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迟早我要收了你

更新时间:2021-03-06 00:58:34

迟早我要收了你 连载中

迟早我要收了你

来源:落初 作者:Y焱十二 分类:玄幻 主角:大侠丹熏城 人气:

新书《迟早我要收了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Y焱十二,主角大侠丹熏城,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俊俏法师花式撩汉,禁欲系高冷大直男保镖,欲拒还迎!前期是女主生撩男主,被男主一路嫌弃的打不死的小强在线成长史。中后期是男主勾搭女主来撩自己的甜宠风格。限时免费,暂时不设置VIP付费章节。周一至周五,日更一章;周六日、节假日,日更两章。不定期发放红包,欢迎各位小可爱收藏~————————————————————在村里练法术闹得全村不得安宁的古澜,跟着一群捉妖师去天都城找哥哥享福,顺便解决自己的婚姻大事。不成想,村子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很危险!古澜刚出村子就一路遭到黑衣人追杀,为了保命,只好花重金给自己请了个保镖!保镖法术厉害人又帅,古澜决定把他拐回家。谁知保镖却说自己很贵!古澜立下flag:“我迟早有一天收了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古澜突然喊了一嗓子,不仅把古青峰夫妇吓了一跳,正准备上马的五人也吓了一跳,顿时停了下来,五张脸齐刷刷看向她。

“你想到什么办法了?”易岚裳问。

“阿娘,哥哥不是让我去天都城吗?不如我今夜便启程,跟他们一起走。”古澜伸手指着穿白衣的那五人,说道:“这样明日乡亲们过来拿人,就拿不到了,你们也不用惩戒我了。你觉得这法子好不好?”

“不行!他们捉个妖都能受伤,有什么能力保护你?我不同意!”易岚裳语气不容置疑地说。

“我倒觉得澜儿这个法子甚好。”古青峰说:“一来澜儿可以早点去天都城,二来路上有个伴,三来我们也不用惩戒澜儿,四来乡亲们看澜儿走了,没人再祸害他们的东西,这事儿也就作罢了。一举四得,甚好甚好。”

“好什么,你糊涂了?澜儿从来没有出过门,万一路上遇到危险怎么办?”

“孩子长大了,总要出去闯一闯的,你难道永远把她留在身边吗?”古青峰宽慰道。

“我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突然,来的这样快。”说着,易岚裳抹了抹眼泪。

“好了,别哭了。”古青峰将易岚裳揽在怀里。

众人再次感受到了赤裸裸的甜蜜暴击!

“那个,古师傅,我们并没有答应要带令爱一起走。”持扇男子说。

“为啥?”古澜问。

“我们一群大男人,带着你一个姑娘不方便。”

“嗨,这个事儿啊?简单!你等等啊。”说完古澜跑回屋里,没一会儿,一个俊俏的少年从屋里走了出来,在五人面前转了一圈,说道:“怎么样?你们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我是女的。”

“……我们只有五匹马,多带一人会影响我们的行程进度。”那男子又说。

“嗨,这事儿更简单!你等等啊。”说完古澜绕到堂屋后边,只听一阵嘶鸣声,众人见她从堂屋后边牵出一匹马来,说道:“我自己有马,不会影响耽搁你们行程进度的。”

“……不行就是不行,你不能给我们一起走。”说完,白衣人翻身上马,两脚一夹马肚子,喊了一声“驾!”

一行五人扬尘而去。

古澜看着他们的背影,并不着急追上去,将马在院子里拴好,回屋慢悠悠地收拾了一个小包袱背在身上,然后在院子里的木凳上坐下来,一边吃着烙饼,一边对她爹娘道:“夜深了,阿爹,阿娘,你们回屋歇息去吧,我在这等他们。等我到了天都城,就给你们写信。”

转身又对刘大叔说道:“刘大叔,三个月后,你可要记得去取信啊。你也早点回去歇着吧。”

“澜丫头,自己出门在外小心点,刘大叔之后去天都城找你。那我先回家去了。”

