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创世武侠

更新时间:2020-05-15 06:23:04

创世武侠 连载中

创世武侠

来源:落初 作者:镇海老仙 分类:武侠 主角:雷霸解厄阵 人气:

镇海老仙新书《创世武侠》由镇海老仙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雷霸解厄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百年以前,武林血雨腥风不断,“天下七君”睥睨江湖。百年以后,当今武林,风云暗涌,李天下初定中原而穷奢极欲,致使天下大乱将起。鸣凤殿,背靠朝廷,以鹰犬之资,威慑武林;劫月教,承袭蚀月之威,以惊世决态,展现魔氛无穷;折花会,得重出“奇君”之助,以惊涛骇浪威势,席卷天下;忠勇仁义山,承“贤君”遗志,当武林众望所归,决心护持正道。“天下七君”时经百余年复出,将搅动何种风云:“贤君”坐化有何玄机?“魔君”是否真死于枭魔大战,他的宏愿又是什么?“邪君”离开中原,所向何方?他的归来又是何等腥风血雨?“奇君”与“魔君”从何而起,又将怎样终结?“仙君”的过去如何?他与“魔君”又有何不可告人的秘密?“魔君”与“神君”的关系又是什么?暗地里,各方强大势力竞逐:“神君”一手创建的梁上君子,“魔君”一手创建而该灭未灭的蚀月教,“奇君”一手操控的雪心殿、百战堂、灵翾谷,平安客栈,“仙君”坐镇的道门,“邪君”传人毒医三脉与“七星”......在这风起云涌的武林,当面对天理与师恩,戴文飞将如何抉择?他,将走上怎样的道路?当他知道,他的师父来自另一个世界......故事开端,从长沙城外的竹林说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厮杀孽甚重,实为战狂,凶性大发想来是常事,今日当为武林除害!”魏继呈身旁一个高瘦汉子趁机接话道。

“对,斩了这厮!”十几人中,又一赤面汉子高声道。

接着,另外十几人都起了劲儿,个个对戴文飞破口大骂,戴文飞被十几人围着,面无表情,心情却压抑非凡,犹临千夫所指之境,心道:“怎么回事......明明只有十几人,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闭嘴!”黄虹儿见骂声越来越大,不胜其烦,厉喝一声,使得忠勇仁义山一干人等的骂声戛然而止。

此时,黄虹儿看着面无表情的戴文飞,美目微颤,心中天人交战。

一旁的忠勇仁义山一干人,被黄虹儿喝止漫骂,却没有停止对戴文飞的警惕,个个怒目而视。

戴文飞感受着众人的目光,心中寥若晨星,眼神幽暗,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压抑着他的一切想法、动作,语言神态也不由自主。

“真是可笑,动手比武不管是切磋还是死斗,意外在所难免,如今没有什么大碍,此事翻过去便是,有何可纠结的?”只听一声细腻笑语,一道倩影缓缓从黄虹儿身后走来。

笑声入耳,戴文飞身心上的无形力量倏然消失无踪,接着便是心神压抑消失,思绪恢复清明,他心道:“有人摄取我和黄虹儿的心神,而那道声音出现,却又打破了歹人恶计,不知声音的主人是......”随即看向声源处。

官道之上总有风尘,戴文飞望向声源处时,忽起大风,使得尘土随风而动,而风尘之中一道倩影一步步缓缓前进,身前风尘随之一步步前进而变淡,她周围的尘土如轻纱一般全被阻隔在三尺之外,风进得去吹扬的衣裳和秀发,尘土却无法跟上脏污她的裙袖。

黄虹儿和忠勇仁义山一干人等看相声源处时俱是一惊,可见,他们从没有见过这等神技。

此时,戴文飞沉声道:“过风不过尘,飘袂不飘香。三随随三变,气运自然生。——‘三随大法’。”

闻言,黄虹儿暗道:“‘三随大法’?这是什么武功,竟可有此功效?如此神技,已堪比‘巅峰四奇’。”

