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长灵侠影录

更新时间:2020-01-14 12:58:19

长灵侠影录 连载中

长灵侠影录

来源:落初 作者:夜幕秋声 分类:武侠 主角:师哥静由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长灵侠影录》是夜幕秋声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师哥静由,书中主要讲述了:紫霄一剑动江湖,万法朝宗未可估.影落平沙英烈后,谁持玉麈照金枢.三十年前,为阻二帝北狩,武当山道宗七绝远涉江湖,于大河两岸与金军殊死搏斗,一战之下,武当几近殒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但见树梢之上,忽然飞落无数叶片,一抹淡绿色身影紧随其后,缓缓落在地上。仔细看去,竟是一个年轻俏丽的女孩,看上去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在素心面前盈盈拜倒。

女子说道:“十余年不见,素心叔叔风采犹胜当年,心怡这厢有礼了。”

素心闻言,先是一惊,继而大喜,说道:“心怡?你是叶二哥的女儿!”说罢仔细地看了她几眼。

那女子说道:“当年家父欲效仿林君复,隐居西子湖畔,不理朝野世事,被叔叔一语点醒,当时心怡有幸在一旁奉茶。伯伯还记得么?”

素心点了点头,说道:“果真便是贤侄女。”

静明道:“这位姑娘是师傅的朋友,自然也是清止观的贵客,请入观中稍歇。”

静明虽然身体残废,不能练习腿脚上的功夫,但十余年来内功丝毫不减,方才便已觉察到林木之间除沈雁青外另有一人,且功力深不可测。他原先担心这人是敌非友,恐怕是沈雁青的朋友,要与清止观为难。后来见沈雁青与静音比武时频频出丑,料像必是此人在一旁相助静音。沈雁青离开之时遭到暗算,无疑也是此人的手笔。此刻见到真人,一来知道她是友非敌,心中安慰,二来看到她竟是个体态窈窕的纤纤女子,又不禁瞠目结舌。

众人一同进观。过不多时,便到了内堂。

素心坐在主人位子上,请叶心怡坐在客座第一席。静明手摇轮椅坐在素心身后。其余弟子鞠了一躬,齐声道:“师傅,师兄,徒弟、师弟告退。”

素心道:“好,你们下去罢!静音,你留下来。”

静音点了点头,立在素心另一侧。

素心道:“回想起当年与叶二哥在孤山下饮酒,纵览西湖风景,那时尚年轻气盛,论谈古今风流,仿佛犹是昨日。只可惜叶二哥英年早逝去,令人唏嘘。”一语未罢,两眼泪横。

叶心怡道:“叔叔无须难过。家父不幸早逝,若他泉下有知,必定不喜伯伯为他痛心。”

素心点头道:“是,是,叶二哥生性恢廓,自非等闲之辈。生死于他,确是看得很开的。”

叶心怡道:“叔叔,十年前心怡奉家父之命往西域长灵山学武,前两年才回到中原。月前在济南府拜见陆大伯,得知舍弟如今尚在人世,家父临终前托付叔叔代为照看。心怡父母早逝,唯有舍弟一个亲人,若是他如今安好,请让他出来和心怡一聚罢。望叔叔成全。”说着便又在素心面前拜倒。

素心轻轻拂袖,却见她绿衣衫微微摇摆,竟未能将她扶起,心道:“人说长灵派内功出神入化,果不其然!”口中说:“这个自然。静音,你过来。”他将静音拉到自己面前,左手指了指叶心怡,说道:“静音,你可知此人是谁?”

