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逍遥仙邪

更新时间:2020-12-01 18:24:06

逍遥仙邪 连载中

逍遥仙邪

来源:落初 作者:悠然点点醉 分类:玄幻 主角:徐朗铁鹰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悠然点点醉的原创小说《逍遥仙邪》,主角徐朗铁鹰,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故事里,爱情凄美刻骨铭心,兄弟义气豪天义薄云天。现实中哥们是用来插刀的,挚爱是用来背叛的。可惜徐朗上演的正是被背叛和被插刀那个倒霉的。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这个世界很精彩也很无奈。从此后徐朗放逐自我,不再谈爱情不再讲友情,君子面前邪气凛然,恶人眼里道貌岸然,亦正亦邪把酒抚刀笑傲人世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把东西都放回戒指,徐朗又从伊丽丝的戒指里拿出了修炼笔记,想了想随手扔进罗天的戒指里,然后把伊丽丝的戒指放在了坦雅的旁边。

看看坦雅睡觉的帐篷,徐朗又往火堆里添了些木材,然后坐在旁边开始思考起来。

这个世界通过徐仁的记忆中的信息让徐朗知道一些,这里和自己以往的认识都不一样,按照这里的的人一出生就会带有两种特性中的一种,有点像西方小说里的魔法世界,只不过叫法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想来徐仁的这具身体在自己的世界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但是在这里绝对就是废物的代名词,这让徐朗也是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活过来的这具身体战力和魔灵都没有。

想一想,这个徐仁也是尝尽了人间苦楚,不但受尽了讽刺奚落,也品过了亲情冷漠,从出生到现在可以说备受煎熬。这样的人要是出生在平民家里,也许靠自己的劳动也能活的安稳。很可惜他的爷爷却是青龙国赫赫有名的徐王爷,而他也在很小的时候就戴上了青龙国五公主驸马的帽子,皇族为了名声还不能提出退婚,所以这个国家同样赫赫有名的废物只能默默地等着这个国家里最高的统治者用阴谋杀死自己。呵呵,更可笑的是,徐仁的爷爷,父亲,母亲默然的看着这一切,这样的冷漠和绝情徐朗也觉得后背阴寒,这是怎样的一种绝望,在自己坠下山崖的时候深深的体会了。

一阵窸窣的声响,使得胡思乱想中的徐朗醒了过来,他张开眼,看见坦雅手里攥着那枚戒指,站在面前看着徐朗一动不动。

“那个,你醒了?哦,那是你妈***戒指,里面的东西我没动,当然了,她把她的修炼笔记给了我,你放心,我不会要的,我先看看,然后就还给你。”徐朗觉得没人证实的情况下,说看人家的修炼笔记,很难让人相信,说起话来有些底气不足。

“我知道了。”坦雅低下睫毛,回身把帐篷和衣物收进了戒指里,然后又走到伊丽丝的坟前,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徐朗摇摇头,他站起来,把吃剩的烤肉和那个没有动的獠牙猪一起收进戒指,又拿出几件衣服撕成布条,他拿出金属大棍把布条缠满了棍身,打出两个背带,把大棍吃力背在身上,然后走到坦雅身边。

“坦雅,我们要去找出口,看看能不能出去,还有要是出不去,我们要找个可以安身的地方,虽然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我们还是得去做。”

说完,徐朗伸手握住坦雅的小手,不容分说的,拽起就走,坦雅没有反抗,她一边回头一边流泪跟着徐朗向深处走去。

巨大的树木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积雪,阳光透过树冠的缝隙照在地面上,形成一幅斑斓的美景,旁边的悬崖上因为一个小型瀑布的原因,厚厚的冰挂在悬崖壁上,下面的水流使得厚冰形成一个巨大的冰洞。

几只铁足鸟惊恐的顺着大树之间穿越着逃向远处,雪地上残留着惊慌失措杂乱的爪痕,一会两声粗粗的喘气声由远而近,不一会大树的后面走出了两个磕磕绊绊的身影,其中一个后背上背着一个长长的东西,另一个身影噗通的跌坐在地上,她顺势躺了下去。

“徐大哥,走不动了,我不走了!”这是徐朗和坦雅,他们已经顺着悬崖走了十多天,劳累不堪的他们很失望,刀切一样的悬崖,根本没有可以爬上去的可能,失望的他们两个把容身住处放在了这里,因为这里有水,还有可以挖成住处的厚冰,当然徐朗还有一些想法。

“已经到了,不用你走了。”徐朗停下脚步,十多天的负重,再加上晚上不眠不休的梳理筋脉,身体里的大部分细小经脉已经疏通,只有几条主要的脉络还是堵塞状态,但是徐朗也感觉到了松动的可能,随着筋脉的疏通和筋骨的练习,使得徐朗长高了不少,浑身也渐渐的鼓起来一身肌肉,而且强壮了不少。

随着时间的推移,坦雅已经开始渐渐地从痛苦中缓解出来,她现在已经开始活跃起来,对于徐朗也有了深深的依恋,她知道,这个世上她好像只有徐朗了,徐朗就是她的全部,如果没有了他,那么自己生存的意义就不存在了。

第二天,徐朗爬起来,他拿出毒牙,走到一处悬崖处,抬头看了半天,最后确定后,开始挥动手里的毒牙,一点一点的在冰川上凿起来,丁零当啷的声音惊醒了坦雅,她爬起来,看看忙碌的徐朗,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暖意,拍拍脸庞,跑到树丛里捡了些木材,生起火来,然后又忙碌的开始烤着储存的猎物。

一阵烤肉的味道传过来,坦雅娇柔的声音响起来:“徐大哥,休息下,吃点东西。”

徐朗走到坦雅旁边,拿起烤肉吃起来,坦雅幸福的看着徐朗。

“徐大哥,你在凿雪壁干嘛?”