说起“巅峰四奇”,那指的是四个奇人,分别是“天玄琴客”丹秋生,“开天辟地”戈平天,“白金刀士”博傲,“肥剑义士”葛惊天。

此四人皆有各自传奇,其中的辛酸血泪可令人感慨,那丹秋生世居齐鲁之地,一曲“恨离别”出神入化,为了救友人,曾经一曲震聋上百武林高手,虽然最终没有能救下友人,却在江湖中留下一不朽之曲;戈平天居于蜀川,兄长被人所杀,为了报仇,在川藏交界处约战敌人,将那儿的翠崖山山腰一斧劈烂,造成山体滑坡,一战活埋三百武林高手;博傲世居太湖一带,二十年前被劫月教弄得家破人亡,愤而邀战劫月教主异支华于太湖中心,战时一刀将太湖水分作两半,观战之人见两人斗得昏天黑地,只觉战圈之中迸有灼白似金的刀气,故称其“白金刀士”,最后,他将异支华杀退,使太湖一带小小的平静了二十年,没有太大的纷争出现;而葛惊天的故事最为令人感慨,四十年前他号称“锋勇剑”,与当时“白鹰剑”李菲星、“胖剑客”毕云飞有金兰之宜,三人同得一部惊世剑谱《青莲剑法》,李菲星心生贪念,欲将之独据己有,遂杀了毕云飞,又追杀葛惊天,当着葛惊天的面奸杀其妻子,又断葛惊天左手前臂,刺瞎了他的右眼,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葛惊天逃到关外契丹人的地盘,被平安客栈老板罗叔平所救,迫于罗叔平之威李菲星不敢再追杀他,其后葛惊天将自己所受背叛、羞辱及心中之恨化作决心,用十年时间练就一套惊世重剑之法,又在左臂上装了一支精钢义手,自号“肥剑义士”,邀战李菲星于华山之巅,将李菲星击落万丈悬崖,却没有找到尸体,葛惊天便认为李菲星没死,至今一直在寻找其下落。

话归正题,在众人惊讶中,轻纱似的尘幕随来人得一步步走近而淡去,来人的真面目终于显现在众人面前。

只见,一个身穿紫色碎花长裙、手持太刀的貌美女子正缓步前行,她面如朝霞,目似秋潭深水,肤如凝脂;笑靥淡雅,却如花明媚照人,吐气如兰;乌丝垂肩,轻柔光润,加之身材如纤脆弱,极是可爱,令人目不能移。

见女子已然亭亭玉立站在面前,黄虹儿立刻反应道:“敢问姑娘有何见教?”

“呵呵,我一直在旁看着你们两人比斗,心中技痒,却见你俩为一点小事纠结,便想上来劝解一番,顺便向其中一位请教一二。”女子的声音极是温柔顺从,清柔脆亮,如击玉罄。

黄虹儿对那名女子有一股莫名的厌恶感,如同那女子夺走了她自己的东西一般,当即道:“江湖人比武,无论如何都难以避免意外,生死胜负极有可能在一瞬之间,所以姑娘还是莫谈指教一说了。”

“又没有邀战你,你急个什么劲啊?既然你都如此认同比武切磋时会有意外,那你刚才又在这里纠结什么?”女子好像感受到了黄虹儿对自己的厌恶,便言语相激,然后转向戴文飞,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登天险,所以富贵险中求;命由天,所以掌命须逆天。’我想大名鼎鼎的沽鲸先生也是如此想,所以才会四处挑战其他的高手。”

她笑眯眯的,一双美目弯的像月牙一样。

戴文飞看着女子,不知怎的,鬼使神差的应了一句:“正是如此。”

看着两人一问一答,戴文飞如同浑然不觉着自己的存在一般,黄虹儿羞愤而怒,咬着牙,只蹦出“你们”两个字,面色潮红,却无可奈何。

戴文飞发现自己现在的一言一行都十分异常,不敢再看黄虹儿,只淡然道:“黄大小姐,我要与这位姑娘切磋一番,请你速离此地。”

闻言,黄虹儿看了看那个女子,再看看戴文飞,心道:“我和戴文飞比斗时,似有莫名的压力,方才出现他用剑刺中我喉咙的情况,想来是暗中有高手摄住我俩心神,那暗处着高手是他的仇家吗?再加上那名来历莫名的女子......”

戴文飞朝她点了点头,心道:“黄虹儿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她自己先走才是安全的选择,我自己也可以安心对付暗中的敌人。”

黄虹儿拱手道:“告辞。”说罢,走向自己的车架,见搞不清状况的忠勇仁义山一干人等动也未动,又喝道:“还愣着干什么?!”

