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酒酿相思

更新时间:2019-08-21 05:15:42

酒酿相思 已完结

酒酿相思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君轻衣 分类:玄幻 主角:空玄殿白玉 人气:

经典小说《酒酿相思》由君轻衣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空玄殿白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凤谣本是天庭的一介小仙,却因司酒的青穆仙君看中了她的法器璇玑,便带她去人间取酿酒的引子。万丈红尘中,爱恨因果循环,你种下什么因,结的便是什么果。“这世间,并不是有情人就能在一起的。”“是么,可是我不信。”尘劫泅墨,醉里看红尘,一朝年华,爱恨皆成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据我看了九师姐话本子的经验来说,杀手其实是个危险的职业,杀人也是个技术活儿。

那些杀手每天都生活在刀尖上,踩着刀锋小心翼翼地行走,一个不留神就会掉下来,伤了手或是伤了腿,甚至是丢了命。或许好运安然无恙地接到任务要你去杀一个人,但当你跑到那个人面前将他捅了一刀正准备离开时,却发现他还没死还躺在地上哼哼,这时你就必须再折回去再捅他一刀。或许就在你研究到底是割脖子死得快还是随便捅一刀死得快时,门外已经有侍卫将这个屋子围得水泄不通,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当然,这是大多数杀手所要面对的。但对于素月来说,她十二岁时进入明堂前,所要面对的比这些还要残酷许多。

明月阁内部分为暗门和明堂。在暗门里的大多数是七岁以上十二岁以下的女孩子,她们每天的任务就是辨认各种兵器、暗器,学习如何使用这些才能做到在杀人时一击毙命。

而没过两个月便会举办一场一对一的比赛,胜了,便能继续活下去,败了,就会丢掉性命被人用草席一卷丢到乱葬岗。所以每当比赛结束,明月阁外的乱葬岗里便会多许多小孩的尸体。

而相对于暗门,明堂的日子则显然要轻松许多。当然,你若想要这份轻松,就必须在暗门的残酷的淘汰赛中活下来。你只有成为那上百人中活下来的十个人之一,才能进入明堂学习乐器以及秘法,用音来杀手。而到这时,你也才算是正真成为了明月阁的杀手。

所以我觉得素月真是个幸运的姑娘,她不仅顺利进入明堂,而且做杀手这么多年还安然无恙地活着,这除了说明她命大以外,还说明她确实很适合这行职业。

她是个很好的杀手。

那日明月阁来了一位出手阔绰的客人,他想雇明月阁的杀手去杀一个身份很重的人。

当然,若是寻常官员还好办,但关键是这个人不是寻常人,他是当今皇上的亲舅舅,手中握着晋国一半兵权的平侯宋临渊。

这个任务若是完成得好,那拿了佣金后分道扬镳皆大欢喜,但若是完成得不好,不仅会遭追杀丢掉性命,还有可能就算有幸逃回来后雇主嫌弃你任务完成得不好而拿不到钱。所以,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做。

但出乎明月阁众人意料的是,她们的阁主竟然接下来这单生意。对此众人也只能表示,她们的阁主爱财已经爱到了一种不要命的地步。

不出我的意料,接下这单生意的当天下午,素月便被单独叫了去。

江明月还是当初的那副模样,时光并未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两个性子冷清的女子站在一起自然也是没什么话可说,整个过程下来江明月也只说了一句“这个任务交给你了”。而素月的回答则更是简单,一个“是”字便结束了这次的对话。

由于素月最先接到的命令是潜伏待命,所以她必须先弄清楚这平侯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什么习惯,经常去那些地方。

因为明月阁建有相当强大的情报网,所以宋临渊的资料在第二天便到了素月手中。

不得不承认的是,宋临渊是个好侯爷。稳固朝堂,打压外戚,严惩贪官,改良赋税,晋国的国力也随之逐渐增强。这样一个手握重兵的侯爷,不仅不起夺权之心,还一直尽心尽力地辅佐皇帝,倒还真是挺不容易的。

但令我纳闷的是,这样一个尽职尽责的人,怎会招来别人的怨恨?又或者,谁有能力去招惹他?

但很显然,素月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她现在想的应该是怎么安全地潜伏到宋临渊身边,这时明月阁的情报就有了很大的帮助,因为那上面有一个信息就是:晋国国都天城的众多花楼要一起举报花魁大赛,正巧那日平侯生辰,丞相包了场子为他贺寿。

素月看到这个消息时沉思了片刻,然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天城。再然后便在我惊讶的目光里,抱着琴走进了天城最大的花楼,也就是这次花魁大赛的举办地——醉春楼。

我看了看那鎏金的牌匾,突然想起入梦境前素月对我说的一句话,她说:“我只知道,我来这里,是对的。”

醉春楼的老鸨依旧是那个老女人,她或许是从未见过一个姑娘将十锭金子甩在桌子上,然后用淡的不能再淡的声音说:“我要竞选花魁”。所以在素月这样做时,我毫不意外地看到了老鸨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的模样。

我看了看素月没什么表情的脸,“啧”了一声,发自内心地感叹道:“这真是个强悍的姑娘。”

老鸨回过神后,围着素月转了好几个圈,那眼神热切得快让我以为她是不是要把素月的衣裳扒下来瞅瞅时,她才停住,掩着嘴笑道:“姑娘来得可真是时候,本来老身对这届大赛的魁首没什么把握,但如今一见姑娘,呵呵呵,这魁首怕是也只能落在我醉春楼了!”

她夸张地笑着,不动声色地将桌上的十锭金子收下,然后殷勤地转身引路:“来来来,姑娘,老身带你去你的房间。”

素月点了点头,抬脚跟了上去。老鸨边走边与她说着大赛的流程及规则,她认真地听着,末了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听说平侯会来?”

老鸨愣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却是心直口快地道:“这倒不错,平侯喜欢音律,丞相大人请他来也是因为如此。”

她的目光在素月怀中的琴上逗留了一会儿,掩着嘴笑问道:“姑娘此次可是准备弹琴?看姑娘抱着琴,怕是造诣也不错吧!”

“不。”素月打断她的话,面无表情地道,“我不弹琴,我跳舞。”

我看着老鸨的表情僵了一下,继而又笑了开来:“姑娘生得这般出尘,跳舞自然也是好看的。”

素月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继而去想自己的事了,根本没去在意还在身边说个不停的老鸨。

我看着素月一如既往的白色身影,很是疑惑,想着她为什么放着擅长的古琴不弹,偏要去跳那不怎么擅长的舞蹈?

可后来我才知道,不是她不想弹,而是她弹不了。

失忆前的素月,只有两种人听过她弹琴。

一种是将死之人,一种是已死之人。

她弹琴,只不过是为了杀人。

仅此而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