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放纵一把

更新时间:2020-05-10 10:51:33

放纵一把 已完结

放纵一把

来源:落初 作者:篷雨 分类:武侠 主角:雪狼袁惜泽 人气:

经典小说《放纵一把》由篷雨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雪狼袁惜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只是一名浪儿  孤独地在那里守望  他不懂得江湖的险恶  他只想过着自己理想的生活  真正的爱情是在妖界  现实只让他饱尝心酸  一次有一次面对着所爱的人的利用  他又一次又一次的等待希望  浪情的故事  演义一场穿越在现实与虚幻的故事  诉说着一段浪儿情感上的纠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慢着。”就待老鸨欲把暖儿推进那位公子的怀中的那一刻,就在那位公子要用他那滑而无伤的手触摸暖儿身体的时候,雪狼突然张口道:“这位暖儿,我要了。”

停了手,公子的手也放了下来,恍似被雪狼这突兀的一语惊的酒意全消,暖儿也一下子定在了那里,她回转过身,看着这位刚才对自己一点儿也没有非分之想的雪狼发呆,不光是暖儿,与那位公子都用那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那莫名其妙的人。

在这里,谁不知道那位公子,他在江湖上虽然是位无名小卒,但是在这座城镇之中却是出了名的霸王。

他叫陆霜年,也生活在这个并不算是太过富裕的城镇里的富家,在难城的西角,有他的一所赌坊,城门的东面,有他的一座酒楼,那赌坊的生意就如这家宜红醉楼,昼夜不分,人流客满,那家酒楼的排面也不次于宜红醉楼的排场,整日也是接待着那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固然,在这个城镇里,没有什么是他想得而得不到的,更不存在有敢同他抢女人的人,大家反倒是想找些相貌出众的女人,献给他,巴结他呢。

雪狼在没有踏足中原之前,确切地来说,是雪狼没有经过这富碧堂辉的宜红醉楼之前,陆霜年可以将这个城镇倒转,顺着他的心意去回转,然而,就在雪狼生硬的说出今夜他要暖儿的时候,陆霜年似乎就不能太过猖狂了。

但是,陆霜年此刻依然是很猖狂,他不知道雪狼是什么人,不过,他只是知道雪狼是个外地人,是个没有什么名的人,是个同自己无法相抗衡的人……他把雪狼看得太低,他把自己看得却有那么的高,他把雪狼看得什么都不如自己,他把自己看成了只要跺跺脚,就连当地的财神也会向自己弯腰的人。

陆霜年确实有他高傲的资本,他把自己的位置并没有摆错,他在这座城镇里,本来就是瞪下眼睛,让好多人都会浑身上下布满鸡皮疙瘩的风云人物,只不过,他想错了一点,也是最致命的一点,那便是自己没有刀,他只是一位富家的阔少爷而已,他打不过雪狼,即使雪狼的刀法也无法同黎剑愁,云一飞那样的高手向媲美。

当一个人太过的自尊自大,目中无人的时候,他反而是怒的不动声色,他看起来十分的平和,很稳重,他也有些对雪狼很感兴趣,不光是有兴趣,还或多或少有几分佩服,佩服雪狼的勇气,对自己说话时的口气,佩服他敢抢自己所看中的女人。

陆霜年很平静,他的平静也未必是件好事,很可能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他越是平静,越是在对雪狼诉说着恨,彻头彻尾的恨。

陆霜年道:“你不是本地人?”

雪狼道:“不是。”

由于对雪狼太有兴趣,所以他总是想知道关于雪狼更多的东西,他想让雪狼在这个地方看清楚他的实力,他要用自己的平静来警告着雪狼,在这里,在这里无论做什么事情一定要清楚自己的地位,一定要确定自己是几斤几两重,否则的话,便会死无全尸。

陆霜年问道:“哪里人?”

雪狼也很平静,他的眉毛已然舒展,他的神情仍然泰然,他也在用自己的平静来告知陆霜年,不要太霸道,不要喝得醉醺醺地来这里寻欢作乐,他很看不惯,无论陆霜年是谁,他有怎样的背景,如何的实力,雪狼都不畏惧他。

雪狼轻狂,他的轻狂一点儿也不逊色于陆霜年,他是一位想名满整个武林的人,有如此雄心,有如此魄力敢去争武林上数一数二的名流的人,他又怎是个等闲之辈?

