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云淡风轻泪飘零

更新时间:2019-08-21 05:26:41

云淡风轻泪飘零 已完结

云淡风轻泪飘零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眼泪泡饭 分类:玄幻 主角:阿娇雪伊 人气:

《云淡风轻泪飘零》由网络作家眼泪泡饭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阿娇雪伊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他是上古之仙嫡,身份尊贵法力高强。 那次,救了她之后,命运与之牵扯到了一起,生命的轮回就此拉开。 她,是他的劫,亦是他所爱。他,是她的命,亦是她所恨。 爱恨情仇,滚滚红尘,是谁牵绊了谁,乱了心弦,扰了清心。 轮回之境,一旦踏入就万劫不复。愿尔不负我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姐,过几天就是你的生辰了,咱们可得好好张罗张罗了!”秀荷一边绣着嫁衣一边开口。

拜泪躺在床上,红璃给她扇风,“我想过了,就挑我生辰那天给你嫁出去,双喜临门,还不错,正好那天是黄道吉日。反正明天爹爹就回来了。”

秀荷抬头看着拜泪,“这怎么行!使不得,再怎么奴婢也是上不得台面的下人而已啊,怎么能和小姐一天?”

“罗里吧嗦的干什么啊!”拜泪坐了起来,“在我拜府不讲究那个,爹爹娘亲他们也不会反对的,你就安心做你的新娘子吧!”

“是啊,秀荷姐姐,你就听小姐的,没错。”红璃恬淡的笑着。

“是是是,奴婢说不过小姐。”秀荷无奈的低头继续绣嫁衣。

拜泪好笑的看着秀荷,“我说你自己费劲绣嫁衣做什么,我找个裁缝过来给你定做一套像样一点的多好,省的你自己费劲在那一针一线的绣啊绣啊的。”

秀荷失笑,“小姐果然还是小孩子呢,”说着收起针线,“女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将来嫁给你个疼爱自己的夫君,奴婢有幸可以觅得良缘,自然是马虎不得的,这嫁衣啊还是要自己去绣才算是真正对的起自己的婚事。这些小姐你还小,不懂的。”

拜泪愣楞的看着脸上充满幸福光芒的秀荷,“对得起婚事么?”

“当然了啊!”秀荷柔柔的轻笑,“其实实话的说,奴婢还是很担忧的呢,将来成为人妇,操心的事情可是多着呢!”

红璃听着秀荷的话,苦笑着,她这个身份与遭遇,又有哪个男子肯要她呢?

“秀荷,我突然不想把你嫁出去了!”拜泪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打趣道。

“呦~你们这这么热闹啊!”一声传了进来。

拜泪头疼的揉了揉脑袋,又是这个让人发愁的大哥,“你怎么又回来了,难得爹娘不在你不去找你的蝶儿姑娘谈心,还回到这里干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不明白啊?”

拜嘉仍旧是那个折扇在手的翩翩公子形象,狐狸眸一亮,“呀!这么美丽的仙子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

“去你的,别打红璃主意啊我告诉你!”拜泪老母鸡护着孩子一样的护在红璃面前,这个哥哥,碰见年轻貌美的女子就一脸色狼相。

“红璃?好美的名字啊!”拜嘉忽略了自己妹妹抗议的表情,伸手把拜泪抓一边去了,径直靠近红璃,“红璃可真是生的貌美,令天地都失了颜色。”

红璃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毫不避讳的夸赞自己,脸不争气的飘过红晕,呐呐的开口,“少爷,谬赞了。”

“我说拜嘉,你给我够了啊!我的红璃不是你能染指的!赶快去找你的莺莺燕燕!”拜泪一把推开企图占便宜的拜嘉,气哼哼的瞪着他。

“泪儿,这就是你不对了。”拜嘉一本正经的甩开扇子。

“我哪里不对了?”拜泪翻了个白眼。

拜嘉眼睛一直盯着红璃,“家中有如此貌美的女子,妹妹你居然不告诉你兄长我,独自享用,这是不是不尊重我的表现?再有,她也算来历不明的人,应该交给我来处置的啊。”

“少爷,红璃不是来历不明的人。”红璃柔柔的开口。

“我不调查怎么知道?”拜嘉抛了一个电眼过去,狐狸眼闪着势在必得的信心。

拜泪忍不住了,伸手就一个爆栗,“你给我去死!红璃是我今天救下来当我贴身婢女的,你要打她主意门都没有!”

