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追夫36计

更新时间:2019-06-07 18:56:21

追夫36计 连载中

追夫36计

来源:微小宝 作者:Gaffey 分类:玄幻 主角:慕枝小姐 人气:

《追夫36计》作者:Gaffey,玄幻类型小说,主角:慕枝小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由仙草幻化,在不断重逢中寻找,她甚至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性命,可是他怎么只爱他那个病怏怏的表妹!自己终于在打击中醒悟,他却又开始纠缠,可是,你不知道,错过了的爱情就没有必要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慕枝又蹲在原地,悄悄打量了百里寒的五官一会,才意犹未尽的站了起来,慕枝不死心的在民房里找了一圈,可遗憾的是,依旧没有发现水的踪迹,慕枝开始无比的怀念青峦山的葡萄,还有那甜滋滋的西瓜。 想着想着,慕枝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唇瓣,然后慕枝又席地而坐,环抱着自己,过了一会,慕枝的脑子忽然想起了些什么,今天自己出门匆忙,但是凉秀在自己的马上绑了一袋子水和干粮啊! 想到这里,慕枝的周身都充满了力量,连自己都不得不佩服了,果然逆境最是能激励人,慕枝走到门口,刚要跨出去,又想起那些东西时挂在马鞍上的,连忙小跑到马鞍哪儿,见到被拖破,半滴水也倒不出来的水袋,慕枝泄气的坐在地上,不过还是有些安慰的,就是干粮还在,安好无损! 慕枝拉开袋子,掏出一块干巴巴的烧饼,有些费力的塞进口中,开始生硬艰难的咀嚼,太难吃了!慕枝忍不住抱怨,心里更是咒骂了凉秀好几回,这个没脑子的傻秀秀,居然不给自己带一点好吃的!松松软软的糕点也好啊! 慕枝心里想着,却是忘记了自己比凉秀更傻,什么都没带,慕枝又费力的嚼了几次,和着唾沫伸长脖子困难的吞下,实在是太干了,每一次吞咽就像将一块石子吞下腹中的感觉,喉咙也是生疼生疼的。 慕枝艰难的咽下那口干粮,即使理智告诉自己要保持体力,也是半口都塞不下了,慕枝随意的将干粮放到脚边,抬头看了看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混沌黑夜,不知怎的就想起了阿娘的话:“奴奴,你可要好好记住阿娘和你说的话,我们嫪枝一族啊,血液是最最珍贵的,也是最值钱的了,我们本身就百毒不侵,一口血就可解百毒,抹在伤口处,更是能加快愈合,这就是我们的肉白骨,不过你可记住了,人性都是贪婪的,咱们万不可在人前暴露,否则等待咱们的,就是灭族” 慕枝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慢慢挪到百里寒的边上,开始出神的,定定的看着百里寒,没有半分犹豫,慕枝坚定的拿起百里寒的佩剑,然后在自己的手掌划了一道口子,红红的血珠马上争前恐后的溢出,更是迫不及待的就要滚落。 慕枝半蹲下来,一只手扶正百里寒,让他依偎着自己,做完这一切后,才开始掰开百里寒紧闭的嘴唇,然后将自己的手掌递到跟前。 血珠一滴一滴的从慕枝的掌心溢出,往下滚落,划入百里寒的口腔,百里寒似乎也有所感应,配合的拼命吞咽。 过了不知道多久,慕枝已经开始有些发昏了,身子开始摇晃,险些栽在地上。 慕枝见百里寒苍白的脸色好了许多,猜想百里寒应该喝了不少自己的血了吧?正想将自己的手掌包扎起来,她的眼睛又放到了百里寒的身上,叹了口气,将自己刚缠上的布条解开,算了,一定很疼吧?还是一做做到底吧。 慕枝俯身靠近百里寒,慢慢将包裹百里寒伤口的布带解开,露出刚才涂抹药粉的伤口,慕枝见掌心的血好像快要干涸了,又连忙在掌心划了一道口子。 慕枝半点也不心疼自己,似乎流出来的红色根本不是血,也不是来自自己的身体,慕枝慢慢忘记了自己在青峦山哪怕划破一点皮,都要咋咋呼呼,传遍闹遍整个百里山庄,现在一下就是一刀,她反而没有半点害怕了。 这次的景象更是令人惊奇,血珠子才刚刚渗入伤口,百里寒的伤口处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才过了一会儿,就像完全没有受过伤一样,变成平坦的肌理,皮肤也比之前更加滑腻了。 