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宦海洗剑录

更新时间:2020-01-06 09:12:34

宦海洗剑录 连载中

宦海洗剑录

来源:落初 作者:徐猫儿 分类:武侠 主角:辉哈 人气:

完结小说《宦海洗剑录》是徐猫儿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辉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桃花庵歌明.唐寅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折花枝当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须花下眠。花前花后日复日,酒醉酒醒年复年。不愿鞠躬车马前,但愿老死花酒间。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世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记得五陵豪杰墓,无酒无花锄作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日子如果陷入了循环,那便会让人觉得无聊,不过徐宝倒是很知足。

每天和彭老头儿练练嘴皮子,在御膳房撒摸各种好吃的,晚上再学“精妙”剑法,这样的日子对比上一世的血腥和杀戮简直堪比天堂一样的存在。

如果现在让他许愿,那大概就是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很好了,几近于完美,最好不要有任何的改变。

但老天爷高高在上,心念所致,总喜欢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改变嘛,一定要有的,这东西就跟报应一样,有的来得慢,有的来的急,总不会让人一直如此悠闲就是了。

彭老头儿最近来的少了,大概两到三天才会来一趟,顶替他的是翰林院的一个学士,好像姓张?又好像姓王?见了两面,是个书呆子,每天教他们背书,纯粹糊弄。

今天又下雨了,这是徐宝来到此世以来所经历的第二场雨。

雨从早上开始下,他从御膳房出来往内书堂走的时候还被淋到了,好在橘子带了伞。那把伞。。。模样倒是很朴素,只不过实在是有点儿太大了。想想也是,一般的油纸伞还真遮不住他的大体格子。不过也亏得伞大,不然徐宝也借不上光不是?

傍晚的时候徐宝跟着徐孝天又回到他们的小院,在屋中歇了一会儿,喝了两口热茶,徐孝天又从里屋他的床底下拿出了一个三层的食盒放到徐宝的手上。

为什么这里也要用上一个“又”字?

因为这种事也已不是第一次。

上一次,十几天前吧?也是一个雨天,也是这样差不多的时间,徐孝天也给了他一个这样的食盒。

徐宝问道:“爹,还是送到那儿吗?”

徐孝天点点头:“嗯,还送到那儿。记得怎么走吧?”

“记得。”徐宝回忆了一下,拎着食盒又拿了把伞,便出了门。

“小心些,早去早回。”

这盒子里的东西徐孝天倒也没有瞒他,上一次当着他的面打开过,两层的吃食,不外乎蜜饯糖果一类的东西,剩下的一层是几张银票以及些许的散碎银子,合共大概也就十几二十两银子的样子。

所以说,钱这个东西还真是重要,即便是这深宫大内也离不开银子。

徐孝天是尚膳监的掌印太监,但尚膳监这个地方实在不是什么油水丰厚的衙门。宫中食材的采办的是二十四衙门中的“酒醋面局”以及“司苑局”负责。尚膳监辖制御膳房,说的白些就是给宫中做饭的大食堂,吃喝自然不愁,可要把吃喝化作金银那就难了,总不能在宫里摆摊卖菜不是?

徐孝天应该也是没多少钱的,可没钱还要攒钱往外送,这就奇了怪了。

这银子到底是要做什么用处的呢?

徐宝心中好奇,但也没到一定要探查个究竟的地步。

好奇心害死猫,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这道理老祖宗可是换着花样说了几千遍。

他的任务,就是把这个食盒送到凝香宫的门口,那里自会有人接应。盒子交到对方的手上他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

这紫禁城中有大小宫殿七十几座,每年都有些增减,具体数字可能也就工部的人和那个听说叫怀恩的大内总管说的明白。外边儿的人说起这座天子居所,有几间宫殿总是绕不开的:乾清宫、太和殿、文华店、保和殿、武英殿,等等等等。

不过对于宫中的大多数人来说,那些名宫大殿实在太过遥远,与他们没有什么干系,可这凝香宫就不同了,对于他们来说可谓耳熟能详。

为何?

因为凝香宫还有另一个名字——冷宫。

皇宫中没有哪座宫殿的名字叫冷宫,所谓的冷宫,其实是皇帝用来惩罚幽禁犯下过错的妃子的地方。一开始本来是没有定制,不过后来也不知是怎么一个规矩,慢慢的就定在了皇宫西北角落的这座凝香宫中。

打入冷宫的妃子最后又活着出来的,纵观整个历史,好像也就一个武则天吧?

