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换酒令

更新时间:2020-06-26 05:49:31

换酒令 连载中

换酒令

来源:落初 作者:晴茶旧事 分类:武侠 主角:红光高悬 人气:

经典小说《换酒令》由晴茶旧事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红光高悬,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江山如画,残阳西挂,醉里不知何处为家。人不风流枉少年,怎生得偏爱倚楼听风雨,把酒话桑麻。一把无名刀,斩不断的离人泪。一碗壮行酒,浇不尽的愁中愁。谁在身前,执扇浅笑;谁又在身后,描魂画骨。谁在咫尺,抚琴低语;谁又在天涯,长歌当哭。尘归尘,土归土,一抔黄沙埋枯冢,不过荒唐人间。喜便喜,怒便怒,千金散尽沽酒去,终是我自逍遥。这是一群漂泊的浪子成长与救赎的故事,也是一条千古浮生、宿命有常的江湖路。是谁在暗中搅弄风云,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阴谋的背后,揭开的却是一道道不为人知的伤疤。权力、秩序、恩怨、情仇,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若夫纵横一世,以天下为局,以抉择为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醒了?”

堂昭钰站在不远处的树下,静静地守着他。

顾影猛地坐起身来,手扶到自己的右眼上,还在,自己身上的皮肉,也完好无缺。

是梦么?

看着自己身后倚靠的一棵大树,又看了看周围的树林子,还是在黑夜,根本就没有过白天。

他才知道,他压根就没离开过这片林子,在自己刚刚察觉到不适的时候,出现的就已经全是幻觉了。

他刚才也从未只是休息一下就好,而是整个人失去了知觉,陷入了别人的局。

那个无名小镇,那个永不停息的白昼,那只鸟,都是假的。

可是,他失去了一只眼睛的感觉,却像是真的。

幸好,这次有堂昭钰在身边。

这一次真的令他感到不安,因为以前毒发的时候,他最多只是四肢僵硬无法动弹,能感受的到疼痛,但眼前全都是真实的东西。

而这次,跟以前不一样了。

他居然出现了幻境,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这是一片怎样的树林子,又藏着一个怎样的人?

“这是哪?”

顾影警惕地问了起来。

“我以为是你特意要绕来此地的,有什么任务。”堂昭钰对他这一问更是不解,“这里应是当年的绝顶峰,早已被封禁多年的酆都鬼林,就连你我也是不被允许擅入的,此地鬼气甚重,你莫不是感应到了什么?”

“没什么。”

顾影站起身来,默默地往前走。

从飞羽门回渝州城本来走一条小径不出半日就能到的,他自己也走过许多次,可这一次,为什么会绕远走到这里来了?

“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堂昭钰喏喏地开了口,欲言又止。

“既知不当讲,就不必再讲。”

堂昭钰知道他向来不喜多话,也不喜话多的人,尤其是,关乎他不想提及的事情,遂也缄口不言了。

只是他在默默地想着,上次顾影毒发间隔至少有两个月,而这次却不到半月,上次他只是虚弱了半柱香的功夫,而这次居然昏迷了两个时辰,事情越来越严重了么?

还是只因为,今夜飞羽门的笑春风之毒与他体内之毒相冲。

一想到笑春风,他就想到了顾影方才交与自己的一寸红,他知道在那时,没有这一寸红在身,顾影顶多是微毒入体撑上半日就无碍了,若换作是他,怕早已是葬身其中。

这一寸红乃是老阁主特地从鬼医菩提子那里寻来的,少主一向不许别人碰,却这么轻易地交给了他。

在顾影心中,还是有一丝情谊尚存的,只是他嘴上不肯承认而已。

想到这里,堂昭钰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从怀中掏出了这个软包香囊,递到了他的面前,“收好,这可是他送给你的东西,你怎可随意交与别人呢?”

顾影径直从他手中取回一寸红,放入怀中,并没有回他什么话。

天边开始泛起一丝光亮,而他们此时却因为多走了近百里而离渝州城还有一段距离。

“我知道你不想说,但事关阁主,有件事我必须问清楚,这绝顶峰一直是饮风阁的禁地,你到底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来的?”堂昭钰终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就算是为了饮风阁,他也有必要知道是不是少主的身体已经开始恶化了。

顾影停下了脚步,眼神中透出了一道寒光,隐隐有杀气散发出来,如果换作是别人,只怕此时已经不能站在他的面前说话了。

可这人毕竟是堂昭钰,不杀他,只是因为他还能再为那人做很多事情。

他自己清楚,他是无意识地走进来的,甚至来到这里的时候都没有发觉自己已经进入了幻境,这种事情,怎么能够承认呢?

