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仗剑行江湖之失落秘宝

更新时间:2020-07-29 00:56:27

仗剑行江湖之失落秘宝 连载中

仗剑行江湖之失落秘宝

来源:落初 作者:炎雨相焮 分类:武侠 主角:陈轼文旭 人气:

主角是陈轼文旭的小说《仗剑行江湖之失落秘宝》此文是炎雨相焮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这是发生在另一个世界的故事,一个曾被大秦帝国统御百年之久的时代。传说一颗天外陨星降落大地,带来无尽的宝藏,却因为某种原因被封存。贪婪的欲望,卷轴现世,让这本该就此沉寂的秘密再度掀起一场风波,江湖轰动,各大势力竞相争夺。命运的选择,一名少年的出现,为世人揭开这长达数千年的秘密。他究竟是何人?又与这秘密有着怎样的联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某处昏暗的殿堂内,数道火盆熊熊燃烧着,尽管火烧的很旺,却依然无法将整个空间照亮。目光所及,尽是黑暗,空空荡荡,直让人感到阴森可怖。

殿堂中央处,司徒胤单膝跪地,双手抱拳举过头顶。前方,护法背身立于案桌前,右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案桌,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你确定那少年手上拿的那把剑是黎魄?”护法那沧桑的嗓音响起。

“属下确定。”司徒胤坚定地回答。

护法沉默了一会,手上敲打的动作停止,接着走到案桌之后,缓缓坐下,并让司徒胤起身说话。

“没想到这把剑又再次出现了,看来十八年前的那场大火烧得并不彻底啊!”护法沉声道。

“护法是说那个少年……”司徒胤好像已经明白了什么。

“错不了,既然他能用那把剑,说明他与那个家族肯定有着某种联系。”斗篷之下隐约可见护法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对了护法,此前属下还遇见了一个熟人。”

司徒胤顿言,脸上泛出一丝轻笑。护法微微撇头看着司徒胤,紧蹙眉头,眼神中大有有什么事快说,不要在这儿给我卖关子之意。

“雷啸风。”司徒胤缓缓道。

听到这个名字,护法不禁挑了挑眉,思忖一会儿,怪道:“当年他不是死在你手上了吗?如今怎么还活着!”

“禀护法,我原也以为他已经死了,当初亲眼见他跳下山崖,连同他怀中所抱襁褓,不曾想他竟如此命大,隐藏至今。”见护法怪责,司徒胤抱拳微微躬身,又接着道,“不过,就算他再怎么命大,也依然难逃我的手心,就在昨日已经将他击杀。”

“可曾确定?”护法似是不信。

“这次十分确定,数道致命伤口加上一剑贯穿胸膛,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了。”司徒胤侃侃道。

“不过……”司徒胤低着头,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雷啸风的女儿被那个少年给救走了。”司徒胤低声说道。

“女儿?你是说当初随他一起坠崖的襁褓也还活着?”

“呃,是的……当时见他一身男儿打扮,一时没看出来,不过模样倒是长得俊秀,因为情况特殊,属下一时也没细想。”司徒胤回忆道,“现在回想起来,倒是觉得有几分奇怪,原来是女扮男装。”

“如果真是这样……”护法又一次抬手轻轻敲击案桌,随即命令道,“司徒胤,本护法命你即刻出发,务必将此女与卷轴一并带回,为此再加你十天期限。”

“在此之前,你还需要代本护法去办一件事!”

与此同时,吴越镇这边霍铭诚送走了文旭前辈之后,便收拾好东西离开客栈。此行目的就是送雷映彩去德义馆,霍铭诚也打听过了,说这德义馆就坐落于凛滨城中。二人所带东西不多,除了盘缠也就是一些随身的衣物,叫了一辆马车,即刻便动身出发。

一路上,雷映彩欢呼雀跃,这里看看那儿瞧瞧,遇见新奇事便管不住她那好奇心。说实话,吴越镇这一带的风景倒还是蛮好看的,小山头上绿树青葱,河流清澈见底蜿蜒绵长,放眼望去是一片美丽的莲花池。

见她这么一副开心的样子,哪里像一个刚刚失去父亲的小丫头,霍铭诚嗤笑一声,不禁摇了摇头。

“对了,映彩,有件事我一直想要问你。”本是不想打破这平静的,突然想起了什么,霍铭诚开口道。

“什么啊?”雷映彩回应着,依旧趴着窗户,欣赏着外面那一片景色。

“为什么之前你要女扮男装啊?”霍铭诚问道。

“那是因为一个秘密。”雷映彩缓缓说道,却突然发起了呆。

“什么秘密?”霍铭诚很是好奇。

雷映彩静静地望着窗外,然后又撇过头来对霍铭诚吐了吐舌,道:“哼!不告诉你。”

“喂喂!不要那么小气嘛!”

