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凤鉴录

更新时间:2021-10-23 21:56:49

凤鉴录 连载中

凤鉴录

来源:落初 作者:拾贰风华 分类:仙侠 主角:小雨神智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拾贰风华的原创小说《凤鉴录》,主角小雨神智,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谁说女孩子注定就要当花瓶?且看小姐妹们如何踏上修行之路,在清修界中掀起一番波澜壮阔的冒险!凤有威仪,羽化光华;道成三千,抱元守一;鉴凤仪之华美兮,星荧伴月;栖梧桐之傲然兮,灵禽来朝;三千大千,何以为录?多谢各位读者的关爱,这是一本慢热的小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温二明,几年没见,长进了啊,都学会打女人了?”

温二明闻声,转身一看,居然是当年的对头,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当年这女人把自己打倒在地的往事在眼前浮现,不但被逼着打110,自己颜面扫地,还被学校记了大过。此时相见,眼睛都气红了,只是温二明这几年也没有白混,情商大涨,知道不能硬碰,只得硬挤出一丝笑来,招呼道:“哎哟,这不是虎姐嘛?多日不见,近来可好?”

张子潇不愿与他攀矫情,只冷笑不答,温二明顺势说了下去:“虎姐您不了解情况,咱有理说理,这帮人不吃饭也就算了,还可劲干扰哥几个的生意,一开始我们忍了几天,学生嘛,都不容易,我们也尊重文化人,可是他们这越来越起劲,吓得客人都不敢来了,请他们回去,他们根本不听,您说,我们这生意还怎么做?”

说着,他一指那群学生,用脚一搓地上的传单,说道:“你看看这传单,扔得满地都是。还没人管收拾,我还得帮他们扫地,要不,城管就得罚我款,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子,总的养家糊口啊不是?您给评个理,给你,你气不气?”

小吃街的几个汉子听温二明赶着这小姑娘叫“虎姐,”顿时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他咋平白冒出个姐来?从来没听二明说过啊?此时朱珏茗已经抬起头,听见摊主的话,脸色一白,咬着下唇不说话了。

一个男学生大声道:“你胡说,有一半都是你们抢过来扔地上的!”

张子潇又走近几步,怒道:“那你打人有理了?不会通知城管?”

温二明笑道:“虎姐,您这是“吃不上米饭,就问人家咋不吃肉粥”啊,我敢给城管打电话?他们一来,我们这一晚生意还做不做了?”

他身后的汉子也吵嚷起来:“就是,就是,谁赔我们损失?”温二明把黄毛一甩,往肩后一指那群汉子:“哥几个今天没跟他们要损失费就不错了。虎姐您看我仗义不?”

张子潇叹了口气,回头跟朱珏茗说道:“你们先把地上那些传单捡起来。”朱珏茗点点头,忍住痛,马上蹲下身子,将传单一一捡起,几个学生原本还不愿,但见自己的领队连裙角落在油腻腻的地上也浑然不觉,才都气鼓鼓地蹲在地上捡起传单来。

张子潇转头瞪着温二明,喝道:“你也捡!还有,要向她道歉!”

温二明故意露出一个夸张的笑容:“道歉?他们搅我生意,你还让我道歉?虎姐,我看你是上了大学,把脑子读傻了吧?”他见张子潇命令学生捡传单,以为是她服了软,顿时得意忘形,指着朱珏茗说道:“至于发传单,也不是不可以,只要这漂亮妞每天过来唱唱小曲,吸引点客人,我不介意她在这发传……哎哟!”

张子潇本就厌恶温二明,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一个耳光就挥了上去,温二明挨了这一巴掌,只觉得头昏眼花,连连后退,他身后的横肉汉子见他吃亏,正要冲上来,张子潇又抓过温二明的衣领,横腿一扫,温二明整个人就趴在了地上,他“嗷”地怪叫一声,龇牙咧嘴地喊起来:“虎姐别动手,我服了,我服了!”

张子潇并不想把事情闹大,环视了一眼周围虎视眈眈准备出手的几个人,冷冷得说道:“今天这事,你们要是道歉,帮他们一起收拾垃圾,我就跟你们保证,不让他们再干扰你们做生意。”

这些个混子何尝被一个小女生这样教训过,嘴里骂骂咧咧的就要出手,温二明躺在地上,见那几个人要动手,一挥手,冷不丁的冲他们吼道:“道歉啊!你们想看我被打死啊?”