雪狼道:“从一个不知名的岛屿。”

陆霜年道:“离这里很远吗?”

雪狼道:“很远。”

陆霜年道:“那你来这里做什么,寻亲还是找人?”

雪狼道:“都不是。”

陆霜年听后微微笑道:“那是来做什么?”

听后,雪狼的瞳孔顿时在急剧地收缩着,他的脸顿时变得愀然无比,就如同刚才还是大晴天,转瞬就变得阴云密布了。

雪狼的声音也变得低沉,变得沙哑,变得那么的严肃,让人听了就有种浑身发麻的感觉,他的回答也是让人所费解,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说他来的目的并不是要让自己成名,或许他有这样的口气,也会让陆霜年惊愕一时,对他便不敢小觑,但是,他的回答要比那更加的犀利,更让天不怕,地不怕的陆霜年所为之一颤。

雪狼道:“我来中原的目的是杀死天下间花心的男人,杀死全天下负心的男人,杀死全天下玩弄女人的男人。”

雪狼一时将这句话脱口而出,或许,能说出这样的话也并非是他随便那么一说,这是他的恨,在他心中所掩下的二十年来的伤痕。正因为他爱他的母亲,所以他恨自己的父亲,正因为他恨自己的父亲,所以他恨全天下所有花心,负心的男人。他忘不了母亲在临走时那个不平凡的夜晚,淡淡的月光,酒洒在残刀上所四散而出的苍苍的光彩,他更是忘不了那个夜晚母亲为自己讲述的关于父亲的一切。

雪狼的父亲太狠心,在江湖上太过罪恶,为了名,他抛弃了家,屏弃了妻儿,连自己的妻儿都可以放下的那还算是个人吗,岂止算不上是人,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陆霜年听到雪狼那气势汹汹的话语,怔在了那里,暖儿那柔柔的眼神也在扫视着雪狼,在凄清的月色之下,雪狼的脸是苍白的,憔悴的,有的是威严与正义。

刀,他记得母亲叮嘱有关残刀的事情,他也知道这把残刀太引人注目了,太有血腥,所以,雪狼一直都用着厚厚的深蓝色的布将残刀包裹的很紧,他的手握的也很紧,没有人看不出来雪狼的手中拿的是一把刀,不过,没有人知道,在雪狼的手中,在这位孤岛浪儿的手中紧握的却是一把天下纷争,而且又充满着传奇色彩的残刀。

雪狼的手中有刀,然而陆霜年的手中却紧紧地握着酒坛。刀是可以杀人的,然而酒却是可以醉人的,麻醉的人没有神经,没有知觉,让人没有缚鸡之力,让人颓废,让人毫无警觉与防备,这便是陆霜年的弱势,摆在眼前的弱势。陆霜年是聪明的,他要比雪狼聪明的多,就在雪狼的右手翻了一下残刀的时候,陆霜年也感觉到了形式的岌岌可危。

“铛”的一声,在这个还是人声鼎沸的宜红醉楼外,刚才的那一声响却压盖住了这里整片的熙熙攘攘。其实,那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在这个不大的城镇中,陆霜年轻轻地跺下脚,都是会让人感觉到大地在微颤的,更何况是他刚才把酒坛摔在了地上,摔的七零八碎呢?

陆霜年并没有因为雪狼的威严而震慑住,而连坛子都拿不稳。倘若别人一瞪眼,他就变成了一只老鼠的话,那么在这个城镇中,他就不是人人所侧目而视的霸主了。

陆霜年是因忿而将酒坛摔在了地上,人要摔酒坛,无论他是怎么作态,都是达不到一种绝对的严肃的,一个醉了酒的醉鬼,人是不可能用心去害怕的,即使他真的是喝多了,说着那语无伦次的话,耍着那莫名其妙的酒疯。

陆霜年在这个地方是有威望,有地位的,他在这个城镇的地位就如同黎剑愁在整个中原武林之中的地位,人人都想摆平他,然而人人都没有那样的实力。

陆霜年在笑,笑的有些生硬,笑的也有些淫贱,也许他在这种胭脂水粉味儿很浓的地方呆久了,也呆习惯了,所以他才会冲谁都笑,不管自己心中有多么的气愤,但是,只要他露出点儿笑容,都显得出稍许的下贱。

陆霜年道:“外地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雪狼摇了摇头,谁都没有想到,谁也没有真正地注意到过,原来雪狼摇头的动作是那么的自然,那般的潇洒。他的回答更痛快,更潇洒,正因为没有人敢用这种漫不经心的口吻来回答陆霜年,所以才显得雪狼是那么的潇洒,那么的叫人所意外。

雪狼只说了两个字,两个在人们的生活中常说,很平淡的两个字,然而,这两个字经雪狼的口,味道就变了,变得不平常,变得充满了敌意,变得轻狂,变得对赫赫有名的陆霜年有种说不出来的鄙视,不仅是有鄙视,而且还有藐视。

“不知!”

