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侠义榜

更新时间:2020-07-27 23:41:54

侠义榜 连载中

侠义榜

来源:落初 作者:轩辕律 分类:武侠 主角:丁洛莺 人气:

轩辕律新书《侠义榜》由轩辕律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丁洛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天降流星,侠义榜出世!一个文弱青年丁耒。以功德增强武功。以功德换取讯息,任务获取功德,结识朋友可获得物品售卖,天下之大,没有朋友,没有酒,怎么叫做武侠?这个世界没有妖魔,但别的世界却有。这个世界太多人性复杂,杀戮,孽缘,前世今生。问剑在何方,我丁耒一剑破万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夏与中原的恩怨积累已久,如今攻入中原大地,一成大夏多年夙愿。

林关底下,一面兵临城下,一面陈仓暗渡,两相夹击之下,兵败山倒,烈焰焚天,血染城墙,万里雨下凄惨惨生凉。

修筑的大屯,也被彻底倾覆,无数将士嚎叫惨呼,悲声悲气,苦难当前,血液成河。整片林关,早已不成模样,四方墙倒,木架横飞,更有刀枪弓箭,四面倒斜,尸堆成排。

林关将军风诚悲呼道:“将士血,万骨枯,天将坠,我意哭。人间血,背守孤。万军灭,尽不复。”

中原大地,虽然也曾遭遇过多番灾难,却已是数十年之前,那时甚至比如今更加惨烈激荡,如今九王一帝,本为天下开太平,却终究难挡外敌入侵,此番夏朝进攻,更会滋生内患忧扰,数十年前的一幕幕,仿佛深入心田,流转在风诚的眼前。

数十年前,他曾方才出生,如今江山不稳,却又再添新乱,他身为林关大将,却也无能为力。

无奈悲欢离合,尽在这绵绵细雨中,除却猎猎风骨不可废,痛饮外敌血,别无他法。

他合身而上,手中大刀,与遭难的将士合在一处,刀光枪影,汇成一片,注定成为历史中血染的一笔。

丁耒看着远处炊烟,再见近处被此悍将杀伤的吴禁,心头一时愕乱纷呈,过去的诗词歌赋,原来是如此的遥远,在真正武力面前,是何等的柔弱无力。他的腿已断,人也废,那夏朝悍将钟流正昂首阔步,抬眼扫过,轻蔑之色,溢于言表:“你们这群中原废物,可以上路了。”

“你,你休想!”吴禁挣扎着起身,抬起仅剩的臂膀,遥遥一指,枪断人心未断。

洛青峰更是目眦大张,愤愤地道:“你们夏朝军队作恶多端,迟早要遭报应!”

“报应?我这么多年,杀了多少人,到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什么报应我不信,我只信我自己!”夏朝悍将钟流冷笑着。

他的近乎妖异的双目定在了丁耒和一干门徒身上,对吴禁道:“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杀了他们,这些年轻人,正好皮肉结实,杀了还能剥皮,做个人皮大鼓,祭我夏朝死难的将士,说来,我大夏多年委曲求全,现在国仇家恨都可报,当真快意,哈哈哈哈。”

是了,国仇家恨,人间悲喜,无论哪个时代,哪个国家,总归是为自己的利益而斗,与天斗,与人斗,与世俗相斗,一腔热血,都不过是最原始的仇恨的缩影。

吴禁喘息着,恨声道:“你这个恶魔,两军交战,不杀无名无姓手无缚鸡之人,你这是违背了战场准则。”

“违背又何妨?你不过也是一头蚂蚁罢了,我踩死几只蚂蚁,你说会遭天谴,我不信!”钟流目光扫过众人,缓缓走到其中一位门徒面前,眼前的男子最为羸弱,已经吓得浑身发颤,在钟流的眼底下,完全失了颜色,钟流笑了笑:“就你了,第一个!”

“不!”吴禁、洛青峰等人惊叫着。

“死!”只见一道刀光划过,血液随着空气的细雨,传来一股阴谲的气味,火热之血,喷溅在地,一颗头颅落在不远处,眼中仍然是难以置信的神色,眨了两下眼睛,却是不动了。

丁耒虽然也经历过杀伐,但哪里见过眼前这般惨烈的情景。头颅落地,斩首示众,这般狠恶的杀伐,是他甚为不齿的,他咬牙道:“我记住你了,如果这个世上有地狱,我想我会毫不留情拖你下去。”

洛青峰也知道,丁耒虽然平时文绉绉的,但发起怒来,却完全是另一个人。

文人之怒,是为墨胆。武人之怒,是为血胆。

丁耒是墨胆丹心,不惧生死,他的这番呵斥,却是没能更进一步激怒钟流,钟流发而欣赏地看着丁耒:“看你文弱模样,本来你是第二个,现在我主意变了,等到后面再一刀刀杀了你。”

“我骨当如铁,身死又何惧!有种现在就杀了我!”丁耒捡起地上一块石头,发劲掷出,钟流眉间一挑,随手就从风中拿过,捏成了粉碎,这人的力道到底有多大!

