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在炮灰的边缘挣扎

更新时间:2020-06-29 04:16:43

在炮灰的边缘挣扎 连载中

在炮灰的边缘挣扎

来源:落初 作者:厌星术 分类:仙侠 主角:俞颜泽宁 人气:

火爆新书《在炮灰的边缘挣扎》是厌星术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俞颜泽宁,书中主要讲述了:丹田被毁后,俞愔从天之骄女变成了废物。众人皆以为她不过是修仙界万千炮灰中的一员,但在炮灰边缘挣扎的俞愔振臂高呼:我一定会回来的!后来...人是回来了,但依旧是个炮灰(大误)。再后来,大家发现...这是个很强的炮灰!阅读指南:成长型女主,正统修仙文,有cp,但感情只是调味剂,主剧情。———小剧场:天道的拍卖大会。天道:芥子空间是逆天法宝,有了它灵药永远不用愁,实为修炼旅行必备之良品!修士A:你个骗子!我被它困了一千多年,寿元都快没了,出来了你告诉我...这芥子空间是共享的?!天道:阴阳转生诀乃顶阶功法,玄妙无穷,修炼之后同阶修士中再无敌手!修士B:你个骗子!我俢完后男不男女不女,时不时还失个忆,道侣都跑没了!天道一本正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我的火参!”玉清峰的药田里传来一阵哀嚎。

昨夜下了一场暴雨,把药田冲得七零八落不说,这火属性的灵植更是倒了大霉,被水泡得奄奄一息。

而这哀嚎声便是来自药园杂役弟子刘项成,这片火参经过昨夜的暴雨后,伤亡惨重,门派任务眼看是完不成了,他的内心同这火参一样绝望。

“还好我负责的是水芙蓉,这雨倒是没什么影响。”隔壁药田的陈思思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褚师兄等着这火参炼丹呢,这下完了,火参被淹得半死不活,他非得扒了我一层皮出气不可。”刘项成喃喃自语道。

“你在火参旁边种点泥苔,过两天火参就能和以前一样啦。”

刘项成耳旁传来一道清悦的女声,侧身一看,一名身着昆仑白色道袍的少女盈盈而立,雾露沾衣,天姿灵秀,似清晨踏雾出山的姑射仙子。

陈思思见他痴痴地望着面前的少女气不打一处来,暗地踹了他一脚。

他晃过神来,赧然道:“这样做火参当真能活?”

“当真,泥苔吸水性极强,不出两日这些水就会被吸干,不过到时候你就得把它们除了,否则火参又要缺水而死。”少女说着便越过他去,走向药园的深处。

他的目光仍然追随着少女,直至她的身影消失不见。

“没见过女人啊。”陈思思不屑地唾道。

“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的。”刘项成也答得理直气壮,“要是能知道这位师妹的名字就好了。”

“你就别做梦了,你得叫她一声师叔。”

“不可能,她身上的灵气微弱,感觉像刚引气入体的新弟子。”

陈思思得意洋洋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位俞愔师叔前段时间丹田被人废了,现在与凡人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她好像还不肯放弃,总来药园寻褚师兄研究有没有恢复丹田的办法。”

刘项成有些唏嘘,那样好看的人,时运竟然这般不济。

“可惜了药园里那么多灵药,砸到她身上,也只砸出了那么一点灵气。照我说就别挣扎了,浪费资源,还不如回凡间做个富贵闲人舒服咧。”

与此同时,药园深处的一间炼丹房内,褚闲云饶有兴致望着正在翻看丹书的俞愔,她丹田虽然废了,但神识仍是筑基期的神识,这点距离根本逃不过她的神识。

陈思思与刘项成二人的对话自然是被他们听了个完整。

“人都说你浪费修仙资源了。”褚闲云逗弄道,狐狸一般的眼睛微微眯起。

俞愔头也不抬,继续翻着丹书:“那是我花灵石买的灵药与他人何干?”

“我是说真的,你就没想过回俗世吗?”褚闲云忽然正色道。

“回去做个富贵闲人,放弃仙途吗?”俞愔抬起头反问道,“最近有很多人劝我不要挣扎了,他们让我认命,让我离开昆仑回俗世当个富贵闲人,你也是这样想的吗?”

