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光年彼端

更新时间:2020-09-15 12:25:34

光年彼端 连载中

光年彼端

来源:落初 作者:媚鱼 分类:玄幻 主角:罗斯明白 人气:

主角是罗斯明白的小说《光年彼端》此文是媚鱼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历经千年航行之后,肩负全人类的希望,冰封于休眠舱中的星辰,终于登录了太阳系十一光年之外的罗斯128b。苏醒那一刻,星辰却在罗斯128b上,发现了不可能出现于此的事物。这仿若缺失的一千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嗯!”

依旧举着手枪的星辰微微点头,回应着苏珊的指令。

打起来,他就跑。

星辰并不是不想帮忙,而是他知道,他根本不可能帮的上忙,这是他一眼就能分析得透的局势。

虽然星辰并不认识来人,但他知道,能让苏珊没有把握对付的,恐怕只有一种人——修真者,而三名男子握在左手的古朴长剑,佐证了这一点。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星辰暂时压抑了刚刚爆发的情绪,他知道目下不是纠结某些问题的时候,虽然内心已然对邵东和苏珊甚有微词,但至少他们救了自己,所以这种时候,自己理应和他们站在同一战线。

星辰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昏迷的邵东,修真者的可怕实力他是见识过的,他知道自己留下来,除了帮倒忙之外,没有任何意义,而邵东若非为了救自己,也不会受伤昏迷,他不能犯同样的错误。

“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雷牙形同蔑视般用鼻孔看着苏珊,片刻后,又转头看向昏迷不醒的邵东,恨声道:“尤其是邵东这条小狗!”

从雷牙的语气可以听得出来,他和邵东之间,恐怕有着不小的嫌隙。

“真能装。”雷鸣好像根本无视雷牙是他大哥这一事实,嘲讽道:“邵东这臭小子要是没受伤,你敢这样吠?”

“雷鸣!你!”面对雷鸣的嘲讽和不敬,雷牙万分愤怒,面露狰狞。

“我什么我?”雷鸣面对雷牙的怒火,一脸不屑道:“我说过多少次了,老妈绝对搞错顺序了,就你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是大哥。”

“你俩能不能消停一会,不管你们谁是大哥,我都是老二,我有意见了吗?”一头绿毛的雷傲看着两个兄弟头疼不已,撇了撇嘴道:“办正事呢。”

“你们想怎么样?”苏珊没有理会三狼的对话,她不会被对方如同群口相声般的对话打乱思绪,相反的,她想在反问中让对方分神,她只想找到机会脱身。

“我们想怎么样?苏大小姐应该很清楚吧?”雷鸣自命潇洒的撩了一下紫色的刘海,阴冷怪笑着继续道:“我们本来只是打算拿您的小姘头换《纯阳诀》,不过没想到,除了您这小姘头,苏大小姐竟然也在,看来我们的筹码又增加了呢,顺便说一下,雷牙这蠢货……对苏大小姐可是爱慕已久了呢。”

面对雷鸣的说辞,准备趁乱带走邵东的星辰微微意动,新人类要杀自己,旧人类修真者邵东和苏珊救了自己,而眼前三名同样是修真者的男子,听起来竟也要抢自己?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他们口中的《纯阳诀》又是什么?

星辰心头,那种全世界都在针对自己的想法,又开始变得有些难以抑制。

“闭嘴!老三!”雷牙怒喝着打断了雷鸣,转而看向星辰,带着几丝不怀好意的讪笑道:“你就是星辰?切,真是视频不如见面,见面还不如视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傲和雷鸣听到雷牙毫无幽默感的冷笑话后,竟也配合着狂笑起来,也许他们的关系,也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僵。

“我说,星辰是吧?”雷傲忽然看着兀自思索的星辰,语气轻佻道:“你当时怎么想的?那个丫头叫……什么圣女什么言来着?长得……啧啧啧!我的天呐!身材更是绝了,你怎么还说什么……等人家长大?这要是换了我,这谁顶得住啊?你该不会是……有什么男性问题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自认已经完全掌控局势的三狼形骸放浪,肆意调笑着苏珊和星辰,而雷傲的话语,也印证着星辰对全世界都认识自己这件事的猜测,而听闻雷傲的编排,雷牙和雷鸣也配合着,动作夸张的狂笑起来。

