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体育 > 禁区之雄

更新时间:2018-12-23 20:29:30

禁区之雄 已完结

禁区之雄

来源:落初 作者:林海听涛 分类:体育 主角:陈陈涛 人气:

主角叫陈陈涛的小说是《禁区之雄》,它的作者是林海听涛最新写的一本体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世界足坛的争议性球员。他在球场上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但同时他冲动嚣张招人讨厌,他推搡主裁判,挑衅对手,引发斗殴……  他让主裁判头疼,他让对手的后卫和门将头疼,他甚至让自己和对方的主教练都头痛……  他让媒体们疯狂追逐。  他用进球取悦球迷。  他和那些形形色色的女人们的桃色绯闻让人妒忌。  他是天使与魔鬼的综合体,有人有多讨厌他,就有人多喜欢他。  用《法国足球》的话来说:“他是当代绿茵场上最与众不同的大个子!”  但是陈英雄觉得这些都没什么了不起的,别大惊小怪了。  “你们以为我是谁?我是陈英雄!”  小心!雄出没注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迈尤科夫的哨音没有再次响起,或许是因为这个球真的没什么问题,或许是因为迈尤科夫自己都被这个进球给吓到了,忘记了吹哨。总之,他的哨音没有响起。

冷冷的质问完对手之后,陈英雄却没有继续在球门前呆着,他转身朝场下走去。

从一开始那位教练趾高气扬地讥讽自己和父亲的时候起,陈英雄就不打算在这支球队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了,不管他能否有实力被中央陆军看上。

别人瞧不起自己,没必要还恬着脸非要留在这里。这是一支不知道尊重人的球队,尤其是那个教练。

虽然贵为俄罗斯联赛的豪门,但没有豪门气度。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陈英雄径直走到了场下自己的父亲身前。

“我们走吧,爸爸。”陈英雄俯身提起地上的大背包。他和自己的爸爸,就是这样,一人背个包,再挎个包,走南闯北,走遍了欧洲。

陈涛问:“就走了?”

陈英雄点点头:“嗯,我可不想在瞧不起我的球队踢球。”

陈涛想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儿子说的很有道理。别人看不上自己,就没必要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不过……

“那我们只能回家了啊,英雄。”

“回家就回家,大不了我去打工!”陈英雄说的斩钉截铁。

陈英雄内心深处当然也不甘心就这样放弃自己的足球梦想。可比赛都已经结束了,还要怎么样?结局是不可能更改的,输了就是输了,他输掉了这场最关键的比赛,失去了晋级的机会。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保持着尊严离开这里。

“走吧,爸!”陈英雄率先甩开大步,离开了训练场。

陈涛也为儿子感到可惜,但还能怎么办呢?他们已经付出了自己所能付出的全部努力,忍受了常人所不能忍受的困难,结局不尽人意,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背上背包,跟上了自己儿子的脚步。

两个人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转身离开了训练场。

拉蒂什愣了一会儿,随后突然拉住了身边的瓦莱里·明科:“去!把他给我留下来!”

明科有些意外:“谁?”

“你说是谁?”拉蒂什瞪了一眼这个不开窍的手下。

“呃……您真打算……”想明白是谁之后,明科更意外了。

“给他一个星期的试训期,近距离考察一下他的能力,再做决定。”拉蒂什给明科下了命令,同时也做出了一个决定。

之前认为他毫无天赋的看法现在看来是错误的,他的身体素质确实相当出色,如果能够合理运用,并且针对头球进行专项训练的话,也许并不是一无所获的……最起码留他一个星期试训,看看他究竟有多少水平。

明科追出来的时候,陈英雄和他的父亲已经快走到大门口了。这两个人还是挺好认的,他们背着醒目的大背包,还各自挎着一个,在人群中很显眼。莫斯科中央陆军可不是欧洲那些名声在外的豪门,这样带着全副家当来看球的外地球迷屈指可数。所以明科在人群中一眼就找到了他的目标。

“等一等!等一等……”他在后面挥手喊道。“喂!”

不过前面的两个人毫无反应,头没回,脚步也没听。

不得已他只好直接撵上去了……

终于在大门口截住了他们两个人。

还喘着粗气的明科也没和陈英雄废话,直截了当就问:“你想不想留下来在中央陆军踢球?”

