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体育 > 一鸣篮球

更新时间:2020-09-11 12:13:02

一鸣篮球 连载中

一鸣篮球

来源:落初 作者:深海沉 分类:体育 主角:虞虞卒 人气:

《一鸣篮球》由网络作家深海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虞虞卒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你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吗?”篮球是梦想开启的原因,梦想系统是可以改变结局的原因,没有之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胡长老走到台下,高大的身躯站在虞卒身边,仿佛一座大山笼罩着他。

“畜生,跪下!”胡长老冷冷一喝。

虞卒感受到那股犹如实质的压力,身体微颤,境界的差距太大,让他难以从容。

“凭什么?”

虞卒这一声回应,一石激起千层浪,周围弟子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这小子吓傻了吧,公然违反宗门规矩,还敢顶撞胡长老?简直是找死!

胡长老面沉如水,也不言语,抬手就是一掌,直接将虞卒震飞出去。

这过程中,胡长老轻描淡写,似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随后神色稍有缓和,淡淡道:“罪当杀之,押下去。”

将虞卒定罪之后,胡长老转身欲离去,他身旁跟着的一名弟子,却小心翼翼,对胡长老说着什么,胡长老深深皱眉。

“哦?抽到宗门排位赛参赛签的就是你?”

他又走回来,居高临下,审视着嘴角溢出鲜血,背靠着比试台站着的虞卒,眼眸中露出一股深沉的怒意。

虞卒虽嘴角溢血,但身体不同一般修士,只是内府受到震荡,并未受到重伤,他直起身,昂起头,没有任何谦卑的姿态,道:“不错。”

“好、好得很。宗门就坏在你这种烂人身上了,给我押下去重刑伺候,待排位赛之后立斩不饶!”

“主人!你怎么样没事吧。”这时虞卒脑海中传来了黑烈关切的声音。

“没事,黑烈你伤好了吗?”虞卒回应道。

“主人,我伤势不但好了,可能是受了那龙威影响,我现在已经突破,进入半步灵兽行列。眼前之人,不如那阁中老人强悍,我与他有一拼之力。”黑烈充满信心道。

“不,黑烈,除非最危急的时刻,否则你不要出现,缙云宗还有其他强者,就算打败了他,我们也难以逃脱。”虞卒冷静道,若是让别人发现了黑烈,这远古真龙后裔,恐怕缙云宗每一个强者都想干掉他。

半步灵兽的兽丹可是无价之宝,就连周身骨血,也可用来炼制极品丹药,十分珍贵。

黑烈只能无奈地缩在虞卒衣襟里,静观其变。

胡长老说完,他身旁两名执法弟子就要上前捉拿虞卒,东方突然一阵禽鸣声传来,一只白色飞鹤飞在空中,直直落在广场上,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是宗主他们回来了。”

“啧啧,这就是传说中的半步灵鹤啊,也只有宗主大人,才配有此坐骑啊。”

“哎,要是吃上一口这灵鹤的肉,是不是就会修为猛涨啊?”

“嘘小声点儿,灵鹤是具有灵性的,你这话若是让它听见了,保准儿一嘴戳死你,连很多筑基境修士都不是它对手,你小子想死啊。”

……

从那鹤上下来四人,为首一人,自然是缙云宗宗主浩青峰,其余人,两男一女乃是缙云宗顶尖天才,季长青、何景、楚紫芊。

三名天才弟子随宗主走了过来,胡长老微微见礼:“恭迎宗主。”

“胡长老不必多礼,发生了什么事?”宗主随口问道。

“小事一件,不过是个弟子触犯宗规,已经处理完毕。”胡长老轻描淡写道。

“呵呵,有劳胡长老了,这等小事交给执法弟子处理就行了,胡长老平日可要多多保重,不要太过操劳。”浩青峰一脸痛惜的模样。

“是。”胡长老微微躬身。

“啊,何师兄救我,呜呜……”台上,昏迷过去的陈风醒来,发现何景回来了,连连痛呼道。

众人这才想起,刚才尽想着看那灵鹤去了,却没人将陈风抬去救治,这家伙真是命大啊,还没血尽身亡。

何景见到陈风这般模样,颜色一变,这陈风是他办事的得力助手,替他弄到过不少缙云宗有姿色的女弟子,究竟是谁将他弄成这副模样。

陈风还没来得急开口,眼睛一闭,头一歪没有了呼吸,显然是久未医治,血流干了。

何景一手提过一名低等弟子,问清缘由后,不由大骂:“敢动我的人找死!”