拜嘉笑着并没生气,“只是一个婢女的话,那泪儿,我用羞花和红璃交换怎么样?反正只是一个丫头而已。”

“不可能!你想都别想!”拜泪反唇相讥,“真不知道你是像谁,色心不死!”

“人不风流枉少年,妹妹,你不是男子你不知道的。”拜嘉很受用的扇了扇扇子。

“你快给我一边去吧啊!真是服你了。”拜泪头痛的抚额,自己怎么就有这么个哥哥呢,真是疯了!

“少爷!”羞花急急忙忙的跑进来,艳丽红色的裙子一看就是拜嘉的恶趣味。

拜嘉伸出手抱住跑进来的羞花,轻佻的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怎么了,羞花,这般急迫,可是想我了?”

“少爷~”羞花羞红了脸,突然想起了什么,“少爷,蝶儿姑娘差人来话,说她有点不舒服,很想见少爷。”

“什么?!”拜嘉松开羞花,收起往日玩世不恭的模样,眉宇间的媚气收敛了些许,“还愣这做什么,还不快去准备马车?”声音也是充满了迫切。

“是。”羞花正色的行了礼,转身跑出去。

拜泪坐在椅子上吃着红璃喂给她的葡萄,轻飘飘的开口,“你的蝶儿姑娘又生病了啊,啧啧,真是娇弱,还不快去看看你的老情人啊?红璃你就别想了哦!”

拜嘉回头看着自己妹妹,叹了口气,“泪儿,我跟你说了很多次了啊,蝶儿与我就是知己而已啊。”

“是不是你心里明白。”不冷不热的语气听的拜嘉眉头一皱,“拜嘉,我只想提醒你,她只是个风尘女子,不管她曾经什么身份,都不可能进了拜家的门,我说的你懂吧。”

拜嘉沉默了,狐狸眸中的晶亮消失不见,“我有分寸。”头也不回的踏步的走了出去。

“小姐,”秀荷担忧的看着拜嘉远去的身影,“少爷他。。。。”

“不管,随便他!”拜泪无所谓的吃着葡萄,“他说过有分寸,姑且信他。若真是有什么,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拜家的脸面比他浅薄呢感情更重要。”

秀荷想了想,“我觉得,老爷未必不会同意蝶儿姑娘入拜家,兴许是个侧室。”

“这样最好,就怕那女子贪心不足蛇吞象。”拜泪闭上双眼,打了个哈欠,“我累了,红璃,扶我回去睡觉。”

红璃点点头,将满腹心事掩藏起来。

“公子,情况就是这样。”竹渊恭敬的行礼。

“恩,行了,我知道了。”云轻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继续看着她,在做什么。”

竹渊面露难色,“公子,竹渊有一事不明。”

“讲。”

“公子既然已经不认识她了,为何还要竹渊去打听她的事?”想了又想,竹渊决定说出来。

云轻不语,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公子?”竹渊出声提醒道。

“无事了,不必跟着她了。”淡淡的开口,“等到过劫后返回卷云山。”

见公子无心回答,竹渊就此作罢,拱手告退。

云轻摆弄着茶杯,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涌了上来,强制按捺住,轻轻呼吸了一口气。人间俗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为何总觉得拖欠了什么?那个凡间女子,与自己也没有任何关系。仙家禁忌的就是感情,为了提升修为,他强制抽了自己的,究竟是错是对?现在的自己没有任何喜怒哀乐,一味的清修,这样是不是正确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