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穿越之老子是皇帝

更新时间:2020-10-20 05:22:01

穿越之老子是皇帝 连载中

穿越之老子是皇帝

来源:落初 作者:杨逍遥rex 分类:玄幻 主角:叶痕燕王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杨逍遥rex原创的玄幻小说《穿越之老子是皇帝》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叶痕燕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当王爷权侵朝野?不是叶痕想要的,当公子纵横花丛?也不是叶痕追求。当将军征战沙场?武夫岂能定天下。两世为人,我要的是手握圣物山河图,尽收天下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痕一向雷厉风行,这不,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风城中心广场就已经搭建好了擂台。

当然,说是擂台,可不是真用来打架的。

叶痕想组建一个女子护卫小队,“女子”比较重要,护卫就算了吧,反正他从来不出城,最近又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没什么人想要他的狗命。

这么一来选拔的第一关变得十分简单:

身材和长相。

天荒帝国的民风趋于保守,所以这种事儿肯定不能让人围观,于是我们的燕王殿下特地在赛场旁边征用了民居,一番打扮装饰之后,大功告成。

第一关的选拔评委只有他一个人,他虽风流,但占有欲还是很强的。这些未来要做自己贴身护卫的女孩子,别人多看一眼他心里都会不舒服。想想,男人嘛,人之常情也。

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重大的问题!

十分重大!

那就是他的得力助手,何穆之的审美观念。

叶痕的安排是,让他在慕名而来的女孩子里,安排他觉得合适的人送进民居里,然后再由叶痕自己选拔。

但是作为一个从小在北方长大的汉子,深受本地文化熏陶,对女孩子的看法当然和常人不同。比如他如果讨老婆,第一个要求就是得能生儿子,什么样的女孩子能生呢?这里的标准和叶痕前世生活的地方是差不多的,那就是——#×大。再加上又是挑选护卫这么简单的事儿,他当然拍着胸脯保证完成任务。

就在我们的燕王大人躺在虎皮大椅上准备一睹众女风采的时候,门缓缓打开,走进来一位…绝世…大“美女”。

叶痕只觉得整个房间都暗了下来,这位“姐姐”把光都给遮住了。

“参见殿下!”她单膝跪下,重重行了一礼。

叶痕稍微往后摞了一下,分明听到了地板震荡的声音。

定睛一看,确实是个女孩子。只不过她身高九尺有余,目测比叶痕高出一个头不止,腰间挂着无锋重剑,少说也得有五十来斤。生的是膀大腰圆,巨“#”肥“#”。

但借着光,叶痕却发现她长相居然很清秀,高挑的鼻梁,樱桃小嘴,那双大眼睛更是炯炯有神摄人心魄。

极度不和谐的长相和身材就这么搭配在一起,一时间让叶痕有些接受不了。

“那个……姐姐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谢殿下!”

叶痕今天才明白了,说话掷地有声是什么感觉了,这个女孩子嗓门可不是一星半点的大。

“姐姐可知道我这是选什么的?”

“选贴身护卫,殿下可不要折煞我,小女子名叫小月,殿下也可以叫我月儿。”

“额…”叶痕竟有些无语凝噎,这么个虎背熊腰的“美女”,叫张二牛他都不觉得奇怪。

“那个,不知道月儿姐姐,武艺如何?毕竟护卫没有些真本事可是过不了关的。”叶痕想了想,不禁嘿嘿一笑。

“妈蛋,老子想摆平你还不简单,我把选拔标准直接调到六阶武者,想来你这么年轻,难道还能到达这种境界不成?”六阶武者不管放在那里,都是能震慑一方令人生畏的存在,就连叶痕手下第一大将憨批何穆之,都快三十岁了,也不过才五阶而已。这小妞虽然长的着急,但撑死不过二十五,御女无数的燕王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回殿下,小女子才疏学浅,武技平平,在我家族中前十也进不了。”月儿说道。

这么一来,叶痕就放心了。

“啊呀,那真是不太凑巧。你也知道本王日理万鸡…呸…日理万机,整个北方的安危都在我手中,所以时常有各方势力对我图谋不轨,若是你武技不行,那真是太遗憾了。本王要的是六阶高手,这样也好保护我安危,想来也是为百姓们安危着想嘛。毕竟本王出事了,那风城柱石可就倒了。”叶痕说的道貌岸然,但也不是没有道理。北原族能和帝国和平相处,他算是功不可没吧。

“回殿下,小女子才疏学浅,三个月前刚刚踏入七阶武者之境。”月儿低头说。

“嗯啊,那对吧,你看这也不符合……等等!几…几阶?”叶痕张大嘴巴,下巴都快掉到桌子上。

“七阶,殿下。”

七阶????

