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拔剑一怒

更新时间:2020-10-08 07:57:45

拔剑一怒 连载中

拔剑一怒

来源:落初 作者:萧one 分类:武侠 主角:赵秋曼小河 人气:

主角是赵秋曼小河的小说《拔剑一怒》此文是萧one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苏小河带着一纸婚书初入江湖。他质朴,但不憨厚。在这个江湖里,他会经历什么?他会像你我一样,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经过即将经历的一切。但不论如何,他一定会一个不改初心的人,一如坚持初心的你我。而方惊梦的心里早已看透人心的险恶,他在这个江湖里会怎样?能否坚守初心?洛大小姐一个鬼灵精怪的大小姐,历经江湖风雨,还能否继续做一个鬼灵精怪的大小姐吗?谁能遇浊愈清?谁又遇浊愈浊?谁又遗世独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苏小河摇头道,“我师父说,江湖里就是你杀我,我杀你,人杀人。如果人不杀人,就不叫江湖。”

杀人的人赞许道:“你师父说的很对。”

这时,苏小河又叹道:“但是,杀人不过点头低,也无需这样折磨他。”

杀人的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原本少言寡语的还是多说了一句:“有人希望他这么死。”

他的眼神又落到胡金福身上,目光淡然,又不带生机。

苏小河不再说话了。

“少侠,救救我!”胡金福牙齿打颤,向苏小河求救。

苏小河淡然道:“你不用我救。”

胡金福一愣。

杀人的人听了这话,看了他一眼,又一步一步的走向胡金福,双指对着他的额头,聚力待发。

胡金福突然动了。

而且很快。

他就像一枝脱弦的箭。

他没有向前飞,而是向后退。

他人在退,衣服却脱了下来。

那华丽的衣服也飞了起来。

飞向杀人的人。

这件华丽的衣服里面布满了幽幽的铁钉。

铁钉极小,却淬了剧毒,而且是三十六种剧毒。

这件衣服也叫“毒衣”,只有薛谔穿得,旁人都穿不得。

薛谔穿了丝毫无碍,他人穿了必死无疑。

哪怕被一根小小的铁钉扎破皮肤,七步之内必死无疑。

胡金福就穿着这件“毒衣”。

他就是薛谔。

“毒衣”飞出去以后,他就抹了一把脸,易容后的脸显出真身来,脸色狠辣,眼神阴森。

“一语成谶”三日前就将取胡金福性命的消息送到了他的胡府,胡金福雇了“匪夷所思”和“毒衣”薛谔三人。以“匪夷所思”与薛谔估计,“一语成谶”从未失手,但武功未必抵得过三人,由“匪夷所思”拖延时间,薛谔寻找时机,只要将“毒衣”罩在“一语成谶”身上,即可大功告成。只是三人并没有料到“一语成谶”的武功竟然恐怖如斯。

“匪夷所思”竟然被“一语成谶”一招毙命,薛谔心知估计错误,只怕要命丧此地。但他心性坚韧,一直在伪装,企图瞒过“一语成谶”的眼睛,伺机发动“毒衣”。

逃。

他是不会逃的。

以“一语成谶”的武功,薛谔没有逃脱的胜算,不如拼死一击,置之死地而后生。

踏入此地时,他也一直在观察苏小河,以他对“一语成谶”行事的了解,苏小河应该只是经过此地,并非“一语成谶”的同伙。对苏小河的戒备,他也就去了大半。

当苏小河开口时,他以为这个年轻人同情心发作,要插手此事,那他偷袭“一语成谶”的几率就大大增加。

谁知苏小河竟然不想救他。

苏小河看起来一身寒酸,眉目柔合,虽然带着被布裹着的剑,却没有高手的气息。

薛谔偷袭“一语成谶”,不求杀敌,只为脱身。

但“毒衣”发动以后,欲要逃离的他看了苏小河一眼,眼中杀机顿现,“嗖”的一下打出一枚淬了毒的铁钉。

而此时“一语成谶”正面对迎面飞来的“毒衣”。

薛谔出手太突然,“毒衣”张开罩来,他已经躲避不及。

他没有躲。

他一向遇强则强。

既然来不及躲,他更不会躲。

他的双指绷的更紧,竖的更直。

双指迎着“毒衣”划过。

那“毒衣”已经完全罩住了。

薛谔一枚铁钉打向苏小河的同时,撞开身后的墙壁就要逃离,回头还望了一眼即将被“毒衣”罩住的“一语成谶”。

他本来要离开的,就忍不住缓了一下。

如今的情形,“一语成谶”想要避开“毒衣”毫无可能,必死无疑,薛谔又何必急着离开。

然后,他看到“毒衣”发出“呲”的一声,突然破开,分成两半。

薛谔心中一冷,从撞开的破洞里钻了进去。

“一语成谶”却没有追,而是看着苏小河。

苏小河刚头一偏,就躲过了薛谔的暗算,眼睁睁的看着薛谔逃走,也没有去追,只是奇怪“一语成谶”为什么盯着他,而不去追逃走的薛谔。

“多谢。”“一语成谶”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将带着的伞丢下,才从墙壁的破洞口钻进去,去追逃离的薛谔。

