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男仆你别跑

更新时间:2021-06-08 19:38:04

男仆你别跑 已完结

男仆你别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不爱扑腾 分类:玄幻 主角:小姑娘胡 人气:

经典小说《男仆你别跑》由不爱扑腾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姑娘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千百年一直游走各空间的时空修复者。遵照天命,守护空间平衡。强大如她,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他是武林排名第三的杀手,为了成全心中所爱,愿意一死。当他成为她的仆人,一切都改变了! 一主一仆,她带他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龙元,魔兽,女鬼…… 这场关于空间漏洞延续下来的战斗,还会继续下去! 她问:为什么只有我无心? 天道:因为你把它给了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玉石带着他进入一个大宅子,站在墙头,看着不比王府差的格局,眼中闪过一丝杀意。龙铁魂一直以来就不是安分的人,得不到苏荷,补偿了他如同土皇帝一般的地位,这就是他王府。

芒悦躺在偌大的帘幕内盯着空中的帷幕,转动眼睛观察这里的装饰,豪华却不失庄重,这里的主人很厉害!躺在床上芒悦眨了眨眼睛不打算动弹,听到远处有人渐渐走近。

龙铁魂走进来的时候问了下婢女,得到的回答是她连手都没有动过,心里顿时有一些气闷,这么有骨气的女人,他这可是好久都没有见过了!

大跨步走到床边,像一个王者一样俯视芒悦,虽然刚才已经被她震惊了一次,但是此刻还是忍不住折服于她这副皮囊之下。属于男人的征服欲望也因为她的无动于衷不断扩大,真是干净的啊!气质,眼神都像神女一样,让人不敢亵玩。

按着芒悦头枕的地方,侧躺在她身边,拾起一缕黑发放在手里把玩,“你还真是特别!”

目光转向龙铁魂,芒悦心里惊了一下,红发,这里居然有红发?刚被带来的时候虽然知道有个人一直在暗处观察她,但是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一个异能者?

“头发是天生的还是染的!”这个时代不该有天生的异发人,除非他就是她要找的人!

“你跟一个人一样,第一次见面问的都一模一样!天生的,如何!”好像想起什么似的,他的眼神顿时温柔起来,手里的发丝跟那人一样柔软,忍不住低头亲了一下。

天生异发者都是异能者,可惜现在还在天惩什么都感觉不到。

“你好美!”把头埋进她的黑发中,深深吸一口气,龙铁魂有些激动地说,“不止美,还高洁!让人不敢碰你,好像碰了,就是罪孽!”

龙铁魂伸手拉开她的衣带,揭开衬衣,只剩下裹胸布,“可是你知道吗,越是这样,我就越想毁掉你的纯洁!”

看到龙铁魂眼里的占有欲愈发狂热,芒悦看得出他在看另一个人,而且那个人是一个求而不得的人,忍不住问:“为什么人总喜欢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你知道什么?”眼里闪过一丝杀意,龙铁魂的手狠狠掐住芒悦的脖子,声音阴沉,“我倒要看看你是装的还是真如此高洁!”

让这样一个女人在自己身下娇**喘的姿态,一定很美!不知道那时候,这双眼睛是不是还这么毫无波澜!看着芒悦平静的眼睛,顿时怒从心起,“你凭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端上来!”

婢女手里端着一个锦盒打开递给他,捻起一粒白色药丸,抵在芒悦唇上,“冰肌丸,这对女子的身体是极好的补药,只有我这里才生生产出来,让你肤白如雪,身上散发着缕缕幽香,价值千金!尝尝,如何?”

张嘴咽下,有淡淡的雪莲味道。芒悦在心里对这个零食很满意,“还有没有?”

“还想吃,一颗价值千金呢!呀,忘了告诉你,这个有点副作用!一点点催情作用。”

手指划过她腹部肌肤,竟然真有天生如此白玉之肤。

低头,今晚他要定这个女人,低头……

“放开她!”伴着一个暗器。

龙铁魂跳开躲过暗器,再转身,床上只剩下一件衣服。一掌拍碎旁边的桌子,狠声道:“来人!”

“你竟然丝毫不抵抗?”芒仆怒斥,他不敢相信他看到的!

外面很冷,不由地缩进仆人怀里,“反抗?仆人,你一定没有认真听过我说话。我,不能反抗,这是跟天的约定!不然为什么非要找个仆人保护我,仆人,你失职了!一开始,你就不该要两个房间!”

收紧了环抱着她的手,心里恨不得砍自己一刀,不敢想象要是晚来一步,

芒悦满意地闭上眼睛靠在仆人胸前,这就是她要的效果。只有真正体验过后果他才会正视一切!

仆人,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还是无法理解,怎么会有这样的约定?用袖子遮住她裸露的肌肤,抱着人左转右转,推开一个小门,进去,这是王府的冰窖!

“冷,给我衣服!”还真是有不一样的作用,她心里感觉到躁动,身体开始无力。

芒仆从袋子里抽出一件冬衣递给她,接过衣服还没穿上就全身酥软朝地上倒,幸亏芒仆即使接住她。用冬衣裹住芒悦,抱着人往冰窖里面走。

巨大的冰块挡住了门口的视线,芒仆抱着她坐下,“你在发烫?”

