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玄海萍客游

更新时间:2020-05-14 02:03:44

玄海萍客游 连载中

玄海萍客游

来源:落初 作者:半宅男 分类:武侠 主角:孙先生黄小二 人气:

经典小说《玄海萍客游》由半宅男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孙先生黄小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里有客栈半步多,魑魅魍魉齐聚首;这里有青衫客对江练剑誓要一剑断江,只为江底取针;这里有小道士乘白鹤东来说自己是神仙下凡,却道不清人间爱恨情仇;这里有老和尚画地为牢七十载,望穿秋水等一人只为可还俗;这里有少年郎持残刀舞锈剑,江湖也好朝堂也罢,都要被他搅个天翻地覆;江湖是海,江湖事是浪,江湖人是浪尖浮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青年公子看着阎九,阎九盯着青年公子,场面甚是尴尬。

忽然,那青年公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就像无赖打诨一样,一脸的痞气,嚷道:“我说梨花,这办法一点也不管用!”

这时,一名身着淡黄色衣衫的美艳少女自林中走出,莲步轻盈,娇笑着说道:“我觉得,很管用。”

“此话怎讲?”青年公子揉了揉鼻子,就那么大咧咧的坐在地上,伸展着双腿,也不起来。

被青年公子唤作梨花的少女点了点头,说道:“自少这公子对少爷您,很感兴趣,也不讨厌。”

青年公子耸了耸肩膀,冲着阎九说道:“是么?”

阎九呵呵一笑,这主仆二人,包括身后那些强盗,都实在有趣,便点了点头,道:“有点意思。”

“好吧,好吧。”听阎九如此一说,青年公子才打地上爬了起来,担着身上的尘土,说道:“也不枉我舍了这一身名贵的衣裳。”

阎九摇头发笑,又道:“不知这位公子如此精心安排这一出好戏,找我何事?”

“好戏?”青年公子撇了撇嘴,说道:“你可别再说笑了,这帮木鱼脑袋的家伙,连装强盗都不会,害得本公子倒是成了笑话了,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和你认识一下。”

“为何?”阎九问道。

青年公子道:“昨日市集之上,你那一刀真是精彩绝伦,就连那一向自命不凡的雪山派白若梅,都对你另眼相看,还定了什么三年之约,要嫁于你,真是羡煞我了。”

“你认识那白若梅?”阎九忍不住问道。

“算不上认识,但是了解一二,也是道听途说罢了。”那青年公子接过梨花呈上来的一件新衣,也不避嫌,当着大小两个姑娘的面便换了起来,又道:“白若梅,雪山派七代弟子之中最出彩的人物,出身河北一带的名门旺族,自幼就展现出对剑道的傲人天赋。”

“然后呢?”阎九又问道。

青年公子面露得意之色,背起手来,摇头晃脑的模样,像极了私塾里的教书先生,继续说道:“白若梅十岁入雪山派习剑,一年间便入一品剑卒,十二岁便破一品转二品为剑士,十五岁剑挑雪山派七代大师兄,升为三品剑师,十七岁下山以一敌三败西北三雄评为四品剑客,今年十八岁,虽然未再有过什么傲人的战绩,但是都说她这一年剑道一途更是突飞猛进,似乎已窥五品侠境了。”

青年公子说到这里咂了咂嘴,一脸惋惜之色,摇了摇头,又道:“只可惜,这白若梅天之骄子,太过自命不凡,武林年轻一辈之中,就每一个人能入她慧眼,也不知道为何,偏偏对你提了兴趣,还要嫁你,这要是传了出去,恐怕真要轰动武林了!”

青年公子忽又哈哈一笑,继续说道:“你说,我能不想和你认识一下么,说不定能借个机会,看看白若梅那白纱之下,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那般好似仙子下凡,又或是兔唇龅牙,千年老妖一般的人物。”

听到青年公子的一番叙说,阎九了解到,那白若梅倒确实是一个天众奇才的人物,只可惜这种奇才,往往行事风格全都奇离古怪。

就像那三年之约,阎九现在想想还倍感头疼,也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招惹了她,虽然自己没有应诺,也真怕三年之后,这白若梅会找上门来。

青年公子见阎九一脸纠结万分的模样,桃花眼眯起笑意更浓,接着说道:“小哥儿你也莫怕,昨日见你那一刀,虽然看似朴实无华,但实则暗藏玄机,真乃妙招也,那白若梅定胜不了你,你这媳妇是娶定了!”