陆霜年笑了,但现在的笑容除了有些淫荡之外,还多了一些神秘,诡异,太神秘太诡异的笑容是很慎人的,尤其是在夜里,在这个残月当空的明月夜里。

陆霜年说道:“那好,我告诉你,你可要记好了。”

雪狼点了点头道:“会的。”

这里是风尘玩乐之地,这里是供人所消遣的地方,倘若陆霜年在这里发了火,这宜红醉楼的生意必然是吃不消了。

老鸨是个精明的人,她见过无数种男人的无数种的笑容,每一种笑容里所暗含的意思,老鸨太清楚了。通过对陆霜年此刻的察言观色,她怕了,不是一般的害怕,而是怕的心都有些发麻。

于是,老鸨连忙露出满脸的盈光,对陆霜年道:“我说陆家少爷,那位外地来的不晓得您,您也不必跟他一般见识,陆少爷,您可消消气啊。”然后,她又将面孔对着暖儿,她的眼色变换的很快,当目光落到暖儿的身上时,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不像是在看着陆霜年那样眉飞色舞了,说道:“暖儿,还不赶快去伺候陆少爷,陪他好好乐乐,喝喝美酒。”说完,她又将目光转向了陆霜年的脸上,不时,咯咯地笑了起来。

暖儿点了点头,老鸨说什么她是都要听的,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是这样的,这也是一位风尘女子的无奈,也是她们的痛苦所在,但是这样的痛,这样的苦,是不会有人在意的,更没有人会理睬。

暖儿回视了一眼雪狼,雪狼也看了她一眼。她刚回视雪狼便又立刻地回转过了身子,准备对陆霜年投怀送抱,陆霜年见暖儿那迷人的美貌,暗含电波的眼神,不禁怦然心动,一时,把刚在还在感兴趣,百般在意的雪狼抛于了脑后。

陆霜年触及到了暖儿的手,暖儿的手就如她的名字,让人一刹那可以忘乎所以的暖。

暖儿即要带陆霜年走,走带闺房,为陆公子弹唱,陪他饮酒,给他赋诗……

“慢着。”雪狼的声音来的总是那么的突然,他的声音再次叫住了两人,道:“我已经说了,这位暖儿姑娘今天是我的了,我不允许任何人将她带走。”

顿时诚惶诚恐,她可是两边害怕,此刻有种进退维谷之感。她知道要想安然地呆在这座城里,要能将宜红醉楼每日都像今天这般张灯结彩的,无论怎样,无论雪狼够不够实力,这位陆霜年都是自己所得罪不起的。

于是,拉住了雪狼说道:“我说公子,今晚暖儿也已经有主了,我们这里漂亮姑娘有的是,进屋我亲自给您选几个。”

雪狼推开了,说道:“不用,今晚我只要暖儿,无论如何,我都只要这位姑娘。“

陆霜年听后,怒目圆瞪,直视着雪狼,雪狼不怕他,更不怕他那既犀利又煞寒的眼神,所以,他并没有回避陆霜年向自己的所袭来的目光,他没有回避任何事物的习惯。

陆霜年道:“我们初逢,你就胆敢同我这样作对?”

雪狼说道:“我看不惯你这样耀武扬威,到这儿来找女人的人。”

陆霜年道:“什么,看不惯我陆霜年,你没有说错吧,我也没有听错吧。”

雪狼说的,定然是在他心中所深思熟虑过的,他不存在说错话这样的概念,雪狼并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并不愿意同这阔家的公子再废口舌。

其实,雪狼所想的也正是陆霜年所想的,陆霜年也不再想说什么,但是他还是说了一句,说了一句可以让雪狼退步的话,说了一句试图可以威慑住雪狼的话。

陆霜年道:“在这个地方,只有死人才敢同我陆霜年作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