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天衍皇帝

更新时间:2020-01-08 08:50:03

天衍皇帝 连载中

天衍皇帝

来源:落初 作者:破烂侯 分类:武侠 主角:天骄云岚星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衍皇帝》的小说,是作者破烂侯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天衍皇帝曾经统治着辽阔的华夏疆域,但此时的衍王朝诸国鼎立,寂默已久的乱世之轮重新开启,每个帝王踩着层层叠叠的尸骨都想要踏上最高的王座。而武功强大到接近神明的高人大都隐于高山孤岛,他们都在等待那个来自地狱中的王,他曾在三百年前被封印,现在即将苏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傅,我真的很想和你回家,但是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还有事没有完成,为了他,我忍受了三百年的苦难,才把他重新赎回来,我希望您可以替我照顾他。”舞天骄站起身向着尸山走去。百里空带着青亦在后面缓缓跟着。

他走过尸山脚下早已阵亡数百年却没有丝毫变化的士兵,看着一个个冰凉的尸体,这些年轻的面孔睁着空洞的眼睛望着天空,无神的瞳孔倒映出怪人仅剩的半张疲惫的面孔。他摘下其中一位士兵的头盔,他的腿已经被砍断了,腹部有一个贯穿的大窟窿,他那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曾经发亮的眼睛。

他抱着少年,握着少年毫无温度的手指,这曾是他从都城带出来的少年,目力所及之处全部都是阵亡的士兵,他们与北烈国敌人奋战到最后一刻,至死不退!

“对不起啊!哥哥……我们还是没有保护好很多很多人……不过我救回了木儿,虽然代价有点沉重,但是值得。”舞天骄微微张着嘴,吐出一口气,他盘腿坐在尸山脚下,漫天的星光聚拢着,照射在他的身上。

“师傅,他叫舞木,是哥哥的儿子,以后就拜托您了!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丑,不过很快会变好的,我可不想就这样见木儿。”舞天骄咧嘴笑着,看着很狰狞而又充满希望,但在百里空的眼中却满是心酸。

在星光的照耀下,他悬在半空中,身上黑色的长毛慢慢淡化消失,原本干枯满是伤痕的身体不断的修复着……

渐渐的,星光回拢消散,他紫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衬着悬在半空中的身影,竟似神明降世。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

“爷爷,这是怎么回事?”青亦瞪着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这世间还有如此神奇的事情。

“嘘...”百里空示意青亦先不要说话,安静的看着。

舞天骄屹立空中,口中低吟浅,风云变幻,山川变成沧海,在舞天骄的低吟中,竟爆发出如海啸一般的音符,淹没了一切,无数死去的战士们纷纷活了过来,带着血肉模糊的身体,抬头看着曾经带着他们浴血奋战的王,眼中没有悲伤,没有不甘。

月光下,群山间,声势滔天,那声音是无数战士厮杀时的呐喊,那是他们一往无前的信念。

“我们从未失败。”舞天骄说了这样一句话,月光映衬下,他在无数亡灵士兵面前站得笔直,眼睛里充满了希望。

“愿为天衍世代!”无数亡灵战士齐呼。

那些阵亡的天衍将士一个两个从地上爬了起来,像是完全苏醒过来一样,捡起地上的武器,排列成方阵。

覆灭的天衍帝国,似乎又重新活了过来。

……

在响彻尸岛的呼喊声中,亡灵方阵前的空地突然开裂,荒魂大戟夹杂着漫天血气冲出,荒魂带着舞木和舞天骄面面相对。

“准备好了吗?”荒魂开口道。

“快了”

“那好,我可以等。”荒魂将昏睡中的舞木放在了亡灵方阵前。

战士们整齐的向前,将舞木围在中间,像他们生前对舞天衍与舞天骄那样对舞木致以最崇高的军礼。

有一双手给舞木披上了印有木樨花的大氅,在那一瞬间,舞木猛的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了一个年轻士兵的漂亮眼睛,感觉很熟悉。

“末将经无涯,见过殿下!”年轻的士兵单腿跪拜着说。

经无涯生前是东陆交州经氏族长次子,正儿八经世家子弟,因为喜欢军旅生活,他父亲拗不过他,就将他送到了舞天骄处,但他年纪尚小,身量不足,轮廓精致,眉眼细长,天生一张娃娃脸,一双激凌凌黑幽幽的大眼睛看人常不自觉眯起,所以舞天骄就将收做他徒弟带在了身边,以免发生危险。

“你是……无涯哥?”舞木看着眼前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死灵,满脸惊讶,心里感觉很难过,泪水不由自主的滑落,他面前的年轻战士也才十五岁啊!