苏小河没有应声,却揉揉鼻子。

方才薛谔扮作胡金福走过来之时,故意让自己脚步虚浮,让别人以为他并不懂武功。苏小河当时并未在意,但当“一语成谶”瞬间击杀了“匪夷所思”,那人故作惊恐的表情虽然没有破绽,眼光却忍不住一缩,刚好让苏小河瞥见了。

原本此事与苏小河无关,但他不想看着“一语成谶”中计。

师父说江湖就是人杀人,他深以为然。

但他对“一语成谶”虽然说不上好感,却挺好奇。

这是一个傲气冷漠的人。

苏小河不反感这种傲气冷漠。

方才在街上扫了这人一眼,他就心中留意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人出手如此果断狠辣,一击必杀,绝不留情。

而且,貌似是一个杀手。

一个傲气冷漠的杀手,但也并非不近人情。

他也看出了苏小河提醒了他。

也许他自己也早已识破薛谔,但既然苏小河张了口提了醒,他也就欠了一个人情。

苏小河如今并不知道这个人情会带来什么,目前只是对方的道谢。

苏小河并不在乎这些。

他要离开,而且冒雨离开。

此处留下两具尸体,如果被人看到,难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他拿起“一语成谶”丢下的伞,觉得这人当真有趣,知道自己肯定要离开,不似“一语成谶”有淋雨的怪癖,竟然把伞留给了他。

苏小河刚走出来,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他回头看去,只见那片摇摇欲坠的避之地,大概因为被薛谔在墙上撞出了一个洞,再也无法支撑,竟然塌了下来。

苏小河无奈的叹息。

看来还是要投入客栈,待雨停了再作打算。

他找了一家普通的客栈住了进去,心头却在想着逃离的薛谔。

以“一语成谶”之能,薛谔不是敌手。只要他逃不掉,就必死无疑。如果他逃了,怕是要寻苏小河的麻烦。

他逃走之前暗算苏小河,自是看出了苏小河阻拦“一语成谶”之事,其实是提醒他。

此时苏小河并不怎么在意。

既然出了山,入了江湖,总是会有一个敌人。

人怎么可能没有敌人。

一个人,不会所有人与你为友,同样也不会所有人与你为敌。

苏小河早已做好了有敌人的准备。

何况薛谔这种敌人。

此人心术不正,苏小河初入江湖,就已经听闻这人的恶名。既然是一个恶人,他对“一语成谶”感官还好,识破了薛谔,怎么会置之不理。

他心里真正考虑的是此行了结以后的打算。

师父说他没有历练过,武功停滞不前,才赶他下山,好使他磨砺一番。

苏小河从小的玩伴并不多,而且全是不懂武功的普通人,他也很想见识一下江湖上的高手如何,增长阅历。

苏州是他此行第一站,却与江湖无关,只是一件私事。洛寄予何时归来,是他比较在意的事。

晚间,苏小河正准备吹熄灯,耳朵一动,从窗户跃过,手勾住窗棂,翻身掠到屋顶。

果然,那里有一个人在等他。

竟然是“一语成谶”。

苏小河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给你提个醒。”“一语成谶”依然傲气冷漠,哪怕苏小河好心提醒过他,但他仍不可亲近,“有人要杀你。”

苏小河一皱眉:“今天逃走的那人?”

“一语成谶”摇头道:“他已经死了。”

“那是谁?”苏小河困惑了。

他初入江湖,除了白天得罪的薛谔,应该不会有旁的人。而且,还要取他性命。

“这你就不要问了,总之你小心些。”“一语成谶”顿了一下,盯着他,还是道:“看样子你应该第一次走江湖,没有见过江湖险恶,凡事小心为妙。”

苏小河却不懂他是何意,反而更加不解了。

“你不必再问,我的消息绝对属实。告辞。”“一语成谶”没有等苏小河细问,便阻拦了他,转身就要离开。

“兄台慢走。”苏小河却叫住了他,问道,“多谢兄台相告,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正欲离开的“一语成谶”转过头看着他,语气更冷了:“我从不欠人什么,你我从此两不相欠。”

身影一闪,他便纵身而去。

苏小河一愣。

这人原来不想欠他人情,才以这个消息相告。

苏小河皱着眉,准备回到房间里。

这时却听那人冷冰冰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方——惊——梦——”

苏小河莞尔一笑。

不过他心里却是不解。

不管方惊梦从何处得知有人要杀他,最关键的是,初入江湖上的他,怎么就突然莫名其妙的有了一想要杀他的死敌。

这一路走来,他并没有搅入任何争斗。唯一得罪的也就薛谔,但此人已死。

那还有谁?

毕竟是生死敌人,除非大仇,谁会突然要杀他。

但下山以来,他的剑都还没出鞘,也未与人动手,更是未曾杀人,怎么就突然有了这样一个死敌。

莫名其妙。

不可思议。

令人费解。

方惊梦知道,但却不告诉他。

苏小河生性心宽,考虑无果的事暂且丢在一旁,为今之计,安心等待洛寄予归来才是他要办的大事。

至于有人杀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唯有如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