那几人一听温二明这么喊,你看我,我看你,终于含糊地说了几个字,听上去像是“对不住”。这些人跟着温二明在这条街上混路子,多少也有点眼力界,看温二明态度暧昧,又尊称这女孩为“虎姐”,摸不清状况,所以没当下出手,此时得了二明的话,也只得勉强下个台阶。

温二明见这几个人都表了态,赶紧接着说道:“虎姐,我这就起来,帮忙收拾传单。”张子潇后退了两步,温二明爬起来,居然对着朱珏茗伸出了手,赔笑道:“美女,咱们不打不相识,我给你陪个不是,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朱珏茗抬起头,看了看温二明,又看了看张子潇,既没有说话,也没有伸出手,温二明讪笑着把手了缩回来,在衣服上抹了一把,只见他对着另外几个汉子使了个眼色,还喊了一句:“赶紧捡,不赚钱啦?”这伙人一看他这眼色,顿时明白了这小子的意思,纷纷低下身子开始捡那些传单。

王亚楠松了一口气,便低头帮助大家捡传单,张子潇见状,也挽起袖子上来帮忙,她刚弯下腰,只听朱珏茗叫道:“小心!”张子潇刚一怔,只觉脑后生风,随后身上一阵剧痛,饶是她近来练气颇有成效,这一下也痛入心扉。

原来温二明趁张子潇转身之际,抄起一把折凳,狠狠地往她背上砸去,这家伙本就心毒手狠,今日相见,新仇旧恨一股脑涌上心头,下手毫不容情,张子潇受此一击,脚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温二明见状,抢上两步,又挥起折凳,狠狠地给了张子潇几下子,口中还骂道:“老子让你出头,我特么让你踩我,老子今天就废了你个母老虎!”

王亚楠见子潇受袭,早已乱了阵脚,大叫一声就冲了过来,要护住姐姐,温二明一见王亚楠,眼中冒出火来,一脚踹到王亚楠身上,骂道:“臭丫头,当年就是因为你,老子才挨打!”王亚楠挨了一脚,顾不上疼,还要扑在张子潇身上,防着温二明再动手,朱珏茗也想过来帮忙,但那几个横肉汉子早已经抄着折凳、板砖,将她和另外几个发传单的学生围起来,劈头盖脸的打下来,几个学生毫无防备,只能勉强护住自己,朱珏茗大声喊着让大家赶紧跑,周围那些围观的群众一看事闹大了,也哄然散去,免得受了波及。

正在混战中,温二明忽然“嗷”地一声,整个人四仰八叉地摔在地上,随即张子潇就站了起来,面带怒色,一脚踩在他的腿上,王亚楠耳朵尖,似乎听到温二明的腿骨“咯吱”一声,正在围攻朱珏茗等人的汉子一看温二明又被打趴了,顾不得其他,转身就要来教训这个“虎姐”。张子潇顺手拿起温二明扔在地上的折凳,身形几个闪动,只听啪啪几声脆响,那几个男人就发出哀叫来,张子潇手中的折凳也散了架,她一扬手,将破碎的折凳扔在地上,耸了耸肩,对周围那些惊呆了的人说道:“正当防卫。”

王亚楠早哭着扑到张子潇的怀里,张子潇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转过头望向朱珏茗,一向漂亮高贵的她,此时早没了骄傲的样子,裙子上沾满了油污,还有几处都被撕扯开,说不出的狼狈,怀里却还是紧紧抱着一堆脏兮兮的传单,她看见张子潇的目光,垂下眼帘,轻声道:“万神说,磨炼你的心智,如同一把磨快而擦亮的剑,用它的剑光来照射四方。”

张子潇对她这一套只觉得说不出的厌烦,冷冷的顶了一句:“非法传教是违法的,别再搞这些,对你,对别人都不好。”但是看着她刚刚被打过,有些红肿的脸,还是叹了口气,劝道:“如果你的万神不能保护你遇到这种人不会挨打吃亏,就不要再主动招惹是非了。”

朱珏茗闻言,身子微微一震,表情有些僵硬,但还是点了点头:“我明白。谢谢你,很抱歉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她的态度稍微平息了张子潇的怒气,但身上被打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心中还是有些气不过,忍不住要出言讥讽几句:“亲爱的朱珏茗小姐,我衷心的希望我不会再看到你做这些蠢事,我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新时代青年,我就不相信有什么神能带给我福音,我多年受到的唯物主义教育告诉我,想要的东西要靠劳动来争取,你知道《国际歌》么,我最喜欢那句‘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我劝你不妨把每日读经的时间抽出些来看看马哲,相信一定会对你有很大帮助。”

朱珏茗的脸更红了,只是紧紧闭上了双唇,也不敢再看张子潇,子潇耸耸肩,不再理她,扭头瞪了眼躺地上的温二明,他准确地接住了这个眼神,顿时一阵哆嗦,嘴里结结巴巴的蹦出几个字,“我我该死,我我我……”

张子潇不耐地打断了他的话,“你腿怎么断的?”