好像是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让他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当年的禁地,现在已经是荒冢一堆了,那传闻中的鬼物也早就没了踪迹,到底是什么吸引他来的呢?

好像是从什么时候起,听到了银铃声,就不知不觉地往浓雾深处走去。

如今,那银铃声也消失了。

“离渝州城还有多远?”顾影避开他的问题,他没来过这里,他不认得路。

“如果你不继续往前走,大概午时就能到了吧。”

这样的话,他姑且一听,并未作什么反应,跟在了堂昭钰的身后。

渝州城地界多为崎岖山路,骑马反倒是快不了多少,好在他们二人脚程不弱,这百里路也是不到半日就能到的。

回想着昨夜那个“梦”的顾影还心有余悸,因为他的右眼也开始泛涩作痛,好像真的快要脱落了一般。

一路上神志有些昏沉,看到的东西也是半虚半实,只是他强忍着不说,他不能在人前表现出任何的弱点。

晌午,渝州。

又回到了这个叫渝州城的地方,不远不近,不亲不疏。

渝州城不比其他小镇,这里是饮风阁势力管辖的地界,来往人群,俱有暗哨逐一确认身份。

从他们一进城门起,就已先后见过了蹲在墙根轻蔑一瞥的老乞丐,走街串巷叫卖的小商贩,甚至连溪边浣纱的妇人,门前嬉耍的顽童,无一不是饮风阁藏于市井的暗哨。

这些人看到顾影与堂昭钰走进城中,不出半盏茶的功夫,少阁主回来的消息就已传入到老阁主的耳中了。

所以,渝州城在江湖中,是个特殊的存在,有着自己的规矩。

渝州地界的事情归饮风阁自己管,要杀的人,无论是江都那边,还是长安那边,谁都不能插手。

那个人,可保渝州城一方安宁。

而顾影要做的,也不过是尽一生之所能,去回护一人,一城。

顾影无暇他顾,没工夫应付这些琐碎事情,他只是径直的走到城中拐角处一个破落的老街,那里的露天铺子上躺着一个赤脚大汉,虬髯如戟,金刚怒目,随手拽下一张自家的破幡旗盖在了身上避日头。

“鬼头张。”

顾影走到他的摊位前,只单单叫了名字,却不曾往那个方向瞥上一眼。

这鬼头张也曾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铸器大师,不论是长林七俗之一萧嗣宗手中的判官笔还是饮风阁赤雪堂的方千里手中的夺命双环,皆是出自他手。

可是十年前不知何故,鬼头张突然隐退江湖,选择潜藏在渝州城里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张铁匠。

在这渝州城里,只要寻到了顾阁主的庇护,不论是曾经得罪了什么样的仇家,那些人也没有本事进入这渝州城取他的性命。

鬼头张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就知道是少阁主来了,遂一个激灵站了起来,赶忙搓搓手走上前来,喜笑颜开着,“小影儿,你可终于回来了啊。”

他的笑,倒不是谄媚奉承,而是他真心喜欢这孩子。

所有跟随着顾阁主的老人,差不多都是看着顾影长大的,也都是打心底里喜欢这孩子,只是顾阁主不喜欢,他们也不敢表现出来。

顾影不说什么话,只是将断刀从刀鞘中抽了出来,递给了他。

鬼头张一看便已明了,他自打十年前来到这渝州城的第一天起,就被这少阁主光顾了生意。

自此,每年都要为他重铸这把刀。

他也一直不解,这不过是最普通的材质铸成的最普通的刀,可是按照少阁主的意思,这把刀完完整整的,不能被换掉分毫。

一锤落定,紧接着又是一锤。

鬼头张一面敲打着刀身,一面叹道,“小影儿,这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刀,你已经用了快十二年了,年年断,年年锻,饮风阁里有那么多把宝刀,为什么不换一把更称手的呢?”

顾影静静地看着这把刀上锤击时冒出的火光,目不转睛。

他沉默了,沉默了许久,又慢慢地吐出话来。

“刀有重铸日,人无再少时。”

除了这把无名,天底下所有的宝刀他都不放在眼里。

这把刀,代表着他选择踏上这条不归路时的义无反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