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芽

更新时间:2020-02-11 00:30:22

仙芽 连载中

仙芽

来源:落初 作者:玥水空明 分类:仙侠 主角:小姐吴 人气:

《仙芽》由网络作家玥水空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小姐吴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修真大道崎岖难行,争斗惨烈更甚人间,你要想好。”“和世俗一样有坏人吗?”阮芽问道。“有,更阴险狡诈几倍。”“那有好人吗?”阮芽又问。“也有,更善良耿直几倍。”“可有死人?”“有,比凡俗更多数倍,每逢机缘,宛若天落尸雨。”“可有活人?”“也有,一往无前者,当活矣。”“如此,我愿。”“如此,甚好。”(以上正经文案,以下简练总结→本文1V1,双洁,慢热,修真正剧与甜暖感情齐飞~每天4000+~总结完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到此地步,软芽反而彻底冷静了下来,心中无悲无喜,只是深深的看了江昭雪和吴奶妈一眼,以她的聪慧又怎会不知是谁想害她于死地。

“怎么?干下了这等害主行径,还有脸不上前跪下?”郑氏衣袖一挥,茶盏顿时摔出,碎在软芽脚下。

“软芽,你快向母亲赔罪吧,这番小姐我怕是也救不了你了……你说你,怎能一时失念,犯下如此大错呢?”江昭雪在郑氏向软芽摔出茶盏的时候猛然上前一步,而后又默默退下,黯然垂泪。

软芽沉默,没有任何反应,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心里有多难受。

软芽本名为阮芽,‘阮琴斜挂香罗绶’的阮,‘眉点萱芽嫩’的芽。

身世乃是一个商户人家的幼女,因为家中买卖作赔,受钱财掣肘,故而将她卖了出去。经过人伢子几番周转,才到了这侯府稳定下来。

她打小跟在八小姐江昭雪的身边,江昭雪待她不薄,虽是丫鬟但大家小姐该学的该会的她跟在江昭雪身边也都被允学得。

但是越长大,便越谨慎,也越知道人要懂得分寸。即使二人从小一起长大,在外人看来情同姐妹,可主仆终究还是主仆,不能得寸进尺、狂妄自大,人要对自己的位置心中有数。

现在这个场景,让软芽心中五味杂陈。

她也见过府里的其他小姐犯错,把自己的贴身丫鬟推出去当替罪羊受过;也见过江昭雪的嫡亲妹妹江昭芸平日里和自己的贴身丫鬟百般情深,可最后为了得到当朝小王爷的青睐,小王爷还未张口她就迫不及待的设计把贴身丫鬟推进了虎狼窝去当一个为人所不齿的外室,让她的贴身丫鬟当做“间谍”,窥着小王爷的行踪,为她传信。

只是没想到,同样性质的事情,终是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她这么多年尽心尽力、谨小慎微,挖出一颗真心诚心诚意的陪伴侍候江昭雪,却还是逃脱不了这个命运吗?

软芽眨眨眼,乌黑的眼仿若黎明时寂静的湖泊,忽地笼上一层薄雾,又被睫毛带起来的风飞快的吹走,消失不见。

“夫人,”软芽字字艰涩,上前屈身行了表示尊敬之意的半礼,“软芽从未害主。”

“软芽,我自认侯府待你不薄。雪儿自小更是把你当作亲姐妹看待,在我眼里你也是个招人疼知分寸的。却没想到,日久天长人心易改啊,到如今,你竟还成了个知错不改有罪不认的东西。也罢,抓人抓脏,就让你心服口服,也算是我侯府对你最后的交代了。”郑氏目光冷冷,知女莫若母,以江昭雪从头到尾的行事姿态,她未必不知道其中女儿插了点手脚,可那又能怎么样呢?在这王府后院,她说谁是小人谁就是小人,她说谁有罪,谁便有罪。

“墨雨。”郑氏淡淡看了眼自己的大丫鬟。

“夫人放心,奴婢在吴奶妈开口之际就已经派人将下人房挨个搜查一遍了,没罪的绝不会冤枉,手脚不干净的也绝藏不住。”墨雨听弦音而知雅意,郑氏一个眼神,她就知道该怎么做、怎么回应。

“那这么长的时间,可搜查出什么来了吗?”郑氏端起三才杯,慢条斯理的用茶盖轻刮了一下。

“回禀夫人,咱们侯府里的下人手脚都干净的很,就是八小姐的院子里不小心混进去了一只老鼠,藏了不少的好东西。”墨雨朝后做了个手势,立马就有一个小厮将一个包裹交给了墨雨。

“夫人请看。”墨雨将包裹打开。

“给我看什么,摆中间,让大家都看看,看看可是我们侯府冤枉了这只鼠儿不成。”郑氏垂眸扫了一眼,顿时冷笑开口。

“是,诸位请看。”墨雨上前几步,把包裹放在了地上,里面的东西在阳光下莹光闪烁,一眼就叫人看了个清楚。

“啊,那是母亲与我一同为哥哥求来的平安扣。”江昭雪轻呼一声。

“好多的金叶子,银叶子啊。”江昭芸年纪小,很是活泼,胆子也大的很,凑到墨雨身旁,翻了翻里面的东西,“咦,不止有平安扣呢,姐姐快看,这不是你上个月丢失的红宝石面饰吗?”

说着,江昭芸捡起了拇指肚大小的红宝石面饰,太阳光一晃,甚是光彩。

“果然不出在下所料。”刘汶笑眯眯的摇了摇扇子,以他们修士的眼力,早已经把里面的东西看了个纤毫毕露。

“小丫鬟,你还不快快向你家小姐认个错?”李荇眉头一皱,连忙开口。刘汶这家伙一肚子的坏水,他一开口准没好事,她和师姐可还想暗中保下这个小丫鬟做个助力呢。

“哎,李师妹,这可不是认个错就能解决的问题啊。”刘汶笑吟吟的合起扇子,扇尖一指江兆元抹了百花膏后还有些泛红的手臂,“亏了我师兄如今已是纳灵境七层的修为,若是刚修炼那会儿还在纳灵镜前三层的话,这事情可就严重了。”

刘汶说着,郑氏的目光渐渐变得冷漠起来,她的儿小时候可不是因为这花粉险些丧命吗?若不是有机缘踏入仙途,这次岂不是……不可饶恕!一定不能松松放过,否则以后别的下人犯了错简单道个歉认了错就轻轻放过了,那以后岂不是都要骑到他们主子家的头上来了?

“诸位贵客,此事已经有了头尾,这人赃也并获了。若是我在此重重抬起轻轻落下,我广平侯府的颜面何在?我儿的委屈何诉?我女的清誉怎洗?”郑氏微微提高了声调,步摇轻摆,“我不仅是广平侯府的主母,更是我孩子们的母亲,希望诸位可以理解我的一片拳拳爱子之心。”

李荇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被身后的周荷雅一把拽住。

‘师姐?’李荇蹙眉传音。

‘这侯府夫人能撕破脸皮把话说到这个地步,那就代表没有任何回转余地了。我们修士虽然不畏凡间势力,但你别忘了,你若一开口得罪了郑氏,就相当于得罪了江兆元。为了一个还不确定有没有灵根的棋子和江兆元敌对,不值得。’周荷雅淡淡解释道。

李荇看了看周荷雅,又看了看被卷在无端浪潮里的软芽,最后还是默默的退了回去。

小家伙啊小家伙,非是我不想帮你,只是被这些无形条条框框束缚所迫,我也是……有心无力。

郑氏见众人无人反驳,总算是舒心了不少,“来人,给我将这个害主的恶毒东西拖下去乱棍打死。”

“是。”

“且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