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重生之魔倾天下

更新时间:2021-10-20 22:33:08

重生之魔倾天下 连载中

重生之魔倾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虚灵刀 分类:仙侠 主角:聂凡聂族 人气:

主角叫聂凡聂族的小说是《重生之魔倾天下》,它的作者是虚灵刀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穷途末路之际,恶贯满盈的毒魔借助七品毒药重生少年时代,这一世他依旧要魔倾天下!(书友群:魔窟,7342384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蛇!”

乌黑的蛇信嘶嘶吞吐,蛇瞳森然而视。

少年们吓得两腿打颤,但在裴天德的威压之下还是一个个将胳膊伸进布袋,穆奴虽然形同烂泥,但性命犹在。

一阵阵嚎叫声响彻药奴库,聂凡紧紧箍住手腕,面容与其余少年一般青黑,重活一世,体内修为境界悉数消散,此刻的聂凡也只不过是个平凡少年。

“冥元蛇!”

若搁在重生之前,这种一两阶的低级毒兽实难入眼。

裴天德轻轻抚摸着在少年药奴眼中如洪水猛兽一般的毒蛇脑袋,目光之中带着一丝痴迷,这是他养育最久品次最高的毒兽。

“放心吧,痛是痛了点,但死不了,我让冥元蛇在你们每个人的体内都注入了一滴毒素,从今天起你们就运行毒经炼化这滴毒素,什么时候彻底炼化了毒素,你们的气海中也就诞生了第一缕我五毒门的毒元力。”

“哦,还有一件事提醒你们,你们最好在七日内炼化完毕,不然若是有什么后遗症可别怪我事先没说明。”

裴天德心满意得带着冥元蛇离开,留下一地痛苦呻吟的少年。

聂凡冷冷注视着裴天德的背影,冥元蛇虽然给他们带来了毒素用来修炼毒元力,但也夺走了他们半身的精血,至少需要一个月的休养才能恢复。

少年们挣扎着爬回大竹床,一个个强迫自己屏气凝神开始试着运转裴天德传授的毒经。

三天时间过去了,少年们依然浑身青黑,冥元蛇的毒素还没有祛除干净。

聂凡缩在最角落,即使修为消散,但他毕竟有前世五百年修行心得,本来只需一日时间便能炼化毒素诞生毒元力,但这么做显然不符合他修行毛头小子的身份,而且他知道,在炼毒堂越是优秀,死得越快。

果然在第四日,少年药奴当中有一对兄弟明奴和晓奴同时突破,在气海中凝聚出第一丝毒元力,正式踏入毒修之境。

哥哥明奴身材比同龄人宽阔些许,看上去性格沉稳,弟弟晓奴相比之下则要腼腆不少,平日里也是一直躲在哥哥明奴身后,跟大家伙也不说话。

裴天德得知兄弟俩突破的消息之后还特意过来看望,目光之中多了一丝异样的神采。

第五日,穆奴也成功突破,而后像是雨后春笋,少年们相继在气海中诞生毒元力,一个个将体表的青黑之色褪去。

聂凡则在第六日傍晚突破,比前世还要延后,在少年当中排在尾列。

第七日,只剩下一人没有彻底炼化毒素。

大竹床上,毅奴捂着双目痛苦打滚,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嘶吼声从喉咙中生生挤出,少年团体守在门外没有人敢进去一探究竟,任凭毅奴嚎叫了一夜。

第二天,毅奴瞎了,一双眼珠子被自己抠了出来,乌黑的毒血浸湿了大片床单。

毅奴身体僵硬地瘫在竹床上,手掌心握着自己的眼珠,紧紧贴着胸口,似乎要揉进自己的身体之中。

“抬走!”

裴天德的声音没有一丝波动。

毅奴被抬到之前的药人房中,里面有的是空余的竹床,就在前几天,毅奴自己还从这里面扔掉了好几具垂死者。

“很好,接下来你们便需要在一个月内壮大气海中的这股毒元力早日达到尘海境,在药奴库的后山有许多毒虫毒兽,你们可以捕捉来吸取毒元力,记住,只限于一阶的毒兽,超过一阶谁吸谁可就不一定了。”

裴天德扔下话便离去了。

世间生灵除了人之外还有各种元兽,而毒兽是五毒门对毒系元兽的别称。

元兽以一阶最弱,九阶最高,甚至可以媲美人类巅峰强者。

一阶元兽的实力介于人类修行者的尘海境和仙田境之间,少年药奴们想要捕捉最好的选择便是依靠陷阱或者团体协作。

“单凭一个人想要捕捉毒兽太过凶险,我建议我们分成几个小组,这一关我们必须团结才能度过,谁也不想和毅奴一样躺在那儿。”

夜里,穆奴将所有人聚集在一起。

少年们相视一眼,对于这条提议倒是无人反对,这的确是当前最为妥当的办法。

“我和我弟弟组队就够了,人多了反而不方便,而且到时候捕捉到毒兽也不好分配。”

明奴率先将自己和弟弟划出圈子。

“随便,愿意和我组队举起手,你们最好快点考虑清楚,我最多能和五个人组队。”

穆奴面色不变,但内心对明奴的不满和嫉恨不禁又加深了几分,自从明奴晓奴两兄弟第一个突破之后,少年团体中开始有了异样的声音,原本一直围绕自己转的圈子渐渐有人倾向了明奴晓奴两兄弟,只不过这两兄弟似乎有些排外,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

“我!”

“穆奴,带我一个,捕到毒兽的话你来分配,只要能让我修成尘海境就行。”

“也算我一个!”