叶痕长这么大见过的唯一一个七阶高手,还是在帝都的时候,那个御林军头领,一位胡子花白的老头子。

“七阶?怎么可能?你可不要欺瞒本王,要是假的,本王可就要定你罪了。”叶痕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要么是这娘们脑子不太好,要么就是他还没睡醒。

“殿下且看!”小月缓缓抬起右手,一道犹如实质的光芒瞬间凝结在她手心……

内劲外放?

即使叶痕不是武者,也知道这种常识。荒神大陆的武者们修炼的都是内劲,和前世小说里的内力差不多,至少在他的理解里是这个样子的。

而能做到把体内的修为内劲凝结在体外,是七阶高手的标志性能力。武者修行再往上达到一定程度就足以用内劲劈山裂石,移山填海!

所以大陆上没有人不尊敬武者,叶痕也不例外。

“嘿嘿,那个…不知道月儿姐姐怎么想到来我这了?工资啥的有要求不?”叶痕笑着说,傻子都知道这种年纪的七阶高手有多难得,他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带着她,就跟背着移动核武器差不多啊,那还不是到哪儿都横行霸道?

“工资?”月儿有些不理解。

“啊对,就是俸禄之类的,有没有什么要求?”叶痕说。

“殿下,月儿身为武者,对这些身外之物并没有太多要求,能追随殿下左右就已经足够了。”

叶痕皱了皱眉,他可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按照月儿这种修为,随便去帝都跟个皇子也比跟着自己有前途多了。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希望咱们能坦白一些,未来如果朝夕相处的话,我希望我们知无不言。”叶痕说。

这次轮到月儿惊了,她早就听闻北地燕王的“大名”,说好听点叫风流倜傥,难听点就是个色狼。只是她没想到这位“被流放”的皇子,居然不像她想象中那么傻。

“殿下既然这么说,小女子确实有件事要摆脱殿下。”

“不必拘泥,本王最爱交红颜知己了,你就当我是朋友就好了。”特么的,能不当朋友么?这虎×老娘们发起火来,区区风城还真没有人能保的住他。

“这件事说来话长,殿下今天看到的我,属实有些难以入眼,但这并不是小女子先天样貌。十多年以前,小女子虽不出众,却也算得上眉清目秀。”

“那…月儿姐姐怎么变成现在这种“胸肌发达”的模样的?”叶痕心里有数,他没什么别的本事,只对女的了解的透彻,此话一出,那月儿竟有些脸红。对小妞嘛,叶痕一直都是本着“前辈”原则,丑的照杀,不过是杀法不同而已。

“这…唉…”月儿语气有些惆怅,想想也是,哪个少女不怀春,正值花季的时候弄成现在这种身材,谁都有些接受不了。

“小女子当年被家族仇家投了一种剧毒,虽然家族倾尽全力救回了我性命,但从那以后我就变成了…这般模样。”

“哦…那可真是大不幸,不过姐姐不用担心,我风城尽是北方汉子,多数还是青睐你的。”不然何穆之那个憨货怎么会让你进来。

“你继续说…那和来找我有什么关联么?”见她闷闷不乐,叶痕开口道。

“十多年过去,我一直在寻找治愈自己的方法,终于让我在一位高人口中听到一些头绪。不知道殿下有没有听过荒神十大圣物?”月儿问。

十大圣物乃是天地至宝,传说中出自创世神之手,每一件都威力无比,如果能驾驭其中一件,就能成为绝世强者,凌驾众生之上!