魏继呈等人急忙称“不敢”,随黄虹儿而去,临走前,魏继呈回头恶狠狠地瞪了戴文飞和那女子一眼。

戴文飞没有回头,心中默念一声“抱歉”,正视眼前女子,待黄虹儿等人远去,问道:“还未知晓姑娘芳名。”

那女子轻笑一声,道:“我叫苏叶梅,苏州的苏,叶子的叶,雪梅的梅。”

苏叶梅这个名字,戴文飞没有听说过,她看着只有二十岁上下,话语虽然成熟,但却让人感觉有一股淡淡的稚气,配上花容月貌,有着说不出的可爱,行为举止上像极了初出茅庐的江湖新手。

但戴文飞不敢小视,心道:“‘三随大法’玄幻莫测,失传百年,百年前,创下此功法者乃是‘逍遥仙君’潘逍遥,这苏叶梅应当是‘仙君’传人,必须小心应对。”当下沉声道:“姑娘为何挑着这个时候来?”

苏叶梅狡黠一笑,道:“都说了是心中技痒,难不成沽鲸先生不敢比了?”

戴文飞又沉声道:“我戴文飞从不避战,也绝不避战!但现在我还有一个问题,请姑娘回答我。”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苏叶梅,似要将她的心都看穿。

被戴文飞盯着,苏叶梅只是轻声微笑道:“不知沽鲸先生的问题为何?”

“你可是一个人来的?”

“是,我是一个人出城找先生的。”

戴文飞默然,心中暗道:“她虽如此说,但话不可尽信,只怕是有高手躲于旁侧助她,这方圆数百步草木稀疏,几乎无处可匿,能逃得出我和黄虹儿的感知,又能悄无声息,以奇招摄住我俩心神,究竟是何等人物?再有,这苏叶梅武功不在我之下,得须十二万分小心应对。”

他淡然道:“开始吧。”态度上蔑视敌人,手中的剑却不可懈怠,他的剑未归鞘,身上杀气、血气、戾气全然迸发,内力在体内涌动!

然后他又道:“苏姑娘,你先出招吧。”说话间,他周身威势暴涨,仿佛能让万般生灵战栗,他心中却是想到:“先前右手被震得血气不畅,我这身实力还能发挥多少呢......”

苏叶梅见戴文飞放出如此气机,脸上兴奋的战意已无法掩盖,她和戴文飞一样,同是“战痴”,随即道:“好!既然如此,那先生可要小心了!”清柔的声音带着笑意,芊芊玉手一动,身后太刀便显露出来,左手握着鞘,放于胯旁,右手慢慢握在柄上,一点一点地将太刀抽出,她的势,也随之一点一点增强,这势如同清幽竹林,清风拂岗,不知不觉间,她的势已压过了戴文飞的势。

“锵”一串长声后,只见苏叶梅将太刀完全抽出,气机也倏然变化,仿若身临尸山血海、旌旗遮天飞舞的战场,左手将刀鞘一扔,右手上的刀像未出鞘一般收归左胯,左手倒握柄的另一端,风一般突进戴文飞,双手一齐发力,以迅雷光影之威向上斜劈戴文飞。

戴文飞一惊,苏叶梅的气势竟撞破了他的血、戾、杀三气,扰乱了他对周围动静的感知,他心下暗忖:“这女子不知经历了什么,威势竟然如此之强,如今感知受阻,若那暗中的高手想要置我于死地,也准备要动手了。”

他手中宝剑一摇,身形向前一突,剑身竟发出湛蓝奇光,剑影如滔滔骇浪势不可当,此乃杀鲸霸剑中一招“碧浪三千”。

下一刻,苏叶梅左手一动,翻转过右手,使双手正握太刀,令挥刀的速度突增数倍!

“这等发力、换刀、叠力之巧,着实令人惊叹!”

戴文飞心中惊叹之时,徒然变招,手一扭,三千碧浪透过一点寒芒,万般变化归于惊天一剑,轰然刺出!

当!

戴文飞的宝剑正好刺在苏叶梅的刀刃上,刺在刀尖往下一尺处!

这一刻,戴文飞只觉右手肿胀,似要被血液挤爆一样,心道:“先前右手血气不畅,现在效果出来了。”

下一刻,戴文飞的剑被挑开,苏叶梅的太刀也顺势劈了过去。

戴文飞的剑被挑开,肿胀的右手更是一麻,但苏叶梅的刀已然劈了过来,不及多想,他退后旋身一移,从苏叶梅刀尖边上躲过这一刀,苏叶梅刀势一过,只见他身子又一旋,飘向右边,手中宝剑挥出道道蓝虹,蓝虹成海,聚作漩涡一贯而出,使出一招“鲸喷击穹”,剑锋盖着苏叶梅左身各个大穴!

