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黩武录

更新时间:2020-09-11 11:52:46

黩武录 连载中

黩武录

来源:落初 作者:不自由 分类:武侠 主角:王曹公 人气:

《黩武录》作者:不自由,武侠类型小说,主角:王曹公,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庙堂权臣智士,以一场江湖博弈,赌下大靖其后数十年太平。阴谋阳谋,皆是诡谲算计;人在江湖,总是身不由己。群像登场,皆是各有坚守;命非定数,却是造化弄人。此间事,有诗言——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联手挡攻,不是有负温侯之名?”蓑衣人站定,气定神闲。

“侯爷,流儿无大碍,只是左蹄马铁毁了,腿也有些麻了。这家伙好手段,百炼精钢打的马铁也毁了。”弓手说话。

“已一刻了,我还活着。”面对挑衅,小温侯也不示弱。

“兵器拖累而已。”

小温侯闻声看去,蓑衣人几次内劲附刀,手中刀身承受不住已然崩毁,只留一个长长的刀柄还拿在蓑衣人手中。

“唉,真该让老五给我多备几把。”唐玉春喟然叹之。

“为何不拿趁手兵刃来。怕我认出身份?”小温侯并没有放松警惕。

“杀你,本也用不着。只是你有匹好马,救你一命,从伍者,好马难得,好好待它吧。”蓑衣人说完,便转身径走。

“哦?不杀我了?”听到小温侯的话,蓑衣人停下了脚步。

“今日止此,先存你一命。莫再说,否则我只得抢刀。莫去凉城,否则我还要杀人。”蓑衣人转头,斗笠下,双眸间是藏不住的杀意。

小温侯和菁武军众人触及眼神,皆感背脊如虫噬咬,寒意附身。那是杀伐无数的人才有的眼神。

“挡阻行军,谋刺官伍,按大靖律,当如何?!”小温侯见众军被蓑衣人震慑,当即厉喝。

长官言,众军醒,皆为自己方才失态愤恨。

“斩!斩!斩!”众军策马,进五十步,迎立蓑衣人,战意非常。

“听到了吗?你的罪,按律,当斩!”见众军恢复信心,小温侯笑了。

“治军有道,醒军有方。小温侯,你,果然不错。”蓑衣人眼神又恢复如常,“你说罪?我犯下不少罪,也立过不少功……论功,你治我不了。论罪,也还轮不到你来治。”

“怕了?想走?直说,不丢人。”小温侯话语好似玩味,眼神却满是认真,把走字说的格外重。

看着小温侯刻意把走字说得格外重,蓑衣人会意一笑,一跃冲天而起,转瞬消失在雨中。小温侯见人已走,暗舒一口气,为让众军察觉。

众军见蓑衣人遁走欲追,却被小温侯叫停。

“方才一战,他未伤分毫,更可怕在气息未乱,始终如常。而且他的战技,似有军伍中人的影子,出招皆是力求毙杀。如果他真的是军伍中人,你们要追他,恐怕也讨不到好处。”

菁武军众人停住,看着小温侯,虽是不甘却也从令。

“众兄弟莫要不甘,人外自有人,只管勤练武艺,我们所图,可不止一时的脸面……他既不让我们去凉城,咱们偏要去,到时自有机会再分高下。何况,太丞派我们来,可是有天大的要事,大局为重。”

“得令!得令!得令!”

“说一遍就够了,吵得老子耳朵疼。让老子好好歇会。”众军见小温侯脱力的模样,哄哄闹闹地皆笑了出来。

离开众人视线,徐行的蓑衣人听着远处菁武军饱含战意的洪声喝厉,站住,脱下蓑衣,露出了红白锦衫,腰间是象征身份的一枚唐纹玉佩。

“大靖有你们,很好。”望着逐渐放晴的天空,身旁丢着斗笠蓑衣的唐玉春笑了出来。

“虎父无犬子,有子如此,吕兄,你在天之灵当欣慰了。”

