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染指二婚娇妻

更新时间:2019-07-02 19:24:11

染指二婚娇妻 连载中

染指二婚娇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老喵本尊 分类:其他 主角:苏一凡小姐 人气:

《染指二婚娇妻》为老喵本尊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你堂堂总裁,怎么会喜欢我这个离过婚的女人!?”我躲开他炙热得要把我融化的眼神,低头说道。n“天让你离婚,就是让你来到我的身边,让我疼、让我爱,实践证明,只有我配得上去爱你!”他把我的下巴托了起来,话毕就一口吻上我的唇。n他的吻是那么霸道、那么用情,让我情不自禁想要回应……n”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推开了他……n“没有为什么,我不介意你做我的二婚娇妻……n...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妈,你看看大姐,这算怎么回事吗!” 我脊背一僵,去试允儿体温的手顿在半空中,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向宛甜句句冲着我来,在秦漠面前发生这样的事,我多多少少都有些尴尬。 秦漠皱眉看着我,良久才淡淡开口,“那位妇人是你的母亲?” “是。”我点头,心里松了口气,允儿现在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其他的烦心事就暂且放一边吧,先照顾好允儿。 小家伙吧唧着小嘴圈住我脖子,“妈咪,将才小姨为什么凶人呀?” 门外已经没有了动静,想必她们已经走了,我没想到小家伙会这么问,反应了半秒,才努力笑道,“小姨不是凶人,她只是非常关心一些问题,所以语气有点急,知道吗。” “就像你平常急着去洗手间一样。”秦漠语气调侃,手掌缓缓穿过我的头发,刮了下允儿的小鼻子,允儿立马吓的又躲进我怀里,怯生生看着秦漠。 “允儿不怕,是叔叔把你送到医院来的。”小家伙听了这话也不管用,反而越往我怀里缩了缩,我歉意的看了眼秦漠,他眸子里的深意敛了敛,脸上仍是没什么表情,淡淡收回手优雅放进口袋,“你哄他睡觉,我出去抽根烟。” “你也直接回去休息吧,现在很晚了。”听他离开的步子,我没回头。 “把允儿哄睡着出来,我有话问你。”他不应允,霸道的丢下句话,便带上了病房的门。 “妈咪。”允儿透彻的瞳孔紧紧盯着我,他还小,不会表达,但语气是那样不安,似是看出了什么,我的纠结烦闷全在眼里。 我握住他的小手,语气调的活泼些,“好啦,已经很晚了,来,妈妈亲亲额头就睡觉。” 在他额头轻轻落个吻,我爬上病床把他小小的身体抱到怀里,缓缓唱儿歌给他听,直至睡熟,允儿仍抓着我的手不松,我想起秦漠还在外面等着,小心把手抽出来,小家伙张了张嘴,习惯性的把自己空了的手送到嘴里吮·吸起来。 夜色爬过窗台,柔和的洒进来,照在病床上,允儿长长的黑色睫毛忽闪,在月光下特别好看,想起刚刚允儿滴溜溜转动的褐色瞳孔,我禁不住又轻抚了抚他的脸颊。 他们父子是如此的相像,允儿肉嘟嘟的小脸已经能看出日后样貌不俗的轮廓来,尤其是这双眸子,尽管只是不谙世事的两岁孩童,却总是不经意间流露出灿若星辰般的光辉,和秦漠眼里的深邃如出一辙,即是沉寂低调的,又难以遮掩的光彩夺目,仿佛世间万物都看得透一般也难怪秦漠会在我打死都不承认允儿是他的骨肉的情况下还如此坚信,这样貌分明就露了陷。 “睡着了?” 不知秦漠是什么进来的,悄无声息,忽然出现在我背后,声音沙沙的,我点头,“刚刚睡着。” 我心里有点紧张,大概已经知道了秦漠会说什么,可是我并不想谈,正犹豫如何拒绝,他已经拉起我的手,不由分说朝外走。 秦漠的掌心很暖,带着些砂砾感,摩挲在我手背,他挺拔的身影非常高大,给人一种压迫感,走出去几步我便不愿再走。 “允儿一个人在病房,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有人看着,放心。”他不松手,笃定的看我一眼,我回头,果然瞧见病房门口已经站了两名黑衣男子。 他不说话,拉着我的手到走廊尽头,在拐角狭小的角落里,我和他之间只隔一步距离,他俯视着我,“只有这样你才能老老实实跟我谈话,如果不想我发火,就乖乖的。” 我欲发火,他侧头点燃一根烟,缓缓道,“你喜欢淡淡的烟草味,所以不介意我抽烟吧。” 我怔了怔,攥紧的拳头松了下去,心中百转千回,“你当时听见了……” “恩,印象深刻。”