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最强魂帝

更新时间:2020-10-18 05:26:18

最强魂帝 已完结

最强魂帝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踏马戏九州 分类:玄幻 主角:秦风沈龙 人气:

《最强魂帝》是踏马戏九州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最强魂帝》精彩章节节选:少年秦风意外得死神传承,与死亡为伍,以灵魂为食。 远古遗迹,逆天血脉。 大世之下,妖孽天才无数,英雄枭雄辈出,既是璀璨的时代,更是悲哀的时代。 少年秦风,魂力炼就强横体魄,成就一段魂帝传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意气风发需烈酒相配!秦风,这一杯我敬你,或许今日之后我沈龙再也没办法找到今日的这种感觉了。到了下面跟你父母团聚时候记得说是我杀的你!哈哈”沈龙不知何时从一边接过一个酒杯豪饮而尽。

面色一沉,翠绿色的杯子摔在地上,咔嚓一声,应声碎裂,也就在同一时间,天空中响起一声炸雷,大雨倾盆而下。

“杀啊!!!杀!!!”也不知道谁喊的这一声,四方的护卫提刀相向,径直而来,秦风长刀在手,并没有丝毫犹豫。

目光阴狠如独狼,嗜血而狂妄!虽千万人吾往矣,眼中的目标只有一个,站在前方人群之后一脸玩味笑意的沈龙。

这三年,秦风没有白过,至少在刀法上,虽不成章法,但却是最独到的,也是最直接的,猎杀银背蛙,特别是最后一年,让他养成了属于自己的一套杀人技,只是他还不自知罢了,此刻滔天的仇恨之下。

这些护卫,在他眼中变成了那黑牛沼泽里的银背蛙,锋利森冷的刃口割开一个满脸震惊诧异的敌人喉咙,鲜血洒在秦风脸上!

“原来杀人是这种感觉,似乎并没有更多的不适。难不成是怒极的缘故??”

这个念头在秦风脑海中一闪而逝,身上就已经被砍了两刀,星斗界,极少人能够掌握正统的功法,大多都是在施展之中,生死之间得到的经验罢了。

长刀割开袍子,身后火辣辣的疼!

疼痛让仇恨的火焰更加热烈,秦风的刀法更加狠辣,只求斩杀,一击毙命,没有多余的手段。

刷刷!!两刀,收割了两条性命。倒在地上,倾盆的大雨冲走了鲜血,身后又是一刀避之不及落在左肩上,深得入骨。

秦风不顾,整个人如一柄锐利无双剑,刺开前方的护卫群,只为斩杀那个笑意越来越浓烈的男人!

双目有些泛红,眼前的场景似乎与三年前的那个夜晚融合,分不清楚了。

当!!!

一柄长枪自刁钻的角落射出,震落了秦风手中的刀,说到底终究只是一个皇级星力没有圆满的过渡者,被真正的皇级星力圆满高手击中,那澎湃到恐怖的力量,足以将秦风手中刀震落,身体倒飞而出。

噗噗!!两柄剑没入后背,秦风的眼中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有冷!冷得像刀兵一般,那目光似乎要穿过层层的人墙,刺死那个锦衣的少年郎。

没由来的手中不知何时幻化出一柄巨大的斧子,双手一起一落。

轰!!

当头落下,那斧子径直将眼前的护卫斩成两半,一道澎湃的力量从斧子中涌入体内,身上的伤势似乎在一瞬间轻盈了不少。

“是了,被动!死神的被动,每一次攻击拥有20%的生命偷取灵魂之力偷取!”

秦风笑了,状如疯魔,长街上大风起,携裹着暴雨,击打在秦风脸上。

“沈家小儿,你所谓的差距就是这点么?你的狗头,爷们今日收下了!”狂笑声中,又是两条性命落在秦风手中。

这一刻,秦风的攻击更疯狂了,没有章法,完全的以命搏命,只是简单的避开了要害部位,你插我一刀,没事,我给你一斧子,简单而粗暴,澎湃的力量从这些死去的人身上汲取而来,身上添了新伤,好了旧伤。

仿佛有使不完的力量,肉眼可见的,那原本皮包骨的肉身,竟然缓慢的变得圆润了起来。

战战战!!杀杀杀!杀出一身狂气,杀出一股敢破天的气势,勇者无惧!

珍宝阁顶楼,蝉姑娘透过层层雨幕,面无表情的看着雨中厮杀的少年。

良久,喃喃自语“书生袍中的少年郎,没想到却是悍勇如斯,真男儿气概!”

