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恣意怒马江湖行

更新时间:2020-09-11 11:35:05

恣意怒马江湖行 连载中

恣意怒马江湖行

来源:落初 作者:李戮风 分类:武侠 主角:邝凡飞邝 人气:

主角叫邝凡飞邝的小说是《恣意怒马江湖行》,它的作者是李戮风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邝凡飞从一个朝廷要犯变成统领江湖九大神器的武林大至尊,战天斗地,黑白通吃,只因为一次偶然的出头便无法置身事外,不断获得各种技能,金钱,美女,权利,强大的气场,最终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心中那个不灭的复兴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来是高前辈,失敬失敬,久仰鬼崖洞奇人异士众多,各窟主不单长相奇特,功夫更是不一般,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邝凡飞道,这当中既有真心实意,也有拍马屁的套话在里面。

高不就哪会听不出来,自是不在意,说,“我这人最不喜欢江湖那点套路,还不如请我喝酒吃肉来得实在,方才吃了一肚子酸果子又是糖葫芦又是青枣的,还舒展几下筋骨,这肚子不争气咕咕直叫。”

邝凡飞也正有此意,喜上眉梢,心想若是能讨教上几招,学几手功夫,像黄蓉用美食引诱洪七公教郭靖武功那样,岂不美哉?那便是胡吃海喝一顿也完全OK啊。当即应下,道,“前辈想吃啥,我请客,咱们喝个痛快!岳州城是回不去了,半道上恐怕也没啥像样的地方,估计还宰客宰得厉害,咱们得上前追回马匹,再走它个十里八里路到前方找找小村子,可能还有些朴素的农家菜。”

“奇怪,仔细听邝兄弟说出来的话怎么感觉跟我接触的中原人士大不相同,莫非是家乡口语?倒是有趣得很。”

邝凡飞心里道:“废话,我讲得是二十一世纪的现代汉语,说了二十来年,时不时脱口而出很正常的啦!”

他笑笑道“是啊,家乡的语调和说辞有些怪异,见笑见笑。”通过这几个月,他发现自己现代的汉语和古代的差别还不算大,多数时候都是不影响交流的。

“不妨不妨,能听懂八九成。”高不成接着道:“用不了那么远,我知前方有一处地方不仅有吃有喝,临走了还能顺点东西带走,就是可能有些费口舌手脚。怎么样,敢不敢和我一同前往?”高不就道,脸上略过一丝不易觉察狡黠的神色。

邝凡飞一怔,心里想道,“这怪老童看起来狡猾的很,不会是想要我去干偷鸡摸狗之事吧?怕是一人干不成,正好拉我下水,我若不答应,那就是怂包,我要是答应,如果他又乱来,我可不想闯祸背锅。”当下面露犹豫之色。

“怎么?怕了,不敢啦?前脚说要请我,后脚就反悔?”高不就道。

邝凡飞头一扬,说,“高前辈哪里的话,只要是打怪升级装那啥的事情•••哦不,只要是惩奸除恶的事情,我邝凡飞舍命陪君子啊!前辈要做之事,肯定不是什么无聊的事情,我也是好奇得很呐。不知道这是要去哪里,做啥子事情?”

高不就嘿嘿一笑,独自往前走去,道“先寻得马匹,跟我走,到了便知。”邝凡飞只好追上,两人再前面找到之前的马匹,双双跃上马鞍,策马往西北的武陵大山深处走去。

武陵地区多山深林密,山势峥嵘险峻,古老沧劲,山连着山,山叠着山,山外还有山,山中多雨,茂密的植被层层叠叠相似给这片古老的山脉披上一层绿衣,各种叫出名的叫不出名的植物目光所致,比比皆是。这里更是南北药商眼里的天然药库,盛产茯苓,金银花,天麻,吴侏儒等等中药,在还未进深山脚下,就有好多采药制药的人家,忙时青壮年进深山采药,老人妇孺在家加工炼制。

两人行了约摸不到半日,来到了一个叫茯苓沟的地方。这茯苓沟是武陵地区比较外围的地带,因为这里盛产山茯苓而得名,也算是进入这武陵腹地的必经地带,茯苓沟呈东西走向,两头狭窄中间宽,南北两边是高高的山地,像两只天然的大手,把茯苓沟捧在手心里。

两人在马上颠了几个时辰,屁股生疼。见到了有村落可以歇脚,便齐齐下了马。找了家小客店,栓了马进店,找了个靠窗的桌子坐下。店小二凑了过来,用着浓重的当地口音问,“客官来点什么?本店今早刚新到的新鲜山猪肉,切成片用秘制中药材香料卤制,不单没有膻味,吃完保证你香到喉咙里,不舍得下咽。”

“莫非是东北的锅包又?还是山猪的?有这么神?好,试试。还有啥?”邝凡飞道。

“看着二位风尘仆仆,肯定是赶了不少路吧,肚子里没点油水怎么得,尝尝我们店的招牌,芋头腊肉,咸香的腊肉炒上闷的松软的芋头,又是充饥又惹味。再适合不过啦!”小二得意的好像如数家珍。

“点,点上!”高不就早就忍不住了,肚子里的馋虫快要被勾出来了,忙不迭手敲两敲桌子。就这样前前后后又点了艾草窝窝,山药酱猪骨,松子鸡块,外加一坛店里酿的老山参酒。这里靠山吃山,山货加上当地药材做成药膳,滋补养生,倒也是此地的一绝。

席间,邝凡飞问道“高前辈,您说这里有吃我信了,有拿•••拿的是个啥子?”