叶痕的老爹,帝国皇帝就拥有一件——荒神战甲,这件神器一直是帝国传世的第一标志,相当于前世的传国玉玺。唯一的区别就是,荒神战甲是天下第一防御神器,传闻能抵抗九天雷劫!也就是因为它的存在,让帝国一直传承了两千多年,一直未出现巨大的变故。

至于其他的几件,叶痕也只是闲着无聊当故事听听罢了。和神器相比,他这个皇子身份就有些不够看了。

“这个应该没人不知道吧,难道说能治疗你的是某个圣物?”叶痕说着,她要是想让自己去借皇帝老头的荒神战甲,那叶痕就准备送客了。国之重器可不是他有资格接触的。

“是的,那老先生告诉我,有一圣物,可解世间所有的毒,我的情况要是能得到它的帮助,就可以轻松化解。”

“等等…你别说是荒神战甲,我虽然是皇子,但是那圣物除了父皇之外,没有人可以接触的到,我大皇兄在没登皇位之前也同样没资格。”叶痕说。

“不不不,自然不是这件,月儿也不是强人所难不通情理的人,我说的是十大圣物之首——寒渊山河图!”

“什么?”叶痕惊讶地开口,穿越过来二十年,这天下第一圣物他也只听过名字罢了。就连街头说书人也不会用它来编故事,因为上次它出世还是两千多年前,帝国刚刚建立的时候。而千年的时间流淌,让所有关于它的记载都变成了虚无缥缈的传闻。它长什么样没人知道,它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威能,也无从知晓。

“你该不会是知道山河图的下落吧?”叶痕动了动小心思,他也是凡人,没有人能抵抗这人间第一圣物的诱惑。这要是搞到手交给父皇,怎么着也能换一仓库金饼啊。

月儿看了看叶痕,才发现这个货嘴巴上居然挂着点点口水。说实话,她有些后悔来这里了。

“是的,不仅如此,现在它就在我手中,至于怎么来的还请殿下不要过问。如果殿下想看我可以让你一睹它的风采,但是殿下要做好失望的准备,因为它和传说中有些出入,只不过是一张羊皮卷。”月儿说着。她得到山河图已有三年,三年时间,她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也发现不了其中的奥妙。只是最近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她误打误撞似乎弄懂了羊皮卷上记载的两个字意思,才不远千里来到风城碰碰运气。

那远古文字虽然笔画简单,却没有任何史书记载过,并非古文,也不是妖族符号,就连帝都的大学者她也请教过,不过结果很显然。

“真的?”叶痕当然不信,父皇的战甲只能排在它后面的宝物,竟然就在这个娘们手里?就好比一个纯捡垃圾吃的乞丐跟你说,他账户里有三百亿资产差不多。

“月儿所说句句属实,殿下看我像奔袭千里跑来跟您开玩笑的人么?”月儿说着。

不久前她从一盗墓贼手里买了一本不知道年月的古书,通篇万字里有两个跟山河图上的形似,在花了大量时间之后,才明白那大概是一个人名。

这个名字,就是“叶痕”,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眼前这个,但月儿还是决定冒险试一试。

“那你拿来我看看,你看我手无缚鸡之力,我这风城军士里也没什么人能挡得住你。所以你别怕我把它占有己有,放心。”叶痕心脏扑腾扑腾的跳动着,手微微发抖。

难道他要开起王霸之路了?难道他要成那些穿越小说里的主角了?

想想就不止是小激动了!

月儿点点头,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盒子,走过来递给叶痕。

叶痕拿着盒子慢慢打开,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至宝,虽然极力压制内心的波动,但还是差点没拿住它,差点掉到地上。

他想象中的光芒大作,引得天地变色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映入眼帘的,只是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透着些腐朽气息的羊皮卷。看得出月儿小心翼翼的保存着它,却依旧不能掩盖它历史悠久的本色。

叶痕轻轻拿出它,把盒子放在桌子上,然后缓缓打开…

“我靠!”叶痕一声大叫,羊皮卷被他丢到地上,他整个人跳了起来,神色除了激动竟然带着些许……害怕?

看到叶痕这个反应,一直波澜不惊的月儿也跟着吓了一跳,她赶紧捡起羊皮卷,然后扶着惊魂未定的叶痕坐了下去。

叶痕想说些什么,才发现嘴巴有些不听使唤,他的心都到嗓子眼了,整个身体都处于麻木状态。

因为羊皮卷上,用工整的楷书,写着七个大字:

叶痕,你终于来了!

……

你终于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