穆奴在少年中的威信还是有几分的,话语刚落便有一半人举手表示愿意组队,穆奴倒是不偏私,直接选了最先举手的五个人。

“放心,只要你们肯出力,我保证捕捉到的毒兽大伙人手有份。”

穆奴的虚荣心得到的极大的满足,在炼毒堂的每一天都是卑躬屈膝,只有回到小团体中穆奴才能感受到俯视别人的快感。

“风奴,你呢,你打算和谁组队?”

玉奴拽了拽聂凡的衣角,玉奴之前也举了手,但穆奴并没有选他。

聂凡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很快便有人主动邀请他。

“不如我们三个组队吧,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果不其然,就在聂凡和玉奴商谈之际,寒奴凑了过来。

寒奴本名余寒,是众少年当中平日里威信仅次于穆奴的人,而且也是紧跟着穆奴诞生毒元力。

聂凡和玉奴在少年当中的表现一直都是极其平庸的,寒奴邀请两人组队便可以占据绝对核心的位置。

“太好了,有寒奴加入我们的把握大了许多!”

玉奴很是兴奋,寒奴无疑是莫大的助力。

聂凡淡淡看了一眼玉奴,前世刚组队的时候他曾经也是欣喜的很,心中也只是微微忌惮寒奴,对于玉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好,那我们明日便进后山。”

见聂凡没有异议,寒奴也是面露笑容。

不一会儿,少年们便各自组队完毕,队伍人数不一,有多有少,一共有六只队伍。

第二日一早,少年们便带着工具和防身的武器陆续进了后山。

来到五毒门也有一段时日,借着地图,对于炼毒堂后山倒也能闯一闯,但再往深少年们都很默契地规避开,里面生活着更高阶别的元兽,暂时还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

“挖好了,诱饵也放进去了,那现在我们守着就行了吗?”

玉奴轻轻将枯叶杂草铺在新挖的陷进上面。

寒奴摇了摇头,“光守着陷阱太被动了,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想想别的办法主动出击。”

聂凡神色微动,“我记得毒经上面说过,凡是入品毒药生长的附近都会有毒兽守护,我们若是能找到入品毒药自然也就找到了毒兽。”

寒奴和玉奴目光一亮。

“有道理,这样吧,我们分头行事,留一个人看守陷阱,其余两人再在附近寻找毒药,但要记住,找到毒药不要擅自行动,回来之后我们一起商定后再做打算。”

寒奴微微思虑之后提议道。

“嗯,但是谁留下来?”

玉奴皱了皱眉,论危险程度肯定是寻找毒药要高,但若是自信能够独立采摘到毒药或者捕捉到毒兽,出去寻药便能私藏独吞,不用与其他人平分。

“以我看不如这样,大伙儿轮流来寻药和守陷阱,今天便由我来守陷阱,你们二人去寻药,明日再换风奴,后日是玉奴,这样大家也就不用纠结了。”

寒奴自然知道玉奴心中的那点小心思,但他也不戳破,若是能找到独力便能解决的毒兽他自然不会告诉风奴和玉奴,人心如此。

“好。”

三人说定之后,聂凡和玉奴便分头在附近寻找其毒药来。

五毒门别的没有,但野生的毒药遍山都是,但要找到入品的毒药也不容易。

当然,这些都是相对其余普通少年来说,聂凡可不在其中。

“我记得,在靠近圣兽渊的北边有一处低谷,里面有一口废弃的水潭,潭底长有一截元力藕,只不过被毒化了,倒是有两只无皮蟾看守着。”

五毒门,聂凡生活了二十年,一草一木都了然于胸。

“元力藕是一品灵药,若是炼化本身对修行便有不小的助益,不比无皮蟾差,而且那两只无皮蟾已是一阶毒兽,正好用来吸取毒元力。”

这些都是前世的聂凡根本不知道的,悄然间,聂凡的命运偏离了轨道,如今可能只是毫厘之差,但岁月悠悠久而久之便是天渊之别。

聂凡循着记忆向水潭寻去,至于如何降服无皮蟾心中已有算计。

“果然还在!”

翻过一片灌木丛,聂凡眼前映入了一座杂草丛生的低谷,若不是聂凡先知,还真就被遮掩过去。

谷中的水潭也不过丈许长宽,水质稍显污浊,四周水草蔓延,底部铺满淤泥。

潭中央,一株绿荷孑然独立,山风徐徐吹拂翩翩摇动。

聂凡蹲在水潭边,衣袖中伸出漆黑如墨的右食指,在水潭里轻轻搅了搅,涟漪荡漾,一圈圈翻了过去,原本浑浊的潭水随之缓缓黑化。

不一会儿,两只腐白色的光皮蟾蜍翻着肚皮浮在水面。

一阶毒兽毒发身亡。

聂凡缩回食指,墨黑色不知什么时候褪尽了,一点都看不出来奇异之处。

“五毒门三大绝学之一,元技毒神指。”

一丝毒元力,百里无人迹。

整个五毒门,除了门主和五大护法中的沙王蝎,再无人能施展。

元技,是修行者运用气海元力施展出来的手段,是绝妙的法门技能,是非凡的战斗技巧,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式。

修行者们钻研天地规则得到的真理通过一定手段运用施展出来的,就算是最普通的元技也是天地间最为纯粹的真理规则的显现。

元技的品次有高有低,也比功法更容易区分,一种元技施展之时牵动了多少脉络,消耗了多少元力,引发了多大天地的波动,造就的威能如何,这些都能直观地看出来。

以品计段,一品起手,九品至上。

完整的毒神指,勉强算得上六品元技。

只不过聂凡如今施展的是残缺的,完整版毒神指和五毒真经都早已在岁月长河中沉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