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卜面相师

更新时间:2020-07-18 11:37:07

卜面相师 连载中

卜面相师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虚梦若烟 分类:其他 主角:段时间张天师 人气:

新书《卜面相师》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虚梦若烟,主角段时间张天师,是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师傅,特别擅长摸骨看相之术。改革开放之初,工业兴起。一个名叫刘长三的商人在郊外开了个齿轮厂。齿轮厂频出怪事,总是意外死人。师傅偶遇此人,三言两语之下被刘长三视为救星,花费重金请他帮忙。凶地恶煞,厂房的形状和外面的路竟然是天杀之相,路煞侵袭,给厂中人员带来极大伤害。霉运加身,意外灾祸血光之灾不停发生。师傅的前半生碌碌无为,后半生声名鹊起,奈何年事已高,人到暮年。师傅告诉了我很多陈年往事。我也继承了师傅衣钵,历经诸多险地;越活越觉得,其实人生就像是围棋盘上的一颗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章破阵

许红军选的地方的确不错,最少一般人的眼中就是如此,距离宅基地不足百米的位置,有一条大河,河边有成排的杨柳,而在后面,则是一片松树林,那风水先生并没有骗许红军,若是单看这些,此地的确是福寿局,聚阴纳福,是福荫子孙的好地方。

只是经验丰富的风水师会发现,这地势的格局和福寿局有着一些出入,一般的福寿局,地势平稳,两边微微高起,中间微低,形成聚宝盆的格局,而这里地势中间高两边低,却是漏财局。

师父看到这里,神色却是凝重起来,这一现象间接的证明了他的猜测,这福寿局是人为制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抵挡那下方离火阵的火气。

在宅基地的不远处,有着一处高高的土堆,那是挖地下室的时候,多余的土壤,那块青石碑也被放在了那里。

师父走到土堆旁,用手摸了摸泥土,没有一丝从地下挖出的潮湿感,反而像砂砾一般一碰就散。

天枯穴,是那十凶之穴之末,此穴所在之地,四周的泥土焦黄,植被不生,许红军他们挖了那么深,才出现这样的泥土,可以想象,这是人为填充的,否则那些柳树和松柏,根本就无法存活。

人为制造一个福寿局,却是留下一个离火诛心的青石碑,单凭这一点,就能够看出这布局之人并非阴邪歹毒之人。

“大师,是不是将这坑给填上,就没事了?”

许红军小声的询问师父,师父的名声在这一片很响亮,虽然两年间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可凡是请师父的,都会说师父的好话,所以许红军对于师父能来看风水,心中是充满敬畏的,深怕哪里出了问题,师父拂袖而去。

师父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苦笑道:“这块青石碑是这离火阵的阵眼所在,如今被你们拿了出来,要是想要放回去,恐怕最少要死六个人呢!”

“啥?”许红军一听到要死人,而且是六个,整个人都傻眼了,直接就抽了自己几个大嘴巴,后悔当初不应该蛮干。

师父眼看许红军的嘴角都出血了,急忙拦住他,安抚道:“其实事情也没有那么麻烦,这离火阵既然已经开启,直接破了反而最好,只是这阵被人布下,若是不能够入阵看上一眼,就这样破去,恐怕会惹来麻烦!”

雷风相薄,山泽通气,水火不相射,这是后天八卦,其意天地为乾坤,雷风为震巽,山泽为艮兑,水火为坎离。

一般说的离火,是指五行之中的火,后天八卦中南方为离,又因南方为太阳正午之位属阳,而且四象之中南方属于丙丁之火,为朱雀所守护,因此八卦之中离位为火,即是离火。

离火为世间火焰之最,火焰无形,却是一旦入体,五脏就会成为飞灰,这也是那些工人为什么会发烧的原因。

许红军当时也在场,却是没有被离火入侵,一方面是因为离火阵只是刚刚开启,另外一方面,就是他的生辰八字为水命,抵挡住了那离火。

许红军额头微股,双眼若鱼尾,耳后有一颗黑痣,这是太公一百零八吉相之中的白鱼相,有句成语叫做白龙鱼服,在这里的意思则是,只要给这人一个合适的机会,就能够遇到风雨化龙而去。

实际上许红军的命相都已经显露出来,在附近已经算的上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是人中之龙,因此那溢出的一丝离火,还没有进入他的身体,就已经熄灭。

而师父则是没有那么好的命,他是木命,五行忌火,因此一旦靠近离火阵,很有可能这条老命就不保了。

在来之前,师父让许红军跟着来,一方面是带路,另外一方面则是希望许红军能够帮忙下到哪洞里看上一眼,好方便他破阵。

可是现在师父的想法却是有了变化,这离火阵太强大,若是许红军一个门外汉一下,恐怕也看不出什么门道,甚至可能会丢了性命,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破阵。

许红军看到师父迟疑,以为师父是索要钱财,也没有生气,果断的从腰里拿出了四五百块钱,塞到师父的手里道:“张大师,只要你能够帮我破去这啥子阵,钱不是问题!”

师父苦笑一声,并没有去接钱,若是一般的宅基地,看到风水不好,劝说宅主换个地方动土也不是不行,特别是这样的离火之阵,若是破去了,多半也是无法继续建房,师父执意来此,目的只是为了救人而已,和许红军的关系不大,自然不会收钱。

许红军以为是钱少了,脸一红,就朝着一同跟来的媳妇使了一个眼色,后者急匆匆的就要回家拿钱,却是被师父给拦住,带着他们直奔那河边而去。

如今已经快要入秋,河里的水已经很浅,却也足有两米深的样子,师父四下看了一眼,就找了一个平缓的位置对许红军道:“水火不相容,若是想要破离火阵,就需要用水才行,你去找几台抽水机,将河里的水,注入到你的宅基地中!”

“那宅子不就毁了?”许红军一听脸色顿时就变了,这宅子要是被水淹了,哪里还能够住,想到自己花大价钱买了这里,他就有些肉疼。

“如果不抓紧破阵,医院里那些人也就毁了,许老板你是生意人,钱花了还能赚,命要是没有了,你觉得你会心安吗?”师父出声安慰道。

也许是刚才师父没有收钱,让许红军有些折服,所以只是沉思了片刻,就答应了师父的要求,连夜去找了几台抽水机。

师父回到医院,把我从许姨那里接回梧桐巷子,天空都已经放亮,只是眯了一会,就听到门外传来猛烈的敲门声。

“坏了!”

师父猛然从床上坐起,急忙取出一件练功夫,顺手抄起床头的罗盘,就急匆匆的去开门,门外等待的不是别人,正是那许红军。

见到许红军,师父也没有说话,好像什么都知道了一般,就去找刘福,开车带着许红军,直奔那宅基地而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