“你们!”星辰手中的枪有些失控的颤抖着,雷傲话语中,对自己编排的那部分他并不在意,但那份对星言的轻佻,却让他有些怒不可遏。

“别上当,星辰。”苏珊灵动的声音,安抚着星辰的愤怒:“不要冲动。”

苏珊依然保持冷静,尽管雷傲提到星辰和星言的过往时,她芳心中不知为何泛起了几丝莫名的酸意,但她知道这不过是三狼企图让她们分心的心术。

“哟!这么护着您的小姘头呢?苏大小姐。”苏珊话音刚落,雷鸣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可得提醒你一下,虽然苏大小姐也是个大美人,但您这小姘头,可是连那个什么星言的都没上,指不定根本看不上您呢,我看您还是从了雷牙那个白痴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雷傲听闻雷鸣的说辞,放声大笑着,绿色的刘海被他笑得疯狂抖动,笑到一半时,却发现一旁的雷牙脸色十分微妙,雷傲在尴尬的干咳中,止住了他的笑意。

“给我闭嘴!”苏珊的赤瞳微微轻颤着,不知是因为被说中几分心事,亦不知是因为带有几分掩饰,前一刻还在让星辰不要冲动的苏珊,却在此刻比星辰情绪波动更甚。

苏珊情绪波动的瞬间,三狼同时隐去了脸上的戏谑,他们一直在等这一刻!他们动了!

三狼并不担心苏珊的实力,毕竟他们的数量优势十分明显,但他们依然要等到最完美的时机,因为他们是狼,最优秀的狼!

铛!

火花四溅中,苏珊仓促回神应对,近乎极限的反应中,她用沙漠之鹰荡开了欺身而至的雷牙出鞘的长剑,间不容发的刹那,苏珊反手将另一把枪抵上了雷牙的额头,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雷牙虽然是修真者,但以他现在的境界,他的速度当然还快不过子弹,不过,他的神识能快过苏珊扣动扳机的动作就够了,苏珊扣下扳机的瞬间,雷牙已经侧头避开了他的枪口!

砰!

沙漠之鹰的枪声响彻幽暗密林,能量狂暴的大口径手枪子弹破膛而出,擦着雷牙暗红色的刘海末梢划过,雷牙却没有时间理会自己的刘海是否被烧焦,反身又从另一个角度,一剑划向苏珊的双腿,而雷傲和雷鸣趁着雷牙缠住了苏珊,欺身冲向了正要抱起邵东的星辰。

面对雷牙的长剑,苏珊优雅而灵动的一跃而起,原地空翻中,苏珊凌空倒悬,而后将沙漠之鹰的枪口由上至下,再次指向了雷牙的头部!

铮!

快到在星辰眼中只剩下了残影的高速对抗中,雷牙挥动后本已势尽的长剑极限回旋,一剑荡开了沙漠之鹰由上而来的狂暴子弹。

苏珊本来就不指望能够如此轻易的杀死雷牙,只要能阻滞他片刻就够了,空翻中已然完成旋身的苏珊微微躬身,一脚踏在了雷牙阻挡子弹后,有些滞殆的长剑剑身上,借力后,她反身冲向了雷傲和雷鸣。

后发先至的苏珊欺身雷傲和雷鸣二人之间,双手交叠扣下了扳机。

铛!铛!

两声尖啸的金属碰撞声后,伴随着两团耀眼火光,雷傲和雷鸣被苏珊击退,短兵相接并不是苏珊的强项,而她却没有丝毫停顿,因为她必须为星辰和邵东争取时间,下一刻,苏珊已经朝着相对而言,离星辰更近的雷傲欺近。

一连串的火光和震耳枪响中,将雷傲逼退的苏珊又瞬间折返,朝另一面的雷鸣冲去。

星辰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苏珊和三狼的战斗,堪称电光石火,除了残影之外,星辰什么也看不见,他知道这确实是他根本无法参与的战斗,将邵东抱上摩托车后,星辰拿出了束带,将昏迷的邵东和自己绑在了一起。

苏珊朝雷鸣冲过去时,雷牙也已再次从身后逼近苏珊,被逼退的雷傲也同时跟进。

三狼合围之下,苏珊的压力瞬间倍增,这已经接近她的临界点了。

铛!