他走到虞卒面前,狠声道:“小子打狗也要看主人,你不知道陈风是我养的狗吗?”

这何景也太嚣张了,周围不光是有众多缙云宗弟子,而且还有执法长老以及宗主在场,如此嚣张的话,他竟丝毫不避讳,直接说出口。

“胡长老,这人可否交给我私下解决?”他询问道。

胡长老皱眉,稍微迟疑了下,面色稍有不悦,但也没过多表现出来,因为这何景的背景可不简单。

“何景,此人重犯门规,岂可说交给你处置这样的话?宗门法规一视同仁,岂有私下解决之理?”

说到这周围弟子连连点头,称胡长老果然公正严明。

随后他话锋一转,道:“不过既然你有心为宗门出力,那我现在就命你对他稍加惩戒,给其他人敲个紧钟。”

虞卒听到这话,却是噗一声笑了。

“原来是这么个东西,我还当真以为是公正执法呢!”

胡长老额头青筋暴露,喝道:“放肆,竟敢公然辱骂本长老。”

“难道不是么?你也配当长老?身为长老,竟然无视宗门法纪,把我交给明显与我有怨的弟子处理,你真是公正啊。”

虞卒一脸鄙夷的看着胡长老,语气中充满不屑。

“小子,你死到临头了还嘴硬,长老命我惩戒你这狗东西,是抬举你。”何景出言骂道。

一直没开口的浩青峰干咳一声,在胡长老身边道:“胡长老,这事似乎有些不当。”

可不是这样吗?一名长老像是在听一个弟子吩咐做事,实在是丢宗门的脸。

“这……”胡长老一脸涨红,说不出话来。

一众弟子也在交头接耳,议论着什么。

“你如何触犯宗规,从实招来。”浩青峰止住了众人窃窃私语,朗声道。

“有人欺我朋友在先,造谣生事,引诱我朋友与他约战,我朋友老实上了他的当,我若不出面阻止,难道眼看着我朋友被活活打死?”

“虞卒,你说的可是小安?”季长青在询问身边的人一些情况后,问道。

虞卒点点头,此时季长青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搞得清清楚楚。

“何景,你这个卑鄙小人,竟敢背后中伤我,我今日便要与你决战,不死不休,哼!”

“还怕了你不成?也不看自己什么出生,贱民一个,也敢与我斗,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何景与季长青同为宗门重点培养弟子,却丝毫不把季长青放在眼里,不然也不会唆使陈风干这事了。

其原因就是因为何景是京都大世家出身,若不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来到缙云宗,这样的小宗门他绝对看不上。

缙云宗在东凉皇朝,排名三百多,不过是下等偏上而已。

“你可敢与我上台决斗,生死不论!”季长青彻底愤怒了。

浩青峰挥手阻止,“有什么事我自会处理,你们退下吧。”

这两人一个是真正的天才弟子,一个是惹不起的大世家出身,浩青峰自然不会让他们为了这点小事决斗。

不得不说浩青峰的话还是有分量的,两人只互相瞪着,冷哼一声便各自退去。

浩青峰又开口道:“你叫虞卒是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就是五年前进入宗门那个资质绝佳的,后来被称为万年一阶的弟子吧?”