“嘻嘻!就不告诉你。”

“好吧!不说就不说,但是我还有一个问题。”霍铭诚可谓是不依不饶,不解答他心中的疑问不罢休。

“诶,我说你这个人哪来的这么多问题啊!”雷映彩扶额,对霍铭诚这幅样子感到头疼。

“没多少,也就这一个问题。”霍铭诚伸出一根手指比划,表情甚是认真,说道,“你和你父亲为什么会出现在梦绝山这一带?”

“因为其他地方几乎布满了那帮人的爪牙,父亲只有带着我四处逃逸,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而梦绝山大多没什么人,偶尔只是商队经过,为了维持生活,所以在那附近暂时定居,可是没想到,才短短几天,父亲就……”说着,雷映彩渐渐低下了头,黯然神伤,泫然流涕。

“呃,是我不好,又提及了你的伤心事。”见雷映彩如此伤心之样,霍铭诚有点不忍心了。

“没事,就像十姨说的,都过去了,活着就要好好地活着,我想父亲的在天之灵也不希望看到我伤心的样子。”雷映彩擦拭眼泪,对霍铭诚笑了笑,其实她心底还是很难过,如此也只是强颜欢笑罢了。

行驶了一个时辰,已是巳时,刚刚还是艳阳高照,转眼已是阴云密布,顷刻间便下起了朦胧细雨。这时候马车恰好经过那处茶棚,只是茶棚依旧,人已不在。

雷映彩看着那些略有损坏的器具,怔怔发愣,陷入了沉思。霍铭诚见了,知道此情此景又是勾起了她的伤心事,当即将帘布揭下。突然挡住了视线,雷映彩回过神来,看了看霍铭诚,弯嘴一笑。这一笑,已是没了先前那般苦涩,是发自内心的笑,耐人寻味,一时间,霍铭诚不禁心动了起来。

马车的行驶速度已是接近最快,为何不再加快?因为这一路可不怎么平坦,再加上下过几天雨,路上更是多了许多坑坑洼洼。过了这梦绝山,还有两个时辰便能到达凛滨城,这速度已经是很可观了。好在霍铭诚出发前准备了些干粮,不然这一路就要饿肚子了。

雷映彩有点困了,便枕着包袱稍作休息,不想已是睡了过去。这甜甜的睡姿,多少人看了都会忍不住着迷,霍铭诚不禁多看了几眼,但很快就转移视线,掀开帘布往窗外看了看,然后倚靠着闭目养神。不出一会儿,便睁眼,因为他想起了一件事,司徒胤对他手上那把黎魄剑的认知。然后又从怀中掏出那块断成两截的玉佩,将之拼凑一起,看着它有点出神。

这时候马车突然颠簸一下,将熟睡的雷映彩惊醒,睁开眼便看到霍铭诚望着玉佩发呆。

“喂!你在看什么呢?”雷映彩坐起了身,见霍铭诚神态如此游离,不禁好奇。

“噢!没什么,只是一块随身带着的玉佩,不过它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被雷映彩这么一呼,霍铭诚瞬间回过神来,回答道。

“随身携带!那应该是很贵重咯?”

“嗯,从我记事起就已经带在身上,据说是我母亲留给我的。”说着,霍铭诚的声音低了下来,可见他也想起了某件伤心往事。

“那……”

“我父母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不在了。”

似乎是知道雷映彩想要问什么,还没等她说完,霍铭诚就已经抢先回答。

这一刻,两人皆陷入了沉默。突兀间,马车又是一次颠簸,毫无准备的雷映彩重心不稳,一下便扑倒在霍铭诚怀中,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这一会儿,雷映彩发现霍铭诚的心跳得好快。雷映彩起身,只一瞬,两人眼神对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女孩脸色通红,同样的霍铭诚也是目瞪口呆,不过突然掉出来的卷轴打破这尴尬场面。

“这是什么?”雷映彩还真是对什么新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脸上的一抹酡红渐渐褪去。

“这是一个宝物!”霍铭诚捡起卷轴,对雷映彩笑了笑。

“你可别骗我,就这么个卷轴能是什么宝物啊!”雷映彩是满脸的不信。

“你可别不信,就这么个卷轴,江湖之中就有好多人为它抢的头破血流,甚至是丢掉性命。”霍铭诚说着,满脸认真。

“那它到底是什么啊?竟让人这么不惜生命去抢!”听他这么一说,雷映彩不免有些吃惊,突然感觉这卷轴不是什么宝物,更像是一件不祥之物。

“它的故事,我也曾听文旭前辈说起过。”霍铭诚小声道,“据说这里面是有关某个神秘宝藏的线索,得之便可得天下……”