照亮整片空地的火花中,雷牙全力从苏珊身后劈下的一剑,将苏珊仓促应对的手枪击飞。

几乎同一时刻,雷傲横向击来的一剑,又将苏珊另一把手枪击飞,苏珊失去武器后,已无法阻挡雷鸣从身前直刺而来的一剑,慌乱的后撤中,苏珊心神大乱,她已经无力避开从身后贴近自己的雷牙。

“啊!”

密林间响起了苏珊带着慌乱的惊呼。

正要发动摩托车的星辰循声望去,十数米外,三狼错落而立,一脸戏谑的看着他,而雷牙身前,是已经被他将双手反剪身后,一把长剑横于脖颈之间的苏珊。

心神一震的星辰僵在原地,停下了发动摩托车的动作。

急转直下的形势中,苏珊和星辰对视的赤瞳微微轻颤,闪动着不可名状的惊惶,她的声音同样在颤抖,无助且绝望:“快走……星辰。”

“你猜是你快?”雷鸣一脸不屑的看着星辰,语气充满嘲讽:“还是我们快?”

这个问题,星辰心里自然有答案,不到十米的距离,没有苏珊的阻碍,他发动摩托车的瞬间,对方就能来到他面前,他根本没有机会。

几次尝试让自己冷静下来的深呼吸后,星辰解开了与邵东连接的束带,下车和三狼对视着。

“大小姐。”长剑架在苏珊脖颈处的雷牙贴近了苏珊,令人烦闷的气息,从身后喷薄在了苏珊耳根处,这让苏珊越发慌乱和无助:“没想到,你这小姘头还挺重情的嘛,没丢下你自己跑呢。”

雷傲和雷鸣附和的狂笑着,已经掌握局势的三狼,根本不着急制服星辰,对于他们而言,星辰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而欣赏困兽的绝望和无能狂怒,历来都是他们很喜欢的把戏。

“我爸爸不会……放过你们的!”苏珊无力的挣扎着,她慌乱中想要挣脱雷牙的束缚,却又无能为力,人在危机时刻,总会想起最能依靠的人,而这一刻,苏珊提到了她的父亲。

“别跟老子提他!”雷牙依旧贴在苏珊身后,继续喷薄着让苏珊感到不适的鼻息,语气阴狠而不悦:“等老子炼成了《纯阳诀》,老子第一个杀了他!”

苏珊提到她父亲时,雷牙的态度变得阴狠而愤怒,亦不知他对苏珊的父亲到底有几分不满。

星辰的手枪依旧握在手上,但他却没有举起来,他知道这没有任何意义,连苏珊都无法开枪击中对方,他知道自己更不可能得手。

如果这是在星辰曾经熟知的世界,他或许还能有所作为,毕竟他是人类历史上,最优秀的宇航员之一,但面对修真者,星辰想不出任何可能的办法。

“放了她,我来当人质。”

思索良久之后,星辰一字一顿的说出了他下一个决策,他当然记得,他是三狼的首要目标。

苏珊颤动的幽红双眸中,闪过了几丝别样的灵光,看着眼前面对三名他根本不可能对抗的修真者,依然打算舍身帮助自己脱困的少年,苏珊只觉心头更加慌乱。

星辰直视着苏珊身后的雷牙,他的目光十分坚定:“你们不是要拿我换什么……《纯阳诀》么?”

“这家伙脑子不好使吗?老大。”雷傲接过了星辰的话头,他夸张的皱着眉头,而他看向星辰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精神病患者,他继而又看向雷牙,语气轻蔑已极:“他不已经是我们的人质了吗?”

