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罪案之现场密码

更新时间:2020-06-28 06:05:05

罪案之现场密码 已完结

罪案之现场密码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南痕公 分类:其他 主角:秋宇曹 人气:

《罪案之现场密码》作者:南痕公,其他类型小说,主角:秋宇曹,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个老旧的小旅馆,被鲜血染红的房间,门前血迹斑斑的死者,脖子上触目惊心的创口,身上诡异而不合常理的伤痕,死者到底是被谁所杀,他又是因何而死……层层迷雾,揭示案件背后真正的秘密,将由此开始。 任何一起罪案的背后,只有一个唯一的真相,现场勘查,便是破解真相的唯一途径。 这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这是一股默默无闻的力量,刑事技术警察,就是活跃在这个战场里最神秘的战士,现场遗留的蛛丝马迹,便是解密案件真相的密码。 本书主要以公安机关刑事技术专业中的痕迹学,作为案件侦破的切入口,根据现场遗留的痕迹物证,进行细致的分析、推理和重建,以此还原事实真相,其中所涉及的案件,绝大部分根据作者亲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勘查

“去那边?”钱治国眉头一皱,“这边才刚开始查就抽出一组人,恐怕人手不够,我是打算这边搞得差不多了,明天再安排人下去。”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先说下你的看法,我考虑一下。”

虽然说,秋宇自己凭借的是直觉,但这个东西,有时候就是这么虚无缥缈的存在着。这几年来,鹿城区的好几起大案子,要是没有他的直觉,案件要么破不了,要么就是关键的证据没了。所以,听秋宇这么一说,钱治国和彭辉并没有诧异,这是对手下,特别是秋宇这种手下的信任。当然,这也是秋宇自身水平的一种体现,让了解他的人有一种盲目的信任。要是换个人来跟这两位领导说破案靠自己的直觉,估计话还没说完就被踢一边去了。

秋宇,他不仅仅是一个刑侦技术中队长,他的另一个职务,是雄鹿这个地级市,由市级公安机关任命的十个刑侦专家中,唯一一个搞痕迹的。他在从事这项工作短短八年的时间里,破了很多大案,可以这么说,鹿城区只要有疑难案件的地方,就有他的身影,而因为有了他,很多扑朔迷离的案件最终才能一一告破。这次这个案子也不例外,领导第一时间让值班的通知他来处理,就是对他绝对的信任。

“去那边主要做三件事,第一,接触他老婆;第二,调查他在冒进的社会关系;第三……”秋宇皱起了眉头,犹豫了一会儿,又摇着头说道:“暂时没有第三;先查他在冒进的社会关系和案发前几天的活动轨迹,得到第一手情况后,再找他老婆。”

“这些我考虑过了,可以放在后面,先把这边的所有人全部过一遍再说。”彭辉苦笑起来:“不过,如果你坚持的话,我马上安排一组人过去也可以。”

“确定?”钱治国看着秋宇,认真说道。

“确定,我的直觉告诉我,那边有情况。”秋宇也认真回答道。

钱治国和彭辉沉思了一会儿,钱治国才向彭辉问道:“人手安排得过来吗?”

彭辉点了点头:“应该没问题,实在不行,把一中队的安排过去,那个系列抢劫案,等冒进回来再说。”

这时,秋宇刚好看到自己安排出去勘查外围的几个弟兄回来了,与两人打了个招呼,便朝几人走了过去,带着他们进了楼里。

彭辉掏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安排完工作,叹了口气,对钱治国说道:“回局里等还是……..”

钱治国看着现场的方向,紧皱着眉头,缓缓说道:“该安排的都安排出去了,回去吧,我们在这里反而让他分心。”说完,大步向前走去。彭辉同样紧皱着眉头,往现场的方向看了看,快步跟上了钱治国。

“杨成,这个现场由你们组负责,具体分工你安排一下。”来到303号房间门口,秋宇一脸慎重的说道。

“余敏,你来记录;张大鹏,你照相;我来画图,汪家卫和陈学明,你们两个法医配合秋队。”杨成安排完以后,又继续说道:“把头套、脚套、口罩和手套拿出来,所有人戴上。”

303号房间房门紧闭,门前那猩红的血迹,极其的刺眼,仿佛在向几人宣扬着什么。秋宇接过张大鹏递过来的装备一一戴上,来到血迹旁蹲了下来,眼睛扫视着地面和房门,过了一会儿,他缓缓说道:“给我个大点的光源。”

张大鹏熟练的打开勘查灯箱,递了一个现场勘查专用灯给秋宇,便手拿相机蹲在了他旁边。

秋宇打开开关,原本阴暗的走廊,被明亮的灯光照得如同在烈日下一般。他眼睛随着光源的亮光在门前搜索着,嘴里问道:“你们外围的现场情况怎么样?”。

“整个外围,没有任何异常发现,连血迹也没有”,杨成手里拿着个画板,一边画着一边回答道。

秋宇对着门锁仔细看了看,是那种老式的球头锁,把手上面有一些细细的黑色灰尘,一看便知道是之前刘远飞他们在把手上刷过指纹。

“戴一次性手套把门打开,”秋宇说道。

陈学明早已戴好了手套,听到后上去轻轻一拧,“喀嗒”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印入秋宇眼中的,是一个血迹斑斑的世界,又仿佛是一个血的海洋。一个小小的单人间里,床上、地面上、柜子上全是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我靠,这么多血,都放干了吧!”陈学明禁不住嚷了一声。

