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桃花劫:我的王

更新时间:2019-02-09 08:46:40

桃花劫:我的王 连载中

桃花劫:我的王

来源:落初 作者:蝶≈澈 分类:仙侠 主角:相公哈 人气:

主角是相公哈的小说《桃花劫:我的王》此文是蝶≈澈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请看正文!欢迎跳坑!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嗷~~~~”一个长着紫色瞳仁绝美面孔的男子站在山顶的高石上,对着没有云朵没有月亮的高空痛苦的嘶吼着。

今晚应该是月圆之夜,他应该对着月亮吸收着月亮的阴冷精华,可今晚的月亮在哪里?天上连朵黑云都看不到,只有望不到尽头的长空。

“嗷~~~~”男子绝美的面孔此时有些狰狞,一双紫色的瞳仁因身体里带来的痛苦变成了紫红色,仿佛浓稠的血液。

几个起落间,男子飞离了山顶,纵跃掠身穿过一片片的树林,朝着浅森林掠去。

…………………………………………………………………………………..

“溪妹,我是真的喜欢你的,你就从了我吧?”洛吉拦住了表妹的去路,黑漆漆的马路上没有一个行人。

“表哥,我们还是尽快赶路吧,天都这么晚了,今晚又没有月亮,再晚只怕有猛兽出没”暗溪有些为难的看着表哥,一阵风吹过,路边树影婆娑。

“溪妹,你知道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心里也只有你一个人,你就跟了我吧?”洛吉不依不饶站在表妹面前,双手也顺势攀上了表妹的柔夷。

“表哥,这样不好吧”嘴里虽然这样说着,可身子却顺势偎进了洛吉的怀里。

洛吉只觉得顿时温香软玉抱满怀,一时Chun心荡漾,早已忘了要赶路回家。

“这样好,表妹,我从小就喜欢你,可一直苦于不知道表妹的心意不敢表达出来,今晚是鼓足了勇气才敢说出这样冒犯的话,实在是表哥心里爱及了溪妹”嘴上这样说着,一双粗夼的手也乘机欺进了表妹的衣服里。

“哎呀,表哥,暗溪脚好软,都没力气了,哎呀,表哥,好痒啊,啊~~~”依在洛吉怀里,感受着他手上的爱抚和身体里的酥麻感,暗溪顿时酥软在了洛吉的怀里,像只八爪鱼一样的附在洛吉怀里。

“溪妹,来,我抱你吧”双手穿过表妹的腋下和双膝下,柔软的肌肤贴在自己胸膛说不出的舒爽,迫不及待的抱起表妹就往路边的草丛中走。

“表哥,好黑啊,暗溪好怕”感受着表哥身上的男Xing气息,暗溪心里甜甜的,自小就喜欢表哥的自己竟然没想到表哥也会钟情于自己,现在听到表哥的倾言诉情,暗溪只想把自己完整的交给表哥。

“溪妹,来”洛吉牵着暗溪的手,教她将自己的腰带解开。

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暗溪看不到表哥的神情,害羞的伸出手解开表哥的腰带,脸上早已羞得热潮滚滚。

“呀~~表哥,有东西抵着我了”暗溪惊呼出声,小手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表哥,你带木棍做什么?还放在肚子那儿,是不是防坏人的?”黑暗中,暗溪摸着那根硬硬的“棍子”,满是疑惑的问身边的表哥。

“这棍子好讨厌哦,我把他扔了”还不等洛吉作出反应,暗溪捏着那根棍子猛力一扯。

“啊~~~痛死我了”洛吉的痛喊声吓坏了暗溪,实在不明白自己只是扔根棍子而以,表哥为何要喊痛。

“表哥,你怎么了?”暗溪紧张的问道,因为看不清,也不知道表哥怎么样了。

“你是想谋杀我啊,这么用力”用手摸了摸还长在那里的宝贝,洛吉又痛苦又**的嘀咕着。

“不就是根棍子吗?表哥怎么反应这么激烈呢?”

“那是一定的,让你扯扯别人的别人也会这么惨烈的叫喊的”

抱住表妹,胸前一片柔软,顶着自己结实的胸膛上**不已。

“唔~~”暗溪忍不住轻声嘤呤。

两人缠绵的痴吻着,直到暗溪娇喘连连的大口吸气,两人才放开了对方。

“表哥,好热啊~~~”倒在洛吉怀里,暗溪忍不住细语道。

“热吗?”洛吉打趣的问道。

“恩,表哥抱太紧了。表哥,棍子戳到我肚子了”感受到肚子处传来的障碍,忍不住出声提醒。

“表妹,你爱我吗?”

“表哥,暗溪很爱你,从小就喜欢你了”

“那表哥做什么表妹都愿意答应吗?”

“嗯,只要是表哥说的,暗溪愿意答应”

手欺上暗溪的香肩,胸前的两座坚挺弹跳而引人遐想,清风阵阵,让暗溪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现什么,她也愿意为了心爱的表哥那样做。

“表哥,可以把这根棍子扔掉吗?”有些懵懂的暗溪觉得那根棍子是个障碍物,忍不住用手一扯,却又听到了洛吉即痛苦又像是呻吟的哀嚎声。

“啊~~痛,哦~~”洛吉没想到表妹又来这一招,捏着他的钢枪想将它扔出去。

“表哥,哪里痛?”暗溪不明所以,又苦于夜不能视,只能干着急。

“被你想扯掉的棍子现在很痛”洛吉有些急恼的说道。

“那怎么办,我吹吹是不是就会不痛拉,以前受伤表哥都是这样帮我吹的,吹吹就会不痛的,暗溪也给表哥吹一吹吧?”

“嗯~~”还没来得及说完话,暗溪已经摸索到那根棍子,因为洛吉已经将衣裳剥掉了,所以暗溪很自然的凑近自己的樱唇附了上去。

“呼~~~呼~~~表哥还痛吗?”轻轻吹着那根棍子,暗溪有些担忧的问道。

“嗯,好些了”洛吉很是享受那双柔嫩的小手附在上面的感觉,只想要再沉迷一会儿。

还是不够吗?还是在痛吗?暗溪心里担忧的想着,小心灵又想到动物们受伤了都是用舌头去舔就会好的,她的小脑瓜里也在想,如果我用舌头去舔舔那根棍子的话它会不会就不痛了呢?

暗溪脑子里想法刚飘过,人已经付诸于行动了。

“表哥,还在痛吗?你叫得好奇怪”暗溪眼里已经袭上水雾,有些担忧的碾睫低眸,可惜洛吉却看不到。

“不痛不痛,你继续”棍子离开了暗溪的小舌头显得有些急促,摇了摇头表示抗议。

“呜~~~呸~~呸~~呜呜~~表哥,棍子怎么流脓了,怎么办?会不会痛死啊?”嘴里忽然多了许多味道怪异的水,暗溪以为是把表哥弄痛的地方弄出脓水了,忍不住一个劲儿的狂吐。

“痛死了也值得啊~~”躺在地上,洛吉满身酥软,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呢喃着。

“嗷~~~”不时时宜,一声狼嚎从不远处传来。

不等洛吉和暗溪明白过来,一团紫光闪过,洛吉身旁的暗溪已经不见了踪影。

新文哈,请各位给偶**的服务哦【推荐】+【收藏】+【留言】+【评论】

一定要多多留言多多提意见哈,多资鼓励哈~~~

开的新坑,亲们也可以去看看我的旧文【穿越:整容王妃是首富】

链接:http://www.xs8.cn/book/56077/index.html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