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浣纱剑

更新时间:2019-10-16 18:24:52

浣纱剑 已完结

浣纱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阿鲍 分类:仙侠 主角:九叔别鹤 人气:

火爆新书《浣纱剑》是阿鲍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九叔别鹤,书中主要讲述了:雪山下的积雪还没有融化,但是我却已缓步走在了那初出嫩芽的青绿上,缓步行走在整个江湖之上,在那最高的山巅,持剑而立,等待着你的归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玄武客气之曰道:“一定,那是一定。”随后便又问一叶知秋,“不知小兄弟是否吃好喝好?”

沈九天接着曰道:“汝等为他又赠马又买衣服之,他肯定好了,就算是几天不吃亦不会感到饿之。”沈九天之声音似乎有些拉长。

一叶知秋瞥了一眼沈九天曰道:“吾不跟汝贫嘴,能见到九叔倒是开心事儿。”他又冲青龙道,“青龙大哥,玄武大哥,吾等日后后会有期。”

青龙道:“行,后会有期。”

一叶知秋道:“待吾之寻龙刀法练熟之日,希望二位大哥能够多多赐教,给小弟指点一二。"

青龙一惊:“兄弟,汝学之是寻龙刀法,可是此刀法在几十年前就早已失传了啊?”

一叶知秋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向青龙深施一礼,和沈九天上了马便离开了。

到了阜宁城已经是离开青龙等人第三个晚上了。沈九天领着一叶知秋来到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分别要了两间客房,各睡各之。

漱洗完毕一叶知秋便先睡了,连续三天之赶路已经得一叶知秋疲惫不堪,不久,一叶知秋便呼呼之睡着了。

半夜时分,一叶知秋突然听到有什么动静,迅速之翻身起chuang只见有一人正在拿着火折子在点灯。一叶知秋一看是九叔:“九叔,您为何来了?吾正要去找您呢。”

九叔道:“看汝睡之太死了,是不是连日赶路很累?”

一叶知秋道:“九叔,您先坐着吾给您沏壶茶,您吃饭了没有?”

九叔道:“知秋,汝什么都不用做,等天明后汝告知沈九天,他交给吾之事情吾已经替他办完了,花无非之头被吾悬在城隍庙之桅杆上面,而尸体就在客栈之门前。”

一叶知秋问道:“九叔,花无非何人,汝为什么要杀他?”

九叔答道:“花无非叫田光伯,是杀害沈九天朋友一家之caihua大盗,为人心狠手辣。吾还是通过张鹿泉之朋友才找到他之行踪,就在此厮作案时,吾才将他杀掉。此种人活在世上便是一个祸害,死不足惜。”

一叶知秋点点头曰道:“九叔,吾明白了,此是汝和沈九天之交易。”

九叔顿时有点不高兴之曰道:“混账,什么交易,曰什么呢,九叔怎会拿汝去做交易?只不过是吾得他把汝带到关外去之。”

一叶知秋道:“好吧,天明时吾就把汝交代给吾曰之告知他便是了。”

九叔此时从腰带里掏出一张银票递给一叶知秋曰道:“此地是两百两之银票,汝拿着留作盘缠路上用吧。别忘了,即使吾不在汝身边吾亦知道汝在路上所干之事,对沈九天前辈要尊重一些,不要没大没小,毕竟他还是汝前辈?好了,时候不早了吾亦得走了。”九叔走时又转过脸多看了一叶知秋几眼,然后才消失在夜幕之中。

早晨天刚放明,一叶知秋便敲开了沈九天之房门,见沈九天一宿没睡,在等消息,便道:“汝交代之事情,九叔已经替汝办好了,那caihua贼之尸体在客栈之大门口,头被悬挂在城隍庙之桅杆上,看看去!”

沈九天顿时曰道:“走,看看去。”不等一叶知秋进门,便扯着他往楼下跑。

客栈之大门外笼了一群人,此时已是人声鼎沸,几乎所有之商铺都已经摆放了出来,人来人往之。沈九天拨开围观之人群一看是一具无头之男子之尸体,并且还少了一只左手。只凭一具无头尸体亦不能判断词尸体之真正身份?

只见县衙之仵作粗略之检查了一遍地上之无头尸:“大人,看来是昨天晚上被杀之,死者搏斗时手上没有任何之兵器,看来是赤手空拳与凶手搏斗之。左手被砍断了一只,胸口有多处之明显伤痕,此地并不是最终之案发现场,尸体是从案发现场移过来之。至于最终之案发现场估计是很难找了。”

“把客栈之店掌柜叫出来!”差官向左右吩咐道。

年近五十之客栈店掌柜在两名衙役之率领下曰道:“官差大人,不知有何吩咐?”

官差大人问道:“可曾知道此具无头尸体是何时放在汝家客栈之?”

客栈店掌柜结结巴巴道:“知,知道,是夜,半夜用马,马车运来之。”

官差大人追问道:“他们人呢?”

客栈店掌柜道:“人,人走了。”

官差大人又问道:“人汝认识吗?”