静音看了看叶心怡,觉得她面色清丽,身材瘦削,甚是漂亮,自己第一眼看过去,便觉得她和自己十分亲切。这一会儿,他听着师傅与她说话,更觉她的声音温柔清脆,听在耳中说不出的受用。

素心道:“她便是你的亲姐姐。当年你爹爹将你托付给我时,你还是个两三岁大的小娃娃,一转眼十余年过去了。”

叶心怡喜极而泣,将静音揽在自己怀里,看他一次便眼眶一红,刚要说话却是一阵哽咽,好半晌儿都只是抱着他忍声啜泣。静音乍闻此事,只是一片茫然,渐渐地也感觉到一股温情袭上心头,眼眶也慢慢湿润了。

素心道:“陆大哥、你爹爹与我原是结义兄弟,后来陆大哥做了鞑子朝廷的官,叶二哥随宋室南渡,唯我一人留在此间。一天,他突然回到济南府。我们三人聚谈之下,才知道他在大宋遭到奸臣排挤,眼见着忠臣蒙难,自己却无可奈何,于是愤然辞官回乡。只是他为人热心家国,大宋朝廷偏安一隅,不思进取,他空怀一腔热血,却无路请缨,终于郁郁终日,忧愤以亡。临死前,他带着两岁多的儿子来到清止观,托付我代为照看。我给这孩子的道号便是静音。”

叶心怡心情稍复,对静音说道:“你原本姓叶,名叫心传。爹爹给我取名心怡,原是希望咱们的妈妈时时心怡如蜜,没成想她生下你之后便得了一场重病死了。给你取名心传,是希望你能把他的心志流传下去。爹爹一生为家为国,是个响当当的汉子。”

叶心怡从怀里取出一方折好的手帕,慢慢掀开,露出两块温润澄净的美玉,上面各自刻着“怡”、“传”二字,说道:“这两块玉是妈妈送我们的东西,是他的家传宝物。那时候你还未出生,妈妈便全部交到我手上,让我之后转送给你。”

静音从中拿起那块刻着“传”字的美玉,仔细端详了一会儿。

叶心怡道:“心怡此行原是要接心传下山,共叙天伦。家父家母早逝,临安府旧宅却仍留着,心怡想跟弟弟一同回去。”

素心道:“这个……这个自然。静音,你姐姐来了,你就跟她下山去罢。”

叶心怡道:“谢叔叔成全。”

素心道:“静音,你且随为师过来。”

说罢素心从座位上立起,揽着静音的脖颈向屏风后走去。越过门槛,一座百十来丈高的险峰兀然矗立在眼前,山脚下几处散乱的屋舍正是他们平素居住的房子。师徒二人并步而行,一路无话。静音但觉师傅掌心有一些冷汗,黏黏的不甚舒服。但想到与师父分别在即,就一步也不忍离开他。

二人进了一间竹屋,乃是素心居住的房子。房间里陈设简陋,一幅字画对门而挂,屋中是一张四尺见方的木桌,清新朴素。

素心从一只木盒中取出一封信笺,外面已微微发黄,显是多年之前便已写就。信封上用行书写着一行字:“华山靖元道长亲启,弟子陈伯阳敬上”。陈伯阳乃是素心道长出家前的诨名。

素心将信放在静音手里,说道:“他日若有机会去华山,替为师将此心交予靖元道长。道长见了信,自然知道我的心意。”

说完便不再言语。静音见师父眼眶泛红,自己也喉咙哽咽,难以回话,便点了点头,默默垂头忍泪。

静音稍作收拾,换了一身俗家装扮,便随叶心怡下山去了。众师兄弟一直相携着送他到山脚小溪旁,迟迟不肯回去。

静音随姐姐下山,改回了自己俗家名字叶心传。姐弟二人沿着清溪一路北上,正值春夏之交,风光旖旎,两人言笑宴宴,共叙十年来种种经历,倒也不觉路途漫长。时光飞速,转眼便到了黄昏时分。

日渐西沉,二人到了一处小村,在村头破庙中过了一宿。第二日天蒙蒙亮又继续赶路,中午时分到了奉符县。此处虽不繁华,倒也人口兴旺。他们去市集买了两匹马,一棕一白,接着去了客栈吃了点心,当晚就在客栈里住了下来。