秦风气势疯狂增长,护卫的气势疯狂减弱,二十多具不成样子的尸体躺在雨中的长街上,近乎百人,却无一人敢向秦风出手,秦风的速度不减,犹如在自家庭院一般,目光自始至终都在那沈龙身上。

沈龙慌了!本以为胜券在握,本以为必胜,那个不久前苟活在泥潭中,在自己脚下叫嚣的蝼蚁,不知为何,已经成长到了今天的地步,那眼神,令他恐惧。

“上啊!上!!你们这些废物,饭桶,我沈家养你们难道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

“上!杀了秦风者,我沈龙保你王级星力圆满!”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自古以来都是如此,更多的时候,什么忠诚,什么信念,永远比不过真金白银来得实在!

溃散的士气短暂的被凝聚,人群再次冲上了上来,而沈龙却缓缓退出了长街,秦风冷笑,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他!手中斧子如小鸡啄米般疯狂落下。

澎湃的生命之力,灵魂之力涌入体内,愈战愈勇!

速度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更快了,劈开人群,紧随着沈龙的步伐,速度与沈龙一般,不快不慢,你快,我便快,你慢我便慢,身后的刀斧手不知何时早已经停下了脚步,王级星力??那也得有命用才行!

求生是生命的本能。

秦风一脚踢飞脚下的长剑,呼啸而出,没入沈龙的右腿,贯穿而出,东市距离沈家大院五里,这一刻,在沈龙的眼中却如同取经之路的十万八千里一般遥远。

一瘸一拐,托着受伤的右腿,内心中的战意早已经被秦风的悍勇击溃,他只想回到沈家,回到大院。

可秦风并不给他机会,另一并长刀呼啸而来,没入了左腿,整个人在也支撑不住,爬在地上,却更加努力的朝着前方爬去。一只脚踩在了自己的右手上,剧烈的疼痛让沈龙惨叫出声,抬起头,看到了那个入魔神一般的少年!

秦风面色清冷,俯下身来,杀意如实质一般,沈龙入坠冰窟。

“少爷,少爷!我们是一起长大的,你还记得么?少爷,之前是我沈龙猪油蒙了心,不是东西,但现在我悔改了,我就是少爷身边的一条狗,您饶了我一条狗命吧,求求您,少爷!”

秦风微微一笑,“可我不想养狗,何况还是一条瘸了腿的狗,不对,是白眼狼!我父亲都养不熟的玩意,我秦风又有什么能耐呢?”

“不不不!!少爷,不要,只要您放我一条狗命,您要什么我都可以给您!”

秦风惨笑,“拿着原本属于我的东西来换你的一条命么?我没有你那么多的花样,要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很简单,杀了的敌人才能真正的令人安心!”

“少........”

沈龙的最后一个字终究没有说出来,因为秦风剁了他的头,尸首两离,血水被大雨冲散,留下一颗依旧惶恐而狰狞的头颅。

长街的另一头,女子撑着油纸伞,莲步轻移,款款而来,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笼罩着全身,即便脚下都是湿漉漉的雨水,可女子身上却没有半点湿意,反添了几分清新的感觉。

“秦大少爷好手段!东市长街内,一人独战沈家一百五十刀斧手,不仅没死,反而杀了沈龙,只此一战,秦大少爷的名头怕是要响彻整个天魁主城了!”女子微微一笑,这一刻,似乎并不吝啬她的笑容。

径直走到秦风跟前。

“怎么?蝉姑娘这是打算斩了我,到沈家沈星辰面前领赏么?”

蝉脸色并无变化,“秦少爷多虑了,更何况,现在的沈家已经没有沈星辰此人了!”

秦风面色微变,“这是何意??”

“沈星辰已经于一日前上了渡船,离开了星斗界!”

秦风一愣,终究不还是晚了一步,当下双拳一抱,“多谢姑娘告知,秦风有事先行一步!”

说完快速离去,朝着沈家大院的方向而去,这个女人,不知为何,让秦风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他有一种感觉,即便是自己施展汲魂痛击,估计也无法在这个女人手下存活,能不为敌,那是最好的局面。

望着秦风远去的背影,蝉若有所思,“受了那么重的伤,但身上此刻却已经痊愈了,而且大战之后,精气神似乎没有受到一丝影响,力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么?或许,他真的有那个能力亦说不定!!”

女子心中想着,“来人!!把这里清理干净!今日发生之事,不得外传!”

“沈家清了场,到了便宜了这小子,这个顺水人情也正好送给你!”

沈龙死了,沈星辰离开了星斗界,沈家算是彻彻底底的消失了,秦风的速度极快,这与八天前还要死不活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秦风的目的更明确,就是沈家的仓库,金银财物,这些才是提升实力最重要的东西!

原本还担心暂时无法与沈星辰抗衡,打算溜出城去,在累加一些汲魂痛击的伤害回来杀了那老贼,现在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