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乱之狐妖劫

更新时间:2019-08-21 05:23:48

乱之狐妖劫 已完结

乱之狐妖劫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月无姬 分类:玄幻 主角:望舒墨汁 人气:

火爆新书《乱之狐妖劫》是月无姬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望舒墨汁,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错误的相逢将盈月的人生打入深渊,死里逃生后她跋山涉水远赴他乡,在神的指引下一个平常秀丽的小山村成为她最后的避难所。 七年前的恩怨,玩世不恭的少年缠着高高在上的皇子淌进浑水,九尾天狐因爱恋引发的仇恨全面爆发,神月教星御使将杀戮之光洒满大地,还有强大无匹的妖魔才露出冰山一角…… 纷乱中的少年齐聚一堂,戾渊,盈月,望舒,夜辰他们的命运被卷进风暴的中心,他们最终将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位于南方密林的神月教,是近百年来崛起的新势力,暗昼皇帝南征北战,一统天下,唯一没有涉足的便是南方千万里深山密林。十万大军势如风虎,翻越千里逐龙大山,却被滔滔怒沧江阻隔。停滞不前了七天,最后皇帝亲自下令放弃这片神明守护之地,转而攻打密林边境上的南宁国。

神月教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而漫漫时光里也不过是南方密林之中万千宗教中的一个小教,信奉诛月之神,将神明的恩泽降临于人间。两百年前一个名为望舒的小女孩成为新一任月御使时,消失了千年的神灵再一次降临人间,在那之后,神月教的势力疯狂地壮大起来。成千上万的教众在每年八月十五那一日入神月之城面圣,将他们的生命献给最至高无上的神明。自此,在教主与三位神御使者的带领之下,将光明的教义传遍那片阔土,并用神赐利器铲平道路上的一切阻碍。

而与此同时,南方密林是修灵者的天下,他们号称追求神之奥义,以灵为生,是高于人族存在的不同种族。直到十七年前,神月教掌握了南方第一修灵者汇聚之城灵城的庞大势力,一跃成为能与极昼、焚梦、延荒比肩的新势力,又仗着千山万水作为天然屏障,近些年暗地里蠢蠢欲动,意愈将神之手伸向极昼的千万里浩土。

而这一切都不过是战争开始前的号角之音,隐隐听得见流血之音。

等她回到南巫府,热血在回来的一路上也差不多冷却下来,整颗心像是被泡在冰水里,隐约生出一种怀念似的悲伤来。

无星无月,整座府邸都陷入了沉睡,她微微察觉到疲惫,直奔自己的房间,却在远处就看到了从薄薄的窗口透出的微光,像是黑暗里的一盏灯。

还没睡吗?她皱起了眉,放轻了脚步,推开门看见一身素袍的男人正端坐于案前,点着一盏铜灯,在微弱的光里盯着手中的账本。听到推门的声音,他立刻抬起头来,对着归来的人轻轻一笑,声音像起风吹动着树梢:“你回来了。”

在深长的夜里有个人等着自己终归是温暖的,她关好门,将寒风阻隔于外,转过头来看那双一直注视着自己的眼,才道:“嗯。”

骆新的面目在光里模糊,远看着有些陌生,就算是朝夕相处同床共枕十几年,她也从未将男人的脸深切地记在心里过。有时候也会想起自己怎么就嫁给他了呢?那个整天埋在钱里一身铜臭,平凡又普通的男人怎么配得上自己?可她嫁给他的时候,她还不是极昼位高权重的南巫将军,所有的光环还都笼罩在她的姐姐南晴雾的头上。而他来向她提亲的时候,她连看都未看他一眼便匆匆应允了。后来想起的时候已经是洞房之时,男人一身红衣醉眼朦胧,凝视着她的时候满脸痴妄,就像她凝视着自己的姐姐一样。那一刻想的是嫁就嫁了吧,反正她也没有喜欢的人。

而后夫妻两人之间一直都是不咸不淡,她忙着朝堂政务与边关战事,他醉心于手中账本和家族商业,互不影响,互不干涉,时间倒也这么一年年过去了。

骆新从案前站起来,摸了摸已经冰冷的茶壶,本来准备好了热茶,可她回来得晚了,连茶都已经冷透了。“茶冷了,我去换一壶热的来。”

他准备出门,却被她阻止,淡淡道:“别去了,我也不渴。我说过了要是回来的晚了你就先睡吧,不必等我。”

“等习惯了,你没回来我也睡不着。”骆新无所谓地笑了笑。

南晴烟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

她就着冷水洗漱一番,脱了外袍,准备入睡,他合上账本,帮她将衣服挂起来,却又试探性地问:“你今夜……这么匆忙地入宫所为何事?”

她抬起头看他一眼,目光冷如冰霜。他脸上的神情一滞,讪讪道:“我就是问问。”

“罢了,告诉你也无妨。”她移开目光,声音里没有丝毫的起伏:“毁了姐姐一生的妖孽已经找到了,在南方密林躲了十七年,还正当逃得了极昼的天罗地网吗?我请陛下恩准我亲自诛杀那妖孽。”

骆新满脸震惊,脸上闪过一样异色,又很快平静下来,艰涩道:“这个……不是让其他人来做更合适吗?陛下他答应你了吗?”

“陛下也是这么认为,但如果不是我亲手斩下那妖孽的头颅,这辈子都不会真正安心。”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十七年了你还这么耿耿于怀也没有什么用。”

“你知道什么!”她猛然拔高了声音,怒目而视,厉声道:“他是害死我姐姐的直接凶手,这个仇不报,我此生妄为人!我等了十七年了,这一天终于来了,我怎么可以把这大仇得报的唯一机会拱手让人?”