客栈店掌柜道:“走之不认识,剩下之认,.认识。”他一指一叶知秋,“他,他就,便是其中之一。”

拿锁链之想上前锁一叶知秋,店掌柜又曰话了:“别误会,等,等搞明白了,再抓,抓人,亦不迟。”

沈九天问道:“何人能证明吾等杀人了?听风便是雨。”

官差大人道:“有两名疑犯了,还是否有?”

此时,店小二跑出来,到一叶知秋跟前:“爷,早膳妥善好了,请吧!!”貌似此地根本没发生命案,店小二连瞅都没瞅一眼。

官差大人道:“慢,没搜查清楚不能去吃饭。”

店小二道:“那就请爷上楼搜查吧,看看是否有证据。”

官差大人道:“去一个人看看去,看他俩是何方神圣。”

客栈店掌柜道:“看看,对之,免得,兔得捉虎容易放虎难。”

店小二眼尖,扬手一指道:“王士官来了,此回可热闹了。”王士官穿着一身铠甲,一对双锏,胯下一匹红褐色马,一付秦叔宝之打扮,后边跟着十几个士兵。店小二迎上前去,深施一礼道:“欢迎王大人大驾光临。”

王士官在马上了问道:“他娘之,为何个事儿,官差大人把经过曰一遍。"王士官看了一眼沈九天,又看了一眼一叶知秋。问沈九天:“啥名字?”

沈九天道:“齐鲁之地泰安沈九天。”

王士官道:“俺是济宁之,还是齐鲁之地老乡啊,此厮没头没脑之何人?”

一叶知秋道:“是caihua盗花无非田光伯,头在天地廟之旗杆上。”

上楼巡查之捕快慌慌张张地跑了归来,到官差大人跟前附耳嘀咕了几句,官差大人之脸色顿时变了变了颜色,走到沈九天面前结结巴巴地曰道:“小之有眼不识泰山,望上峰多多包函。”王士官曰道:“俺齐鲁之地上有孔老爷子,中有秦大将军,下有吾王士官,哪个不是英雄之人,为何会出杀人犯?吾等杀之都是他娘之寻花盗柳之王八蛋。”

沈九天道:“劳请大人派人把此无头屍身找个地方给埋了,多谢了。”

王士官告知那些捕快:“他爷之,把他埋了。”

一个捕快问道:“埋在何处?”

王士官骂道:“埋在野外,不埋野外还他娘之埋在汝等家里面!”

店小二拖来一扇破门板,又找来一领破苇蓆子,曰道:“此都便宜他了。”

沈九天道:“那个头在天地庙旗杆上,示众三天后埋在另一处,得他死后不得超生。”

王士官“呸”了一口:“不能得他娘之超生害人。”

捕快们抬着无头屍走了,王士官还是不依不饶,骂骂咧咧地走了。一叶知秋和沈九天隨着店小二去饭堂,饭菜己经热过一回了曰不上滋味,此时之饭菜只是饱肚子而已。

店小二走进来,曰道:“二位客官,不好意思,得汝等吃了回勺菜。”

沈九天道:“没事,没事儿,遇上事儿能吃顿饱饭亦不错了。算账吧。”

店小二笑了,曰道:“算什么账,早都有人付过了。”

一叶知秋问道:“何人付之?勿必请小二哥告知。”

店小二摇摇:“不知道,店掌柜此么吩咐之,不好意思。”

一叶知秋起身去找店掌柜,那位店掌柜正嘟嘟哝哝地骂言:“该死之老四,来一回祸害吾一把,白吃白喝不曰,还给吾添乱。”

店小二上前道:“店掌柜,他们要付钱。”

店掌柜怒气冲冲地曰道:“付什么钱,不给老四钱吾就算念经拜佛了。”一叶知秋发现他不结巴了,心里有谱了。

一叶知秋上前问道:“您老是明叔吧?”

店掌柜抬头一看是一叶知秋,笑了笑道:“明叔,得汝等晚辈见笑了,吾等哥们是狗皮袜子没反正。要走啊,把牛头肉给他们带上。”

店小二拿过油纸包,外加一葫芦酒道:“店掌柜早知道汝等要来,昨天现烀了一个牛头,带上吧,一点小意思。”

一叶知秋接过东西,问道:“明叔,汝等老哥七个究竟为何回事,越整吾越糊涂?”

明叔道:“吾等七人是关外七英镖局之拜把兄弟,宋虎、婴宁、柳上风、九叔、韩凤、李奎,余下之便是吾明叔了,此回明白了吧。”他见一叶知秋一直盯着那店小二,便继续曰道,“此是原来镖局里之趟子手,只打宋虎、婴宁、柳上风相继过世,镖局亦就散伙了,吾带着他们在此开个客栈,生意亦还不错。”

一叶知秋道:“方才那一切都是汝老演绎出来之?”

明叔苦笑道:“没办法,早晨一开门就知道此个老四又给吾按排工作了,他总是怕吾闷之慌。本来吾想吾爷们陪沈九天喝两盅,结果全都给他给搅合了。”

一叶知秋问道:“明叔认识沈九天?”

明叔道:“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何人人不识君。堂堂之沈九天连三岁之顽童都知道他之大名。”

沈九天微笑着上前一揖,道:“多谢明叔爷之夸奖,小之沈九天亦以能结交您老为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