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逐神

更新时间:2021-02-28 00:38:49

逐神 已完结

逐神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茶杯 分类:玄幻 主角:玄老天玄 人气:

火爆新书《逐神》是茶杯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玄老天玄,书中主要讲述了:杀,慑百族之灵;慈,佑天下苍生;动,诸神震颤;静,宇内升平。 真正的皇者,并不是因为血脉的高贵,而是来源与灵魂的高贵,至高之神,也并不是以为神格的璀璨,而是生灵的刻骨铭心。 我将统一这片大陆,在万灵的虔诚膜拜下,证道成神,而我的下一个皇宫,就将建在那永恒不朽的神殿之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玄皇朝,宗人府中,宽敞的大殿显得有些阴森,带着让人惊悚的寒意。

这是天玄皇朝专门审问、处置犯下重罪皇族之人的场所。

短短的一天时间,整个天玄皇朝天翻地覆,气运之龙离去,镇国神器消失,皇都大半被毁,每一件事情都足以给这个在天玄大陆屹立了十万年的不朽皇朝带来沉重的打击。

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跪在中央的那个清秀的少年,烈天。

一身囚衣,手脚被铁链束缚,狼狈的跪在大殿中央,烈天脸色苍白,面容疲惫不堪。

“烈天,你可治罪?”坐在大殿最上方的一名中年人对着烈天厉喝道。

中年人一身黑衣,脸色阴沉,瞳孔的深处有着厉芒闪烁,在这森然的宗人府中显得有些狰狞。

此人乃是宗人府的统领烈涛,一身修为深处可测,常年坐镇宗人府,负责皇族犯人的一干事宜,铁面无私。

“烈天知罪,不过在这之前,我想见父皇一面,恳请玄老开恩。”烈天抬起头,看着高坐在大殿上方对着自己厉喝的烈涛说道,语气低沉,带着恳求。

当自己一刀斩断了束缚龙脉的神链后,烈天便早已知晓自己已经犯下了重罪,尤其是镇国神器斩灵刀自主遁走,这一切都让他心情沉到了谷底,一片绝望。

听到烈天的话,烈涛沉默了起来。

若是其他的皇族子孙,烈涛完全可以自主审理,但是烈天不一样。

年纪轻轻,修为便可直追一些普通的宗老,被誉为万年不遇的天才,更是常年征战在外,功勋赫赫,得到帝王烈阳的器重,如果没有此次的意外,那么将来烈天必然成为太子,登临至尊,成就不朽功绩。

然而,这一切在旦夕之间轰然倒转,曾经万众瞩目的皇子,成为了阶下囚。

对于烈天这个要求,在场所有人都在沉默,目光交错,交换着意见,其中大部分人点头,而少数人则是脸色阴沉,更有几个宗老干脆闭上了眼睛,老神在在,作壁上观。

一时间大殿中陷入了沉默的尴尬。

“不用了,父皇已经将皇弟的事情全权交予玄老处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传来。

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身华袍的青年带着两名随身护卫,踏进了大殿。

此人正是烈天的皇兄,大皇子烈云。

“烈云,你私自擅闯宗人府大殿,可知这是什么地方?岂容你来去自如?”烈涛见烈云不经任何通传便私自进入宗人府重地,顿时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宗人府从天玄皇朝建朝以来便已经存在,独立于皇朝之外,不受皇权管束,即便是烈阳亲自,也不能过多干涉;而今烈云居然不经通传,这已经触动了烈涛的底限,亵渎了宗人府的权威。

“玄老还请谅解,烈云并非擅自进入,而是持父皇皇令而来。”烈云走到大殿的中央,停留在烈天的身边,对着烈涛施了一礼后,拿出一块金色令牌。

令牌小巧,通体金黄,正面镂刻真龙盘踞,背面周边被各种符文缠绕,正中央铭刻着一个“玄”字,笔走龙蛇,透着煌煌之意。

这正是天玄皇朝至尊的象征,极道皇令,手持令牌,即代表陛下亲临。

烈涛见到极道皇令,脸色稍缓,冲着烈云点了点头,而后示意烈云坐于一边旁听。

“皇弟,你违背皇令,私自斩断禁地神链,更是惊走气运之龙,导致镇国神器斩灵刀遗失,坏我天玄根基,父皇闭关,得知后痛悔不已,不想见你,特令玄老全权处理此事。”烈云对着狼狈的烈天沉声道,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眼神中却是带着一抹欣喜之色,不过掩饰的很好。

皇家无情,每一代帝位的角逐都伴随着无数的枯骨埋葬,荣耀与死亡并存。

他与烈天同为皇子,虽为兄弟,但在皇位的角逐上却是死敌,眼下烈天下狱,他自然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

烈云的到来,烈阳的沉默,让一些摇摆不定的人瞬间有了答案。

“我认为烈天此次罪不可诉,理应处死,以彰天下。”一个之前态度暧昧的宗老睁开了眼睛,缓缓的说道。

“不可,烈天即便罪不可诉,之前也为皇朝立下赫赫战功,稍加调教便可成为国之栋梁,如此处死,实乃我朝不幸。”另一位力挺烈天的宗老立马站了出来,反驳道。

“此子坏我天玄根基,不死难以堵幽幽重口,又如何折服天下人?”