“是又如何?”虞卒毫不避讳浩青峰的目光。

浩青峰只微微一笑,对着胡长老道:“胡长老,这个弟子就交给我处理吧。”

“这……”胡长老面露难色。

“怎么?胡长老,有难处吗,若是不行,本宗也不勉强。”浩青峰露出一丝不悦的神色。

“哪里,我是怕宗主太过操劳。既然宗主命令,在下自然遵从。”胡长老见事不对,连连点头道。

随后,浩青峰命人将虞卒带走,虞卒也没反抗。

“哼,看你还能嚣张多久。”胡长老盯着浩青峰的背影,阴沉嘀咕道。

浩青峰并未命人将虞卒送入牢中,而是将它带到“清心阁”,那是浩青峰住处,外人不得进入的地方。

浩青峰进入内堂,让虞卒落座,他坐在虞卒身旁:“你可是突破了?”

虞卒不明白为何他有此一问,便点头称是。

浩青峰像当日守阁老人一般,检查过虞卒修为,才满意地点点头,连连道好,神色颇为激动。

“大长老在时说过,你不能突破可能是受到某些外物阻碍,一旦突破障碍,便如蛟龙入海,一发不可收拾。”

“你突破多久了?”浩青峰又问道。

虞卒算了算,从那日他恢复记忆开始,这前后不过一个月时间,于是道:“大概有一个月了吧。”

“什么!”浩青峰目蓦地腾起身来。

“大长老果然没看错啊,真是冠绝天下的资质,一个月时间,修为从一阶提升到七阶!”

“太好了,我缙云宗总算后继有人了。”浩青峰难掩激动之色,“你跟我来。”

“等等,宗主,大长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听说他老人家身在黑石水狱中。”

当日守阁老人对他说过,大长老被人逼迫进入禁地之中,他当时就在想,这种事情宗主不管吗?还是本来就是宗主做的这件事?

“看来藤老已经知道你修为突破的事情了,你跟我来此事稍后你就清楚了。”

浩青峰说完,也不知按了那里,这堂中墙上突然打开一扇门,他领着虞卒走了进去,虞卒也没有迟疑,若是浩青峰想害他根本不必多此一举,何况他提到大长老时面露尊敬之色,应该是和大长老一路人。

在漆黑的通道中穿行许久,期间上上下下经过多少个门,多少岔洞,连虞卒都记不清了,若是没人指引,恐怕一辈子都会被困在这里。

过了许久,眼前豁然开朗,这里是一片茂密的丛林,天空上方雾气缭绕,一片灰白。

在这里,一小块石地上,盘坐着三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他们紧紧闭目,纹丝不动,甚至连一丝气息也没有,仿若死去了一般。

“青峰,这是何人?”也不见这三人开口,一道洪亮的声音便传入耳中。

“禀师叔,此子便是长安兄发现的那位仙苗。”浩青峰恭敬道。

“这几名老者倒是修为精深,恐怕还在守阁老人之上。”虞卒心里暗想。

“哦?”三名老者同时睁开眼,打量着虞卒:“不错,竟然突破了,凝气七阶。”

“能看透我修为,这老者应该是结丹境修士。”虞卒大概判断出老者的修为。

“孩子你过来,把手放在这试灵石上。”那老者招呼道,同时取出一块透明的石头,对着虞卒说道。

虞卒照着老者的话去做,将手放在试灵石上,不用他人讲虞卒也知道,自己需要往其中注入灵元,测试资质。

虞卒将灵元注入其中,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试灵石不断跳动,随后绽放出七彩光芒,那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最终那七道光芒融合在一起,形成一股温润的白光。

“啊”三名老者同时一惊,连忙跪地,“老f朽有眼不识泰山,前辈果然是仙星下凡,万望恕罪。s。好看在线”

虞卒心里咯噔一下,这是什么试灵石,怎么会知道自己是仙星下凡?