“你声音敢不敢再大点儿,要不要给你个喇叭。”杨成满脸的不屑,歪过头来往房里看了一眼,也不禁傻了眼,“我操,还真是多。”

秋宇站在门口,将手中的光源照向房内,安静的看着,并没有急着进去。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门外的先照相,大陈,你和小汪把门外地面上的血迹提取了,注意编号和固定位置。”说完,又像个木桩一样站着,只有眼睛像个探照灯一样,在房间里四处搜索着。

这是秋宇多年工作养成的习惯,面对越是复杂的现场,越是沉静。他手下的兄弟们也早已习惯了秋宇的这种反应,听到秋宇安排了工作,便该干嘛干嘛去了。

足足过了一刻钟,秋宇紧皱的眉头有了一丝舒展,才缓缓说道:“昨晚勘查条件不好,小刘和小陈应该也只到了这里,没有进去,整个现场保护得不错,没有破坏。”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大鹏,你先进去把整个现场的大体情况拍照固定,千万注意脚下的血,尽量不要踩到了,实在避不开的地方,先照了相再过去,我要的是尽量不破坏。另外尽量多拍一些,特别是整个室内大范围的照片多照一些,用广角镜头。”说完,从门口退了回来,又说道:“照完我们再进。”

秋宇站在门口走廊上,低头看着地面,脸上阴晴不定。几分钟后,便听见张大鹏在房里说道:“秋队,好了。”

“呃……好的,”秋宇如梦初醒般回了一句,又道:“我先进去,你们在外面先记录,细节等会再说。”说完,小心谨慎的走了进去。

在这个面积不足十平方的房间里,一张单人床放在靠西南角的位置,床头对着墙,床尾刚好到门边的位置。床上杂乱的丢放着白色的被子,白色的枕头和白色的垫单,床上原本洁白的一切,如今满是斑斑血迹。特别是床中间的位置,被子和床单已经全部被血迹侵染、渗透,显得特别的狰狞和血腥。

整个室内血迹最多的地方,在床与房间北墙之间的地面上,这里有非常大的一滩血迹,形成了一个很大的血泊。血泊表面的血迹已经微微干凅,但表层下面的血迹却依然新鲜得像刚刚流出来一样。

秋宇带着手术手套,用手轻轻碰了碰,血泊就像一滩水上面盖上了一层薄膜一样,轻轻的晃了晃。血泊周围的地面上、墙面上,也到处都是密密麻麻斑斑点点的血迹,血泊周围的地面上,还有一些残缺的血鞋印,以及一些极其杂乱的血色蹬痕。

“这个位置的血迹是整个现场最集中也是最密集的,要形成这个血泊,最少也得一到两升左右的血。”秋宇盯着血泊,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血泊的旁边,有一双塑料拖鞋,一看就是旅社提供的那种,鞋底和鞋面上也沾满了血迹。两只鞋子相隔着一段距离,并不是很整齐的摆放着,而是丢得很乱,。

秋宇将鞋子一支支的拿起来仔细看了看,又一支支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嘴里说道:“大鹏,这两支鞋子重点拍照,特别是上面的血迹形态,还有鞋底。”

张大鹏听到安排,赶紧拿出比例尺贴在鞋子上面,拿起相机按动了快门。

血泊对应的北墙上方,安装有三扇窗户,窗户是那种红色的老式铁框窗,上面还有铁质的窗栏,成波浪形的镶嵌在窗框上。最右边的窗子向外开启着,窗栏上还挂着一双袜子,是一双灰色的男式棉袜。

秋宇用手捏了捏,自顾说道:“袜子是湿的。”说完,他盯着窗子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窗外,窗外被几棵高大的行道树挡住了视线,见没有什么异常,又盯住了窗下的墙面。

墙是白墙,只不过上面也到处是血迹。

床尾对应的东墙正中放着一个电视柜,柜上本来有一台电视机,但现在却是翻到在电视柜与床尾之间的地面上,其中一个角已经损坏,屏幕侧向着床的方向,朝上的电视机面有大量的血迹,而电视机的边缘就与血泊连在一起。

电视柜上有一个托盘,里面整齐摆放着一些洗漱用品、卫生纸和水杯。在面向电视柜左边的角落上,也有大量的血迹,而其他柜面上,包括托盘里都没有。电视柜旁边还有一台饮水机,上面也有一些血迹。

秋宇用手轻轻碰了碰电视柜,电视柜就轻微的摇了摇。秋宇有些奇怪,用手按住边沿,用了用力,电视柜就剧烈的摇晃了起来。秋宇皱着眉头,目光在电视柜和电视机上来回扫视着,过了一会儿,像是明白了什么,眉头才慢慢舒展开来。

从血泊开始到门口,不超过两米的地面上,也满是各种血迹,地面上,床边都是。

床头北侧靠墙角处放了一个黄色的木质床头柜,上层是抽屉下层是柜子的那种,柜子里整齐的放着一双黑色男式皮鞋,除了电视柜,唯一没有血迹的,就只有这个柜子和柜子前面空地上不到六十厘米的范围。

秋宇慢慢打开抽屉,里面放了一个黑色的小皮挎包,还有几瓶药。他逐一拿起来看了看药瓶上的标签说明,都是治疗高血压和心脏病的。皮挎包里有一个钱包,一些单据,一本病历本,一串钥匙,两包卫生纸和一部非常老式的“三星”手机,手机已经关机了。钱包一打开,就看见里面一张印有“武德才”三个字的身份证,三百多块现金和一张农业银行的储蓄卡,另外一层还夹着一张相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