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体育 > 我为渔狂

更新时间:2020-11-01 21:09:31

我为渔狂 连载中

我为渔狂

来源:落初 作者:忧伤的蓝刀鱼 分类:体育 主角:文东老玉米 人气:

经典小说《我为渔狂》由忧伤的蓝刀鱼所编写的体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文东老玉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对普通人而言,钓鱼只是一项工作闲暇之余的消遣,可是还有一部分人,将它当成了毕生为之追逐奋斗的事业。重生后的文东意外发现掌心印记拥有恐怖的诱鱼能力,于是青年钓手从十八线城市的小渔具店开始,自默默无闻到声名鹊起,最终演绎出属于自己的钓坛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文东的疑惑不到半秒钟就变成了惊讶,小丫头一个电话就把房子搞定了?

“去哪看啊?我预算有限,可没打算到镇上以外的地方开店!”

“不远不远,就在马路对面,看到斜对面路口那个天天见馒头店了吗?那是我小姨家开的,小姨打算进城给我表哥带孩子,馒头店不准备做了,如果你能用的话,正好租给你!”

文东循着顾青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天天见馒头店的招牌。

只是看了一眼,文东就判断馒头店的位置非常合适,门口外就是大马路,位置显眼,停车方便,对面就是镇移动营业厅,找起来也简单,如果房子格局空间合适的话,这样的位置已经是极为优异的选择了。

“嘿嘿!不管成不成,晚上我请你吃饭!晚上咱们撸串去!”文东大咧咧的说道。

“吃饭的事儿待会再说,先去看看房子咋样,我姨说有个想租房的在她店里呢,让咱接着去!”

听到有潜在的竞争者,文东心中一紧,不由得就加快了脚步,总共也没多远几分钟的功夫就走到了馒头店门口。

“老李,不是驳你面子,我这店面是真有下家了,我外甥女女婿要用,您就别难为我了成么?”

不等进门,文东就听到屋里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大嗓门,当听到外甥女女婿几个字,哪怕文东脸皮再厚,也微微有些发热,不由得朝着顾青看了过去。

顾青也没想到小姨这么大嗓门,原本只是为了给文东争取下机会而已,打电话的时候说自己男朋友想开店,属于善意的谎言,不成想小姨给当真了。

“我骗我小姨的,你可千万别松嘴,听见没!”顾青拉了文东一把,小声叮嘱道。

文东点点头,硬着头皮进了屋。

“你看吧老李,我是没骗你吧,说曹操曹操到!”

顾青小姨是一个体态丰满的中年妇女,面色和善,见顾青领着文东进门,急忙迎了上来。

馒头店的空间并不大,外间看起来使用面积粗算起来三十来平米的空间,在房间尽头里面有一个小隔间,好像是蒸馒头的操作间之类的地方,拉着帘子看不清里面。

店里大部分地方都放置着各种做馒头用的笼屉桌子啥的工具,只在一边有一个小方桌,在顾青小姨的旁边,还有一个穿着光鲜的中年男人。

“小姨!这是文东!”顾青将文东拉到面前,大方的解释道。

“小姨!”

文东好歹也是见过家长结过婚的男人,这点定力还是有的,点头打招呼,没皮没脸的也喊了一声小姨。

这声小姨可把面前的妇女给喊乐了,忙不迭的拿凳子,盯着文东瞅了又瞅,眼神有点像丈母娘看女婿,怎么看怎么欢喜。

看到这情况,中年男子确定没戏,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店里只剩下文东顾青跟小姨三个人。

可是让文东有些苦恼的还在后面,好似文东的样貌身高挺和小姨的眼缘,租房子的事儿一概不提,反倒是如同查户口一般将文东问了个底朝天。

好歹也算是长辈,文东规规矩矩的答着,不时偷瞄周围的陈设,估计大概的空间。

文东对馒头店的面积情况很满意,再大些的话,店里铺货太多,以文东目前的条件拿不出那么多钱铺货,镇上消费有限,盲目备货也不见得是好事儿。

等小姨差不多将文东的家庭学历各方面问完了,这才心满意足的喘口气。自始至终文东都没有流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来,对小姨极为恭敬。

家长里短扯的差不多了,顾青小姨这才将话题转移到房子上。

“我儿子在城里买了房成家,如今儿媳妇儿再有不到一个月就要生了,这间馒头店我就不准备做了,原本准备转给老李继续经营,既然你喊我一声小姨,无论你跟小青到底是单纯的同学还是真要处对象,这房子我都转给你用!房子是我自己的就不收你转租费跟押金了,房租一个月六百,一年七千二,水电自理,二楼有卧室,有简单灶台跟洗手间!如果你觉得合用,随时可以签合同!房租的话一年一付!”

