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两生错

更新时间:2019-08-21 02:18:31

两生错 连载中

两生错

来源:微小宝 作者:小二大人 分类:其他 主角:阿怪阿暖 人气:

经典小说《两生错》由小二大人所编写的其他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怪阿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惜遥为了守住一颗神秘的珠子意外从望域逃出后,又遇见了当年那个人。自此以后她常常梦见他,可真正见到那个人又觉得他不是当年的那个人。 她明明从一开始就爱的是拘魂的使者,却又在梦里爱着另一个人。 阴谋与战争,前世与今生。 待到真相大白,她才终于明白,原来她自始至终都只爱一个,而他也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望域 阿怪靠着近处的木头柱子,捏着心眼睁睁看着阿暖的手就要探得那只奇怪的花,所幸关键时刻乌鸦侧身躲了躲,咳了咳道:“我现在要去钟楼见汤婆婆,阿暖你先回去。”说完悄无声息地瞟了近旁的阿怪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只留想追又碍于矜持不能追的阿暖留在原地跺脚。 阿怪在心里偷笑两声,忙在人群中寻到乌鸦漆黑如玉的身影跟上去。“乌鸦,他怎么这个样子啊?”阿怪一面背着手蹦蹦跳跳跟在他身边,一边偏头去瞧跟在他身后的人。因为每个初来这里的人脸上都有完整的五官,眉毛鼻子嘴巴全都是生长出来的,而不像望域的人那样,全是画在面具上的。 谁知她越想看,那人却越是害怕,最后竟把头缩得跟乌龟一样。 “他太留恋那个世界不愿意走,没办法,我只好同他讲点道理。”乌鸦昂首阔步,身子动也不动。 过往的人看见阿怪本想上前招呼,却在看见乌鸦后下意识地避开。“你看吧,你总是太凶,他们都怕你。”阿怪背着手,大大咧咧围着他转。 乌鸦终于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接着不动声色从腰间取下那枝花递给她:“这束花在那个世界叫玫瑰,是象征……罢了,你收好就是了。” 阿怪心里一暖,嘴上还没来得及再打趣他几句,手就已经不受控制地将花接了过来。“乌鸦,这个花……”虽然确实存在另一个世界,但另一个世界的东西根本带不进望域。 因为乌鸦曾经解释过,望域的人即使在那个世界,也无法被那个世界的人看到或者是摸到,除非是天生异能的人。换而言之,望域的人去了那个世界也只能看到而摸不到。所以如果把那个世界的东西带进了望域,即使是微不足道的东西,也都是万分宝贵的。 “你是怎么带进来的?”阿怪想到此,忽然不跳了,只安分跟在他身边:“乌鸦,这个花你是怎么带进望域的?” “这个……你不用管太多,收好它就是了。”乌鸦咳了咳,语调淡然如往,好像取这样的东西对他来说完全是信手拈来的事。 “我知道他是怎么带进来的。”紧跟在乌鸦身后的人终于抬头,然而他下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乌鸦一个阴冷刺骨的眼神盯了回去。那人吓得神色一变,弓起身子就要跑,乌鸦眼疾手快地伸指一点,就变出个绳子捆在那人身上,绳子的这一头牢牢握在乌鸦手中。 “钟楼就在前面,不想受罪就别逃。”乌鸦面无表情地转身,继续朝前走去。钟楼立在一片昏暗之中,火红的灯笼挂满了三层钟楼,映得整栋阁楼都暗红一片。不论远近,只要一眼就能注意到它。 全因这种油纸灯笼也是另一个世界的灯笼,所以才格外地亮,远远一看,就像是一栋火楼。这种灯笼除了钟楼,就只有叹息桥上才有。 汤婆婆说这种油纸灯笼又叫引路灯笼,须得是从那个世界拿来的,才能起到引路的作用,万一有初来乍到的人迷了路,也能一眼就找到方向。 “为什么我什么坏事都没做,却还是下地狱了……”那人不情不愿地被拉着走,走着走着,竟呜咽一声哭出来。 阿怪忙把花枝收好:“什么地狱不地狱的,这里是望域,这里挺好的,倒是你们那个世界不好,我听乌鸦说那个世界的人又虚伪又善变还满口谎言,相对比而言,望域的人就朴实很多。” 安慰的话虽这么说,但阿怪心里对这番话还是十分不赞同的,若是那个世界真有这么不好的话,望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拼命安分守己,为的就是等契约上的时间到了好乘摆渡人的船去那里。 “你们别骗我了,谁不知道鬼才是满口谎言的。”他声音极小,说话的时候头也不敢抬一抬。 阿怪摸了摸面具上的猫耳:“你们那个世界的人管我们这里的人叫鬼吗?这是赞赏还是贬低呢?不过你们那个世界的人应该都是望域的人,因为这里每天都会有人……”说话间,乌鸦步子一停,打断她:“到了。” 那人抖着肩膀抬眼觑了眼,只见整个钟楼上至门框下至门槛无一不是如血的红,那人只瞄了一眼,就飞快地低头:“不、不,我不要进这种鬼地方。”一面说着一面往后退。 阿怪抬腿踏上木阶梯,见没人上来,又退回一步。一眼看见那人肩膀抖得如秋风中的落叶,呜呜咽咽的,一时又无奈又好笑:“乌鸦,他在那个世界是怎么死的?” 乌鸦抬脚踏上阶梯,扯了扯绳子:“被心爱的女子抛弃,跳江而死。” “江可以跳,面子不可以不要,你不要以为——”那人话没说完,就被乌鸦修长的指头一拉,拽得那人连滚带爬地进了门槛,钟楼内暗红的光折得阿怪和乌鸦的脸又凄惨又诡异,那人吓得抖如筛糠,更加不敢抬头看。 钟楼共有三层,第一层是个普通不过的四合院子,四个角落各镇有一座石兽。第二层则是分类面具的地方,比如有人初到,便会从此取走一个面具,又比如有人契约满了须得来钟楼取下面具再乘船离开,一是摆渡人不渡戴面具之人,二是取下的面具会由阿怪这样的人清洗干净再重新给初来这里的人。 钟楼的第三层门前结了屏障,除了汤婆婆,任谁也不能出入那里,除了初来乍到的人会由烬引上三楼之外,任谁不知道三楼究竟有什么。不过站在远处遥遥一望,便能望见一座八角亭子立在一派暗红之中,亭中吊着口奇怪的大钟,每次有新人上了三楼,那口钟就会撞三声,钟声低沉冗长而悲凉,整个望域都能听见。 “跟我来吧。”一袭白衣的烬从右侧的楼梯上徐徐走下来。烬和乌鸦穿的衣裳一样,只不过一个黑一个白罢了。两者在望域的做的事也差不多,乌鸦是负责把那个世界的人引到望域,烬则是负责把这个人带上三楼交给汤婆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