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我凭本事渣遍六界

更新时间:2020-10-13 14:10:01

我凭本事渣遍六界 连载中

我凭本事渣遍六界

来源:落初 作者:道有生死 分类:仙侠 主角:天璇师兄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凭本事渣遍六界》的小说,是作者道有生死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林婉清身为西灵宫宫主,修为高强,姿容清丽,风流潇洒。据传前任是剑圣,知己是妖皇,即将苏醒的冥界之主是她大哥,魔主视其为一生对手。便是如此绝代佳人,不知为何某日掳走上清宗大弟子,与妖皇联手摧毁镇妖塔,掀起六界腥风血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竹林翠海间,林婠清升起篝火,煮着汤锅。两只白罴被她捆在脚边。

小点儿的是弟弟白煞,大些的是哥哥黑煞。即使他们被绑住四肢,仍旧奋力扭动着自己肥墩墩的兽体。

“其实呢,我们修道之人没有甚么口腹之欲。只是——”林婠清边说边伸手摸了两把他们的兽毛,赞叹道:“你俩实在太过可爱。”

“因为我们可爱,所以,所以,你就要吃掉我们吗?”白煞越说越想哭,起先他还能忍住,说到后来已经语带哭腔。

“蠢材!哭甚么!”黑煞撅起屁股拱了一下白煞的后背,怒不可遏道:“我们本来不就是要被吃的!”

白煞不甘心道:“可我们,不是逃出来了?”

黑煞听后,也略显不甘道:“谁能想到,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白煞偷偷觑了一眼林婠清,见她仍不为所动,只坐在一旁看他们如丑角般动来动去,不由泄气道:“哎,早知今日,还不如当初直接被花和尚吃了。”

“哦?”听到“花和尚”这种俗称,林婠清想起一位故人,她不由生出兴致问道:“寺里还有花和尚?”

黑煞虽不知林婠清为何对“花和尚”独有兴趣,但想到或许能从她口中逃生,便立刻解释道:“对,那花和尚身长八尺,衣衫褴褛,整日饮酒吃肉,放浪形骸,前些时日竟还妄想吃我等山中灵兽之肉。恁的可怕!”

“可怕?”林婠清看着他们问道。

“对对对,贼吓人。”两兽点头如蒜道。

“呵呵。”微风穿过竹林,有人自身后行来。一袭白衣,肤如暖玉。待行至林婠清身前,他双手合掌道:“小宠顽劣,修士莫怪。”

而后,他出手,白袖如云,拂去两只白罴身上的捆仙锁,篝火与汤锅也一并消失。

“你,你,花和尚?”白煞瞪大他如珍珠般大小的黑眼,在林婠清和僧人之间来回滴溜转悠,片刻后恍然大悟道:“你们,你们是一伙的!”

“蠢货!睁大你的眼,他哪里是花和尚!”黑煞满脸不忍直视道:“他是最初给我们开灵智的妙僧!”

“哈哈!”看着白煞一脸懵懂,黑煞斩钉截铁的模样,林婠清放声笑道:“看来是你那兄弟吓到他们了。”

妙僧无奈道:“你们既是贫僧灵宠,贫僧又岂会任由他人将你们吃去。”

“你,你兄弟说要吃我们?”白煞迟疑道。

“哼!”林婠清嗤笑道:“你俩被开灵智也有段时日,怎得不知去问问那花和尚到底是谁?”

妙僧听这一人两兽话里就离不开这花和尚,只能解释道:“他与贫僧一体双魂,虽平日偶有出来满足下口腹之欲,却也不会随意捕杀灵兽。”

不错,妙僧之所以为妙僧,不止在于他灵性的佛法,绝妙的品性,更在于他出生时其兄长之魂未散,被其母施术覆于他身,自此一体双魂长大。此事在八荒修士看来早已不是什么秘闻,也就这两兽灵智刚开,对世事不甚了解,才被妙僧兄长戏耍一番。

而方才说错话的黑煞满面羞愧道:“原来如此,是我们误会师父了。”

不过,白煞仍不放心道:“那,这位,女侠?她也要吃我们!”