洛青峰和吴禁都看得心惊。

钟流来到第二名门徒跟前,这人也算硬气,吐了一口唾沫,一言不发。

卡擦,第二刀落下,又是一人身首异处,生命凋零得如此迅速,让在场众人心念惨惨。

洛青峰如今最担心就是大林城的妻子和另外两位徒儿,洛莺,洛大海。丁耒何尝不是,如今不知为何,大夏突来奇兵,打乱了整个林关布局,甚至待之后攻向大林城,更是危机重重。

丁耒恨不得插上翅膀,带领洛青峰众人飞出去,可惜这一切只能是幻想罢了。

很快,第五人人头落地,吴禁的门徒尽数身死,血液积流,满地残尸,吴禁已经不忍去看,甚至话到喉咙,却久久无法出口。

怒极攻心,一口鲜血喷出,喷到了钟流的脸上。

钟流脸上抖了一抖,冷如寒铁:“老头子,下一个就是你了。”

正说着,慢慢走上前,像是催命的无常,勾魂的马面,狠恶到了极致。

他的刀锋一转,斜倚着吴禁的脖子,斩了下去。

就在这瞬间,他感觉到了大地在颤抖,仿佛有万钧之力,在移山倒海,环伺四周,周围军士也是突生警兆。钟流等人抬头一看,却是见到天空变化,层云散开,雨露也在这一刻凝固,化成了灰黑的物质,慢慢降落,极远处,穹顶之上,更有一豆火光亮起,绽亮炫彩,仿佛万紫千红,彩霞铺空。

“是流星!”夏朝军队中有人说了一声。

本是日光下落,霞气散去,这一刻却明亮生昼,隐约有光轮在变幻,一颗五色奇光渐渐漫漫、巍巍沉沉坠落而下。

初时只有米粒大小,不多时变作了弹丸大小,更觉这方大地仿佛要塌陷,碎裂,地震伴随着流星如期而至。

轰轰隆隆,天旋地转,浩荡震彻,剧烈的抖动使得钟流的手心微微一偏,但还是斩落在了吴禁的另一只肩膀上,鲜血噗地一下,溢散开来,吴禁倒在地上,眼中不再有神采。

“看来天降流星,是我大夏复辟的天兆,时势造英雄,如今天下终归会是我大夏的!哈哈哈哈!”钟流大笑了一阵,忽然提刀朝着洛青峰走来,见丁耒一副杀人啖血的模样,道:“如果没有猜错,这应该是你很重要的人吧,杀了他,你或许会安分一些。”

地面摇晃,使得钟流微微有些站不稳,不远处甚至树枝掉落,叶片纷飞,有的植被甚至都开始从根而裂。

如此大的地震,真的是前所未有。

“现在,到你!”钟流阔步而来,单手提起洛青峰,洛青峰虽然一介医师,却心肠强硬,也没有作声,脖子一硬,就靠向那柄长刀。

钟流却冷笑道:“你觉得我会让你死这么快么?我就是要看到这个年轻人,眼睁睁看着最至亲的人,死在他的面前,让他痛苦,让他嚎啕,让他惊恐,让他跪伏!”

“师父!”丁耒泪水满脸,到了这个地步,他再强硬的心性,也只能化为泪光滴落。

“没事,耒儿,为师其实最想看到的,就是你跟洛莺能成婚,这一天恐怕再也见不到了!”洛青峰突然身子一歪,就往钟流身上撞去,他用尽了全身力气,想要撞在刀刃上,钟流却偏偏不让他作罢,一刀挥出,刀光落在胸膛,撕裂开一个大口子,鲜血泊泊而出,却没有伤及性命。

“第二刀!”钟流面色肃穆,像是一个屠戮人间的邪神。

“第三刀!”

“师父!”丁耒不断呼喊着,他扑上前,却被一旁的夏朝军士踹离开来。

足足八刀,都未致命,洛青峰眼睛却已经闭上,神色虽然痛苦,但他兀自忍耐下来。

不多时,他就浑身浴血,眼看连哼的程度也没有了。

丁耒几乎泪干,他心头起誓,若有来世,此仇必报!

就在洛青峰将死之际,地震突然停息,周围的众人都是惊骇莫名,他们居然看到,一颗颗巨大的陨石从天而降,方圆数里都被囊括,原来方才那颗流星,在半路中解体,变成了一颗颗陨石坠落,整个大林城,连同林关,城郊,多个位置遭受了陨石的袭击。

正有一颗陨石当头而落,正巧砸在丁耒与钟流之间,将二人的视线隔断开来。

无数军士都慌慌张张,四处躲避起来,这些陨石砸落在他们身上,当即就粉身碎骨,惨不忍睹。

丁耒也顾不上那么多,顺势拉起师父洛青峰,就从旁滚落下去。

“还跑!”这时钟流反应过来,一刀向前斩去,在众军之中,就他最为沉定。

丁耒下意识的伸手一挡,忽而眼前似有五色光华闪现,似乎是从天而降,杳杳冥冥,叮地一声,与刀光触碰了一下,倒射入了丁耒的眉心,丁耒只觉得眉心一凉,流下了一丝鲜血,接着仿若坠入了无边黑暗,昏昏沉沉地倒落在地。

恍恍惚惚中,耳边依稀能听到,那钟流的急促声:“众军莫慌,先随我攻入城中!”

他心中激动,想要爬起去告知大林城众人,却完全醒转不过来。黑暗中一道五彩光团,吸引着他的注意力,炫光绽放,极目可见,上面浮动飘渺的文字,隐约是“侠义榜”三个大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