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神胤风云之刹那昙华曲

更新时间:2020-07-30 01:14:09

神胤风云之刹那昙华曲 连载中

神胤风云之刹那昙华曲

来源:落初 作者:禅笔 分类:仙侠 主角:雨露阳光 人气:

火爆新书《神胤风云之刹那昙华曲》是禅笔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雨露阳光,书中主要讲述了:神胤大陆,生于华炎凤都丞相府的少女韩月昙,身世神秘,因母亲之故自小不受父亲待见,遭府中众人欺凌。拜师习武,不断突破,她只为逃离牢笼。紫瑞狐犹:如兰似月,清逸无匹。璃冰国人称妙计无双的玉衡君,当朝国师义子。洛熙泽:凰焰公子,华炎第一美男子,神胤最大商号“凰宇”的少当家,“无天门”少主。韩鸣舞:华炎“明珠”,华炎凤都第一美人,拥有皇室血统,其母为华炎国君姐姐,韩月昙长姐。世事难料,韩月昙竟意外进入紫麒皇宫......(本文是架空玄幻武侠型小说,框架较大,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不水不水不水重要的事说三遍!铺垫多,线路广,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研究一下各路角色的未来走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想去看看璃冰国紫麒皇城的“虹雪”,还有驹风国的神奇海市……然而,韩鸣舞脑海中突然响起母亲华炎国长公主的教诲:“鸣舞要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女孩子,这样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夫家也会永远疼爱鸣舞。只有无家可归的人才会在外面闯荡……”

“夫子,娘亲一直教导鸣舞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女子。”韩鸣舞最终说出违心的答案。

“嗯,不错。果然是大公主教导出来的女儿。韩淑芬……”听闻夫子点名,韩淑芬立刻答道:“夫子,我的想法和鸣舞姐姐相同,要成为像大娘一样令人尊敬的女子。”

“很好。”夫子最终将眼光落到韩月昙身上。

“韩月昙。”

此时的韩月昙,神色恍惚望着窗外,竟是没听到夫子提名。你说她在想什么?无非就是以后她和吴***前途罢了。酷暑炎,指尖却透着丝丝凉气。偌大丞相府,却如何也容不下她韩月昙。只因她的存在,无时不刻提醒着那位名义上的父亲此生最大耻辱!她不傻,儿时韩鼎天怕落人话柄,再加上有大娘护着,不能将她怎样。但,吴妈眼中日日积累的忧惧她又怎会不明白?

是的,她十四岁了。府里随便一个人只要在韩鼎天耳边吹吹风,就可以轻而易举把她嫁……不,是扫地出门。像她这样非正室所出的庶女,无名无份为他人妾侍,最好不过……

身子被人用手肘撞了下,惊得韩月昙一下子站了起来,只见韩淑芬怒目斥责:“韩月昙!夫子叫你呢,也不应声。真是没礼貌,哪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夫子……对不起,我走神了。”韩月昙难过地低下了头,夫子示意她说下去。

“我,我想成为像您一样知识渊博的夫子。”小脸蓦然抬起,眼神坚定得让在场众人不敢质疑。

“嗯?”诧异之后,“你可知道,其实教书非我本愿,入仕途争功名才是世道正途。不过这些,似乎都跟你一个女儿家没有关系呢。”夫子微微一笑,睿智的双眼竟闪过一摸魅惑的灵光。

韩月昙摇摇头,只听她低声喃喃:“只要有心,就一定可以。”一定可以的,带着吴妈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冷酷无情的牢笼。

只要有心吗?摆摆手,示意韩月昙坐下。

这世上有太多的有心人了,而你,乱世妖星,你的路更不是自己能掌控的。

此时另一房内,韩鼎天正与墨阳雪秘密交谈着。

“什么!你要把鸣舞嫁去驹风?”手中茶盏砰然落地,墨阳雪满目惊愕。

“这是你皇弟的意思。如今三国关系紧张,璃冰国又虎视眈眈,与驹风结盟是最好的选择。如若不是铭王陛下膝下无子女,这等好事还轮不到我们韩府。”见墨阳雪还未从打击中回神过来,韩鼎天又道:“再说,驹风的封子宵刚登基为王,鸣舞嫁过去那是一国之后,身份尊贵,也不亏待她啊。”

“你们男人家的事我管不得,但,真没有转换的余地了吗?我可以去找皇弟说情或者,找别人家的女儿顶替……”

“别傻了夫人!今日朝堂之上铭王已经当着文武百官宣布此事,难道你还指望能收回圣旨吗?”

“为何偏偏是鸣舞……我唯一的女儿啊,皇弟怎么忍心?”墨阳雪忍不住垂泪。

“放眼华炎国内,除了我韩鼎天和长公主的女儿,又有谁配得上封子宵?夫人,事已至此你就不要难过了。鸣舞长大了,终究是要离开我们的。再者,鸣舞嫁去驹风还是好的呢。陛下还有意送人去璃冰国。”

“璃冰国?传闻璃冰国国主残暴肆虐,又与我华炎多次争锋相对,这……”韩丞相笑而不语,墨阳雪长公主毕竟是妇道人家,不便与她多说。于是又嘱咐她许多事情……

是夜,寒星点点。韩府夜宴,如往常一般笙歌曼舞,觥筹交错。不察后山传出一缕幽微的笛声,清越渺渺,飞至九天。

一曲毕韩月昙正欲回房,只闻一声:“真好听!小月儿的笛子是吹的越来越好了。”

蓦然回首,只见来人一袭红衣从树上跃下,墨发不曾束起,随风飘扬好似天神降临。俊美张扬的面孔,眼波如水泛着说不尽的笑意风流。

韩月昙心想:这洛熙泽不愧为华炎国第一美男子,即使在黑夜里也如此光艳耀眼,倒担得起“凰焰公子”的美名。只是三更半夜,他怎又摸到了丞相府?怎么我躲到这也能碰着他?