……

……

……

凉城,王府内。余庆阳白一子关令之等人推敲线索,三人同座间便聊到了唐玉春。

“白前辈,敢问您与唐堡主是什么关系?那日你来堡,堡众们认为您是来寻仇的,可看上去您与唐堡主非是敌人。”关令之好奇地看向白一子。

“老朽与他乃是故交,与其说是敌人,不如说是对手……”白一子饮茶笑谈,接着又说道,“如不是老朽自作多情,也可以算得上是朋友。”

“唐堡主一向不喜说自己的事,我们也不敢问。白前辈,恕晚辈实在好奇,您不如给我说说唐堡主的事。”看得出来关令之对唐玉春很敬重。

白一子看着关令之的模样,放声大笑,关令之有些害羞地挠了挠头。

唐玉春数年前天降凉城,行侠事,平匪患,建立唐家堡,对凉城帮助甚多。为人正直,一身本领,确实是个传奇人物,但唐玉春的来历身世等等,旁人一概不知,更添几分神秘色彩,关令之等凉城青壮对其神往憧憬是很正常的事。关于唐玉春,余庆阳也很想知道,更何况此间唐玉春还关乎一桩命案。

“他既然故作神秘,老朽也不好多言。余捕头也不必介怀,与其从旁人口中说出,不如你亲自问个明白。”白一子看出了余庆阳的心事。

余庆阳明白白一子话中深意。如今最大嫌疑的不是唐玉春,而是张成辅。

白一子见关令之遗憾的表情,接着说道。

“不过老朽倒是可以说说我们认识经过。龙宁十一年,我少时出世进入剑屏楼,本以为论武交友好不自在,却没想到剑屏楼里不论老家伙小家伙都是整天子曰圣贤曰的酸臭儒生,不对老朽脾气,索性凭着一身武艺剑游四方。金匈素来与我朝相敌,至龙宁十三年靖匈才算和平,时年改历龙安喻意长治久安,但那时我大靖的安,却似求来的安,对金匈是给银无算。老朽虽是江湖人,年少轻狂心中不忿,便行江湖事。一路莽莽闯荡至关外金匈地界,败王车,羞金骑,掳骑长,荡追寇,自此扬名,虽惹下不小的麻烦,但如今想来也是无尽畅快,哈哈。”

“前辈风采,晚辈如今听来心中也是无尽畅快。”关令之抱拳。

“小家伙。虽是风采,但你可不要学老朽,既然唐玉春他对你有所寄望,你还是暂且好好磨练吧。你还年轻,不急。”关令之听到白一子话,嘿嘿笑着点头。

“老朽也就是二十二岁那年,于金匈结识的唐玉春。那时陪在他身边的除了唐三娘,还有一名女子。”白一子说到这儿,神情有些黯然。

关令之和余庆阳见白一子神情伤感,也不催。白一子将茶倒掉,从怀中取出酒壶饮了一口:“你们知不知如今三妹虽被人称作唐三娘却本不姓唐,姓湛,是京城湛家的二千金。唐玉春身边的,也姓湛,唐三娘是她妹妹。”

关令之不解其意,但余庆阳却是略感吃惊。余庆阳在京时听闻过京城湛家,本是名门望族。后来不知怎的,万庆一年开年之后京城之内便再无湛家,此事也就成了京城奇谈,有说是家道中落,有说是得罪皇权被全族发配,还有说是因玄变之役殃及池鱼,众说纷纭。

“那时唐三娘不过刚满十岁,那丫头跟在唐玉春和她姐姐身后好不臭屁……好像扯远了。金匈进犯大靖,其中之一便是因为金匈土地荒瘠处处可见,龙安时一年,老朽在金匈地界可谓是风餐露宿,远比在大靖游历还要艰苦,夜里寻一个避风的地方都极其不易。

当夜老朽寻栖身之所,远听到金戈铁马之声便前往查看,便看到了唐玉春等人被一队金匈金骑围困。唐玉春他们身着华服,老朽本以为是哪家不长眼的公子哥来体验异域风情被匈兵发现便欲上前相助,却见唐玉春长刀一出,金骑队便是人仰马翻,根本用不着老朽相助。见到他的身手,老朽很是惊喜,加上他乡遇故知……虽说那时我俩还不认识,但在语言不通的地界终于遇到了同族人,老朽就走了过去想结识一下。”