易岚裳看古澜决心已定,又想到晚上来闹事的各位乡亲,回屋里拿出一个鼓鼓的钱袋,放在古澜手上:“澜儿,这里是一千金和一些碎银子,你带着路上花。出门在外,不要委屈了自己,吃东西就挑好的吃,住客栈就挑好的住,别怕花钱。等到了天都城,找到你哥哥,记得让你哥哥给我们传个信,报个平安。”

“还是娘心疼我。”古澜说着,抱住易岚裳说道:“娘,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为我太担心。”

两人松开后,古澜朝大门外望了望,说道:“好了,阿爹,阿娘,你们快回屋去吧,算算时辰,他们也该回来了,我就跟他们一起走了。”

看着易岚裳不放心的眼神,古澜宽慰道:“就算他们保护不了我,以我这些年在村里闯祸的本事,我也能保护好我自己。阿娘,你就放心吧!”

听了古澜的话,易岚裳想想觉得很有道理,这才放了心,跟古青峰一起回屋了。

五个白衣人骑着马再次回到古澜家门口的时候,脸色不禁大变,看见站在大门口一副在等他们的样子的古澜,突然怒火中烧:“你施了什么妖术?怎么我们走了一圈,又回来了?”

“这个村子,只有村里人知道怎么进来和怎么出去,你们进来的时候,是刘大叔带你们进来的,出去的时候,也必须得村里人带你们,才能出的去。这会儿大家伙儿都已经睡下了,没人给你们带路,你们要想出去,只有带上我。”古澜笑嘻嘻地说。

五个人脸色一变,满脸络腮胡的胖子吼道:“妖术!这绝对是妖术!”

“这个村子里,半点妖气都没有。从刚进村子的时候,我就探过了。”手持扇子的男子道。

“那是怎么回事儿!”胖子惊恐道。

“我听说有些村子是一些避世高人选择的栖息地,为了不让自己的灵魂和后代被打扰,他们会在村子周围布下结界,只有村子里的人才能找到出去和进来的通路。这个村子也许就是高人布下了结界。”脖子上戴了个链子的健壮男子说道。

“小淮说的对。不管怎样,先出去再说。”为首的那个中年男子说道,口齿略有些不清楚。

“喂,走啦。”年纪看起来最小的白衣男子冲着古澜喊道。

听到喊自己,古澜兴奋地翻身上马,动作干净利索又漂亮,双腿一夹马肚子,喊了声“驾!”向前疾驰而去。

易岚裳趴在窗户后边看着古澜渐行渐远的身影,抹了一把眼泪道:“这个小没良心的,说走就走,也不知道回头看一眼。”

“好了,你不总盼着她能嫁个好人家吗,在这村里能有什么良配?去了天都城,有洪儿在那边照应着,相信澜儿的婚事很快就能解决了。到时候你若愿意去天都城,我便陪你一起去,好不好?”古青峰说着将她揽进怀里。

“你就会说好听的,要不是我给洪儿写信让他接他妹妹过去,并从中安排跟那些世家子弟们相亲,澜儿的婚事还不知道要耽搁到什么时候!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都怀了洪儿了。指望你这个当爹的操心,我看澜儿一辈子都嫁不出去。”

“对对对,我家娘子最是贤惠,为了这个家操碎了心,我们去里边,让我给你按摩按摩。”

“老不正经!”岚易裳脸上羞红道。

“这事儿要是正经了,怎么会有洪儿、澜儿两个这么好的孩子呢。”古青峰说着,把岚易裳打横抱起来,走进了内室。

天边露出一抹亮光的时候,古澜一行人已经早就走出了日照村,到了一个不算大的城镇,常营镇。

一夜疾行,谁也没有说一句话。

进了常营镇,众人下马,找了一家包子铺,要了二十几个包子,每个人默默坐着吃饭,也没有人说话。

古澜见年纪最小的那个男子之前在村里对她态度最好,又见他单独坐一张桌子,便凑了过去:“我叫古澜,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洲。”他冲着古澜浅浅笑了一下,努嘴看了看另外四个人,对她说道:“你可千万别觉得他们凶,他们平时就不爱说话,熟了以后你就知道了。”