“你懂武功?”阎九皱了皱眉头,不想在那三年之约上多做纠缠,但看这青年公子脚步虚浮,明显是个纵欲过度的主儿,难道说他身怀绝技,又深藏不露,以自己的修为悟性,竟然看不出对方的深浅?

青年公子哈哈一笑,说道:“不懂不懂,我那三脚猫的功夫,不值一文,是我这丫鬟,有点道行,倒是能看出个一二。”

“原来如此。”阎九点了点头,心中豁然。

这叫做梨花的少女,看着虽然只有二十来岁的年纪,看似盈盈弱弱,但是方才她隐在暗处,阎九就感觉到其无意间散发出来的一股逼人的杀气。

那是要历经无数以命厮杀,在死人堆里爬出来,才沾染在身上,任凭岁月的洗礼,也抹不去藏不住的血腥之气。

这梨花,不简单,那这能让杀气如此之重的人物也甘愿臣服于自己麾下的青年公子,那就更不简单了。

阎九对这青年公子的兴趣更浓,江湖路漫漫,多结实一些有趣的人,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哦,对了,还未自我介绍。”青年公子向着阎九拱手抱拳,说道:“在下李我羡仙,虽是一介纨绔,但是最喜结交江湖豪客,不知是否有缘与公子相识,结伴一程,不知公子将要去往哪里?”

“在下阎九。”阎九还礼答道:“此番行程是要往那千里之外的鄱阳湖,你若顺路,倒是可以做伴。”

“鄱阳湖?顺路顺路,你去哪里我都顺路!”青年公子见阎九并不反对与自己结伴,立刻喜笑颜开,回答倒是颇似无赖。

这时梨花却又在一旁好奇的问道:“鄱阳湖最有名的,便是那号称一剑破百甲的刘玉亭,难道阎公子这番前往,便是为了此人?”

“正是,难道说这刘玉亭和你家公子相识不成?”阎九点了点头,说道。

“没有。”李羡仙撇了撇嘴,道:“那刘玉亭和我素不相识,亦没任何瓜葛,虽不知道你和他是敌是友,但是实话道来,听他的名字,我便怎么也喜欢不来,他是死是活,与我毫无干系。”

“那就好。”阎九点了点头,越发觉得这李羡仙有点意思,虽然看似滑稽可笑,说话做事不假思索,只凭自身心情喜好,实打实的是一个仗着自己有些殷实家底,又有梨花这等高手护卫的富家纨绔,但是骨子里,似乎透着那么一丝的高深莫测……

“李羡仙……”阎九在心里重复着这青年公子哥儿的名字,忽然意识到,这李姓,乃是国姓!

难道说,这李羡仙,乃是皇家子弟?

可是,虽然想到这里,阎九心中疑惑更甚,老师曾经给自己讲过关于那九州皇族的一些事情,这皇家子弟出行的排场和规矩,那小心翼翼,如坐针毡的程度,心里也知道个一二。

有可能只带了一个高手就敢远走边疆的皇家子弟么?除了那个梨花,李羡仙身后那几个假冒强盗的奴仆,半步多的那些亡命徒们,不用全部出手,都足够让他们好看。

阎九越发的好奇了,但是却并不讨厌,相反的对着毫无架子的李羡仙颇有好感。

于是,阎九与黄燕子二人,便与这神秘纨绔公子哥李羡仙的队伍,结伴上路。

李羡仙乘坐的是一辆装饰相当夸张的马车,不说那三匹拉车的毛色艳丽夺目的枣红骏马,马车棚顶四脚,瑞兽端坐,雕刻得栩栩如生,有如活物;车窗悬挂珠帘,一颗颗拇指盖大小的珍珠颗颗圆润饱满,大小不差分毫;马车内更是金碧辉煌,软垫香床,红木茶具,糕点果盘应有尽有。

黄燕子哪见过如此的世面,上了马车,直接扑倒在香床软枕之上,蹬腿打滚,一张小黑脸笑得合不拢嘴。

阎九倒是皱了皱眉头,不禁问道:“李公子如此招摇,在这乱世之中,就不怕招惹麻烦?”

李羡仙哈哈一笑,说道:“游江湖,戏江湖,有些麻烦才有味道,不然太过乏味,还不如在家红袖满床来得快活。”

阎九摇头苦笑,不过仔细寻味,李羡仙这番话,虽然说得任性顽劣,随心所欲,不计后果,但是隐隐约约,似乎还有那么一些道理自在其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