苏叶梅见戴文飞攻她左半身,怡然不惧,只见她的太刀瞬间收势,转上一圈,连带身体移动,好似她的刀牵动着她的身体一般,躲开戴文飞这一招,随后又挥刀斜劈戴文飞!

一招“鲸喷击穹”落空,戴文飞顺势往前冲,堪堪躲过这一劈,便回身一剑自下而上挥出,剑身迸出剑气,宛若千层巨浪卷起,挟惊天戾气、滚滚杀意,“咻”一声席卷向苏叶梅。

苏叶梅转身反手斜向上挥出一刀,只见一抹嫣红划过,“噗”一声,太刀撞上剑气,剑气炸开,犹如巨浪击石激起无数水花,瞬间将苏叶梅视线挡住。

下一刻,苏叶梅惊觉杀机乍起,血、杀、戾三气混坐一块儿,撞破自身的气机,眼前障碍迅速散开,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片“银海”!

这“银海”乃是戴文飞出招所成剑海,是“杀鲸霸剑”中一招“遮天铸海”,此招虚实变幻莫测,剑出如无常势之水、岿然不动之山,像那海上不测之风云,瞬息万变,让人琢磨不透,防不胜防,先前与黄虹儿比斗时戴文飞出的第一招便是此招,那时采取守势便已是暗藏杀机,现如今攻势凌厉,杀机更盛!

面对“剑海”苏叶梅虽惊不惧,抽身飘飘一退,退时手上也没闲着,刷刷地连挥数刀,刀身迸出刀气,飘若惊鸿,华美而不失凌厉,重重叠叠,似结成一张大网,将戴文飞的剑势尽数封住!

似如提前说好,戴文飞的“剑海”迸出万千剑气,若暴风骤雨般射向苏叶梅!

只听一连串轰响,苏叶梅那几道刀气与戴文飞的万千剑气相撞,刀气寥寥,却似一把大伞,将骤雨般的剑气尽数挡着,两股势相交对撞震起烟尘,密不透风,再次阻挡了苏叶梅的视线,下一刻,只见尘幕被撕破,随之而来的便是戴文飞凌厉的攻招,但这次和上招的“剑海”不同,这次只有一剑,这招名叫“一剑折天”,只见长虹划过,直向苏叶梅!

苏叶梅一道横斩挥出,轻笑道:“障眼法使了第一次,那第二次就不灵了,沽鲸先生还行这种无用之举作甚?”

“当”一声,刀剑相击,余音荡荡,戴文飞借反震之力退去,高声道:“姑娘大可试上一试!”随即身体轻轻一摆,急速右旋,绕着苏叶梅转了一个大圈,直似暴风龙卷,右手的剑,左手的鞘随身体旋转化作圆盘,所刮劲风将苏叶梅的进路一点点蚕食,他的气机也锁定在苏叶梅的身上。

苏叶梅路数被封,又觉气机压在她身上,如此下去我消彼长,必败无疑,暗道:“他刚才是想脱身退去,果然不简单!”不及多想,苏叶梅便做出了对应,只见她手中的刀一斜,向四周连劈八下!刀身残影如怒绽白梅,八道刀气如纷飞花瓣,以迅雷之势飞袭四方!

一连八声“噗”,刀气穿过戴文飞所构螺旋,无声无血,那八道声音是刀气在地上留下八道深痕所生,戴文飞一点也没碰到苏叶梅所发刀气!

但这几下子,也让苏叶梅看破了戴文飞这一招的虚实。

突兀地,不及苏叶梅使出破招之法,戴文飞的招式倏然一变,化作道道残影,中间的苏叶梅只觉有无数戴文飞向她攻来,个个身形、样貌和身上的气机一般无二,招法却各不相同,但都归于同宗——“杀鲸霸剑”!这一招叫做“群鲨争腥”!

苏叶梅暗惊:“刚才是虚招,现在化实了!”虽然惊讶,但出招却没有慢,只见她双手握刀,刀柄高举头顶刀身垂下护着一侧,手一动,刀身如半开的白伞一般自左向右急速飞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