叶心怡道:“心传,你日后要继承爹爹遗志,须得了解爹爹的为人。咱们爹爹单名一个辰字,道君皇帝政和二年出生于山东东路济南府,那时候济南府还叫做叫做齐州。靖康年间,爹爹十四五岁时认识了一个崂山来的道士,自称是华盖真人刘若拙的第十二代传人。爹爹跟着他云游四海,足足有两年。之后回到济南府,与陆大伯、陈三叔义结金兰。陆大伯家境殷实,且出手豪阔,资助爹爹读书,又出钱让陈三叔去华山学武。后来陆大伯就在北方做了鞑子的官,爹爹则一路南行,去做了大宋朝廷的官,一直做到了户部尚书。在临安府爹爹认识了咱们的娘,她原本是临安府大户吕氏的千金小姐,嫁给爹爹之后日子虽不如先前安逸,也算殷实。绍兴十一年,皇帝听信奸臣谗言,将岳飞岳元帅打入大狱,爹爹奉命审问案子,发现案情疑点众多,便去向秦桧解释,不成想秦桧听完之后,当时不声不响,第二天上朝便奏请皇帝另选他人查问此案。爹爹疑心更重,不愿就此放弃,便联合一众主战派大臣向皇帝上书为岳飞鸣冤,却被秦桧的党羽压下。秦桧见上书为岳飞申冤之人太多,不能全数罢免,于是就纠结江湖人士四处暗杀。一时临安城腥风血雨,不少主战派官员迫于威势,勉强归顺秦桧。当时娘肚子里正怀着你,爹爹心中愤慨,不愿妥协,便令亲信连夜带着娘和我出了临安城,一连奔波两个多月,才回到济南府。爹爹独自一人留在临安城与奸臣对抗,终于……终于还是没能见上娘最后一面。”

叶心传道:“姐姐,我以前听师傅说起过,秦桧是鞑子在汉人中的奸细,岳飞则是个大大的忠臣。爹爹为给岳飞鸣冤,不惜赔上自己的身家性命,看来师傅所言不假。”

叶心怡道:“本朝诸人物中,能令后人誉之以极、毁之亦极的恐怕只有两个人,一则是岳飞,一则是秦桧。岳飞自然是个大大的忠臣,为保大宋江山,不惜肝脑涂地,但他也使得南渡之后的大宋朝局风雨飘摇,两河之间百姓蒙受战火之灾。秦桧做大宋的丞相,诛杀忠臣良将固是不对,却使得十五年来宋金两国和平相处,免了不少朝局动荡的灾祸。”

叶心传道:“爹爹何以让姐姐去西域学武?”

叶心怡道:“日后你自然知道。”

叶心传见她不愿再说,因此便不再问。二人纵马前行,一路相安无事。两日之后,便到了济南府。济南府城门前是一片方圆几里的杨树林,日光照耀下,杨树叶闪闪发光。

和风细细,二人心情极是顺畅,纵马飞驰向前。忽然,叶心传所骑的棕马一声长嘶,前蹄高高跃起,险些将叶心传翻下马去。待棕马平静下来,叶心传才看见原来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展开双臂,拦在马前。那少女一身奇异的装扮,头戴一只小帽,帽檐处嵌了一圈珍珠,看样子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那少女喘着气说道:“哈是哈是……救命……其尔丹诺……坏人追……”

叶心传心中茫然,只听见她叽里呱啦地说话,但只能听懂其中几个词语。叶心怡翻身下马,说道:“那边有十一个人过来,有人在追你?你是女真人?”

叶心传这时才想起,他先前与师兄在泰安县城里赶集时曾听过鞑子说话,也是这般叽里咕噜不知所云。

那女孩拼命点了点头,拉住叶心怡的手腕,说道:“漂亮姐姐,救命……”眼泪几乎要溢出来。

叶心传道:“这一句我听懂了,姐姐,她赞你漂亮。”

叶心怡道:“你跟我们一起进城罢?”

那女孩一听,说道:“不去那里,那里有坏人!我去……去……”她抬头看了看太阳,右手手指在掌心上划了几下,接着轻轻点了点头,露出坚定的眼神,指向正北方,说道:“那边。”

叶心传道:“姐姐,我们带着她么?”

