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狐作妃为:冒牌王妃复仇记

更新时间:2020-09-15 12:58:00

狐作妃为:冒牌王妃复仇记 已完结

狐作妃为:冒牌王妃复仇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天宝 分类:玄幻 主角:程祥阿离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天宝的原创小说《狐作妃为:冒牌王妃复仇记》,主角程祥阿离,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六月,正是炎热的季节。日头火辣辣的挂在半空,青石板被烤的滚烫,一阵风吹过,带着腻人的暖流,但这些都没有阻止大家前来观看行刑。是的,行刑!压着囚犯的车队缓缓而来,众人嚷着,叫着,都伸长了脖子看着。只见囚车内那人锦衣玉带,头戴紫金冠,面如冠玉,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只是面色苍白如纸,双眼空洞,不住的,小声的喃喃着,“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距离大婚还有五日,一大早宫里便来了人将程大富与程祥一并带进了宫。惠娘因为艳娘的事一直耿耿于怀,只怕是东窗事发,父子两一走她便在佛堂念经。程皓因为心烦便去找鹤辰散心了。鹤辰是轩王的独子,与程皓同岁,两人关系极好,也正是这个原因惠娘才担心不已,只怕程皓会将这件事告诉鹤辰,如果被轩王知道这件事,那程家

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严重,惠娘不禁隐隐替程家担忧起来。这时她便想起程家显贵的经过。原来这程大富将狐皮献给了轩王妃雪如,雪如果然信守承诺在当朝太后面前替他美言了几句,没过几天皇上便召见了程大富,见他文采出众便特例提拔他做了一名文官。一时间程大富献狐皮得官的事传的沸沸扬扬,上山狩猎的人明显多了起来。只是再也没有一只狐狸比程大富那只红狐漂亮了。程大富一心一意的开始做官,竟也做的风生水起,没几年便做到了二品的官员。由于狐皮的缘故,程家与轩王一家关系一直不错,所以才会得到皇上的恩典迎娶公主。

如果轩王知道了艳娘的事,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惠娘虽在念佛却是心不在焉,敲着木鱼的手也开始隐隐发抖,敲得乱七八糟的,毫无章法可言。小桃见情况不妙,忙上前扶住惠娘接下她手里的木鱼道: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惠娘推着小桃,急声道:不要管我,去找二少爷回来!快点小桃忙跑去喊了家丁去轩王府找二少爷。

惠娘起身急匆匆走到大门口,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宫里的方向。小桃见她如此反常,也不敢随便说话,便一起站着。

街面上人来人往的,时不时有几匹高头大马经过,惠娘心里战战兢兢的,只怕是过来捉人的!脸色越加惨白起来,小桃忙上来扶住,见惠娘浑身僵硬,双手冰冷,吓得不得了,急声道:夫人,您这是怎么了?手这么凉,我扶你回去吧!惠娘摇头,指着街上,道:等程皓

过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只见远处驰过两匹骏马,上面两名俊秀少年,正是程皓与鹤辰。程皓翻身下马走到惠娘身边,见她脸色苍白,急声问道:娘,出什么事了?您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这时鹤辰也走过来,惠娘紧紧盯着鹤辰,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端倪来,见他面色如常,没有异样之处,这才稍稍安心,想来程皓并未向他说起艳娘的事情。

伯母,您还好吧?鹤辰见惠娘紧紧盯着自己,不由问道。

哦,还好,没事,没事!惠娘忙收回目光,这才对程皓道:你爹和你哥哥一早就进宫了,现在还没有回来,我有些担心,这才让人叫你回来的!

鹤辰笑道:伯母您别担心了,眼看着大婚将近,皇上一定是找伯父商量成亲的事了,这一时哪能回来呢,您就回家安心等着吧!

程皓也道:是啊,娘,门口风大,还是回去吧!说着两人便扶着惠娘回去。

果然,不到一会功夫便听小桃跑进来道:夫人,老爷和大少爷回来了!惠娘长舒一口气,忙道:赶紧备上热茶和点心!

小桃准备点心去了,鹤辰便起身道:伯母,既然伯父已经回来,那小侄便告辞了!惠娘忙拦住道:怎么着急走呢,用过饭再走吧?

不用了,我答应父王回府的。说着便走,程皓跟上。两人出了花厅,鹤辰神秘兮兮的拉着程皓道:你娘和你爹说话,咱们去看看那张红狐画如何?

那张画程大富一直藏在书房,程皓也是无意中发现的,他与鹤辰是好兄弟,有什么好东西都要一起分享的,虽然害怕程大富责备,但是还是点头答应。四下一望,拉着鹤辰便朝着程大富书房跑去。一进去程皓便迅速从暗格中取出一个上好的紫檀木匣子,打开从中取出一幅画,道:这便是那幅红狐的画了!缓缓打开,他小心翼翼的像是捧着一件珍宝!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浓密的树林,袅袅一丝烟雾弥漫着,一只健硕的红狐傲然而立于石块之上,它的目光如此的犀利,紧紧的盯着树林,浑身的毛微微张立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跃然而去。鹤辰不觉拍手叫好,好一只红狐!

程皓将画全部打开,指着一棵突出来的树,道:看这儿!鹤辰望去,只见那树似乎比较粗壮,却没有其他树画的青翠,便道:这树怎么看都像是一棵了无生机的枯树呀!