听完条件,尤其是房租,文东极为满意,恨不得下一秒就签下来,虽然房租比自己的预期要贵了不少,可是毕竟地段摆在这里,要知道之前角落里的那个房子一个月还要五百块呢,这还不算房子有二楼,有厨房卫生间,如果非亲非故转让这房源的话,恐怕一个月八百也不愁租不出去。

“行!我明天就取钱来跟您签合同!您定个时间,我带着钱过来!”文东爽快的答道。

“明天上午吧,上午我在店里等你!”小姨说道。

“行!上午八点,我肯定来!真是太感谢您了,我都在镇上转悠一中午了!”文东说道。

“臭小子,少收你房租不是因为我不在乎钱,以后对我外甥女好点,知道不?这丫头从小命就苦……”小姨语重心长的说道。

“哎呀,小姨……”顾青面色微变,强行打断了小姨的唠叨。

看到顾青变了脸,小姨后面的话也就没有继续说,有些尴尬又一脸疼爱的看着自己的外甥女。

“我跟文东还有事儿,先走了!房子的事儿回头再说!”顾青拽着文东,逃也似的离开了馒头店。

直到一口气跑出几百米,两个人这才在法桐下的阴凉里停了下来。

“我有点不舒服,咱们改天再约!你电话多少,给我呼过来,回头联系!”走出馒头店的顾青脸色有些难看,好似下一秒都不愿意多待似的。

这时候如果换做二十岁的文东,定然会傻乎乎的询问怎么了,可是心智更加成熟的文东却并没有发问,默默从兜里掏出手机,按照顾青报的号码存下来,目送顾青离开。

直到顾青消失在街角,文东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在文东有限的记忆当中关于顾青的部分很清晰,但是关乎到顾青家庭跟亲人之类的事情,却没有任何印象。文东只记得顾青从小是在奶奶家长大的,小时候家长会,文东好像从来都没有见顾青的父母来过学校。

联想到刚才顾青反常的反应,文东叹了口气,可能,这个看起来开朗乐观的女孩,在心底也有不容任何人触碰的伤痕吧!

敲定了房子,文东就这么溜溜达达步行回了家。傍晚时分,父亲回来了,文东简单跟父亲说了下一天时间的进展,当文父得知儿子不仅打听清楚了上货渠道之外,还把房子敲定下来,最后几丝迟疑也烟消云散。

等到吃过晚饭,父亲就从房间拿出一个布包,交到了文东的手里。

“这是三万五千块,除了银行存的定期之外,已经是家里所有余钱了!你说的那个渔具店既然你想做,也肯下功夫,老爸就支持你,好好干,别给你爹丢人!”

文东看着平日里不苟言笑的父亲,默默接过钱,都说父爱深沉,文东在这一刻尤为有所感触。

三万五千块,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父亲没什么文化,靠跟着建筑队干活为生,一年满打满算也就三万多的收入,还要供文东上大学,去年开始听亲戚招呼,跟风种大姜又投入不少本钱,家里本就不富裕,能拿出这些钱来已经超过文东的预期了。

文东手里还有不到两千块的私房钱,加上父亲给的三万五,总共有差不多三万七千块资金,交了房租,真正拿来上货的资金,大概只有不到三万块。

第二天,天刚亮文东就起床了,吃过早饭带上钱,骑着电动车直奔镇上。

不等七点半,文东就来到了昨天来过的馒头店,馒头店已经停业,不过顾青小姨已经开门了,文东敲敲门,来到了店里。

合同签的很顺利,一式两份,交钱签字,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就完成了,可是签完字的小姨有些欲言又止好似说不出来的情绪在脸上。

重生之后的文东好歹也是成熟男人了,察言观色虽然算不上油滑,但是至少不缺眼力见,见小姨不好开口,自己硬着头皮开口道:“姨,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嘱咐我!”

小姨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把话说明白,只是含糊的说道:“往后好好待小青,这孩子挺不容易的!”

见小姨不愿多说,文东也不再多问,确认没有其他问题之后,带着签好的合同离开了馒头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