这时隐隐听到不远处马蹄杂沓声渐行渐近,一里外烟尘飞起,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那一队骑兵便已奔至三人面前。那少女见了赶忙躲在叶心怡身后。

当先一人满面虬髯,身穿黑色铠甲,腰上别着长剑,胯下一匹黄马甚是威武,身后一列骑兵分三排站定,加上领头的男子,果然是十一个人。

那人沉声说道:“是两个汉人,一个小孩,一个女人。喂,你们见过一个……”这时他看到叶心怡身后藏着一人,眼睛一瞪,用胡语说了一段话。叶心怡姐弟俩都没听懂。

那少女缓缓现身,摇了摇头,回了一段话,用的自然也是胡语。

那人又说了几句话,语态稍显温和,那少女却似更加惊恐,只是不住摇头,却不说话。那人深吸口气,在马背上坐直,向身后打了个手势,接着便有三人翻身下马,各自手持长枪。

少女越发惊慌,说道:“漂亮姐姐……救我……”

叶心怡道:“他们是什么人?”

少女道:“我不认得……是坏人……”

叶心怡心道:“既然是坏人,何以对她说话语气如此客气?”嘴上说道:“救你也可以,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那三人径自向少女走来,浑似看不见叶心怡、叶心传一般。那女孩见状,越发惊恐,便要逃跑,却被叶心怡抓住了手腕,见她面带笑容,好像完全没有用力,自己的手腕却像被锁链铐住似的挣脱不开。

那少女含泪叫道:“他们不让雨柔找妈妈。雨柔要妈妈!”她这两句话说得甚是凄恻。

叶心怡道:“三位大哥,这女孩是什么人?”

那三人瞥了她一眼,却不说话。骑在马上的领头人说道:“此事是王府家事,与二位无关,就请避开罢。”

叶心怡笑道:“我非要管一管你们的家事。我最喜欢管别人家事了。”一句话说完,身形一转,在那三人颈上肩井穴各拍一下,那三人便突然身体绵软,倒在地上。转眼之间,叶心怡又回到女孩跟前,抓住了她的手腕。

女孩瞪圆了双眼,叫道:“哇!你是神仙……”

那领头人见状,双眉紧蹙,叫道:“南朝人会法术!”接着用胡语吼了一句话。其他人挺起长枪,向三人冲将过来。

叶心传见状,骑马横在他们和叶心怡与那少女之间。那领头人长剑在手,笔直刺向叶心传咽喉,被叶心传轻松躲过。他顺势长剑下劈,叶心传策马后退几步,又躲了过去。

紧接着便有四人从两边围拢而来,纷纷向叶心传刺去。叶心传见他们出招迅捷,却毫无学武之人的素养,一枪刺出,若未刺中,便即横扫,一扫未中,便抡起长枪斜着向下劈落。如此几个回合,叶心传都是只躲不攻,斜眼看叶心怡时,只见她身边又多了几个人木然而立,显然已被点了穴道不能动弹了。

叶心传当即在马鞍上一拍,身体纵跳而起,顺势抓住一人刺来的长枪枪尖,那人见势慌忙收枪,叶心传将双足在鞍上一点,眨眼间便跳到了那人身后,跟着点住他肩井穴,那人登时动弹不得。如此几个起越,兔起鹘落,包括领头人在内的五个都被点住了穴道,或翻落下马,或瘫软在马鞍上。

叶心传道:“没事……”话未说完,已看见那女孩向北边发足狂奔而去。叶心怡双手背在身后,望着她离开。

叶心传道:“姐姐,她怎么走了?”

叶心怡道:“这些人是大户人家的家丁,这小女孩是家里的小姐,偷跑出来,这些家人定是来寻她的。”

叶心传道:“那我们岂不是坏了他们的事?小女孩一个人往那边去,会不会有危险?”

叶心怡道:“我见到她的样子,就想起咱们的妈……她走的时候,我也是像这般大……也是这般场景,我没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

叶心传对父母毫无印象,没有她那样伤感,只是默不作声。

叶心怡道:“心传,济南府是金国的重镇,且这一年都是金国的葛王完颜褒在做济南府尹,城内、外防备严密,轻易不要滋事。明日我们在客栈歇息一宿,第二日再去城西拜见陆大伯,之后便一路向南,回临安府。”

叶心传答应道:“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