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人间道土

更新时间:2020-11-21 20:10:38

人间道土 连载中

人间道土

来源:落初 作者:叶逆水 分类:仙侠 主角:秦宗沈 人气:

《人间道土》作者:叶逆水,仙侠类型小说,主角:秦宗沈,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小修士的重生故事生于毫末,栖身黑暗,心向光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通常而言,外宫学生听课,都是在前山广场进行,由传功教习讲解功法。

而内宫弟子,则在传功院,由教谕教授。

对于外宫弟子而言,管理是极为宽松的,只要每年完成固定的课业,便可保证在学宫继续修行,并不一定要每日到场。

……

只有在长老讲道的时候,弟子才有机会前往太学殿。

归雁峰要去太学殿,路程可不短,以外宫修士的脚力,少说也要数个时辰,绝不是随随便便能够到达的。

好在各峰之间有跨峰法桥相连,这倒大大缩短了学生们的脚程。

两人沿着归雁峰的山路一路前行,一直下到半山腰的一座小坪上,这时候,才见到眼前一座丈余宽的索桥横在云中。

此时天色才刚蒙蒙亮,从上往下望去,桥底一片漆黑,仿佛深渊一般!沈山石一只脚踩在桥板上,甚至腿肚子都有些打颤。

秦宗不禁摇了摇头,外宫学生的待遇,也就如此了。

不过这桥上刻有各种防护阵法,索桥本身的安全,倒是毋庸置疑。

沈山石站在上头,手扶着桥沿的铁索,看着桥下,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这才一咬牙,朝前走去。

“这桥有阵法保护,掉不下去,怕什么。”秦宗有些好笑地轻轻向铁索间的空隙敲了敲,只见上面立即亮起淡淡的灵光。

“哎!还真是!”这时候有不少外宫学生也已经上桥,见到秦宗的举动,不禁也试了试,果然桥沿现出一片灵光,心里这才安定下来。

过了索桥,顺着山道来到太学殿外的广场,仰头望去,只见一座巨大无比的青石殿堂屹立在众人面前!

太学殿高十余丈,占地十数亩,乃是占据了一整座小山头的圆形广殿。

殿前尊有龙、雀、龟、虎四兽,皆以青铜所制,高达数丈,人站在铜兽之前,仅可及膝。

殿前道路皆以白石铺就,平整光洁,道路宽广,可供八车并驾。

秦宗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太学殿了,但也不得不说,此为前世最初百余年内所见过的,最为宏伟的建筑之一。

也只有修为至少达到灵丹以上的修士,才有资格在此传法讲道!

秦宗与沈山石刚到时,天不过刚蒙蒙亮,殿前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灵丹长老讲道,数年也见不着一次,作为外宫学生,显然都无比珍惜此次机会。

“我滴个乖乖,我们青囊学宫有这么多人?”沈山石入门不过四五年,这长老讲道,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哪见过这等阵仗?

“差不多吧。”秦宗径直朝前走去,时隔这么多年,再来到青囊学宫太学殿,倒是有种久违了的感触。

“前世有多少年没来过了……?”他记得,最后一次回来时,这片宏伟广阔的太学殿,已经只剩下一片废墟。

殿前四兽,龙头不知去向,雀四分五裂,龟跌到了山下,虎更是整个砸进地里。

他经过那四头青铜铸就的巨兽,手掌就贴在兽足上一一划过,没人察觉到,秦宗的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前世要不是自己运气好,恐怕也死在这场大祸之中了吧……

“一个人发什么呆?”沈胖子一把勾住他的肩膀,拖着他朝殿内走去,“咱哥俩个进去占个好位置,靠太后了长老可看不到你。”

太学殿内部也极为广阔,殿外为圆形,但殿内空间却方方正正,两人一入殿,便见殿内玉阶金梁,祥光缭绕,有鼎器分镇四方,蕴雾升腾。

殿内几乎已经快坐满了学生,一个个正襟危坐,规规矩矩,大都不敢有丝毫异动。

秦宗倒是能够明白这些学生的心理,即便不能给长老留个好印象,也至少不能在一众内宫学生面前丢了人,闹了笑话。

秦宗与沈胖子两人也就挑了一处靠中间的位置坐下,就连沈山石这样的粗人,也大气不敢喘一口,生怕惊扰了什么似的,秦宗倒乐得这份安静,盘膝坐下,闭目养神。

原本临近开课,传道阁在课训长老到来之前,就应该保持安静了才对,但这个时候,秦宗却发现进门的地方,似乎发生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发生什么事了么?”秦宗微微皱了皱眉,耳边却是听得一阵私下的低语声:

“是白学长。”沈山石右边一名倒吊眉的外宫学生低声道。

“哪个白学长?”另一名矮个学生连忙问道。

“还有哪个,自然是灵秀峰那个新一届术法天才白学长了。”两人一问一答,距离秦宗与沈山石又极近,自然都落在了两人耳中。

“你是说……白皓白学长?”矮个学生迟疑了一下问道。

“可不,灵秀峰最近被长老看中的还能有几个?”倒吊眉学生理所当然地道,“听说白学长不但修为、天赋绝佳,而且行事端正得体、嫉恶如仇,这才得了灵秀峰刘长老青睐。”

内宫弟子,一旦被长老青睐,入了长老门下,便是太学生!

内宫弟子只能在长老闲暇时,听长老讲课,而太学生由长老亲自教导,其地位,又比内宫学生高出不少!

“此事我也听说了,就在前一段时间,还擒获了一名偷偷潜入灵秀峰的淫贼!”另一名脸色红润的学生加入了讨论。

“哪个淫贼!?灵秀峰的学姐,个个跟仙女一样的人儿,怎容得了这般亵渎!?”一名学生愤愤道,“还好有白学长在,否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噗哈哈哈哈!就这小子?还用得着白学长擒?哈哈哈哈哈!不是自己摔下悬崖去的么?”一人忽然笑了起来。

顿时多数学生都加入讨论中来:“我也听说,哈哈哈哈!什么都没干就摔了个半死,躺在床上几个月爬不起来!真是个废物!”

“嘘!不过……我听说白学长要找他麻烦倒是真的!”

……

“一群马屁精!”沈山石听到周围人肆无忌惮的议论,面色有些发苦,时不时拿眼睛瞥一眼秦宗。

反观秦宗坐在人群中间,气定神闲。

“快看,白学长来了!”

人群中一声呼喝,抬眼看去,只见一名白衣白袍,身后背着一柄白玉为鞘,金纹镶边的连鞘宝剑的青年人走入阁中,他的身后,跟着约莫四五名学生,背后也背着长剑,不过皆是青色衣袍。

“门中据说也只有太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着装,但袖口必须有学宫标志性的绣纹。白皓学长得了刘长老首肯,成为太学生只是时间问题,这样穿着,倒也没错。”一名学生解释道。

“法器不放在储物袋里,居然背在身上,真够骚包的。”沈山石低声嘟囔道。

就在众学生议论纷纷的时候,伴随着窗外远山传来一声浑厚的钟鸣,时辰到了。

钟声就仿佛一个信号一般,整个太学殿很快便变得安静下来,这时候,才见到一名鹅蛋脸,一头青丝以一支精致的红玉钗挽成垂云髻的红衣女子,施施然走进门来。

这女子容貌极美,乍一看极为年轻,但细细看去,却又能感受到举手投足中成熟的风韵,而她的目光深邃而富有神采,更具有一种绝非寻常人能够具备的通明感。

所有学生见到这女子,登时全都露出恭敬的神情——正是今日传法的灵丹长老,李青鱼。

“是叶学姐!”还没等秦宗反应过来,便感到被人扯了一把,只见沈胖子一个劲指着门外的方向朝自己挤眼。

秦宗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李青鱼身后,还跟着一名身材高挑,约莫十七八岁的青衣女子,她穿的淡青衣裙,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下,是小巧精致的琼鼻,与淡粉色的粉嫩唇瓣,精致的瓜子脸蛋儿上,似还带着点儿文静素雅的书卷儿气。

她的服饰与秦宗所穿的外宫学生服有些不同,其上隐约可见的精美云纹,显然比内宫学生的服饰要大气许多,盈盈一握的纤腰,为一条宽大的玉带束起,既雅致,又恰到好处地凸显出少女丰挺而饱满的酥胸,将她的身材承托得纤侬合度,恰到好处。

她向人群中瞧了一眼,眼光温婉而平淡,并不显得张扬,却又给人生出一种恰到好处的距离感来。

“学弟,叶学姐刚是不是看过来了……?”沈胖子哪见过这种阵仗,手心汗都出来了。

一众学生齐齐起身,向李青鱼行了一礼,直到她点头,众人才得以重新坐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