高不就示意附耳过来,凑到他耳边,轻声道,“要取的是便是武陵山中第一匪帮,风渐谷的当家,鹤鸣皋的项上人头。他的人头,可比你邝凡飞老弟的还值钱哟,当然了,我并不单单是要他的脑袋,我还有更重要的东西要从他口中拿出来。事成之后,里面的尽数金银珠宝,宝石字画,你随意。如何?”

邝凡飞一听,差点给呛了嗓子,随即又恢复平静,怕隔墙有耳给听了去,压低声道“前辈真是语出惊人啊,就凭借我两之力就想取匪首的脑袋,怕是蚂蚁撼树自不量力吧!”

“你我之力当然还稍有欠缺,要是再多一人,这事情便能事半功倍,多几分胜算。”高不就道。“我已经安排妥当,时辰差不多了,他该到了。”

突然间有听见头顶横梁有异响,邝凡飞下意识抬头往上瞧去,不知道何时横梁上多了一人,那人穿着宽袖大氅,双眉斜下,眼小如豆,面容哭丧,四肢奇长,端坐在横梁上背靠着柱子,也正低头看着他,嘴里嚼着半片竹叶。

“下来吧,师弟,一起喝两杯,别把人家横梁压坏了。”高不就道。

那人嘿嘿一笑,道“师兄你知道我的,寻常的路我不走,凳子椅子我不坐,要么站着,要么就坐这横梁上舒服。”

“也罢也罢,我是怕这种出场方式,太过招摇,吓坏了过路人。好长时日不见,喝一杯如何?”高不就倒了一杯酒,捏在手中,轻轻斜上一掷,那酒杯不急不缓,也不溅不洒,直朝横梁飞去。

那人动作奇快,“噗”一声吐出口中半片竹叶,正击中飞来的酒杯,“啪嗒”一声,酒杯碎裂成几块,里面的酒液也半空开花,四散飞溅,只见他一个“随风摆柳”从横梁上翻身,不待酒液落下,舒展长臂,手心朝上呈窝状,半空把酒接住,以手代杯,揽入嘴边仰脖喝下,双脚稳稳点在地面上,落在桌子旁边。

他拎起酒壶,倒了酒,对邝凡飞道“能和我师兄这样古怪脾气的人一块儿喝酒,倒也不多,来,我敬兄弟一杯。”说罢右手推杯而来。

邝凡飞起身碰杯,两杯接触,就感觉一股力道从杯身传到手腕再传到胳膊,险些让他回退半步,幸好他反应也快,运劲暗暗角力,当下两人僵持住,纹丝不动,唯有杯中酒好似沸腾一样,不断洒出。洒到快要见底的时候,“啪”一声脆响,两个酒杯齐齐碎裂,跌落地上。两人对视一阵,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候高不就重新斟了三杯酒,“来来来,小兄弟别见怪,我这师弟脾气和我一样,见了生人总要先玩上一阵才肯消停。”

“哈哈哈,两位前辈都是有趣得很,能跟两位结交,已是幸事,又怎敢见怪?晚辈•••”他刚要说出口,想了想,人生地不熟,暴露了行踪可不行,就用手指蘸了酒水,在桌子上写出“邝凡飞”三个字样,“还未请教前辈大名?”

那人微微一笑,也点了点酒水,在桌上写出“郁木堂低不成”六个字。邝凡飞会意,原来此人是鬼崖洞五窟的郁木窟窟主低不成,和高不就是师兄弟,听说鬼崖洞各窟主都是奇人异士,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当下三人喝酒吃肉,只是这低不成只吃素食,不曾沾一口荤腥,但是不妨碍谈笑风生,直到日落西山。

眼看这还有一个时辰天就要黑了,邝凡飞起身结了账,又买了些腊肉干粮和酒分与两人带身上,此时马厩里的马也喂饱,三人骑马朝着西边的密林进发。

“如果前面道好走,天黑前定能赶到风渐谷的前哨探探虚实,明天是初六,是附近乡民们每月给风渐谷交粮的日子,明早我们混进去,见机行事。”高不就道。

这风渐谷盘踞武陵腹地靠山而建,利用地势险要和周围百姓性命做要挟为祸一方,朝廷也一直苦无对策清缴,再加上北方连年自然灾害,朝廷也无暇顾及,只要不公然造反,也不会有人理会这山沟沟的匪祸。近些年这帮贼匪胃口越来越大,不仅要周边村子上交粮食家禽,那个村要是少交了,便要下山抓青年男女充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