他问的直截了当,陈英雄回答的也很开门见山:“一点也不想!”脸上没有丝毫犹豫不决的神色。

明科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他当然知道这对父子来训练场是做什么的,还不就是希望球队给他们一个试训的机会,能够被球队看上,然后签约成为职业球员吗?

现在眼前的小子通过努力,终于博得了拉蒂什的“另眼相看”,这个时候他难道不应该毫不犹豫地接受中央陆军提出来的试训要求,并且感谢拉蒂什的宽宏大量吗?

“什么?”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一点也不想留在什么中央陆军踢球!”陈英雄一字一顿,用英语非常慢地说道,确保眼前这个俄罗人听清楚了,不会再有什么疑问。

“你考虑清楚了?”明科有些惊讶。“我知道……呃……”

他欲言又止。

对面的陈英雄笑了。

看来对方也是知道哪儿出了问题的嘛。他很欣赏眼前这个教练的尴尬。

他的笑容激怒了本来还有些尴尬的明科——莫斯科中央陆军说什么也是俄罗斯的豪门,我身为球队的教练,肯亲自来说服你留下,就已经算是很给你面子了,小子!你别得寸进尺!

“你别以为能在刚才的测试中顶进一球,你就有什么资本了……我告诉你那只是青年队,而且都还未必能打上主力的……”

陈英雄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我管你是什么,就算你把一线队的主力防线叫来,我也能在他们头顶上进球!”陈英雄和明科卯上了,先不说他是不是真的能在比赛中爆掉中央陆军的主力后防线,嘴巴上首先绝对不能泄气,要硬到底!

明科笑了——自己干嘛和一个狂妄自大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小子在这里斗气啊?

他摇了摇头:“我希望你考虑清楚,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你一定比我更清楚。这是你的机会。但我们也不会一直给你这样的机会。”

“我根本不稀罕你们给我的机会,你瞧我这不就拒绝你们了吗?”陈英雄耸肩撇嘴。他陈英雄可不吃嗟来之食。“反正放走我又不是我的损失,而是你们的损失。”

明科更觉得眼前这个大个子好笑了。

“我们的损失?哈……”

真是无知者无畏!

他也不愿意再和这个白痴废话下去了,他转身就走。

回去了拉蒂什要是问起来,自己把原话一复述就完了。相信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人都会有一个评判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当拉蒂什听了明科转述的话之后,哂笑了一声:“在塞姆布拉斯、伊格纳舍维奇和别列祖斯基兄弟的头上进球?哈!”

他笑了,旁边的其他人也笑了。

戴维达斯·塞姆布拉斯是立陶宛的国脚,虽然才二十六岁,但是已经代表国家队出场四十三次了。

谢尔盖·伊格纳舍维奇二十五岁,为俄罗斯国家队出战二十一次,早就已经是俄罗斯国家队的主力中后卫了。2004年欧洲杯之前,他因伤退出国家队,结果那届欧洲杯,俄罗斯遭遇惨败。唯一值得称道的也许只有他们是唯一击败了那届杯赛冠军希腊队的球队吧……

而年轻的别列祖斯基双胞胎兄弟,虽然都才二十三岁,却也已经是俄罗斯国家队的常客了。哥哥阿列克谢·别列祖斯基为国出战十四次,司职左后卫。弟弟瓦西里·别列祖斯基入选国家队十次,司职右后卫。同时他们也是莫斯科中央陆军的主力边后卫。

这四个人就组成了中央陆军的主力后卫线。

全都是国家队级别的,那个东方小子也敢说他能在这些人头上进球?

拉蒂什摇头摆手:“算了算了。犯不着为一个傻子大动肝火……”他现在想起来自己竟然用青年队来陪一个傻瓜一起疯,他就觉得后悔。也许这个人的身体素质确实出色,在头球上有那么一丁点天赋,但这么一次的表现能说明什么呢?走狗屎运谁都可以做到,这样无知狂妄的人,他可没兴趣让他进中央陆军了,否则的话只能说是中央陆军的耻辱。

