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塔纳托斯之印

更新时间:2020-11-29 17:24:16

塔纳托斯之印 已完结

塔纳托斯之印

来源:落初 作者:樱花祈 分类:玄幻 主角:亚军蒲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塔纳托斯之印》是樱花祈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亚军蒲,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个世界没有系统,没有重生,也没有灵气复苏。但世界的某个角落,却有着某个男人独自在暗处中拭擦着自己的刀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鲨鱼形态的水流发出野兽般的咆哮,猛的加速将三人咬住,巨大的水流瞬间将三人捆住。海尸魔发出阴翳的笑声:“啊,让你们的鲜血流出来吧。”

“嘭呲。”

血雾瞬间迸溅,充斥了整个列车车站。

“啊,你的血真是像地沟里的水一样臭啊。”逸尘甩了甩水管,想要将上面的血迹甩去。

怎么回事!铁骑士内心惊呼。

蒲芊芊愣在了原地,她是距离逸尘最近的人,一切的发生她都看得清清楚楚。在那个水流冲来的瞬间,逸尘握着水管向四周斩出一个圆弧,巨大的气流突然产生,将四周的水流弹开。

“是剑气么?”海尸魔捂住胸前的伤口,黑色的鲜血不断涌出,里面的器官应该是被切开了,虽然他是死人,但这样的伤势还是有效的。

逸尘没有多说什么,他握着水管,一步步向前压去。

“踏步,穿刺斩。”逸尘手中的水管被一层乳光包囊着,越发强烈,他的脚步开始加重,每一步都使地面裂开。

“去死吧。”海尸魔双手甩动着铁链,不断的鞭打逸尘,可始终,却只能打中逸尘的两侧,一股多年未有的恐惧感从海尸魔身后袭来。海尸魔直接了松开铁链,向水雾多的地方跑去。

逃。这是海尸魔唯一的念头,眼前这个年轻并不简单。几乎下一刻,海尸魔便遁入了水雾之中。

“穿透!”逸尘轻声说,刹那间,逸尘握着水管,宛如流光般射向海尸魔遁去的方向,破空声瞬间响起,强劲的气流将蒲芊芊吹向了墙边,而铁骑士也在地面上翻滚着。

这只是在这个招数的背后,如果是正面...蒲芊芊根本不敢想象这是人类能到达的力量与速度。

“轰!!!”

几乎整个列车车站的玻璃,都被气流破开,无数细碎的玻璃被气压挤压成齑粉,飞扬在空中。

“那是?!!”铁骑士看向海尸魔遁去的地方,不断有海尸魔的残肢从水雾落下,像是凭空落下般,甚是骇人。

“逸尘!”蒲芊芊呐喊着,在这一击之后,逸尘也消失了,整个列车车站纷飞着白色的齑粉,连带着车站的报纸,都飞扬了起来,可那个少年,却消失了。

眼前的一切突然扭曲了起来,渐渐的又恢复了正常。列车车站的行人川流不息,人流穿梭在各个站台上,等待着列车的到来。蒲芊芊环视四周,站台里的玻璃并没有破碎,地面也是光滑平整的,人民日报整齐的放在店铺里,一切都十分自然。

都是幻觉?

忽然,一条纱布飘在了蒲芊芊的脚边,她弯腰捡起,上面带有大片血迹。

逸尘...

逸尘几乎是爬回家的,右手腕的血一直在流,他只能脱掉上衣紧紧的裹住,要是落下血的痕迹,估计会引来警察。

狩魔师这个职业,绝对不能暴露。

逸尘脑海快速的回想着,在列车站台用穿刺斩击中海尸魔后,他迅速离开了那个空间,他相信那一击必能能终结海尸魔的命。这样一来,蒲芊芊和铁骑士就能安全逃脱。

只是,以后该如何面对蒲芊芊呢?

终究隐瞒不住了...

逸尘虚脱的躺在沙发上,严重的失血让他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

2109年。

雪,从星空的不知处开始下落,如梨花般悄然凋落,亦如柳絮般起舞纷飞。

“小尘,你怕吗?”男人穿着纯黑的皮夹克,耳背上挂着一根烧过半截的中华烟。男人大约三十来岁,声音磁性却带有年轻的不羁。

“漫叔我不怕,就是有点冷。”逸尘挠了挠头上的雪花,对于他来说,这是他第一次看雪。“漫叔下雪啦,我们在这玩会儿好吗?不然想玩雪只能去北方了。”

男人将逸尘抱起,捏了捏他的脸蛋:“叔要送你回家呢,等你长大了,叔带你去北方看雪。”

“你真的不怕吗?”男人再一次问。

“漫叔,你要我怕什么呀?”