“哦,我想这里的悬崖冰比较厚,我想修炼之余凿出一条天梯,然后我们再出去。”徐朗说出来自己的想法。

“哦。”坦雅突然想到了什么,情绪有些不高,低着头没有再说话。

徐朗面部露出一丝苦涩,遭遇连续的背叛,而且是刻骨铭心的背叛,使得他把自己的心深深的埋藏起来。他明白坦雅为什么不高兴,因为坦雅怕两个人一旦逃出生天,那么两个人就有可能分道扬镳,她怕徐朗出去后抛开自己回到自己的生活。

“坦雅,你什么都不要想,我答应你妈妈照顾你,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什么。”徐朗最后还是没有绷住,他不想看见坦雅的失落和担心。

听见徐朗这么一说,坦雅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她有些欣喜若狂,小脑袋不停的点着,她知道了徐朗虽然没有说明什么,但是只要他不抛弃自己,那么只要在他的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徐朗笑着摸摸她的头,从戒指里拿出了伊丽丝的笔记递给了她。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既然有大把的时间,那么你没事的时候就看看你妈***修炼笔记吧,尽量提高自己,一旦我们出去了,有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危险,而且会很残酷。”徐朗心里想,一定有危险,还不是一般的危险呐。

坦雅接过笔记,一脸坚定的样子,她咬着银牙,心里暗暗的想,我一定好好提高自己,一定不让他受到伤害。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一个多月,站在悬崖下抬头向上看,此时的冰壁天梯差不多已经凿出一半有余,估计要不了几日就会出去了吧,不间断的练习,徐朗此刻的身体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前世的巅峰,经脉也剩下一条没有疏通,徐朗暗暗想,今晚一定要突破疏通开。

坦雅这一个月也是拼命的修炼,她和伊丽丝一样具有水魔气体质,随着魔气的提高,更显得温柔可人。

入夜徐朗坐在地上,他一遍遍的运气,气流像一层层巨浪,不断地拍打着堵塞的经脉,撕裂的疼痛,让徐朗的脸上扭曲着狰狞,紧咬着牙齿,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流淌,“轰”巨浪拍碎了挡在中间的巨石,此时的经脉像一条畅通的大江,绵绵不绝,与此同时之前学习过的和了解过的玄幻技法,但是还有更多自己从未知道的信息顿时从心底里涌现出来,大部分都是前世的东西,这都是徐朗颠覆以往认知的东西。

徐朗没有停歇,他将周身经脉运行一遍,身轻气爽,放出的精神力扩散数十里,整个崖谷仿佛尽在眼底。

回视自己的身体,忽然他发现自己能看见自己的心脏,自己的心有节奏的跳动,不过也使徐朗感到诧异,他发现自己的心上面有五个薄膜一样的东西覆盖着五个点上,这五个薄膜有强有弱的鼓动着,最下面的那个居然有涨开的意思,徐朗沉思不语。

虽然没见过这么奇异的心脏,但是徐朗知道这个也许就是梦兮想要得到的玲珑心吧,现在仔细一想刚才的大量修炼信息应该就是徐福封印在玲珑心内的修炼法则吧。

“咦。”徐朗发现玲珑心还有有两个孔洞,似乎是相对的样子。这样这颗心的上面就出现了七个孔洞了,徐朗只知道自己一次次失败是因为自己能感到五种灵气,经过梦兮那个女人说出自己是玲珑心,自己就一直认为是五种形态,现在看来应该是七种,至于后两种是什么,徐朗想了半天不得其解,索性随它去吧。

心旁边的那两个能量团突然在全身经脉大通后,一下子失去了束缚,一股化作液体,瞬间融入血脉,遍布徐朗的全身,让徐朗有种强化如铁的感觉,一身劲气暴涨,随手拿起金属棍,这时的金属辊在徐朗手里如同儿童玩物,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战力吧。

另一股能量却是在化作液体之后变成一天活动的条形,犹如一条晶莹剔透的水晶龙,顺着开启的那两个空洞钻进心里,然后散布在整个心房,并且在心房里蠢蠢欲动的想要撕开那五个薄膜,除此之外才没有任何明显的不同,徐朗暗暗想,这难道是魔灵?

不管怎么样,徐朗知道现在的玲珑心跟普通的没什么两样,什么灵气都没有,还不如自己先铸造一下身体的强度,也修炼一下这个世界的战力和魔灵,至少要有自保之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