“蠢货!还嫌别人耍你不够?!”黑煞看不下去地扑到白煞身上,想堵上他的嘴,可惜两兽过于圆润,一时叠成一团。

“错了,错了!大哥!”白煞在他身下发出哀嚎求饶之声。

妙僧微笑着摇头,霎时似乎春风拂面,山花盛开,令两兽一时止住动作,呆呆望着他,听他道:“误会已经解除,你们可还愿回到寺中。”

“愿得,愿得!”白煞咋呼着扑到妙僧腿边。

“自是,愿意。”黑煞也害羞着蹭过去。

“呵呵。”林婠清看着两只傻乎乎的白罴,再次一手拎起一只,调笑道:“妙僧这衣裳,可不敢让你们俩拖着。”

说罢,她双臂使力,将两兽抱至怀中。

妙僧见此谢道:“多谢修士。”

“既然要谢,不若请我尝尝寺中素斋。”林婠清不客气地要求道。

“可。”

二人便走出竹林,沿着云斜小径前往山寺。

小径旁边触手可及的云海,令两兽看直了眼。

……

上清宗后山石洞内,天璇子正盘腿修炼。

上次回宗,见过掌门后,掌门因他私自与灵刀结契,诸位师叔为救他被九宫阵反噬,将之罚入后山静心修炼。

只不过正修炼着,天璇子的思绪却不自觉飘远。

木官见他发呆便爬到他头顶吓唬他:“啊!”

可惜吓是吓到了,木官也差点被天璇子那一哆嗦晃到地上。好在木官揪住了天璇子的长发,掉在发梢来回摇动。

“嘶——”天璇子被疼得回过神,伸手在背后发梢那抓住木官,问道:“做甚?”

“当然是,提醒你。”木官大言不惭道:“让你别想了。你家阿姊,喜欢上别人啦。”

“甚,甚么我家阿姊,不可胡言乱语!”天璇子耳根泛红,却还要否认。

木官不屑道:“切,胆小鬼。”

天璇子解释道:“林前辈与剑圣前辈可是道侣,万不可乱牵红线。”

“哎呀,那都是,早八辈子的事啦。”木官也解释道:“人家剑圣,修得无情道,早与林前辈,一拍两散啦。”

“林前辈修为高深,姿容清丽,便是师叔也……岂是我配得上的?”天璇子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不可闻,但是仍被木官听见。

“你这叫,长他人志气,灭——”木官双手背后,摇头晃脑的在天璇子身边走来走去,恨铁不成钢道:“灭自己威风。”

天璇子被木官装模作样的举止整得哭笑不得,但他仍安抚道:“待我早日结丹,到时便能去寻阿姊。”

“哼!”木官不悦的背对天璇子道:“随你。”

倏而,洞外传来一串轻快的脚步声。

天璇子赶忙将木官收回袖中:“灵微师妹来了,你且一避。”

果不其然,天璇子起身走到洞口,正巧与灵微师妹相遇。

“大师兄!”玉灵微激动道。

自陶古村一别,二人已有数月未曾相见。原本师兄被带回宗门,玉灵微合该去探望的。可惜当时她正被父亲禁足养伤,等伤势彻底痊愈,却得知师兄被罚入后山静思。今日她好不容易说服父亲,前来看望天璇子。

“灵微师妹。”天璇子点头应道:“身体可好?”

见师兄担心自己的伤势,玉灵微忙道:“嗯,已经痊愈了。”而后想起师兄被林前辈抓走,也问道:“师兄伤势如何?我听说师兄此行凶险万分。”

“还好,多亏林前辈相救。”天璇子安慰道:“况且我这次不仅成功筑基,更是得到一柄灵刀,如此看来,倒也不算坏事。”

听到师兄为将他掳走的前辈开脱,玉灵微颇为忿忿道:“师兄怎替她讲话?若非师兄运道不差,可不得九死一生?”

