,是守夜的猎人米兰,他的前胸被硬生生撕下了一块肉,还在不停的流血:”米兰,到底发生了什么?“布莱特扶住摇摇欲坠的米兰说。 ”狼,狼……“米兰指着身后。在黑夜中一双双眼睛像鬼火似的发着幽光,是雪狼。白色的皮毛和积雪溶为一体,轻轻跑过雪地只发出沙沙的轻响。几只狼追着米兰一起跑了过来,布莱特是老练的猎人,一眼已经反应过来。领头冲来的一只狼已经扑了过来,积雪的光辉刚好可以看到雪狼的血盆大口直扑米兰。布莱特左手抱着米兰,身体向左微微倾斜,刚巧避开雪狼,右手猛挥一拳正中雪狼的腹部。只听见雪狼哀嚎一声,嗵的撞在雪地上。 第二只雪狼还想冲过来,布莱特已经闪身进入门中,将门猛的一关,咚的一声,狼正巧撞在房门。 此时房中的人已经听到了响动,女儿蒂卡穿着睡衣,睡眼迷茫的问道:”爸爸,怎么回事,好吵啊~“ ”蒂卡,快过来照顾米兰,他受伤了!“布莱特命令道。 女孩蒂卡连忙跑过来,对面的房门已经打开,两位冒险者的门也已经打开。 带头的人叫做凯恩,一把贵族佩剑拿在手中,而另一个人高头大马,低着头从房门钻了出来,一手提着一根狼牙棒。 凯恩本来想开口问些什么,一声狼嚎响彻了整个村子,接着,狼的嚎声从房子的四面八方响起,整个狼群都在嚎叫。接着,镇天的铜锣声开始响起,那是村子中传递危险的信号。家家户户的灯火声像星光一样燃起,哭闹声,哀嚎声,喊杀声在整个村子沸腾起来。 凯恩看着女孩跑过来,向着米兰冲过去,就在此时,一声脆响,雪狼已经从房间中最薄弱的窗子冲了进来。雪狼并非一般的狼,他们拥有着不同寻常的智力,一群有组织有头领的狼往往比强盗还要可怕。“这群畜牲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聪明了,”布莱特低声骂了一句,“小心后面,蒂卡。”第一只雪狼张着大口直冲蒂卡,蒂卡回头一看,吓得花容失色,夹着腥风的狼口扑面而来,她吓得动也不动。凯恩向前迈了一步,一剑猛过刺去。狼头被剑的力量一剑贯穿,不过狼身依旧冲向蒂卡,蒂卡整个人被狼的尸体撞倒在地。 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狼,总共冲进来五只狼,“交给我了,”鲁特高大的身子抡起狼牙棒,把五只狼全都挡在了身前,接着向最近的一个雪狼砸了过去,谁知道那畜牲反倒一跳,闪了过去。鲁卡的狼牙棒在地面砸出了一个小坑。那狼又冲过来,向着鲁特的手臂抓去,狼牙棒已经没有办法准备第二击了,鲁特左手整个向雪狼砸去,狼身发出咔嚓一声脆响,落在地上已经一动不动。 凯恩抱起地上的蒂卡,她已经吓傻了,整个人僵在那里,眼睛也一动不动。布莱特抱着米兰紧张的问道:“蒂卡怎么样了?”“她好像吓傻了,”凯恩接着轻拍她的脸颊,轻声唤道:“蒂卡小姐,蒂卡小姐……”蒂卡的眼睛慢慢转向凯恩,整个人抱着凯恩哭了起来。凯恩抬起头对布莱特说道:“蒂卡应该没事了。”“蒂卡,”布莱特说道,“坚强一点,米兰受伤了。” 蒂卡转过身来,“对,爸爸,我一定会照顾米兰的,”她害羞的从凯恩的怀中挣脱出来。 一旁的鲁特还在激战,而布莱特和女儿正在帮米兰止血而无暇顾及。凯恩捡起刺剑,跑过去帮助鲁特。他们比一般的野兽聪明很多,第一只狼被一拳打死之后,四只雪狼并没有硬拼,而是像对付一只水牛一样对付鲁特,只选择鲁特薄弱的地方攻击,然后又敏捷的躲开。即使如此,在鲁特胸口添了那道长长的血痕的时候,鲁特还是给了那家伙一脚,现在那只狼被踹在墙角动弹不得。 鲁特和凯恩不是第一次作战,他们的配合非常的默契,鲁特的狼牙棒挥起来动作很大而凶猛,范围广,却容易露出破绽。而凯恩的刺剑刁钻而且灵巧,恰好弥补了鲁特的不足。鲁特一棒挥去,果然那只雪狼又一次机灵的跳开,接着其它的雪狼开始扑过来,准备在鲁特的身上再添一道伤口。凯恩看准时机,一剑刺穿鲁特右手雪狼的喉咙。鲁特左手挡住左边雪狼的进攻,不过又被狼爪添了一道伤口。