两人是多年的好友,如果褚闲云也这般想法,她会很失望。

褚闲云摇摇头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的目光太囿于昆仑了,既然要寻丹田修复之法,不如放眼整个九州。”

俞愔眼睛一亮:“昆仑寻不着,我便去他处寻。”

褚闲云含笑道:“正是此意,九州地大物博,处处机缘,借此机会出去也可暂避太易峰锋芒。”

听到太易峰三字俞愔也面色微黑,知道她修为全失后,太易峰的一位元婴长老竟然想着要她过去做侍妾。

她何等骄傲,自是不愿,师父也顶着压力请了师祖出面解决,这才打消了太易峰那位长老的念头。

只是有一就有二,若是类似事件不断发生,师父师祖又能帮她挡几次?若是对方靠山比师祖还要强呢?

俞愔甚至不敢深想,若是对方是南风真君那样的强者,师父是否又会对她说“对不起。”。

路终归是要自己走的,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不是她会做的事,褚闲云的话仿佛给她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

“你就别再嘲笑我了,我屡屡受这样貌所累,常静淑说这是天妒红颜,我都快信了。”俞愔无奈道。

“哈哈哈哈。”褚闲云朗声笑道,“不过皮相而已,是他们定力不足。”

“不过,此番你若是回到俗世,容貌遮掩一二为上。贪财好色乃人之根本,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定力非凡。”

“不不不,非褚师兄定力非凡,而是我姿色不足。”俞愔促狭道,“我若是长成万年火参的样子,褚师兄定然被我迷得神魂颠倒。”

褚闲云生平就一个爱好——鼓捣灵药。

若是拿株万年灵药放在他面前,保准他移不开眼。

“俞师妹不愧是我肚中蛔虫。”

二人又闲谈一番俞愔便回了洞府。

天和真人一出关就看见了门口等候的小徒弟。

“进来吧。”天和真人唤道。

俞愔推门而入,对着端坐在蒲团上的天和真人拱手行礼道:“师父。”

“愔儿何事寻我?”他的眼神有些闪躲,因着颜泽宁的事他现在有些不敢见这个小徒弟,一见着便觉得羞愧感直冲脑门。

俞愔神色郑重道:“师父,我想下山。”

天和真人面色一怔。

“不是回到俗世做个富贵闲人,而是去俗世历练。”俞愔瞧了瞧天和真人的神色,又继续道:“我想去昆仑的凡间据点,从外门弟子做起。”

天和真人沉吟片刻,道:“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想法,只是你真的愿意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吗?”

“我还有什么呢?”俞愔轻笑道,“不过是精英弟子一月一块中品灵石和一瓶培元丹的供奉,有何舍不得?”

“况且玉清峰众人对我身无修为却占着精英弟子的名额和供奉也颇有怨言,明年的门派任务我完不成照样保不住精英弟子的玉牌。”

“常言道不破不立,我不如舍了这些,去寻觅新机缘。”

金丹以下门派会根据弟子的修为分配任务,这种强制任务是必须完成的,没在规定期限内完成,那么所有的供奉都将被取消。

以她如今实力完成练气期的任务都难,何况是筑基期精英弟子的任务。

驻扎凡间据点也是完成任务的一种形式。

这一番话不禁让他又高看了俞愔一眼,不放弃、不留恋、不妥协,他这个小徒弟心境通达,行事有度,当真是天生俢道的材料。

“如此甚好,你准备何时启程?”天和真人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她这个徒弟只是去下山历练一番,到了时间就会回来。

只是这一去,怕是永别,修道百年他未有听说丹田破碎之后修复成功的。

“待我与大师兄拜别后,收拾一下洞府,明早就启程。”

天和真人默然不语从袖中取出了一个储物袋递给俞愔。

“这里面有增寿丹和十块上品灵石,另有一套攻守皆宜的五阶阵法。”

南风真君送来的东西她一样没取,全部献给了师父与师祖,没想到师父又将增寿丹给了她。

五阶阵法能与结丹初期抗衡,最主要的是阵法只需要灵石和阵盘催动,神识操控即可,是最适合她不过了,师父是真心有在为自己考虑。

她不是没有怨过师父师祖为了利益没有坚定地支持她,可她又清楚地明白这是正常人权衡利弊下都会做的选择,她思维上理解,但感情上却不能谅解。

她直接把南风真君所赠之物悉数交与师父,也存着还清师徒恩情的意思。

虽然师徒二人都心知肚明经历过那件事后,心中必有芥蒂,回到当初那般是不可能了,但是天和真人此番举动,却还是让她几欲落泪。

师父待她还是有几分真心的,十几年的感情不可能说没就没。

她跪下磕了一个头,忍住盈眶的泪水哽咽道:“此番离去不知何时才能再归昆仑,愿师父仙途坦荡,仙寿恒永,弟子俞愔就此拜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