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器

更新时间:2019-07-04 17:03:54

仙器 已完结

仙器

来源:落初 作者:司马爱郭嘉 分类:仙侠 主角:林佳秀林父 人气:

新书《仙器》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司马爱郭嘉,主角林佳秀林父,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做人呢,有啥追求,财源滚滚,美男如林?  那修仙之后呢,又有啥追求,法宝如云,天下俯首?  嘘……其实咱不过是个手艺人,就是会炼些仙器,神器而已,小声点,一般人咱不告诉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爹!”林佳秀赶紧跑几步,站到林父面前,对着那人握紧拳头,满是敌意地说,“你是谁,想做什么,这边都有衙役巡街的,我们一叫,他们就会过来的,不想被抓进大牢的话,赶紧走开!”

那人也不说话,突然伸手扣住林佳秀手腕,只觉得一阵阴凉气息冲过来,林佳秀刚想叫,那人却已经是松开手,笑着说:“林道友生了个好女儿,天资很是不错。”

林佳秀听得这话,不由吃惊地张了张眼,回头望了望林父,又是仔细往那人身上看去,这时候林佳秀才是发现这人似乎与旁人有些不同,鹤顶冠,青丝袍,腰间别着一把银柄拂尘,别有一种仙风道骨,脱尘出凡的清高气质,偏又是让林佳秀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那双丹凤眼轻轻一扫,仿佛就有千钧重一般,压在林佳秀身上,胸口一阵发闷,几乎都要喘不上来气。

林父见状往前走上一步,将林佳秀护在身后,不悦地说:“常道长,我都已经是俗世凡人,再不会参与仙家纷争,你所说之事恕我无能为力,我们父女还有事忙,就此别过。”

林父说完这话,拉着林佳秀转身就走,那常姓道士却是不肯放过,脚一动又是拦了上来,笑嘻嘻地说:“林道友何必拒人千里呢,这事若是成了,你我都是有莫大好处,况且我看你女儿也是学了你的道法吧,我看林道友道心未灭呢,何来归隐一说?”

话说间,常道士总是刻意散发地威压,虽然有林父挡在前面,但那常道士却是专门针对着林佳秀所发,林佳秀强忍了一会,很快就是觉得五脏六腑都像是浸到水底一般,一点气都是呼不进来,立刻脸色发白,摇摇欲坠。

这恶意的举动,直把林父气得脸色发白,厉声说:“常之弘,你别欺人太甚!”

见林父发怒,常道士立刻收了威压,说:“不过开个小玩笑,林道友何必太认真?”

不过喊这么一声,林父禁不住又是撕心裂肺地剧烈咳嗽起来,那常之弘大约也是没料到这情况,不由皱了皱眉头问:“林道友怎么到了如此地步?”

林父苦笑说:“看我这个样子,常道长该是明白,不是在下不肯帮忙,实在是有心无力,告辞了。”

说完不等那常之弘回话,就是带了林佳秀走开,这一回常之弘倒也是没追上来,林佳秀也渐渐觉得呼吸顺畅起来,好受许多。

走了好一会,等完全看不到那常道士,林父忽然停了下来,对林佳秀问:“秀儿,你赶紧去买干粮,越多越好,带不动就是放在这里,只是要悄悄地别让人看见。”

话说着,林父就是从怀里面掏了一个顺袋出来,很简单的样子,拿在手里隐约有种气息流动,感觉异样的奇怪,不由抬头疑惑地向林父望去。

林父简短地说:“这是乾坤袋,你将灵气转到手里就能打开,里面能装不少东西。”

看林父的脸色,林佳秀就是知道事情有些不同寻常,也不及多问,听话地去寻了个烧饼铺子,买了许多烧饼,又是买了两个水囊,花十文钱把水囊装满,一并放进了乾坤袋里面,最后一点钱买了一把止咳的梨子干,预备给林父路上吃。

匆匆地回了来,林父正坐在石墩上沉思,不时在伸手在桌面上划几下,似乎是在推算阵法。

经过这一个事情,谁也是没了逛街的心思,林父几乎是立刻带了林佳秀离开,一到人少的地方,林父的步子就是渐渐地大了起来,越走越是快,林佳秀就算是用尽了力气都是快跟不上,而且这方向似乎也有些不对,慢慢地偏离开,根本不是回家的那条道,悄悄抬眼看下林父的脸色,一脸的专注与凝重。

林佳秀还从来没见过来林父露出如此沉重的样子,不由有些心惊,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光是闷头赶路,愈发地觉得心头发闷,似乎要有什么不好事情发生一般。

半天,林佳秀终于还是禁不住这样的气氛,小心地叫了一声,说:“爹,这好像不是回家的路,我们走错了么?”