雷傲是对的,即使他们没有制服星辰,星辰也早已经是他们的人质了。

“星辰……”苏珊的声音在颤抖,而她同样在颤抖的赤瞳之中,泛起了一层薄雾,看着那个面对三名自己不可能对付的修真者,却依旧想着救自己脱身的少年,少女的一颗芳心不可名状的翻涌着,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明白了,为何之前自己会对这个少年的一举一动如许敏感。

星辰默不作声的和三狼对视着,他只能对付人,却无法对付修真者,但此前从邵东身上,星辰已经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修真者也是人。

几次沉重的深呼吸后,星辰转身朝身后的黑暗跑去。

星辰要赌一把。

赌三狼对他的轻视。

赌三狼以修真者身份面对普通人时的自恃。

赌人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星辰逃跑的一刻,身后传来了三狼放肆的狂笑。

三狼并不着急追赶,他们嘲笑着星辰的无知,也嘲笑着星辰的懦弱,那种面对修真者时,竟还以为自己能够逃脱的无知,还有那种丢下同伴落荒而逃的懦弱。

“看来,你的小姘头也并不是那么爱你嘛。”雷鸣看着逃跑的星辰,转头略带玩味的看向苏珊:“他丢下你自己跑了呢,哈哈哈哈哈!”

“小狗!”雷鸣狂笑的语气中,充满了对星辰的鄙夷:“老子让你先跑十分钟!哈哈哈哈!”

“星……辰。”

苏珊看着转身没入黑暗的星辰,芳心莫名空了一下,她颤抖的赤色双眸中满是苦楚,失望,还有迷茫,虽然她知道,星辰就算不跑也不可能有任何作为,但星辰落跑的那一刻,她依然难以抑制这些情绪,她莫名意识到,自己好似已经无法不去在意那个少年的一举一动了,正因如此,她才会更加迷茫和失望。

“别停啊!小狗!还有九分多钟!”雷鸣的神识一直在持续外放,他感受到将近百米之外,星辰停了下来,这让他对星辰的嘲讽越发肆意:“跑不动了?这么虚?你还真有男性问题啊?”

星辰在几乎目不能视的黑暗中,跌跌撞撞跑出了百米之外,他找到了一个巨木间隙间,依然能借着军用荧光棒的照明,勉强看到三狼和苏珊的位置后停了下来。

星辰从头到尾都知道,他根本不可能跑得掉,所以他只是在赌,赌人性,赌三狼对他的轻视,而他此刻知道,自己赌赢了。

也许星辰天生就是一个赌徒,只是此前的人生中他并未发觉,而现在,他要赌第二把。

星辰并不知道,三狼要拿他换的《纯阳诀》到底是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能够作为他们的第一筹码,他要赌一赌他这个筹码有多重,与三狼的遥远对视中,星辰再次举起了手枪。

星辰举起了手枪,但枪口并未朝向三狼。

星辰举起了手枪,他将枪口朝向了自己!

“我不知道你们到底要拿我换什么!”

将黑洞洞的枪口抵在自己太阳穴后,星辰开始朝三狼喊话,他的声音坚定而决绝。

“我数到三!”

“如果邵东和苏珊还没有安全离开!”

“我就开抢自杀!”

星辰在威胁三狼,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威胁身为修真者的三狼!

“你!”雷鸣的声音愠怒而惊诧。

三狼的笑声在下一刹戛然而止,三人面面相觑中,他们终于明白星辰为何要跑,他不是怯懦,更不是无知,他只是需要距离,而这样的距离下,以他们目前的修为,根本无力阻止星辰自杀。

苏珊感觉自己原本已跌落谷底的芳心在疯狂跳动,她颤抖的芳心,几乎要从樱口中跳出一般,她根本没能想到,星辰为了救她,竟把自己置身如此境地,意识到自己方才的想法大错特错后,苏珊眼眶一热,眼前一切都莫名模糊起来,柔弱肩头耸动间,她的声音也变得断续无律:“星……辰……”