男人没有回复逸尘,他指向夜空,在那云层之上,一轮腥红的月亮镶嵌在星空之中,飘过的黑云都无法遮蔽那血月玫红的月光。

“漫叔,我不怕。”

“我希望你怕...”男人轻轻的哀叹。

“叔就送到你这,叔可能要离开了。”

“漫叔,怎么了?”逸尘摇了摇男人的肩膀,想要得到一个答案。忽然,他顺着男人指着的方向看去。

腥红的血月突然间慢慢开始扩大,巨大的血月闪耀着诡异的红晕,整个城镇都染上了一层血色,甚至连路灯都像是发出红光。飘雪沾着红光,宛如飘落的血液,一切都死寂无声。

“漫叔月亮变大了...”逸尘震惊的说。

几乎下一瞬间,逸尘被震住了,因为他看见那轮血月,竟然有...

漆黑的竖瞳!

“漫叔,这到底是什么...”

那轮巨大的血月突然间消失了,黑幕霎那间笼罩着他们。男人拿下耳朵上烧过半截的中华烟,给自己点上,用力的吸了一口,闷在口里,久久才将烟吐了出来。

“那是冰龙王的眼瞳。”男人轻声说。

“漫叔快跑吧,我怕。”逸尘拽着男人的衣角,本能驱使着他逃跑,对于冰龙王这个存在的概念,他内心只有未知的恐惧。但他发现这个男人根本没有逃的意思,他像铜铁铸造般稳稳的伫立着,丝毫不动。

借助着烟的火光,逸尘看清了男人的脸,泪水从男人的眼角滑落,但男人却微笑着看着逸尘。

可是现在可以逃呀,血月已经消失了!逸尘内心想要呐喊,但咽喉却哽咽住了。

男人抚摸着逸尘的头,他无畏的正面对着血月消失的地方。几乎下一瞬间,那轮妖冶腥红的血月再次出现,整个天空在霎那间变回了瘆人的腥红色。

怎么可能...眼前的变化让逸尘感到窒息般的绝望。

其实死亡一直都在,只是它眨了下眼睛。

“吼吼吼!!!”

龙鸣声响彻了整个世界,超强的声波紧接而来,卷起了一层又一层雪花。逸尘觉得身体内的血液在翻腾着,全是上下的毛孔都渗出了血珠,眼角,耳洞,嘴角都有鲜血不断溢出。

这是来自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威压。

“好咯,叔要走啦。”男人从怀里摸出了一条吊链,戴在了逸尘的身上,吊链上的绿宝石闪烁了一下,像是跟主人断开了联系般变得黯然无光。

男人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左轮枪,枪身细长,上面雕刻着玫瑰模样的花纹。他耐心的在左轮枪的转轮上扣上了一颗银白色的子弹。

但他全身也就只有这颗银子弹了。

巨龙再次闭上了妖冶的红眼瞳,它在空中震动着巨大的双翼,仿佛要冲破这个世界的枷锁般飞起,在巨龙遮天蔽日的双翼下,整个世界都仿佛被黑暗笼罩了般。巨龙的鳞片都为冰雪所化,在腥红的月光下,显得红莹剔透。它坚硬的长尾从天穹中垂下,所过之处,山崩地裂!

“时间不够了呢...”

“小尘。”

“无论你今后是什么身份...”

“我都希望你以人类的身份,好好活下去。”

男人提起左轮,对准了逸尘的额头。

“再见了。”

在巨龙掠过的瞬间,男人扳动了左轮。

“嘭。”整个世界都在溃散,所有的画面都变成了点点晶莹。巨龙,血月,飘雪,男人,都随着世界崩裂逐渐化为光影,就像是破碎的梦境,逐渐消失。

眼前的一切逐渐恢复了正常。

万籁俱静的小镇里,晚风掠过旧街老巷,逸尘伫立在无人的十字口中,而路灯却像是个守望人般在街头的另一边微微闪烁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