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农女修仙外传

更新时间:2020-03-23 21:27:25

农女修仙外传 连载中

农女修仙外传

来源:落初 作者:南枝有柿 分类:仙侠 主角:红姨夏远帆 人气:

《农女修仙外传》是南枝有柿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农女修仙外传》精彩章节节选:农家少女夏拒寒,父母惨死。千辛万苦拜了师父,却被托付给不靠谱的小师叔;以为成了天下第一修仙大派的弟子,其实只是后备队员;理论考试结束,又来实战考核……这就觉得苦啦?更苦的还在后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师徒三人继续游历各地斩妖除魔,沿途碰到过几只妖怪,师父每次都叫她躲得远远的。不过那几个小妖道行浅薄,几乎都是一击击毙,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功夫。

有时候是童守出马,看得出童守的功夫也十分不错,尽得师父真传,一招一式都威力惊人,看得她大开眼界,口水直流,她要是能像师兄一样厉害,也就心满意足了。

这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她跟着师父、师兄四处奔波,根本没有时间学习道法,但是日子却也过得十分充实。

虽然失去了爹娘,但是在与师父、师兄相处的过程中,她已经渐渐地走出了阴霾,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了。

师父把她当自己的女儿,宠着她;师兄大不了她几岁,虽然喜欢跟她打打闹闹,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惯着她的,有什么好吃的也会先让她吃。她有时候会想,要是日子能够一直这样过下去也挺好的。

这一天,练星白从一自从西边逃过来的村民口中听说,西边的丛山峻岭里出现了一个妖怪,十分厉害,杀了不少村民……他旋即决定和童守一起去西边的山区走一趟。在出发之前,把拒寒叫到了面前。

“拒寒,你知道我和你师兄马上就要动身去西部了吧?”

拒寒没心没肺地点点头,“我知道呀”。

“西边是山区,山高路险,妖怪也是十分厉害。此去凶险,你既没有内力,也不会道法,更不会御剑。所以为师仔细考虑了一下,准备把你托付给我的师弟,也就是你的师叔,让他替我教导你一段时间,你觉得怎么样?”

拒寒虽然不愿意离开师父和师兄,但是暗自思忖了一下,又觉得师父说得没错。自己硬要跟着他们去,到时候他们要一边抓妖,一边照顾自己,岂不是分身无暇。自己不仅不能帮到他们,反而会成为他们的累赘。

这样想着,只好点点头答应了。不过她真的不想跟师父和师兄分开,这一段时间的相处,让拒寒对他们产生了深深的依恋,师父外冷内热,话不多,但是总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给予她指点,师兄更是细心体贴,对她呵护有加……她真有些舍不得。

“那好,我已经千里传音给你师叔了,想必他已经快到了。”

拒寒顿时满脸黑线,师父,你这不是要跟我商量的节奏呀!

才这样说着,就听见一个充满戏谑的声音从门外飘进来,很有些玩世不恭的味道。

“师兄,我可爱的小师侄在哪儿呀?”

这声音一点都不沉稳,带着孩子似的幼稚和顽皮,跟师父完全是两个极端。

她听师兄提过,师父其实有四十多岁接近五十岁了,真看不出来。那么师叔年纪应该也不小了,估计得接近四十岁吧,怎么还用这种不符合年纪的声音说话?

她马上想到一个大约四十岁的胡子大叔咧着嘴对着她傻笑,用娃娃音对她讲话的画面。吓得她鸡皮疙瘩掉一地,这不是傻蛋么?这个师叔确定靠谱吗?

他们正坐在一家酒家靠里的桌子旁,不知道为什么,外面万里无云,阳光明媚,可是屋子里却显得有些阴暗,可能是采光不好吧。

她睁大了眼盯着声音的来源——酒家的大门口,想看清楚傻蛋长什么样,不,应该是师叔长什么傻样。

这样想着,就看见一个人从耀眼的阳光里走进来,阳光给他的轮廓洒下了一圈光晕,就像连阳光也不忍心他离开自己的怀抱,非要残留一点余温在他身上。

他一身白衣胜雪,步履轻盈地向他们走来。他的脸本来隐匿在黑暗里,让人怎么都看不清晰。等他走近了,拒寒才得以一窥庐山真面目,恍然惊觉他的温容玉貌。

与拒寒的猜想大相径庭的是,他真的很年轻,不过才十几二十岁光景。五官清逸,有超凡脱俗之姿,如美玉一样光彩夺目,从他的眉眼从中仿佛可以览尽山岳之壮美,河川之秀丽,让她想到了自己脖子上的玉佩。

师父和师兄已经算是非凡之貌,他却有过之而无不及,真是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让拒寒忍不住在心里感叹,真是个俊秀的少年呀!随便看上一眼,都觉得清风拂面,解暑忘忧。

更何况他的脸上还带着无邪的笑,无邪中又透着一丝不可察觉的戏谑。真是活灵活现的一幅画,把拒寒都看呆了。

坐在拒寒对面的童守,看到拒寒仿佛看见神仙下凡的模样,好像有点生气。

“你犯花痴呢,发什么呆?”

两人相当熟稔了,打打闹闹,吵架拌嘴,都已经习以为常。拒寒微微有些囧,撇撇嘴,不愿意再理师兄,也不好意思去看师叔。

谁知道这个小师叔自来熟地把一张绝世容颜贴近她的脸,用自己好容易适应了黑暗的眼睛,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一番。

“这个小姑娘就是我的小师侄吗?长得真是太可爱了,这么水灵灵、亮晶晶的眼睛,看得我心都要融化了。”他要是能不说话就好了,拒寒心里想着。

“师兄,你当时千里传音给我的时候,跟我说收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当徒弟,我还不信,可爱的小姑娘怎么会愿意拜你这个糟老头为师呢?”

他又转向拒寒:“他是不是威逼利诱你了,不要怕,告诉师叔!”

他并不等拒寒回答,继续喋喋不休地说着,“要拜也肯定是要拜我为师呀!为什么,为什么,我为什么都收不到一个萌萌哒的小姑娘做我的徒弟?我为什么那么不走运,难道是天妒红颜吗?我再也不要跟两个臭烘烘的大男人住在同一屋檐下,不要啊!!!”

他一会儿愤而拍桌,一会儿又仰天长啸,一会儿低头垂泪,一会儿又伏案痛哭,看得拒寒一愣一愣地。

拒寒转头看看师父和师兄,两个人竟然无比地淡定,看来已经对这种可怕的情景麻木了。任凭师叔充斥着激烈的情绪变化的独角戏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地向他们扑来。拒寒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佩服两人的定力。

这个师叔真的靠谱吗?拒寒脑海中的问号越来越大了。

该是临别的时候了,师叔再三跟师父保证会好好照顾拒寒——自己的小师侄。还对拒寒眨巴眨巴眼睛说:“小师侄,放心吧,我会代替你师父好好教导你的。”

拒寒觉得他的微笑不怀好意,让她从脚底生出凉意。为什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呢?

拒寒跟师父和师兄依依惜别,也看出了师父师兄脸上的不舍,她三步一回头,可惜马上就看不见那两个熟悉的身影了,因为师叔正载着他御剑,飞上了高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