“那个没事儿手上老喜欢拿个扇子的,是你们的头儿吗?”古澜边吃包子边好奇地问。

“你说小凉啊?他只是替卫老大说话的而已。我们头儿是卫老大,喏,就是他。”小洲伸手指了指,古澜一看,就是在日照村徒手制止住疯牛的那个中年男子。

“哇,你们头儿好威风啊,说话都要专门找个人帮他讲。”古澜赞叹道。

小洲“扑哧”笑出了声,嘴里的包子都喷了出来,解释道:“不是这样的。你不知道,我们卫老大,哪里都好,就是缺了一颗门牙,说话漏风,别人听他说话有点不清楚。所以他后来干脆不怎么说话了,凡是遇到需要说话的场合,都让小凉替他说。”

“那个满脸络腮胡的胖子,是不是你们里边年纪最大的?”古澜又问。

“哈哈,你当着他的面可千万不要说他胖,也不要说他老,不然他非跟你急眼不可。”小洲笑着说。

“他看着怎么也得有三十了吧?”

“什么呀,小阴今年才二十有三,他只是留的这个胡子看上去有点显成熟,我们好几次让他把胡子剃了,他都不肯,非说这样显得很有个性,搞得没有一个姑娘愿意嫁给他,都以为他三十多了。”说着小洲再次笑起来。

“你们捉妖师,是不是都喜欢把宝贝戴在脖子上?”古澜又问。

“傻子才把宝贝戴在脖子上,那么明显的露出来,不是摆明了让人抢吗?”小洲不屑道。

“那个人为啥脖子上要戴个链子?”古澜指了指一个白衣男子问道,“还露一截藏一半,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是戴了个宝贝呢。他怎么不怕人抢?”

小洲看了一眼,低声说道:“你可千万别去动小淮那条链子,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跟他一起组队三年了,还没见过有人能扯出他的链子,更别说抢走了。”

“哇,他这么厉害啊!那戴的也是特别厉害的宝贝吗?”古澜也学着小洲的样子,放低声音问道。

“算是吧,那是他娘留给他的一枚戒指。他宝贝的要命,你若是动了,他能跟你拼命!”

古澜点头哦了一声,一低头,看到了小洲左手腕上系着木珠的红绳,问道:“你手腕上系的这根红绳,也是宝贝吗?”

小洲闻言,脸色一红,赶紧将系着红绳的手腕收了起来。

“这是我未过门的妻子阿竹替我求的平安符。”小洲不好意思地说。

“哇,你要娶亲了?恭喜啊!到时候我一定去喝你喜酒,给你包个大红包。”古澜真心实意地说。

“嗯,到时你来喝喜酒就好,红包就不必了。”小洲说。

“又不是给你的,我是给阿竹的。”

正想继续说下去,却听见小凉喊道:“走了。”

古澜赶紧把没吃完的包子用帕子包起来,放进了小包袱里,出了包子铺,翻身上马,跟着他们继续上路。

一行人连续疾行了三日,昼行夜伏,夜里睡觉的时候轮流值守。

古澜第一次跟着在林子里过夜的时候,问小洲为何如此,小洲跟她解释说这叫警戒,为了防止所有人都睡着后,有妖怪来偷袭。

第四日的时候,终于到了一个很大的城镇,阳城。

大家下了马,进了城,找了一家酒肆,点了做得最快的饭菜。

等待上菜的时候,忽然听到隔壁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调笑声。

古澜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背着九环大刀的大汉,正挡着一个女子的去路。

那女子靠左边走,那大汉便挡在左边,那女子靠右边走,那大汉便挡在右边。那女子左右都走不过,着急的满头是汗。

大汉身后,跟着四个手上提着刀的男子,都是一身短打扮,看着都是身上有功夫的。四个人看见女子为难的样子,发出一阵阵轻浮的浪笑声。

小洲见状,想要起身上前去制止,刚站起来,一把被小凉按了下去:“不要多管闲事。”

“可是……”

“别忘了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办。”小凉低声道。

这时小二端上了饭菜,“客官久等了,这是您几位的饭菜。”回头向女子和大汉那边瞅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了。

“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坐着吃饭。”小凉抬眼扫了一圈,对几个人说道。

众人纷纷拿起筷子,以最快的速度吃完了饭,期间听见那大汉以各种不堪入耳的语句调戏那个女子。

古澜吃饭的时候悄悄看了一圈,发现除了卫大哥和小凉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其他三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求你放开我。”就在几人站起身准备走出门的时候,古澜听见那女子发出一阵哀求声。

转头看过去,见那大汉将那女子扛在肩上,正准备往楼上去。

“站住!”古澜听到小洲喊道:“把那女子放下来,不然我打的你娘都不认识你!”