洛熙泽盯着韩月昙,见她不答话便又走近几步,笑道:“怎么,看傻了?本公子长得是不错,可是也不至于啊,你又不是第一次见我……哎,别走。”

“小妮子,你可真开不起玩笑。”洛熙泽埋怨道,他可好久没来看她了。一回凤都他就往这赶了,想着看她。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倔,还是……那么让他喜欢。

“洛公子言重了。我怎敢拂华炎第一美男的面子?月昙只怕耽搁洛公子的时间,夜寒风露重,让那些等着公子的小姐姑娘们感染风寒就不好了。”

“哎呀,我都说了那晚是受你的笛音吸引,才会夜探丞相府。你一定要相信,偷香窃玉之事本公子从没做过。”

三年前的一晚,洛熙泽夜里路经丞相府,冥冥中听到韩月昙吹奏,大有知音之感。之后每晚都在墙外偷听,心想来日能与之相交。终有一日,洛熙泽下定决心,要夜探丞相府,找到吹笛之人。不料刚进韩府就误闯了韩鸣舞的园子,被侍卫当成采花贼,兜兜转转,竟躲到韩月昙的房里。两人由此相识。

“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洛熙泽拿出一管寒玉笛来,月下莹莹生辉,十分精致。“这次跟父亲去海市看望太后姐姐,太后姐姐把这给了我。”说是给未来弟妹,不过洛熙泽知道韩月昙性子,怕她不肯收下就不言明了。

韩月昙接过玉笛,细细抚摸。触手温润,如此好玉想来音色也是极好的。

虽是喜爱,仍道:“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下。”

“玉笛如良驹,若少了你这伯乐,再金贵也是无用。我留着这笛子是暴殄天物,好月儿,你就当是帮我,收下它吧。”

“可这是你姐姐给的……”

“不准拒绝,好好收着吧。”洛熙泽看着韩月昙拿着玉笛,愣愣的模样,可爱极了,伸手便抱。

“你做什么?”韩月昙一个闪身及时躲开,退到三米外,警惕地望着洛熙泽。

洛熙泽摸着鼻子尴尬道:“不做什么,就想看看你武功练得如何了。”

“如此,看招!”余音未落,只见韩月昙持自己的竹笛攻来,险险擦过洛熙泽面庞。她与洛熙泽皆会武功,时有机会便要切磋切磋,从来都是点到为止。然而今夜洛熙泽只觉韩月昙憋着一肚子心事,与自己切磋好像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不平,招招絮乱,又快又猛。洛熙泽并不想伤她,只能硬接着,闪避着。又与她拆解了几招,认输道:“好妹妹,我认输,别打了。”

“何不拿出真本事。赢了我,我就收下。”又一笛扫过,韩月昙未能尽兴,实要逼着洛熙泽与她过招。

“怪哉,输者得宝,闻所未闻。”洛熙泽无奈,好端端的,惹她作甚?明知韩月昙最见不得浪荡轻狂的模样了,懊恼着从衣袖间拿出一把金丝白羽扇。

韩月昙眼睛一亮,早听师傅说过:“别小瞧了洛熙泽,他可不是什么绣花枕头,祁连老怪只收了他一个徒弟,还把摇光扇给了他,此人若不是天赋异禀也是人中龙凤!”摇光扇是何方宝物?传闻此扇材质特殊,所用乃是中部魔殤黑水之金,北部紫麒异兽之羽,编制成扇,摧物于无形,所造之风冬暖夏凉。不仅如此,祁连老怪所创的“无天门”门下诸人,见此扇如见门主,无不听其号令。

洛熙泽仍是虚晃几下,不刻便近到韩月昙身侧,执一缕青丝轻嗅,每当韩月昙动武,这股异香愈浓。韩月昙微恼,这家伙怎如此不识好歹!一手肘过去,带着五分内力,洛熙泽只得用摇光扇一挡,内力竟化消得无影无踪。

韩月昙暗暗吃惊,竟没看出其中关窍,手腕反转,起手攻其左肋。洛熙泽作势又挡,孰知韩月昙只是虚张声势,见状竟作上挑之态。以笛作剑,正要递到洛熙泽喉间,“咔嚓”一声,竹笛已断,落到地上。

原是洛熙泽打开了摇光扇,所带之风竟生生折了韩月昙的竹笛!!!!!

“抱歉!摇光不轻易打开的,是我不好,不小心弄坏了你的笛子,小月儿你别生气,千万不要生我气。”瞧着韩月昙脸色微变,洛熙泽吓得语无伦次,这笛子是她的旧物了,此时弄坏不知道她要多伤心。

“无妨,本就是我技不如人。”手放开,半截笛子也落到了地上。到底是武艺不精,这次切磋,韩月昙气馁,可也意识到自己虽有进步,但是比起外面偌大的江湖,自己的武功仍不知是如何的井底之蛙,如此更要加快练功速度了。

洛熙泽捡起竹笛,见韩月昙郁郁的样子,以为她舍不得旧物,道:“给我点时间,我定当修好还你。这玉笛你收好,别让它蒙尘了。”有朝一日,我想听你吹奏,听你为我吹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