“就这么直接拒绝了,好不好啊,英雄?”走出了中央陆军训练基地的大门去,陈涛问身边的儿子。

“有什么不好的,爸爸?你难道没注意到那些人对我们的态度是什么吗?他们就像是在看白痴小丑一样!”陈英雄愤愤不平地说。在训练基地,爸爸要求自己克制,满腔怒火没处发泄,他早就不爽了,他甚至觉得自己刚才对待那个教练都太客气了,他应该撩点更狠的话,最好气的对方七窍生烟。

“只是这样一来,你……”陈涛看上去比自己的儿子还不甘心,还想不开。

“嗨,我不是说过了吗?实在不行回家打工去啊,这年头只要肯干,还能饿死人吗?我想开了,爸。大不了不踢职业足球了,换一种活法呗。以前我是太颓废了,出来一趟我学到了很多东西。”陈英雄很大人地拍了拍爸爸的肩膀。

“学到了什么?”陈涛饶有兴趣地问。

“呃……”陈英雄挠了挠后脑勺。“太多了,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上来……不过,要做英雄,在哪儿都能做。”

陈涛看着自信的儿子露出了微笑。

儿子以前是挺自信的,同龄人中身体有优势,又在职业足球俱乐部的青年队踢球,看起来前途很光明。但是这番欧洲之旅,他生怕打击了儿子的信心,让他彻底自暴自弃,甚至开始否定过去十二年的足球人生……

现在看来,儿子依然有自信。他就放心了,他也同意儿子的话,真要做英雄,在哪儿都能做。甭管以后还踢不踢球了,对自己都要有信心。

“走吧,回旅馆。明天带你去逛逛红场啊、克里姆林宫啊……出来一个月了,却一个景点都没去过,回去不好跟你妈交待啊……”

一直在旁边观察的鲁斯兰·潘琴科觉得是该自己出场的时候了。

从陈英雄的父亲在训练场边苦苦哀求莫斯科中央陆军助理教练拉蒂什起,再到陈英雄一个人面对中央陆军青年队一整条防线,不断失败又不断爬起来,最终顶进了那个漂亮入球,他都在旁边做了一个非常认真的观众。

在中央陆军的训练基地外的停车场旁,他拦住了陈英雄和他的父亲。

陈英雄不怀好意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他把潘琴科当作是莫斯科中央陆军的说客了。

“抱歉,我已经说了我不会为你们踢球了。”他用英语表达着自己的意见,显得不怎么耐烦。

潘琴科并没有因为陈英雄的态度而生气,而是笑眯眯地反问:“请问为圣彼得堡泽尼特效力也不愿意吗?”

陈英雄愣了一下。

他完全没听说过圣彼得堡泽尼特的名字。

“那是什么球队?”陈涛代自己的儿子问道,他也对这个名字一无所知,很是陌生。

“一支在圣彼得堡的职业球队,上赛季超级联赛第三。”潘琴科介绍道。“你的身体素质十分出色,我认为你具备成为一个职业球员的素质……”

陈英雄突然问:“你不收什么介绍费吧?”

潘琴科被陈英雄这没头没脑的问话给搞愣了,陈涛则在旁边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是这样的,我们之前在意大利被人给骗了,对方也是自称球探的……”

鲁斯兰·潘琴科摇头笑:“怎么会呢?我不会收你们一分钱的,我为泽尼特俱乐部工作,有俱乐部负责我的薪水,不会找你们要一个卢布的。”

陈英雄还是将信将疑的看着对方。

潘琴科也知道对方在怀疑什么,到了陌生的国度,又经历过被人欺骗的事情,确实得提高警惕,看谁都像是坏人。

他摊开手:“很抱歉,我目前没有什么能证明我身份的东西。不过这是我的电话,你们可以考虑一下,考虑清楚了之后再做决定。到那时,请别忘了给我打电话。”他说着用笔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又写上了自己的名字,递给了陈英雄。

顺便正式自我介绍一次:“我叫鲁斯兰·潘琴科,圣彼得堡泽尼特的球探。这上面是我的电话。”他指了指制片商的一串数字。

然后他摊开手:“我只是给了你们一个电话号码,我没有找你们要一分钱,我希望你们能够相信我。”

说完,他便向两个人告辞了。

陈英雄和陈涛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自称什么圣彼得堡泽尼特的球探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然后陈英雄低头看着手中的电话号码,就这么看了十几秒钟,他朝陈涛伸出了手。

“干嘛?”父亲问。

“打一个过去试试,看看是不是空号啊!”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