……

“三百年前,天衍帝国都城离画城被破的那一天,是我和整个天衍战士的最后一战,面对无耻的背叛者。”经无涯对舞木说:“在那一天,我先是看到了很多死人。

很多很多的死人,遍布整座古老皇城那么多的死人。

血腥味厚重黏稠,于空气中布下一张看不见却黏糊糊的大网,令钻进其中的人们一呼一吸都充斥这个味道,充斥着人们临死前凝固在空气中的怨恨与悲愤。

我在去西城门寻找师傅的路上,小心翼翼的避开脚下已沤染进地砖砖缝的血迹,也尽量挪开视线,不去看墙头檐下一张张惨死的面孔。好不容易才走到一处宽敞的宫殿,却不料一抬头,一具小孩的尸体赫然映入眼帘。

那是一个长相乖巧的孩子,连死后容貌都没别的尸体那么青灰狰狞,他胸前被人拿刀剑扎了一个大洞,嘴半张着,似乎直到死前一刻还在询问什么。

我以为这个孩子的尸体已经足够让我终身难忘,却没想到真正令我终身难忘的,却是东方丞相的尸首。

他被挂在离画城西城门,到死都被铁链紧锁着。

四道粗大的铁链横穿其中,东方丞相的尸首就被挂在城门上,他七窍流血,白发蓬乱,肮脏发臭。”

“是谁杀的东方爷爷……”舞木听到东方丞相死的如此凄惨,神情沮丧到了低谷。

“是他的儿子,东方破!”经无涯咬牙切齿的说。

“什么!”舞木一脸吃惊的瞪大眼睛。

“殿下不必惊讶,在权力,皇位的诱惑下,人心便是如此,师傅曾经说我们人族是野蛮的,可却连贩夫走卒都识字断文,又说我们是智慧的,可有的人却能易子而食,杀父谋利,毫不手软。”经无涯说道,他想要让舞木明白一些道理,“过去吧,师傅在等你!”

经无涯带着舞木穿过一个个排列整齐的方阵,所过之处,所有战士一一跪拜。

“小叔叔!”穿过方阵,舞木便看到了那个曾经无比熟悉的面孔。

舞木奔跑着冲进了舞天骄的怀中,泪眼婆娑,他还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自己的至亲之人了。

“木儿不准哭,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应该是男子汉了!”舞天骄将舞木抱在怀中,语气温柔。

“小叔叔,天衍帝国没了,是吗?”舞木小声问。

“不,天衍帝国没有亡,因为你还活着,活着便有希望!”舞天骄摸着舞木的脑袋,对着面前的天衍战士朗声道:“从现在起,舞木便是天衍帝国的国主,我们从来没有失败,他会带着所有天衍将士的亡灵,东山再起!”舞天骄将一枚代表帝位的玉佩系在了舞木腰间。

“末将参见国主!”首先跪拜高呼。

“参见国主!”经无涯身后的数万天衍将士整齐划一的跪拜齐呼,声势浩大。

“木儿,这是你必须要承担的责任,关乎于舞氏的荣耀,天衍帝国的复兴,所以你要努力变得强大,就算是力竭,也要咬牙切齿的忍着!”舞天骄半蹲在舞木身侧,声音柔和。

舞天骄的心里清楚,不论舞木表现的多么柔弱,他的心里其实是无比坚毅的,当你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他的时候,就算是哭着喊着,也会不动声色的竭尽全力。去把自己应该抗的责任抗在肩上,砥砺前行。

“所有的背叛者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你们的血不会白流!”舞天骄手中出现一颗透明的珠子,慢慢的飘向半空,逐渐变大,最后宛若磨盘一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