凯恩并没有放过这只雪狼,在雪狼飞向凯恩的同时,凯恩左手亮出一只匕首,对着冲过来的雪狼,只听见嘶的一声,雪狼的肚皮刚好擦过刀尖,雪狼整个被剥开,腥热的内脏全部从狼肚子中流了一地。还有最后一只可以攻击的雪狼。它后退了一步,盯着这两个可怕的家伙低吼,然后毫无预警的冲向进来的窗口。鲁特和凯恩根本没有机会去阻止。只听见嗖的一声,一只箭将那只雪狼钉死在窗边,后面的布莱特拿着弓和箭袋,狠狠的说道:“绝对不能让这个家伙逃走,它会记得你的样子,最后在雪地里偷袭你。”“真是狡猾的动物,”说着凯恩再一剑刺死墙角那只奄奄一息的雪狼。蒂卡跑过来给鲁特处理伤口,现在米兰已经止住了血,不过还在昏睡中。 布莱特看着窗户,外面惨嚎声和哭闹声,喊杀声此起彼伏.他知道,外面还有更多的战斗需要他,他必须战起来组织村民战斗,打退雪狼保护村子才是村长的责任。 凯恩看到外面火光的影子摇曳不定,说道:“战斗还在继续,我们必须还得做点什么!” “两位,如果可以的话,帮我照顾蒂卡和米兰,”布莱特向门口走着说,“毕竟是自己村中的事情,不应该让两位卷进去。” “交给我们吧!”鲁特一边忍着伤口的痛苦,一边站起来,“蒂卡少一根头发你拿我试问。” “可是,爸爸……”蒂卡不放心的走上前几步。 布莱特打开门,接着又回头叮嘱道:”蒂卡,不要乱跑,这不是你任性的时候帮我好好照顾米兰。“接着只头也不回的飞奔出去。 凯恩叹息一声,把门关好,回头说道:“鲁特,你还能战斗么?” 窗外的火光忽明忽亮的照在地板上,地板被鲁特的巨力砸的坑坑洼洼。 “能,再打三百只狼也没问题!”鲁特举着狼牙棒傻乎乎的说道。 接着又响起一声狼嚎,凯恩能分辨出狼的方向,在西北方,“听,这里有一只头狼。”接着四面八方的狼嚎声再一次响起,如此大的声音,让人心惊胆寒。 “好像是有那么一只,”鲁特不为所动,可是蒂卡已经害怕的缩在地上发抖。 “蒂卡不要怕,”凯恩轻轻的拍着蒂卡的肩膀,接着对鲁特说道:“我要去找那只头狼,只有杀掉它,这场战斗才能结束。” “好啊,带我一块去!”鲁特向前走了一步,胸口的伤又渗出血迹,他的脸不自然的扭曲了一下。 蒂卡赶忙走过去,拉着他,指着他的伤口说道:“不行,你的伤口又出血了。” 凯恩命令道:“蒂卡的伤员还要人照顾,鲁特,你必须要留在这里保护他们。” “放心吧,凯恩大哥,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凯恩大哥也要小心。”蒂卡回答说。 “不行啊,你一个人太危险~。”鲁特还没说完,凯恩就从被雪狼打破的窗口迅速跳了出去。 凯恩一出房间,整个寒冷的空气就从四周挤压过来。凯恩的目标是西北方,比起用刺剑,其实凯恩更擅长用匕首。他是一名称职的剑士,更是一名精通的刺客。 村子的房屋很矮,一半陷在地面下,而只有一半的房间突出地表。凯恩很容易就翻了上去,房顶是用土木造的,很结实 。房屋之间间隔并不远,凯恩移动起来并不困难。凯恩必须要尽快的靠近村子的西北方,在高处寻找到那只雪狼的领袖。 银色的满月不知什么时候从乌云中显现出来,凯恩从房顶上注意观察村子的惨状。火焰点燃了凯恩左边的一栋房屋,发出噼吧的燃烧声。火光可见的房子周围,雪狼的尸体和战死的村民到处都是,其中一名已死的村民的火把正巧搭在房门上,点燃了整栋房屋。凯恩继续前进,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晶莹的积雪,一个孤军奋战的村民,一刀砍杀了一只雪狼,其它几只雪狼一拥而上,只听见一声痛苦的呻吟,接着是雪狼啃食的声音。“一群畜牲,”凯恩轻声移动,他救不了那个人,他知道,唯有杀掉雪狼的领袖才能结束这一切。远处,布莱恩带着几名村民在对付一小群雪狼。布莱恩和前面几名村民持刀和雪狼肉搏,而后面的村民用弓箭对付雪狼。短短一会,七八只雪狼就被村民打倒在地。布莱恩好像发现了什么,他望向房顶凯恩的位置。凯恩并没有停留,又跳到下一个房顶。另一个猎人拉起弓箭,对准了凯恩,布莱恩举起手阻止了他。“是自己人,”布莱恩说道。 