温二明一怔,马上反应过来:“啊?都怪我腿,腿,腿贱,不小心摔断的…”

张子潇冷笑道:“用我帮你打110么?让警察蜀黍来评评理?”

“不不不不不,都是我自己摔得,自己摔得,我,我眼,眼拙。”温二明几乎快要哭了,当年趴在地上打110的事情又被他回想了起来,结果来的还是这虎妞的舅舅。。。

张子潇道:“还有你拍我的那几板凳呢?”温二明哆哆嗦嗦的从兜里掏出一把票子,说话更不利索了:“就、就、就这么多了,今、今儿还没怎么开张呢。”

张子潇哼了一声:“你以为我是你啊,就知道敲诈勒索。”

温二明赶紧点点头:“对对对,虎姐您是大、大人大、大量,我、我、我是小人,小人。”,说着把钱往怀里拢了拢,估计这钱还不够自己那几个伙计医药费呢,这腿还不知道要多少钱……

张子潇一挥手:“赶紧去医院吧,别躺在这碍眼,影响市容,妨碍市政!还耽误我回家。”

“我,我这就走。”温二明挣扎了几下,又拼命冲那几个同伴挥了挥手,让他们过来,只是那几个人怕极张子潇,半天也不敢挪窝,张子潇摇摇头,拉着王亚楠转身就走,朱珏茗怯怯地跟过来几步,似乎想说什么,张子潇无暇理她,低声对王亚楠说道:“傻猫别哭,赶紧回家,可疼死我了。”

王亚楠原本就忧心,一听这话,脸都白了,赶紧搀着张子潇走出人群,边走边哭道:“都怪我,都怪我。”惦记着子潇身上有伤,打消了原本想散步回家的念头,急忙拦了一辆出租车,把子潇安顿好,自己又落下泪来,心里不断埋怨自己多管闲事,害的姐姐受伤,吓得出租车司机还以为这两个姑娘摊上了什么大事,一句话不敢说,几脚油门就到了目的地,待二人下车后,调头就跑。

到了家,王亚楠就急着要看子潇的伤势,张子潇格格笑着,只说自己是吓她的,根本没事,只是拗不过亚楠,只得脱了上衣,露出雪白的背脊,王亚楠早就看到那一片红彤彤的印记,虽然比她想象的要轻,但是又忍不住心疼得哭了起来。

张子潇最怕王亚楠哭,拍了拍她的头,自顾自地换好衣服,盘起头发,才又坐在床上,笑嘻嘻地说:“小丫头别哭啦,再哭就变得不好看了。你看,我还没什么事,你就哭成这样,万一哪天我要是去了,你可要怎么办呀?”

王亚楠闻言,叫道:“你不许胡说,你去了,你去哪里?你去哪我就去哪!你别想甩开我!”

张子潇微微一笑,并不答话,心中只想着要怎么安慰妹妹,谁知王亚楠扑了过来,搂住她的脖子,低声啜泣道:“俏俏,你不要走,好不好?”

张子潇闻言,心中一震,这个妹妹心细如发,性格坚强,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异状,她恐怕早就察觉了,今天说出这个话来,大概已经瞒不住了。心中这样想着,还是勉强笑道:“刚才是逗你玩呢,我能去哪里呢?我哪里也不去。”

亚楠把头从子潇怀里抬起来,摇了摇头,沉声道:“雨,你别再哄我开心了,你越这样我心里越害怕,你最近像变了个人似的……总是故意哄我,逗我,让我感觉你好像就要不见了……”

张子潇听着她的话,默然不语,她心里也不愿意妹妹难过,可是她更不愿她再次背负失去亲人的痛苦,然而亚楠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自己再隐瞒下去,也只会让她更加担心,到时候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我要告诉你,那你可不能再哭,其实在太行山里……”子潇忍住心中的悲痛,缓缓将在太行山中的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