“这不是普通试灵石么,你们如何能识破我身份?”虞卒诧异地问道。

“禀前辈,此石乃是我缙云宗先辈留下,说是承至仙域,一直流有七彩合一乃仙星下凡的传说,没想到今日让老朽等人见到了。”

其实前面大长老慧眼如炬,就猜测过虞卒是仙星下凡,与眼前这几位亲近之人提过,其他人却只字未提,大长老也是从一本古书上偶然发现,与书上所说的一样,所谓仙星下凡永远不能提升修为,其他人并不知晓。

但是眼前这位,却打破了古书中传说,所以守阁老人与浩青峰知道虞卒突破后,才如此激动。

“原来是这样,你们起来吧。我不是什么前辈,这一世,我不过是个少年,你们才是长辈。”虞卒温和道,扶起了跪在地上的三位太上长老。

一旁的浩青峰,嘴巴张成了哦型,半天才回过神来,连忙跪在地上,道:“前辈,您一定要拯救缙云宗啊。”

“宗主快起来,都说了我不是什么前辈,如今修为低微,怎么救缙云宗,更何况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虞卒无奈道。

“是这样的。”浩青峰站起来,躬着身说出了缙云宗现在的处境。

三年前,缙云宗在附近荒山中发现一条极品灵矿脉,探知过后,有能人指出,灵矿深处可能含有仙品矿石。

这一消息被离缙云宗较近的太玄宗知道,太玄宗可是东凉皇朝排名第二十八的宗门,势力非同小可。太玄宗妄图霸占矿脉,碍于第一宗门红云仙府和皇朝圣地定下的“门派之间不允许随意抢夺资源”的规矩,没有得逞。

这期间,太玄宗便差人前来,想用低价购买灵矿,却遭到大长老反对。太玄门暗中威逼利诱缙云宗太上长老,使得另外三位太上长老臣服于他们。

那三位太上长老完全沦为太玄宗走狗,密谋造反,用培养弟子不当,极度浪费资源为由,将大长老逼入黑石水狱中,下一步恐怕就是篡夺宗主之位了。

到那时,太玄宗的抢夺计划就算是彻底成功了。

虞卒知道了来龙去脉,这事本身与他确实毫无关系,可是在他心里,大长老这么一个正直和蔼的老人,那时就如自己亲人一般。

虞卒想管,可他也是有心无力,自己如今修为低微,能做什么?

“前辈,眼下只有一个方法能拯救缙云宗。”浩青峰看虞卒面露难色,主动出声道。

“说了别叫前辈,听着别扭,你说什么方法?”虞卒眉毛一挑。

“是。”浩青峰连连点头,“只要虞卒你在宗门排位赛上,进入前二十名,就有面见皇朝圣主和十大宗主的机会,到那时向其中任何一人说明情况,他们肯定不会不管的。”

“那为何现在不去讲?”虞卒问道。

“那等人物,岂是我等能轻易见到的,身份低微啊。”浩青峰苦笑道。

“好吧,我尽量,不过能不能行我也不敢保证。”虞卒说道。

几人谢过虞卒,虞卒在此闲逛着。

不经意间,虞卒拿出破刀把玩着,一名太上长老见了,诧异一声:“这不是兵器阁中那把破刀么,难道你修好了?”

“我也没完全修好吧。”虞卒淡淡道。

“虞卒。”一名太上长老叫着虞卒名字有点尴尬,看了一眼面色如常的虞卒,才继续道:“这把刀来历不浅,传说双刀合一可得惊世传承?”

“双刀合一?难道这不是刀不是完整的么,还有另一半,完全合一才能修复?”虞卒猜测道。

“传说是如此,只不过这把刀早已损坏,而另一把谁都没有本事得到,除非是拥有冠绝天下的资质,才能获得,至于为什么这么说,老朽也不知道。”

“长老可知另一把在哪儿?”虞卒连忙问道,他倒想试一试。

“就在我缙云宗,后山崖下的刀墓之中。”

“几百年来,有无数的青年俊杰去探寻过,但是无一成功,都死在了里面,到后来便无人问津了,那刀墓根本就是一座坟墓,可叹多少资质卓越之人葬身其中。”

太上长老这样一说,虞卒更加感兴趣了,这刀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什么才叫惊世传承?

“长老可否带我过去,我想试一试。”

“前辈不可。”几人连忙阻止道,“想当初,就连红云仙府的第一天才都去试过,他的资质绝对是前无古人的存在,二十岁的年纪,达到渡劫境的高手都殒命在其中了,您……”老者没有在说下去,眼下之意就算你是仙星下凡,也一定比不过这人,毕竟仙人不也是人修炼的吗,谁又能达到那种速度?