“就凭你?”那大汉看了一眼小洲精瘦的体格,轻蔑地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管你是谁,青天白日调戏女子也不行!”小洲气愤道。

古澜看了小凉一眼,见他并未有阻止小洲的意思,又瞄了其他几个人一眼,卫大哥依然面无表情,小淮、小阴都里露出一副“说得好”的赞赏之色。

“识相的赶紧滚,这可是阳城城守韩大人的亲侄子,本地第一捉妖师,在这阳城说一不二的主儿,你们得罪他,让你们出不了这阳城!”大汉旁边跟着的一个男子说道。

“哼。放任亲侄子在这阳城内为非作歹,我看韩人贵的这阳城城守,可以不用当了!”说着,小洲一掌劈向大汉。

四个随从见小洲冲了过来,也不是吃闲饭的,连忙挡在大汉面前,刀风带着劲力就向小洲砍了过去。

小洲捉住其中一人的手腕,轻轻一捏,那人“哎哟”一声,手中的刀当啷一下掉在了地上,又被小洲一脚踢中了后膝,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另外三人的刀同时向小洲的头上、肩上、腿上砍了过来,古澜见他微微一侧身,抓住其中一人的刀猛地一拉,刀风就转变了方向,直接砍向了另外一个人,后肘一推,又打倒一个,随即一个横扫,将第四个人也踢倒在地。

见自己四个随从瞬间被打倒在地爬不起来,大汉将那女子从肩上放下来,拿起九环大刀,向小洲劈了过去。

“小心!”古澜忍不住喊道,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冷哼声,回头看了其他四个人一眼,只见他们闲站在那里,无比淡定的看着小洲一个人跟五个人对打。

“这几个人,都不够小洲一个人打的。”小阴对古澜说,“而且连剑都不用,你且看着就行,不用担心。”

果然,等古澜再回过头去看的时候,那大汉也已经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脸肿得跟猪头一样,估计他娘都不一定认得他。

出了门后,古澜对小洲说:“你也太厉害了吧,连剑都没用就把五个人撂倒了。你看见那人的脸了吗?哈哈,跟猪头一样。你一定是天都城最厉害的法师吧?”

“这不算什么,我们卫老大才厉害呢,我是我们五人中最差的,对付这种小虾米,他们都懒得出手。”

闻言,小凉看了他一眼,说道:“威风了?这次就算了,不罚你。下次再不遵守纪律,就等着回去领鞭子吧。”说完骑着马走了。

“怎么你救了人,还得被罚?”古澜一脸不解地问。

“我们出来执行任务,以完成任务为第一位,中间就算碰到再大的事情,我们也不能插手,这是纪律。如果违反,回去就要受罚。”小洲对古澜解释道。

“啊?还有这种纪律,回头我见着定这个纪律的人,非好好说说他不可,太不懂得变通了。完成任务固然很重要,但是在不影响完成任务的前提下,顺道解救出陷于水火之中的普通百姓也很重要啊。哎,你等等我啊。”

又一连行了七日。

这期间,古澜跟五个人都混熟了,就连最不爱说话的卫老大,都会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叮嘱她:“小澜,别睡在草丛边上,虫子多,来平地这里。”

被古澜认为最薄情寡凉的小凉,还会同意古澜拿自己的扇子去生火。

只是小淮的戒指,仅从内衣里拿出来给她看了一眼,仍旧不让她摸。

最成功的事情,是古澜趁小阴睡着的时候,把他的胡子剃了,大家都觉得剃了胡子的小阴非常帅气,但小阴为此把古澜追的满林子里跑,最后她求饶说自己再也不敢了,小阴才罢手。

每次有了好吃的,古澜都先分给小洲一份,加深了两个人之间不可替代的深厚友谊。

第八日的傍晚,一行人到了丹熏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