百米之外,星辰将枪口指向自己那一刻,三狼真的慌了,但更多的却是愤怒,不可名状的愤怒。

自从三狼成为修真者之后,普通人在他们眼中,早就被视若蝼蚁,而此刻,他们竟确确实实的被一只蝼蚁掌握了主动权。

星辰既赌对了,又赌错了。

从头到尾,三狼的主要目标都是星辰,因为对于他们想要借星辰要挟的人而言,星辰只是一种可能性,对方能为这种可能性付出的代价并不确定,也正因如此,三狼才敢把星辰作为人质,把这次行动作为一次赌博。

苏珊不一样,与其说苏珊是增加他们成功概率的筹码,不如说她是一块烫手的山芋,因为苏珊的背景太过强大,她出现在这里,本就不在三狼的计划之内,苏珊是一场必输的赌博。

苏珊意外出现的那一刻,三狼的计划本就是把星辰留下,再干掉多次对他的行动从中作梗的邵东,然后让苏珊回去,为他们知会一声,星辰在他们手上。

如果三狼接受了星辰的威胁,虽然原本的计划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但邵东却是个变数,让他们放走邵东,他们实在不能甘心,最重要的是,他们从未被人如此威胁过,而他们目下,却被一个普通人威胁着。

眼前的一切,让三狼愤怒却隐忍着,他们不敢轻易尝试星辰是否真的有勇气开枪自杀,如果星辰真的死了,他们手里的苏珊,就真的成了一个天大的麻烦,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的麻烦。

“一!”

星辰开始数数!

星辰数数之时,雷傲微不可见的动了一下,他下意识看向了地上的军用荧光棒,他在思考某种尝试!

三狼的情绪在变化,星辰当然能够感受得到,不可思议的是,星辰好似也猜到了某种可能性,或者说,他猜到了人心,他继续道:“我说过!放了他们!我做人质!如果光线消失!我也会立刻开枪!我不知道修真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但人眼的视觉残留时间,是二十四分之一秒!如果你们真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阻止我!大可以试试!”

星辰的话,让原本有所异动的雷傲又止住了想法。

三狼面面相觑着,尽管事情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继续朝着他们的预期行进,但他们却不甘心,不甘心被一个蝼蚁如此威胁,他们同样不甘心的地方在于邵东,他们也许并不敢真的伤害苏珊,但他们却不想放过邵东。

“二!”

星辰禁贴扳机的手指在颤抖:“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们自己一个机会!”

“让他们走!”

雷牙的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怒火,也带着身为大哥的威严,理智告诉他,他的怒火还不到宣泄的时候,说话间,他已经放开了苏珊。

三狼长剑的指向中,苏珊的神识在黑暗中延伸,她能感觉到星辰的存在,但她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敢看向那个方向,她怕自己会失去离开的勇气,她有一种想要和星辰一块留下来的莫名冲动,但仅存的理智告诉她,这是她带走邵东的唯一机会。

黑暗中,驾驶摩托车带着邵东离开的苏珊忽然停了下来,停在了距离星辰不远处,知道星辰无法看到她黑暗中的泪眼,她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星辰看不到苏珊的泪光,却能听到她声音中的啜泣:“星辰……我……我一定会回来的……等我……”

摩托车的引擎声在星辰身后远去,星辰却始终没有放下手中的手枪,他的眼睛,更始终没有离开荧光中的三狼,因为苏珊和邵东走的还不够远。

“星辰老弟!”雷牙的口中,对星辰的称呼已经变了,他病态的阴郁面容上嘴角上扬,挤出了一丝怎么看都有些狰狞的微笑:“我们放人了,该你了。”

“我需要一点时间!”星辰冷冷的回应着,准确来说,是苏珊和邵东需要时间。

“你知道嘛,星辰。”雷傲语气,听起来前所未有的和善,他的立场好像瞬间转变,一下成了一个和星辰推心置腹的老大哥:“他们救你,其实也只不过是为了利用你而已。”

星辰没有回应,他知道对方只是想分散他的注意力,就像刚才对付苏珊一样,但他脑海中,还是不可抑止的闪过了自己曾思考过的一些问题,闪过邵东和苏珊救自己的目的,闪过苏珊和邵东前后不一的说辞。

“对,星辰,我们都只是新人类基因返祖的产物。”雷鸣说出了让星辰有些惊诧,且一时不知该从何入手去思考的消息:“他们救你,是因为他们声称没人能修炼《纯阳诀》,除了你这个纯种的旧人类,不过你听我的,他们就是在放屁,他们不过是想利用你帮他们对付星语,对付新人类罢了!”