听得林佳秀说话,林父才是猛然回过神,抱她起来走,咳了两声,低声说:“秀儿乖,我们暂时回不了家,爹带你出去游玩好不,秀儿喜欢京都,边城?”

林佳秀毕竟不是真正的小孩,听林父这么一说,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明白了,林父这是怕那常之弘,要带林佳秀逃亡,林佳秀犹豫着说:“那道士不是没有追过来么……连家都是不能回么,我们身上已经没有钱了,以后要怎么生活呢?”

林父愧疚地按着林佳秀头顶,说:“秀儿,你不知道,爹以前认得那常之弘,这人心胸狭窄,手段狠辣,他来这边寻宝,无意中被他撞见了我,邀我不成,就会疑我走漏风声,肯定会来杀我灭口,若是以前自是不怕他……现在也只得暂避锋芒了。”

这些年来,林父病重,一向少有出门,林佳秀虽然也没当他是普通人,但等真跑动起来,林佳秀才是知道什么叫真人不露相,比她全力跑的时候要快上三四倍不止,路边的景色嗦嗦地往后退,几乎都快是连成一线,看不清楚了。

林佳秀还怕林父劳累,想说放她下来自己走,看着这样的情况只能是闭了嘴,乖乖地趴在林父肩头往后望去。

一刻不停地跑到天微黑,林父才是渐渐慢了下来,浑身冷汗,气喘不止,林佳秀赶紧跳下来,拉着林父袖子说:“爹,我们先歇会吧,天晚了,再跑就不安全了。”

林父也是实在跑不动了,只得点头应是。

林佳秀扶着林父往空地里坐下,一面回头四处看,跑了这么许久,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光是看着这些茂密的山林,才是知道应该还在这边山脉里面,林佳秀从来没进来这么深处地方,又不敢离太远,半天才是找了一株大树,底下有条不知道怎么出来的裂缝,刚好能让他们父女坐着休憩一会。

因为怕被人发现踪影,林佳秀也不敢生火,又是怕着什么野兽过来,特地拿了竹签阵旗布了一个迷踪阵,林父也是拿了一把过去,一面布了一个小四象阵,一面说:“爹教的那些阵法,秀儿可是都记住了?”

林佳秀仔细回忆了下,回答说:“记是记住了,不过有大半都是布不出来,老是失败。”

林父摸着她头顶说:“没事,只是你修为未到,理解不够,你爹也就只有这么一点能教你的东西了,要是能再给我点时间……”

话说到这里,林父很有些悲苦神色,不由让林佳秀觉得有些不安,赶紧拿了干粮水出来,递给林父,一面安慰说:“我们都已经逃出了这么远,那人一定追不上了。爹先吃饭吧,跑了这么一路,您又咳嗽地厉害,等下再吃点梨子干,早知道就是先去抓些药回来了。”

一下跑了这么许多路程,林父的身体就是承受不住,睡到后半夜就是开始发烧,时醒时睡,不住地说着呓语,仔细听了,一直在叫着嫣儿,嫣儿的,林佳秀没有办法,只能是拿了手巾,不住地蘸上冷水给他敷在额头,一直到天朦胧亮的时候,林父才是睁开眼,艰难地蠕动着嘴唇,让林佳秀从乾坤袋里面拣了颗药丸,香下去,这才是沉沉地睡熟了,慢慢地退了烧。

林佳秀总算是能松口气,顿时觉得疲惫异常,靠着树干昏昏地睡了一会,很快就是清醒过来,伸手摸水囊的时候,才发现经过昨晚一阵,所有的水都已经是喝光用尽了。

人总是不能不吃饭,不喝水的,无论是继续逃跑还是躲在这里养病,都是离不了水,林佳秀犹豫了半天,终于是拿起了水囊出来寻找水源。

走一段路,找了一颗古树,小心地爬高看了看,极目所见一片苍绿浓郁的树海,依着山脉绵延的方向来判断,大约是进了村子南面的林子,只不过实在是离得太远,林佳秀也不知道究竟是到了哪里,怎么看都是找不到村子所在。

再仔细看了看,林佳秀很快就是发现了水源,离这边不远处就是有个溪流冲刷出来的小水潭,附近还有几只小鹿在低头喝水,想来应该是没什么危险。

林佳秀刚是爬下树,忽然听到呜呜的几声叫唤,低头看的时候,才是发现,她腰上还挂着装了小白猫的笼子,是昨天卖剩下来的,后来发生许多事情,林佳秀也是完全忘了还有这只小猫的存在,居然把它一起带了这边来,这会它想必是饿极了,所以才是这么叫唤起来。

林佳秀拿了笼子下来,放那只小猫出来,随手扳了一小块烧饼给它,说:“算了,反正也是卖不出去,就是放了你吧,自己去吧,以后别再被我抓住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