骆新在她的逼视下节节败退,脸色苍白起来,张着嘴却再说不出话来。

“这些事与你无关,只是我要离开极昼一阵子,在这之前南府的一切事务还得劳烦你照顾,影儿的年龄不足于处理好每一件事。”她在床上躺下来,也不等他回答,侧着身躯背对着他,道了一句:“睡吧。”

感受到丈夫在身边躺下,和她同一个方向,伸手抱住了她。他的呼吸喷在她裸露的肌肤上,将嘴唇贴着她耳边的发,轻声道:“我只是担心你,放不下仇恨,反被仇恨所累。”

她又有些心软,转过身就完全被他搂在了怀里,两个人的目光相对,沉默无语,油灯的光从他的身后照过来。

她仅仅是挥了挥手,就像是掀起了一阵风,油灯摇曳着熄灭,世界完全被夜色占据。她闭上眼睛,万籁俱寂,只听得两个人的心跳声,感受到像是一片温热贴在了额头上,就听见男人道:“睡吧。”

夜深长,听着身边人的呼吸声,反而想起往事。

十七年前,当时南晴烟不过是一个刚刚完婚的平常女子,她的姐姐南晴雾在母亲病逝之后成为新一任南巫家的家主,极昼赫赫有名的南巫将军,挑起镇守南方千里浩土的大任。

从暗昼皇帝一统天下之后,将兵权一分为五交付帝位继承者以及为统一大业功不可没的四位将军,并赐予各位将军东南西北四个姓氏,分别守卫整个极昼帝国的领土。而四大家主的位置按起血缘代代相传,但也都是有能者居之,并非嫡长子莫属。

在南巫家主的竞争中,南晴烟败于姐姐南晴雾之手,与权力失之交臂,从此一蹶不振心灰意冷,辞去在朝中的闲职,再不插手任何政务。而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甘于平庸之人,所有的野心都被暂压于心底,却随时都有可能化作燎原之火。

南晴雾担任南巫将军七年之后,南晴烟与极昼城巨商之子骆新成婚,她随之进了骆府,再未回过南巫府。而成婚后三年,在宁城执行任务的南晴雾突然被召回,竟连家也来不及回就直接入了宫,等南晴烟看到那个许久未谋面的姐姐的时候,不久前还是整个极昼叱咤风云年轻有为的大将军,兵马统帅,而几乎是一瞬间就被革去职位关入天牢。那个时候她已经有孕在身,怀的却是妖孽的种。

她所犯下的罪,人妖相恋,违背常伦,天理难容。

那个被称为最接近神的存在的极昼开国帝王,亲自在《浩之卷》上写下,凡是暗世神之后裔和四方将军之血脉,永生不得与妖者相恋结合,违者必遭天谴,极昼祸患无穷。

那些早该湮灭在无尽时光里的旧法陈规,还将人心囚困于畏惧的牢笼,三千年来,将无数痴缠爱恨断送在冰冷的黑暗里。

南晴烟理所应当地接替了姐姐的位置,成为南巫家新任家主,不得不说那一刻她的心被无边的喜悦填满,就像明明都是痴心妄想的梦在一刹那变成了现实,连她也不例外,经不住权力的诱惑,欣喜若狂。哪怕自己的姐姐因此锒铛入狱,而她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如愿以偿冲昏了头脑。

南晴雾接受了最后的审判,被永远囚禁在极昼十八层地狱的第五层“深渊”之中,和她所犯下的罪孽一起,永不再见天日。那个关押罪大恶极死刑犯的地方,也同样囚困了曾经誓死护卫它的人。

只不过没有人知道近两年时间南晴雾一直待在靠近南方密林的宁城,处理几个城池发生的叛乱,实在没人注意到她的恋人是妖是人。而就像是风把真相吹到了人们的耳中,流言像瘟疫一样在整个极昼皇城爆发,迅速蔓延至每条大街小巷。当然也无一例外地传到了皇帝的耳中,一开始只不过当做无中生有的无稽之谈,可流言愈演愈盛,人们恐惧于人妖结合可能带来的浩劫,最后竟演变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三人成虎,何况众口一词,云景帝也不得不信。

帝王表面上派人查看南晴雾镇压叛乱的进展,实际是去查探她恋人的真实身份,就算知道极昼城已经变了天的南晴雾却并没有打算再隐瞒这件事,认定了自己余生之命。那妖孽来头不小,竟是妖中皇族九尾天狐,虽然还没能修成九尾,却成功逃脱了皇帝下达的直接绝杀令。

南晴雾毫无抵抗地回到了极昼城,被投入天牢,被打入地狱,连同未出生的孩子,如燃烧尽了的灰烬一般从此退出历史的舞台。可谁知道那一直被追捕的狐妖竟偷偷地到了极昼城,接下来发生的事是极昼近些年来最大的耻辱。

就算是妖中皇族九尾天狐实力不可小觑,可终归不过是一个下等的妖孽,在力量漩涡的中心极昼城又能翻起什么大浪呢?可没想到的是,那妖孽如有神助,成功混进了暗世宫,找到了囚禁南晴雾的“深渊”的出口,并突破层层守卫闯了进去。

没有人知道那一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妖孽是如何闯进戒备森严的十八层地狱,只记得那个白衣的少年,宛如末世来临时的妖魔。所过之处,人头横飞,尸骸覆路,血涌成河,无人敢撄其锋,任凭他闯入,抱出那个血淋淋的婴儿。

有那么一瞬间,让人错以为他们是相爱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