一位年迈的老者拿着手杖,一身白袍上绣着金丝的花边,他的腰已经有些佝偻,白色的胡须几乎看不到嘴巴,而他的长眉几乎挡住眼睛,走起路来一颤一颤,仿佛随时都要倒跌。前方几名村名在对付一小群狼,而老人仿佛没看到一样,依旧固执的前进,手杖每次都深深的插进雪地里,步伐也一次比一次更快。”米歇尔大人,快走,这里危险。“一名村民脱离战斗,挡住老人前进的脚步。 ”不,不,年轻人,你快走。”老人执意前进,对他说道:“神明让我感受到前方的邪恶,你们根本对付不了他,只有神的力量才能除去它。“老人是村中德高望重的牧师,也是受村民爱戴的牧师,他用了神的力量曾经救过很多少,不过却非常的固执,是个不容易相处的怪人。 那名村民怎么能让手无寸铁的牧师有危险!他一把拉着老人,不让老人进入雪狼的攻击范围:“米歇尔大人,您不能走了,如果前方的恶狼让您受到伤害,我又怎么让大家交待呢!” “好吧!年轻人!我不走就是,快把手放开!”老人气乎乎的瞪着村民说:“快点料理好前面那几只小雪狼,我还要急着过去。“接着,他为了表示自己的不爽,将自己的长眉吹得飘在半空。 凯恩在房顶上看着这一切,刚刚他已经发现了雪狼领袖的踪际,他比普通的雪狼要大一倍不止,他足足有一人高,光泽的皮毛几乎成了银白色。他从刚刚那群雪狼边上一闪而过过,转眼又跳另一边,看来老牧师和几名村民也并没有发现这一切。 接着,又一阵穿透天际的狼嚎,月光下,一只银色的巨狼对月而嚎,仿佛是一阵接着雪狼们也跟着发出吼叫,离的如此之近,凯恩终于发现了巨狼的踪迹,而巨狼的嚎叫好像紧紧的挪住了凯恩的呼吸,让凯恩不能动弹,他根本没有机会偷袭。狼嚎之后,所有的雪狼的眼睛都变得通红,如同在滴血,并且对村民的攻击一次比一次凶狠,而再一次望向巨狼,它却又不知所踪。 凯恩整个人伏在房顶的雪地中,他在等待雪狼的现身,等待给巨狼致命一击的机会。 ”小心,“老牧师向这边喊道,凯恩回过头来,雪狼已经跳到半空中向他袭来。太近了,已经躲不开了!直觉告诉凯恩,如果硬拼,这一击可能会要了自己的命,而这次也是唯一重创巨狼的机会。即使护住自己,减轻伤害,凯恩也没有再战的能力。 凯恩并没有犹豫,他举起手中的刺剑,向巨狼掷去,下一刻,狼爪拍打在凯恩身上,凯恩如同断线的风筝从房顶飞了下来。 刺剑弹飞到空中,狼的右眼开始涌出鲜血,一点一滴从狼头滴下来,打湿了房顶的积雪。狼瞪着凯恩,一动不动,他暂还难以适应他的失明的右眼。 老牧师接近凯恩的身边,凯恩口角满是鲜血,已经昏了过去。接着,牧师发现,邪恶的黑暗从四周凝聚过来,如同实质,它们挡住月光,在巨狼所在的房顶汇聚成一处。此时雪狼和村民都停止了动作,寒冷如同从骨髓中渗透出来,四肢变得僵硬。 月色变得暗淡无光,老牧师看着那团邪恶,从空气中凸现出来,黑色的铠甲只露出空荡荡的头颅,没有一丝皮肉,两个深陷的眼窝中,紫色的鬼火在跳跃。那是骷髅骑士,即使已经死亡,依旧不安的存在于世间的邪恶之物。 是除去邪恶要紧,还是救下这个与巨狼以命相搏的年轻人要紧,老牧师并没有多想。老牧师的右手贴在凯恩的身上,左手放在胸前,接着低声祈祷。只见牧师胸前的东西发出淡蓝色的光茫,紧贴着凯恩的右手蓝色的光茫闪烁。 骷髅的眼中跳跃着鬼火,一直从出现就开始紧紧的盯着巨狼,巨狼并不为所动,冷冷的看着那个不祥的火焰。骷髅动了动下颚,无声的传递着迅息。巨狼最终还是低下了巨大的头颅,凶狠的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凯恩,接着巨狼再一次发出狼嚎,村子中的雪狼没有再回应巨狼的嚎叫,听到狼嚎之后纷纷停止了战斗,消失村民的视线之中,一望无际的白色荒原上,只能听到沙沙的移动声。 “我们把雪狼打退了!”幸存的村民感到庆兴的拥抱在一起。布莱特从远处赶来,看到老牧师便慌张说道:”米歇尔,我想我们要谈谈。“ 米歇尔并没有回头,满身鲜血的凯恩躺在底下,”这是凯恩~“布莱特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