白一子又喝了口酒,接着说道:“说来惭愧,我去金匈时本没想待那么久,一开始也就没多做准备,奈何……后面老朽迷路了,身上的衣服臭的不行了,就扒了身金骑的胡服……”

关令之听闻此言,直接把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门外的双宿更是大笑出声,想必以他的耳力听的一清二楚。

“咳……那时天色已晚根本看不清面容,又加之在唐玉春刚战完,见一身胡服的老朽从暗处走来,哪分得清胡人汉人,想必他当时以为我是金骑搬来的救兵,没等老朽说话便提刀冲了过来。老朽方才见他出手漂亮,见他有战之意也没多言,手痒之下便不出声跟他索性一战。后来打斗过程中,我退到湛大小姐身旁被看了出来,才被她出声制止……”三言两语间,白一子壶中酒已喝完。

“也算不打不相识,我与唐玉春自此结识。后来我才知道,这老小子打斗中间早就认出我不是金匈人了,但还是没留手,就更对我脾气了,哈哈。”

“为武者,当如此。”关令之神往。

“不错,怪不得唐玉春看好你。”白一子拍了拍关令之的肩膀。

“我们一见如故,其后便一路同行在金匈闯历,那时真的很畅快,纵马高歌,仗剑闯荡。”白一子的神情中满是怀念。

“唐三娘本姓湛,那如何如今只称唐三娘?那湛大小姐,跟唐堡主又是何关系?”余庆阳心中好奇,便也发问。

“那老小子害羞,没跟老朽说过,但只要长了眼睛就都看得出来,湛大小姐是那老小子的相好,两情相悦只是尚未婚配,但那也是迟早的事,只差个仪式而已。也亏的他唐玉春祖上积德,有那么个漂亮的姑娘愿意跟着他在金匈风吹雨淋的,倒是三妹跟着唐玉春他俩吃了不少苦,哈哈……一日我们刚击退了来复仇的金骑队,金匈兵就这臭脾气,明知自己技不如人还非得自讨苦吃……不久之后便来了个急匆匆的便服着装军中驿卒来寻唐玉春,那时老朽才知他是兵家。”

“白前辈是说,唐堡主之前是军伍之人?”关令之打断到,随后又为自己打断白一子说话表示抱歉。

白一子点点头表示无妨也表示了肯定,随后又说道:“他听后便找到老朽悄声说有要事要回去处理,恐再有匈兵追击,便请老朽便留下来帮他断后,老朽答应了,当日唐玉春便领着她们回了大靖,他走时神情严肃,我们就此告别……后来再相见,湛二千金变成了如今冷漠模样的唐三娘,他身边也再无湛大小姐。我问过他发生了什么事,他不说,问他湛大小姐在哪,他没有多谈,只说是死了。”

白一子摩挲着酒壶,又是一阵无言。

“此间事到此为止,老朽不愿说了,你们也莫再问。他日见唐玉春与唐三娘,也莫提此事,更不可对他人提起,否则老朽的剑可不认人。更为可能不等老朽,唐三娘的厉害你们便知道了。”余庆阳和关令之皆点了点头,明白此事确是除了当事人之外旁人不可说的事情。

“那关于何人能命唐堡主去杀人一事,白先生可有想法。”余庆阳看向饮茶的白一子,关令之也表示好奇。

“唐玉春为人自傲,不服于人。这在旁人身上可能是弊处,但老朽知道以他的本事配得上这样的性格。”酒尽,白一子只得饮茶,“对于何人能让这么自傲的一个人去杀人,老朽不知,也颇为好奇。”

旧谜未解,又添新结,种种谜团令破案无数的余庆阳也隐隐头痛。

“事多不愁,既然处处皆谜,那便处处可解,余捕头放轻松些。若是余捕头倍感烦恼,不如让那位仙人替咱们一解迷惑,如何?”白一子看到余庆阳苦闷的模样,笑道。

听闻白一子所言,余庆阳才想起之前因为验尸推案而忽略的事。

“白先生说的可是这个锦囊?”余庆阳自腰间掏出王员外交与他的锦囊。

“正是,让咱们一见仙人手段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