天璇子心道:又提起林前辈了,真是藏也藏不住。但天璇子也不想说些浑话诋毁林前辈,于是他撇开话题:“你也说运道如此,就不必太过纠结。此刀便是与我结契的灵刀,你可一观。”

天璇子说着取出灵刀放到师妹手中。

玉灵微双手抚摸着刀身,赞道:“果然是把好刀。”

天璇子见她神情动作里写满羡慕,便许诺道:“日后再下山试炼,师兄定会为你寻一把绝世好剑。”

玉灵微听后果真重新绽开笑靥道:“如此,灵微先谢过师兄。”

……

七绝寺的深处是座镇妖塔,镇压着历代无法被降伏的妖兽。

塔身修建时加入了可自行生长的息壤,故而初建时不过六层,每层封印着一只凶兽,往后每多一只凶兽,僧人便施术增一层塔身,待到今时今日,这塔已有十三层之高。

林婠清没急着先去吃斋,而是先与妙僧一同行至镇妖塔第十三层,也即现在的塔顶。

一路行来,有妙僧在旁,倒是不需要她去考虑破解阵法之事。

待到里面便瞧见其实没甚稀奇异物,看上去普通平凡的纯黑锁链,捆绑着一高约九尺,身材魁梧的人型凶兽。他浑身赤裸,只腰间围了条虎皮裙,古铜色的皮肤在汗水浸润下泛着诱人光泽,粗壮的尾巴布满黑色鳞片。

“这,就是新生的妖兽?”林婠清饶有兴致地围着它转了大半圈,品评道:“身躯虽然不错,但是尾巴无毛……”林婠清欲言又止,似是不甚满意。

妙僧似是不喜阴暗之地,只站在远处应道:“它虽尾巴无毛,但有鹿角,狮毛,豹爪。”

“哦?”林婠清拽住它的尾巴,抚摸着光滑的鳞片道:“倒是有趣。”

听见人声,它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惜尾巴这等敏感部位被林婠清拿捏在手中,于是锁链被震得哐哐作响,人却没能逃脱出来。头上本就蓬松的红棕色毛发,经此更是杂乱如稻草。

林婠清见它如此抗拒自己,戏谑道:“怎么,难道你还知羞?”

妖兽尚未识字,不通人言,但它能感觉到面前这个女人的情绪,她看不起它。于是妖兽龇牙咧嘴,面目狰狞,喉中发出低沉的“呜呜”声对林婠清示威。

林婠清不甚乐意地捏紧手中覆满鳞片的尾巴,挥出彩练打向妖兽的腿后膝窝,令它被迫跪下,再赤足踩上它背脊道:“还想反抗?”

不料妖兽也是个凶性极强的,被林婠清这般压制,仍不肯服输的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林婠清见状,足下施力,逼着妖兽缓慢地以五体投地之姿跪趴在地,然后踩在背脊上的那只玉足沿着椎骨寸寸挪动直到它颈后大椎穴,施以凌威,使它被迫化成原型。庞大的兽躯瞬间占满大半个屋子。

当真是鹿角,狮毛,豹爪,外加一条蛇尾。

只见它扭过头,冲林婠清张开血盆大口。

然后整个嘴巴就被林婠清用彩练缠住了。

它可怜地摇晃脑袋,却见林婠清一跃而起,跳到它化成原型后变得极为宽阔的后颈上,双足狠踩住后勃颈。而林婠清再次一字一顿地问道:“服,是不服?”

像这种刚成年不久的妖兽,一旦被制住颈部要害,就似那被母猫叼住的小猫般,后退夹住尾巴,动也不敢动了。

林婠清见巴掌给完了,它也终于消停,不再闹腾,便以赏两个枣的语气夸道:“倒是乖觉,合该当个好坐骑。”

妖兽将下颌紧贴地面,双耳趴下,任由林婠清肆意揉搓它长满毛的脑壳。林婠清满意道:“该叫你什么好呢?”

妖兽被林婠清揉搓的不由自主侧躺下来,轻声地打着呼噜。

林婠清思索片刻道:“看你整个皮毛自头部至蛇尾,色泽由红棕逐渐加深,形似海波,不若叫你赤浪。”

赤浪没有听懂林婠清的话,但仍是心有所感的晃了晃头。

契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