“冰肌丸!”好难受,却不知道哪里难受。

芒仆扶住她的身子,准备用内里逼出药。芒悦却扭来扭去,不肯配合,“别动,我帮你把药逼出来!”

结果她竟然说,“不要!”

“你说什么?”

“让女子肤白如雪,身上散发着缕缕幽香,价值千金!”她是女人,女人爱美是天性,不受年龄和时空局限!虽然看着表面还是少女,但其实年龄她早就忘记了,似乎几十岁了,又或者是几百岁,反正她早已经忘记她去过多少空间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女子爱美自古以来便是,可她明明不是普通人,连清白都不在乎,竟然如此爱美?

见仆人还要说话,芒悦的手放到他胸前,胡乱摸了一把,脸颊嫣红:轻轻地吐出一句话,“而且,你就是我的解药!”

古书上讲,这种药之解,合欢!芒仆一脸不自在地盯着芒悦,她知道自己在讲什么吗?她到底是哪里人,竟然如此大胆,连勾栏女子都不敢如此大胆!

“把头低下来!”芒悦命令。

他不敢看芒悦的眼睛,目光在她脸颊来回闪烁,头往下低了一点。

“再低一点!”

不能再低了,再低就该碰到了,芒仆心里跟打鼓似的,手脚都僵硬了。他没跟女子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就连赵苏荷都没有!

“解药,”芒悦抬头,堵住芒仆的嘴,因为药的作用,她全身烫得不行,芒仆唇上的冰凉像是甘霖正是她需要的。

芒仆整个僵成一块石头,唇上的温软湿润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不知该如何反应。看似平静任由那人贴紧,但紧握的双手还是显示出了他的不平静;芒仆混乱了,呼吸乱了,心也跟着起伏,脑海里喊着不可以,不能重蹈覆辙,身体却先一步行动,搂紧怀里的人。

禁锢的疼痛感让芒悦思维一瞬间回神,狠狠咬下去,吸着鲜血咽下去。

芒仆一下子回神,离开芒她的唇。

“你的鲜血!”芒仆是芒悦的解药,他的血可以解芒悦中的毒,刚才一瞬间的旖旎顿时冷下来,直至冰冷如寒冰,不理会仆人眼里的恨意,芒悦缓缓闭上眼睛,最后留下一句命令,“如果我的体温再升高,继续给我喂血!”

说完靠在芒仆胸前,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渐渐进入昏睡状态。

头脑冷静下来,心里那股燥热也被寒意压下来。吃一堑长一智,他怎么还没学会!对于这个女人,他不过是一个仆人而已。而他,怎么可能还去碰那要人命的东西!

低头看着熟睡的人,她脸颊还是红扑扑的,嘴唇上有一点血,深吸一口气,芒仆闭着眼睛注意听外面的动静。

在同一时间,几个护卫站在冰窖前,还没进入冰窖,寒意就让他们瑟瑟发抖,带头的护卫一脸凶煞,“飞鱼,你进去看看!”

从护卫里蹦出来一个个子不高的男子,年龄看上去也不大,不过那一头金发最是引人注目。只见飞鱼把腰间别的剑,抽出来,抵在身前,一脸笑嘻嘻地朝大家招了个手,然后打开冰窖的门,毅然走了进去。

“我不冷,我不冷!我一点都不冷!可是.....真的好冷啊!”小脸冻得通红,飞鱼抱着剑吼,“有没有人在?......没有啊!那我走了!”

芒仆手里捏着从袋子拿出来的小刀,看着那人转身往外走,心里松了口气。

芒悦难受地乱扭,嘴里也渗出几句呻吟声,芒仆下意识用嘴堵住,暗中运功,让鲜血滴入她口中。等她安静了,芒仆还没松一口气,赶紧拿起小刀,把芒悦严密地护在怀里。

飞鱼蹲在他们面前,完全无视芒仆,捂着脸,笑嘻嘻地叫,“娘,我终于找到你了!”

芒仆谨慎地防着对方,这个人身上没有杀气,内力也一般,心智似乎也有问题。他,叫芒悦什么?娘?

看了一眼这个好凶的男人呢,飞鱼下意识想把娘拉过来,刚出手,一把刀就顺着他脸飞出去,差一点就伤到他了,“啊啊啊!你是坏人,你要杀我!你把我娘还给我!”

芒仆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不知道真傻还是假傻的小子,在这里出手,外面的人肯定会发现,不出手,这个男人怎么解决!

“为什么我娘睡着了,你到底是谁?”看着这个凶巴巴的男人怀里抱着娘,他不会是爹爹吧?

刚要开口,外面有人开口了,“飞鱼,你成死鱼了?”

“没,没有,我马上出来!”慌忙地应着外面的喊声。飞鱼突然扑向芒仆,芒仆为了护怀里的人,没出杀招,就一瞬间,飞鱼就跑开了。“有了那个,你就不能欺负我娘了,娘,飞鱼很快就来找你!”

芒仆听着他跑出冰窖,说了几句,一群人都离开了。举起芒悦的左手,食指上被套上了一枚戒指,他试了下,没取下来。不管了,先离开再说。

抱着芒悦,避开到处搜索的人,最后,他们藏在了王府的藏书阁,非常大的一个阁楼都是藏书。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抱着怀里的人,闭目小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