…….

一时间众说纷纭,在如何处理烈天的问题上,立场不同的宗老陷入了争吵之中。

“身为皇子却重创我朝根基,实乃罪大恶极,令皇族蒙羞,依老朽看不若废除皇族血脉,流放罪恶深渊,既能不死,又能堵幽幽重口。”站在烈云身边的一位护卫突然间出声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了烈云与其护卫,烈涛更是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放肆,你区区一卫护,竟敢干预皇族之事,在这里大放厥词?”

一名宗老霍然间站了起来,一股强大的气息轰然间爆发,直逼那名护卫。

“哼。”

同样是一声冷哼,那名开口说话的护卫转头瞪了那名宗老一眼,深邃的瞳孔中爆发出两道实质般的精芒,瞬间将那名宗老的气场击碎。

“噗。”一口鲜血喷出,那名宗老脸色煞白,瘫坐在椅子上,目光中带着骇然。

烈天冷漠的看着一切,心中一片冰凉,暗叹皇家无情,眼下他刚入狱,自己的哥哥便急于将自己置于死地。

虽然早知道这一天回到来,但是当自己的皇兄对自己下手的时候,烈天依然觉得一阵悲哀。

“我乃陛下贴身护卫展邢,就凭你也敢对我出手?”那名护卫冷冷的说道,尽是不屑。

听到展邢这个名字,众人心中大骇,不少心中仍有疑虑的宗老最后一丝摇摆也随之烟消云散,而那些站在烈天这边的宗老则是一个个心若死灰。

展邢乃是烈阳的随身侍卫统领,地位尊崇,眼下来到这里,就已经代表了烈阳的意见,烈天已经被彻地放弃了。

“够了。”烈涛脸色铁青,这里是他的宗人府,居然有人乱来,但是碍于展邢的身份也不好直说,只得大喝一声。

“现在宣判,烈天破坏皇朝根基,罪大恶极,但是念以前功勋卓著,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褫夺其皇子身份,废除皇族血脉,流放罪恶深渊。”

随着烈涛掷地有声的决断,关于烈天的审判尘埃落地。

“不可啊,玄老,始祖有训:皇族血脉不可废除,难道非要悖逆先祖遗训?”

一个对烈天极为欣赏的宗老凄然道。

“有何不可,先祖打下的万古江山如今被动摇,这是整个皇族的耻辱,就算先祖在,也会同意。”烈涛站起来狠狠的瞪了那名宗老一眼,衣袖一摆,不容反驳。

一旁的烈云听到这最终的审判,心里则是笑开了花。

没有了皇族血脉,按照天玄皇朝的惯例,不可能继承皇族大统,现在唯一的劲敌也将消失,而他,作为唯一的具备身份的皇族血脉子嗣,从此后他的皇位便没有人可以动摇。

对于这个审判结果,烈天心中悲戚,尤其是看到自己的皇兄烈云那张得意之极的脸,更是凄冷无比。

“如果皇族血脉只是这样,那么不要也罢。”烈天叹息了一声。

烈涛看着沉默不语的烈天,一步步的走到烈天的身边,怅然一叹。

在内心深处,烈涛对这个后辈极为的欣赏,奈何职责所在,为了平复所有人的怨恨与恐慌,他不得不如此。

“烈天,你可曾后悔?”烈涛抬起右掌,按在烈天的头顶,轻声问道。

“不悔。”烈天看着一脸惋惜的烈涛,回答道。

即便时间倒流,再让他选择一次,他也会这么做。

一道浓郁的光芒自烈涛的掌中爆发,顷刻间裹住烈天,顿时烈天浑身痉挛了起来。

霸道无匹的力量自烈涛掌中侵入体内,侵蚀着他的全身经脉,那些流淌在血管中的血液在这股力量的影响下变得狂躁了起来,一滴滴淡金色的血珠渗透皮肤,缓缓的浮在空中,慢慢的凝聚成一个淡金色的血球。

这是烈天体内蕴含的皇族血脉,乃是一身修为的根本,如今被人强行从血液中剥离,残酷无比。

随着血液的渗出,烈天全身开始痉挛起来,不住的抽搐,穿透灵魂的疼让他几乎晕厥过去。

体内凝炼的精血被分离,烈天的修为不断的倒退,丹田处那历经千难万险凝聚起来的神胎逐渐的枯萎,最后化作一团血雾彻地消泯,一道道原本铭刻在全身的血纹不复存在。

养神后期、中期、前期、血纹境……,烈天的修为不断的暴跌,直至体内元气俱散,化作一个淬体初期的普通人。

但是烈天死死的咬着牙,目光在那些曾经宠爱他的宗老身上一一划过,透着无比的歉意。

那些被看到的宗老神色悲悯,纷纷转过头去,不忍看烈天的惨况。

烈天失去了太多的鲜血,昏昏欲睡,但却强打精神,感受着体内的不断下降的修为,忽然之间,一道亮光从烈天的瞳孔中一闪而逝。

随着皇族血脉的消失,那些残留的暗红色的血液,居然诡异的出现了一丝丝精纯的黑色,这些黑色的丝线像是一只只极小的蝌蚪在血管中游动,透着一股生机,虽然微弱,却始终不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