《纯阳诀》?

返祖?

对付新人类?

对付星语哥?

无数疑惑闪过星辰的脑海。

“和我们合作吧,星辰。”雷牙顺着雷傲的话头,接着道:“帮我们把《纯阳诀》弄到手,我们一块修炼,你也不甘心被人利用吧?”

“是么?”星辰压抑着自己脑海中好奇的想法,嘴里回应着,手中的枪却依旧没有放下。

对于三狼话语中的意思,星辰不能充分理解,他当然想弄明白这一切,但如果邵东和苏珊是为了利用自己,三狼又何尝不是呢,那种被全世界的孤独感包围的感觉,那种渺小和不安的感觉,一切的负面情绪,都再次开始涌入星辰的思绪。

“你以为你救了他们很伟大么?”这个距离下,雷牙的神识能隐约感觉得到很多信息,比如星辰正在变化的呼吸和心跳,他不打算让星辰有机会冷静下来,他步步紧逼道:“你了解他们是什么人吗!”

邵东和苏珊到底是什么人,这个问题星辰思考过很多遍,他意识到自己确实对邵东和苏珊一无所知,除了知道他们的名字,知道他们是修真者,知道他们来自一座名为涅槃城的城市。

除了以上信息,星辰一无所知,他们的生平?他们的目的?

雷牙知道星辰的心志愈发动摇了,他又紧接着道:“如果你知道邵东亲手杀死自己的师父,还意图奸淫自己的师母,你还想救他们吗!”

“什么!”

雷牙的话语,真正的触动了星辰的心弦,他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开始明白了邵东的玩世不恭,明白了他和苏珊的口径不一。如果雷牙说的是真的,难道所谓星言之死的真相,只不过是邵东为了利用自己而撒下的谎言吗?如果邵东真的是他们说的那种人,那这就有可能说的通了,因为邵东不过是一个欺骗成性的奸恶之徒罢了?

巨大的孤独感笼罩着星辰,原本死志已决的他,全因邵东可能知道星言死亡的真相才重燃生机,如果这只是三狼的一面之词,他或许不会相信,但和邵东同行的苏珊,却实实在在告诉了他,他们也认定是自己杀死了星言,也许那真的只是邵东的谎言罢了。

是啊,世界上哪来飙车,砍人,开黄腔的好男孩?星辰内心不住的苦笑着。

星辰动摇了,如果事实真是如此,那他活下去的唯一意义,所谓星言死亡的真相,便不过是一种奢望罢了。

人一旦认定一件事情,所有的思绪就都会开始倾向那件事情,怀疑邵东和苏珊的那一刻起,星辰脑海中的所有念头,都开始朝着这一方向行进。

为何邵东和苏珊那么着急赶路?

为何这一路上,邵东和苏珊对救自己的目的只字不提?

为何除了在神落城救下自己那一刻之外,邵东对星言死亡的真相避而不谈?

果然,这只是一场欺骗和利用吗?

星辰笑了,厌世的苦笑。

三狼动了,因为星辰的注意力早已经不在他们身上,他们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三狼错了,他们原本只是打算引开星辰的注意力,但他们并不知道,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巨变之后,星辰的内心已经到了何等脆弱的地步。

星辰累了,他不想再被卷入任何是非的漩涡之中,他不想再被任何人利用。

星辰倦了,面对这个充满谎言和阴谋的陌生世界,也许只有死亡才能够解脱,也许也只有死亡,才能让自己再次见到星言。

无以名状的复杂悲伤中,星辰扣动了手枪的扳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