慕枝见自己的血这么有效,也开心的勾起唇瓣,又抓紧时间的在第二道伤口继续滴血,然后是第三道,第四道慢慢的,百里寒身上的伤口都被慕枝用血液氤氲过,都开始快速的愈合。 而现在的百里寒面色红润,呼吸平稳,完全看不出受伤的样子了,而刚才那个满是刀痕的血人,仿佛是梦境一样,消失不见。 慕枝见百里寒没事了,又是开心的笑了笑,自己却因为流血太多,整个脸色惨白下来。忽然慕枝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开始抽搐的疼痛,整个人也开始不停的颤抖,牙齿疼的打起了哆嗦。 慕枝无力的握拳,想要将自己抱住,却是连弯起手指这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完成布料,身上开始像被重物碾过一样,施展不出半分力气,整个人像千刀万剐一般,不止的疼痛。 慕枝忽然想到阿娘还说过那句话:“天道轮回,老天爷是公平的,自是一命换一命。”所以我治好了他,他的痛就转移到我的身上?只是,为什么 慕枝来不及深思,就因为一波剧烈的疼痛陷入了昏迷,在昏迷的时候,慕枝梦见自己在一片黑暗中漫无目的的行走,这里没有别人,没有光,也没有任何声音,慕枝只是不断的向前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好像怎么样也不会疲惫,忽然间,慕枝被一个笼子笼罩,密不透风的压着自己,她费力的张口,却是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慕枝现在才相信了嫪枝一族确实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只是救活死人需要以命换命,想要救治伤口,解开百毒,只能痛其所痛,无论怎么样挣扎,你都跳不出这个规则,没有谁是天生的完美,得到一样,就必须失去一样。 而嫪枝一族本身自带的能解百毒,则全是来源于生来就有的暗香,可是这暗香诱人,对狩猎者更是致命的吸引,所以祖祖辈辈的嫪枝中,不是为了别人牺牲了自己,就是被狩猎者捕杀,炼化成了解除百毒的暗香,更甚至被狩猎者制成傀儡,一生为他们奴役。 痛,真的好痛,慕枝无意识的呐喊,轻声的呢喃,百里寒你是傻子,可是我又何尝不是? 过了不知多久,慕枝终于醒过来了,这时的阳光已经非常灼热了,而身旁那堆篝火却还在燃烧,慕枝昨夜披在百里寒身上的披风不知道什么时候,披到了自己的身上,还外加了一件百里寒的外衣。 慕枝心里淡淡的想,怪不得昨晚自己在笼子里挣扎时,忽然感觉到炙热的温暖,也是这份温暖,将笼罩在慕枝身上的枷锁打破,而慕枝整个人也像是在暖炉里边,被烤的热烘烘的。 慕枝坐了起来,搭在身上的外衣随着慕枝的动作滑了下来,百里寒不知道去了哪里,慕枝伸手探了探稻草堆的温度,已经是冰冷了,说明睡在上面的人已经离开多时了。 慕枝有些沮丧,就这样走了吗?连告别都不说一下吗? 想着,慕枝收拢身上的披风,为什么刚才还觉得暖烘烘的火焰现在变成刺骨的寒冷? 就在慕枝不断胡思乱想的时候,百里寒提着一只秃鹰回来,沙漠里没有别的食物,也只能将就了,百里寒利索的将秃鹰清洗干净,然后用沙子将内脏掏了出来,来来回回用沙子洗了好几遍,没办法,没有水,也只能这样了。 然后百里寒将秃鹰穿在一道棍子上面,再将它放置在篝火的上面,然后才看着慕枝坐了下来。 对着百里寒澄澈的眼睛,慕枝不知怎么的下意识就低下了脑袋,但是她又觉得这样稍显心虚,况且心虚的,做错的又不是自己?自己为什么一副小媳妇的受气样子?想到这里,慕枝便马上抬头挺胸,眼角还带着挑衅的直视百里寒。 对上慕枝挑衅的眸色,百里寒的神色依旧未变半分:“你为什么知道我在这里。” 慕枝努努嘴,偏过头,却是闹起了脾气,不肯回答百里寒,百里寒见状,则有些无奈的叹气:“奴奴,这样太危险了,下次你切不可如此,你可知这儿什么地方” 且不说这是一片沙漠,这个更是国与国的交界处,一个不幸,就会被当成细作杀了,昨夜自己陷入昏迷,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谁能保护奴奴? 