上古年间,一颗天外陨星降落大地,当时正值各大部落征战,其中蠡辕一族与魑魅一族尤为剧烈,这场战争持续了十数年之久。突然之间天生异象,许多人认为是什么不祥之兆,然而魑魅一族却借着这陨星碎块,打造出一种具有强大力量的武器,曾一度打败过蠡辕氏,成为一方霸主。

因为杀戮使得戾气过重,这种力量愈发难以控制。后来蠡辕一族策反了魑魅一族的某个成员,夺去这一力量,于是蠡辕一族大败魑魅一族,统领泓炎大陆。

蠡辕一族首领觉得此物虽是力量巨大,却是不祥,因为他发现使用者,善则越善,恶则越恶。为了这种力量不落入某些不轨之人手中,便集结六大长老合力将之封印,并在封印之地设下结界,任何人都不得靠近,也找不到。此后蠡辕一族首领命人打造出六把钥匙,授于六大长老,让他们世代守护这个秘密。

首领还让人绘了一张地图,以及寻找位置的线索,制成一副卷轴,让长老们轮流看管。渐渐地,六大长老纷纷演变出六大家族,保守秘密始终如一,而卷轴则每隔六年便易手一次,一直至今。然而一场变故,却让这卷轴流入人间,转而到了凛滨城城主手上。

雷映彩双手托着下巴,听得很是认真,深深被这里面的故事所吸引。

“既然这卷轴到了凛滨城城主手上,为何现在却落到你这儿呢?”雷映彩不解。

“因为文旭前辈。”霍铭诚道。

这一句话,听得雷映彩一头雾水。

“文旭前辈、十姨以及他们死去的两个兄弟云镰前辈和墨仟前辈,因为广大声誉被世人称为灵渊四杰,但世人不知道的是灵渊一族其实就是当初的六大家族之一,因此灵渊四杰的出现就是为了守护这个秘密并夺回卷轴。”霍铭诚说着,轻轻叹了口气。

“然而多年前,这个秘密已不再是秘密,江湖中已经有很多势力得知了此事,灵渊四杰在重新夺回卷轴之后,遭到了各大门派势力的阻截追杀,云镰和墨仟两位前辈也因为守护这个卷轴牺牲了生命。”

说完,霍铭诚再次叹息一声,缓缓将这卷轴收起。这时候雷映彩满脸伤感,很是同情故事中云镰以及墨仟的遭遇。

过了一会儿,雷映彩掀起帘布望向窗外,不远处湖畔云雾缭绕,周围柳枝随风摇曳,小雨淅淅沥沥,击打着湖面,泛起一丝丝涟漪,雨中美景如诗如画,别有一番韵味。

“唉!要是这世间能少几分杀戮那该多好啊!”

“映彩,你还小,经历的事不多,以后慢慢就会懂了。”霍铭诚淡淡一笑。

这时,雷映彩回头看着霍铭诚,双手叉腰,愤愤道:“哼!胡说,我哪里小了?人家都二八了。”

“嗯,好像还真……不小了!”霍铭诚单手托着下巴,上下打量着雷映彩,特别是胸前那一处惹人遐想的酥胸,不禁点了点头。

感受到霍铭诚那略显轻浮的表情,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顿时双手交叉护住胸口,满脸嗔怒。

“你……混蛋!讨厌!不理你了!”说着雷映彩脸红的转过身去,望向窗外,再不搭理霍铭诚。

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不妥,霍铭诚不住地道歉,但是雷映彩还是不理睬,为此还扇了自己几巴掌,虽然不是很重。只见霍铭诚百般哄着,说是到了凛滨城请她吃好吃的,买各种漂亮的衣服等等。

听到如此多的诱惑,雷映彩最终还是选择原谅霍铭诚,并命令其不能再犯。霍铭诚点头如捣蒜,见雷映彩肯理自己了,顿时长舒一口气。

转眼间,已是到了凛滨城外,雨也在这时候停了。

不出霍铭诚所料,此刻凛滨城守卫森严,进出都要经受严加排查,毕竟前些日子城主被人刺杀,凶手未缉拿归案,自然不能放过任何形迹可疑之人。

早些时候便听说城内四处张榜通缉灵渊四杰,认定他们就是杀害城主的凶手。不过霍铭诚确信并不是灵渊四杰所为,怎么说他认识文旭前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他们的为人霍铭诚是再清楚不过了,绝不会滥杀无辜,这其中必定是有人栽赃嫁祸。

过了排查,一行人驶入城中,至一家客栈前停下。二人下了马车,便朝客栈走去。只见这客栈门口牌匾用小篆刻着“有朋客栈”四个金色大字,而且这装潢比之吴越镇的甚是气派,不愧是在大城之中。

就在二人刚要踏入客栈之时,突然一声号角响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