至于本朝,目前好像还没有这个先例,不过有一个女人似乎正咬着牙憋着劲儿准备挑战这个记录。

武则天被打入冷宫之时不过一个小小的昭仪,而此刻困在凝香宫的这位可了不得了,她进去的时候可是正经八百的皇后。

雨在下,天上电闪雷鸣不断,看着有越下越大的意思。风雨中的宫娥宦官们一个个撑着伞紧走慢赶,虽然徐孝天叮嘱过他不要惹人注意,但看这个样子,估计自己就算一路高歌猛进估计也不会有人理会他吧?

雨大,徐宝走的也就急,大概三刻钟,徐宝便来到了一处冷僻的宫墙外。两扇颜色斑驳的大门半掩着,显得很是破败。门上挂着古旧的匾额,字迹已经模糊,但隐约认得出“凝香宫”这三个字。

“人呢?”徐宝皱了皱眉头。上一次来时是接头的人一身黑衣等他,这一次。。。许是有事耽搁了吧?

东西没交出去,他自然也不能走,于是只能在此等候。

屋檐下徐宝把伞收起来,想了想,终归还是没有推门进去。不过透过门缝往里边儿看,石板道已被杂草淹没,里边宫殿的门倒是紧闭着,一样的斑驳,透着一股子腐朽的气息。

也不知那吴皇后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听说这个凝香宫闹鬼?

吴皇后不会已经死了吧?

徐宝拎着食盒百无聊赖的胡思乱想,眼前的雨下的愈发的大了,用句俗话来形容:“都下的冒了烟了。”

徐宝的眉头也拧了个大疙瘩。

大哥,你不是睡过料了吧?太没素质了吧?收钱也能忘?真没有上进心。

时间不紧不慢的又过去了小半个时辰,就在徐宝在纠结到底是要和那个接头的人来个“不见不散”,还是来个“撒由那拉”的时候,身后的门缝里走出来了一个小人,扯了扯他的衣袖。

“嗯?”徐宝低下头,这是一个。。。小妖怪?

不到一米的身高,看着有些蓬头垢面的,头发都快垂到地上了,头和身子相比之下有些过于的大了,穿着一身完全不合身的宽大宦官服饰,仰着脸,瞪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着他。

“你是。。。”

徐宝一句话刚起了个头,小妖怪先开了口,声音脆生生的,透着一丝纯净:“哥哥好,你是来给我和干娘送吃的吗?”

“这个。。。”徐宝想了想,随后努力做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来:“可以是。”

“深宫大院的哪里来了这么一个小可怜?干爹是谁啊?也太不靠谱了吧?”

看着眼前的小孩子狼吞虎咽的,徐宝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将称呼从“小妖怪”变作了“小可怜”。

这小孩子之所以脑袋这么大,他知道,是因为营养不够的原因。

这是个很懂事的孩子,看起来很馋,吃的也很凶,但一块糕点放在嘴里却不立刻下咽,非得嚼上几十下把滋味都琢磨透了才咽下去。所以两人从相遇到现在过去得有一炷香的功夫,小孩子也不过才吃了三块饽饽。

“都吃了吧,别客气啊。”徐宝拍了拍小可怜的脑袋。

“不行。”小孩儿摇了摇头,糯糯的道:“我吃一点儿就够了,要给干娘多留些。”

“干娘?”徐宝顺口问道:“你干娘是谁啊?”

其实他这真的是顺嘴搭音,对于答案并不如何好奇。

小孩儿倒是很老实:“干娘吗?她。。。”

刚说一个“她”字,只听身后的风雨中传来一声爆喝:“尔敢!”

徐宝仓促转头,汹涌的杀机扑面而来,一只手掌在眼前不断放大,直轰自己的面门。

“我死了!”徐宝亡魂大冒,只这间隙之间便知自己与对方的武功天地之差,对方即下死手,自己绝无幸理。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又一个身影闪在徐宝的身前,一手画圈一手立掌直轰,与来人硬对了一掌。

“嘭!”

溢散的掌风气劲将徐宝和身边的小孩儿冲倒在地,耳边只听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张敏,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