慕枝听到这里彻底就怒了,刷的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睥睨着百里寒:“下次,下次!这次你差点就没命了,你知不知道,你埋在沙子里,我不把你挖出来,或者再晚一点,你就不能坐在这里凶巴巴和我说话了,你就只能埋在哪里了!” 慕枝顿了顿,努力想要平复自己的怒气,声音也像是受伤了一样软了下来:“谁不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可是你在这儿啊?你遇到了危险,我怎么可以不来?” 慕枝说完就泄气的垂下自己的手臂。 百里寒也没有预料到慕枝会这么大反应,他的本意只是担心慕枝,她这么小的一个女孩子,身上又不会半点武功,就这样一个人急急的来找自己,下次遇见歹人可怎么办。 百里寒叹了一口气:“奴奴,我不应该凶你,可是,这样真的很危险。” “可是我不来,你就死了,我不想你死,我就来了。”慕枝红着眼睛争辩,眸光带水的定定的看向百里寒。 百里寒被这样的眼神一震,半响回不过神来,良久:“奴奴,我记得我被他们砍了数刀,奄奄一息,只是现在,我的身上没有半点伤口,也没有痛意。” 慕枝又努努嘴,你当然没有痛意,都是我帮你痛了!慕枝自然不能实话告诉他,扁着嘴随意扯出一个借口:“这是我们青峦山家传的秘药,当然神奇啦!” 慕枝明明想将自己的身份告诉百里寒,只是话到嘴边,不知怎么的就变了,于是她也没有再解释了,百里寒知道慕枝一定没有说实话,这世间不可能有这样神奇的药,即使是闻名如青峦山,仅仅一个晚上,就让人痊愈,况且一旦有这样的药,青峦山绝对不会像此刻一样这么平静,怕是早就陷入了江湖的腥风血雨了,只是她不说,自己也不会逼她。 两人瞬间无言,只是沉默着,慕枝用脚尖滑滑面前的沙子:“百里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来找血莲的吗?” 百里寒看了慕枝一眼,“嗯。” “为什么?”慕枝不解的追问。 “如烟自小就有心绞痛,我听说血莲能治,所以就” 果然,她就知道,一定又是那什么如烟表妹,慕枝刚收拢的怒气又迸发出来,打断了百里寒的话:“如烟,如烟,又是如烟,她有心绞痛也死不了这么快,可是你过来这里,马上就会死,她都不拦你吗?她怎么那么过分!为了自己的性命都不顾别人的了吗?” 慕枝话音刚落,百里寒的脸色就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整个人都散发着寒气,一字一顿,说出的话却是这么伤人:“慕枝,这是我的事。” 慕枝皱着眉头看着百里寒,良久,噗嗤的笑了,好一句你的事,呵,好得很,自己是见鬼了才会拼命出来找你,也是见鬼了,才会用自己的血救你,然后替你痛! 慕枝心里越想,越是难过,最后深深看了百里寒一眼,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百里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混账话,奴奴不顾性命的来救自己,自己还这样伤她,只是表妹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的,况且,百里寒也不忍心让这个傻姑娘越陷越深了。 只是理智告诉自己让慕枝走,情感却让百里寒马上上前一步抓住慕枝的手,因为着急,百里寒的力度没有控制好,直接的就抓上了慕枝昨夜划伤的掌心。 “嘶!”慕枝痛呼,想要抽出自己的手,百里寒却用力握紧了,他看到上面的划痕,然后有些痛苦的闭眼,原来昨夜都是真的,自己醒来觉得满嘴的血腥,却又是神清气爽,就已经觉得奇怪了,只是,慕枝,我,何德何能。 “你,为何要这般做。”百里寒的声音有一丝不解,更多的是震撼。 慕枝用力甩开百里寒的手,用他刚才的话回复他:“百里寒,这是我的事。”声音里的寒度只增不减。 百里寒忽然笑了,如冰雪破开,春风拂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看到彼此剑拔弩张的模样一时觉得好笑。 “我们何必如此。”百里寒轻轻呢喃,又苦笑一声。 慕枝也愣了半晌,忽然也笑了,是啊,何必呢,明明都是为了彼此的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