的确,程皓接口道:我爹告诉我,那棵树里面有两只红狐。

两只红狐?鹤辰叫起来了,那为何你爹只抓住了一只,是不是这只?说着便指向立于山石之上的狐狸。程皓摇摇头道:不是这只,我爹抓住的是只母狐狸,那只公的逃走了,这也是我爹唯一的遗憾,所以他才画了这幅画!

程皓,我们上山去找吧,它太漂亮了!鹤辰忍不住道。程皓一把抓住鹤辰,紧张的问道:你也想要它的皮毛吗?

程皓自从偷看了这幅画之后,心里就觉得日夜难安,这么漂亮活生生的狐狸就这样被人剥了皮当成了装饰的衣物,这真是太残忍了,所以他有时候也会突发奇想,什么都不做,去山上找到这红狐,然后守护着它!人类是聪明而强大的,它们却是弱小的,需要自己的守护。

不,我是想把它养起来,你看,它多威风,简直就像是狐狸中的王!鹤辰向往的看着那只狐,恨不得立刻就上山。程皓双眸的光彩暗了暗,道:我爹派人找了十几年,就差把山翻过来啦,可是就是没有找到,它们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我们去找,我有预感我能找到它!鹤辰信心满满道。程皓将画收起来,笑道:你呀,真是个急性子,你也不想想,现在离当年已经有十几年的光景,那成年的老狐狸早就老死了,还能等着你去找它吗?如果你真的喜欢,下次我临摹一份送给你!

不是还有只小的吗?鹤辰笑着道:我听人家说狐狸精个个都是貌美的,要是能找上一个当媳妇儿,那就更好啦!

那狐狸精可都是害人的,遇到躲还来不及,你还想娶人家当老婆,小心她把你吃了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两人正说笑着,房门突然打开,两人吓了一跳,回头见是程大富一脸震惊的站在那里,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程大富向来严禁别人进他的书房,程皓深怕程大富会责骂二人,赶忙跪地认错,爹,孩儿知错了!

鹤辰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低声道:伯父,我

呵呵呵,没事,起来吧!程大富一愣,继而呵呵笑了两声,破天荒的没有生气反而和颜悦色的将程皓扶起,让两人坐下,这才道:你们想看这幅画告诉爹就行了,干嘛要偷偷看呢?

程皓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面偷看程大富的脸色,一面战战兢兢道:我们怕爹不同意,这才

程大富一挥手豪爽道:怎么会呢。哦,对了,我刚好有事要跟你们说。

什么事?程皓问,是不是哥迎亲的事?

程大富摇头,指着那幅画道:迎亲的事用不着你们操心,太后生辰将近,轩王妃想送太后一条皮裘,所以

爹,你想让我们去抓红狐?程皓大吃一惊,这么些年了爹居然还不死心!

是啊,程大富笑道:去年冬天太后见了轩王妃的披肩赞不绝口,所以轩王妃想在太后生辰之日给她老人家一个惊喜!看到程皓似乎不是那么情愿,程大富又道:这可是你们两个表现的好机会,如果可以得到太后的嘉奖,那对你们以后的前途也是有好处的!

可是哥大婚在即,有那么着急吗?程皓小声说道。程大富面色一沉,道:你哥成亲有我和你娘,你就放心和小王爷同去吧!

鹤辰一听自己也可以去,高兴道:伯父,你说程皓与我同去,是真的吗,我父王同意吗?

程大富笑道:就是轩王爷提议让你们两个一起去的,这个是交个凤凰县令的文书,到那里之后自然有人协助你们,你们两个收拾收拾就上路吧!

是,爹!

是,伯父!

两人心事各异的离开书房,鹤辰轻快地向程皓告别回家收拾行李,程皓默默回了房,想着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便随便挑了几身贴身的衣物,到惠娘房内告了别,便上马去了轩王府。

此时去往凤凰县的山路上两匹高头大马上端坐着两位俊俏的少年,一人身着白衣,手持折扇,时不时在指尖转上两圈,说不出的风流倜傥,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另一人素蓝长衫,安安静静的坐于马上,剑眉紧蹙,似有满腹的心事。

程皓,你怎么回事,一路上都不说话,难道是想家了?鹤辰问道,这都两天了,程皓没和自己说过一句话,鹤辰实在是忍不住了,便问道。

程皓望了望天色,道:再有半个时辰就能到凤凰县了!他翻身下马,鹤辰也跟着下来。两人走到一处阴凉处坐下,程皓盯着鹤辰,道:鹤辰,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来凤凰县,这红狐皮裘虽然珍贵,但是为了一件衣服便要杀害生命,我始终觉得太过残忍了!

鹤辰一拍程皓,道:还以为你有什么心事呢,就这事呀,我本来就没打算去抓红狐,只是想出来逛逛罢了,你也知道我父王看的紧,好容易有机会可以离开京城当然不能错过了!我们就好好的游山玩水,等过上一个月再回去,就告诉他们找不到就行了,难道他们还会派人来盯着咱们不成?程皓一听这话,顿时舒了眉头,道:我还以为

以为我也要抓红狐吗,说实话我看到母妃那件披肩实在不觉的有多美,倒是那狐狸如果活着的话,一定是个漂亮的家伙!

那我们还去凤凰县么?

当然啦,那里人杰地灵多出美女,到时候说不定可以碰到心仪的人,嘿嘿不过你可不行

为什么?

要是你另外碰上别的女孩子,那我妹妹怎么办?

鹤轩,谁说我和郡主

你就别遮遮掩掩的了,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嘛,再说我妹妹哪里配不上你了

我没有

好啦,赶紧走,上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