“二十岁,渡劫境,这人一定有什么了不得的奇遇。与自己当初有得一拼。”虞卒心中顿时明了,那什么刀墓若是如此简单,恐怕早就被人夺取里面的刀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神兵,才会身在这样的绝地中呢?虞卒心里实在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渡劫境的高手,都陨落了。我还是等等,以后再去吧。”虞卒有了打算。

“那几位长老,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我朋友受了伤,我得过去看看他。”虞卒还担心苏小安的伤势。

“您有事尽管去忙,老朽这里有几枚丹药,恐怕难入您法眼,聊表心意,还望您收下。”太上长老拿出一瓶极品疗伤丹,送到虞卒手中。

虞卒也不推辞,接过疗伤丹,叫浩青峰送他出去了。

到了屋子里,浩青峰突然面露难色,吞吞吐吐,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虞卒看出来了,问道:“宗主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浩青峰犹豫片刻,终于还是道:“虞卒,我想把宗主之位传给你,恳请你答应。”

“这怎么可以。”虞卒一口回绝到,自己不可能接受这宗主之位,一来自己如今实力不高,二来,他不想被这些东西束缚,若不是为了体验一下宗门生活,不想过以前那种枯燥的修行生活,他从恢复记忆那天起,恐怕就离开宗门了。

还有一点,这里还有他唯一的朋友。

但是,总有一天他会离开的,或许就是在这次排位大赛之后,宗门渡过难关,毕竟自己已经答应过他们了,说话要算话。

至于大长老,希望他能撑到自己有足够实力的时候。

而浩青峰如此做,是知道了虞卒身份,他是想以后缙云宗在虞卒手中发扬光大,倒是个心系宗门,不计个人利益的人,竟然连宗主之位都肯让出。

“宗主你放心,宗门的事我绝对不会不管的。宗主之位就不必了,相信宗门有你,日后必定辉煌。不过,我的身份不可让任何人知道,切记,否则可能给宗门引来灭顶之灾。”

最终,浩青峰也没说服虞卒接受宗主之位,只得答应,以后照常对待虞卒,不露出丝毫破绽,至于他之前犯的所谓宗门规矩,浩青峰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摆平。

别忘了,他现在是实打实的缙云宗宗主,再不济背后也有三位太上长老撑腰,一般人哪敢为了这点小事,悖逆他。

虞卒回到小屋中,这才真正的静了下来,不过个把月的时间,经历的事情还不少,虞卒知道今后自己恐怕再难回归平静的生活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至渡劫境,仙域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着我?”

他遥遥头,这些离他还有不少距离,不是现在该想的东西。

在这期间,他更加意识到实力的重要性,若是当天在广场上,不是浩青峰将自己带走,别说那胡长老,就连那何景自己都不会是对手。

当然若是单独对上那何景,虞卒只需放出黑烈,分分钟就能秒了他。

“我实力还是太弱,竟然被一些筑基修士连连逼迫,看来提升修为才是至关重要。”

虞卒取出九阶兽丹,便开始修行起来,现在他首要的任务便是提升到筑基境界,不然随时会有危险,那何景可能还惦记着他呢。

半天时间过去,虞卒消耗了七八颗九阶兽丹,终于突破道八阶巅峰,这等速度实在骇人,若不是速度再快会损伤经脉,再者虞卒道基封印仍未完全解除,他感觉自己一下子就能冲到九阶,达到筑基境的边缘。

修行中越往上越困难,筑基境可以说是所有修士的一道坎,大多数人一辈子都跨不过这个坎,停留在凝气境。

随后虞卒为苏小安送去了几枚极品疗伤丹,他现在正在陈长老那里。

“虞卒,你这小子这些天跑哪里去了,真是急人。”陈长老见了虞卒,露出不悦神色道。

“怎么,陈长老找我有事?”虞卒不解道。

“你小子,还有脸说。那天你弄的丹药还记得吧,一溜烟儿跑了,搞得老夫些时日都没睡好觉,你小子快告诉我怎么回事?”陈长老笑骂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