他袖长的中指优雅夹着烟,烟雾升腾时皱了皱眉,直直看向我,语气中的深藏着韵味,把我拖进回忆里。 三年前,只有点点星光照亮的深夜,那是我们被困在深山的第三天,孤立无援的坐在山洞里烤火,秦漠干净利落的容颜长了一层胡渣,想春笋一样冒着头,他不在意,用篝火点燃了身上的最后一根烟,喉结滚动,深吸一口,吐出烟圈模样优雅带着点慵懒,红色火光跳跃在他冷峻的五官上,流光溢彩。 年纪还小的我看呆了,鬼使神差的呢喃了一句,“你身上的烟草味很好闻。” 我以为他不会听见的,我声音那么小,而且当时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那晚你是怎么走的?”他又问我,确实,我们两个人用尽了各种方法也没能走出那个地势险峻的深山,我却在意外发生的那个晚上连夜安全离开了。 我摇摇头,不想再回忆那些事情,“或许是运气好吧。” 走廊里灌进来一阵呼啸的风,吹散他额前的发,连同着那一瞬间快的我无法捕捉的异样神情一并拂过眼前,他精致五官依旧淡漠,“你现在不想说,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谈,现在我要问你另一个问题。” “什么?” “你和你母亲关系不好?” 他太敏锐了,仅凭将才一个碰面就看出来了端倪。 我心里‘咯噔’一下,把自己的手抽回来,故作轻松道,“算是吧。” “原因。”秦漠又不依不饶的追问。 我该如何告诉他,因为我不愿说出突然莫名其妙怀孕的原因,更不同意打掉允儿,所以母亲就连孩子出生时,都不肯来见我和孩子一面,说她没有我这个女儿。 刚刚在病房的场景,向宛甜的骄横无理,我已经习以为常了,最让我心寒的是,母亲看秦漠怀里抱着的允儿时的陌生和探究的眼神,外祖母和亲外孙之间的第一次见面,竟是如此。 我叹口气,望着窗外无尽的黑夜,思绪慢慢沉淀,这是我选择的路,我会走下去。 “秦漠,这是我的私事——” “也是我和我儿子的事。”他抓住我手腕,逼我正视他。他的算盘打得很好,确实,拥挤的空间里我无法抵抗。 我不得不去望着他认真的神情,挑着剑眉好像有点生气,他开口训斥我,“你身后连个依靠的人都没有,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 “人虽然是群居动物,但当代人不都呼吁女性要自立自强,我就是啊。”在他幽深瞳孔注视下,我总觉得自己笑的有点牵强。 “你是别人说什么,就跟风做什么的人吗?” “秦漠!”他的咄咄逼人让我很烦躁,“你和我才见过几次面,你根本不了解我,所以别妄下定论。” 气氛一下子僵持起来,我深吸口气,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平和一点,“今晚你能过来,我和允儿都很感谢你,我知道,我没能照顾好允儿允儿是我的疏忽,你担忧允儿无可厚非,但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人情世故,所以请你和我保持适当的距离好吗。” 我望着他,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他不说话,只淡淡看着我,又或者如同他指尖无声无息燃烧的尼古丁一样,秦漠这张俊逸非凡的脸上藏了太多太多的心绪,隐藏的太深,我看不出来。 可是该说的我得说清楚,这样三番两次纠缠,并不是什么好事。 “你是允儿的亲生父亲,但只是这一层关系而已,除此之外,我们就是相熟而已……” “好。”他轻笑一声,眉宇间染上些戾气,他松了我的手,“很好,你终于敢亲口承认允儿是我的孩子。” 他低头把烟碾灭在旁边的垃圾桶里,又冷冷道,“我是孩子的父亲,该尽的责任我会尽到,除此之外,我不会动你向宛清一下。” 这是我要的结果,我心中的重石应该就此放下才对,所以我什么都没说,听着响亮的脚步声渐渐走远,直至没有消弭无声,我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腕,走回病房。 好了,他不会再来了。 我简单在病房的小洗手间里洗漱了一下,发现没有换洗的衣物,只得又把脏掉的衬衫拿起来穿,秦漠的西装安静躺在椅子边上,上好的面料顺滑有光泽,与我沾了污泥的褶皱衬衫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呼啸的风在窗外哗哗作响,我睡不着,黏腻的衣服粘在身上也不舒服,就趴在床边看着允儿熟睡,看他坚挺的小鼻子,和那个人一模一样,没由来的想起他临走前决绝。 是我把话说得太重了吗,可不把说尽,又怎么来理我们之间的关系,先前我问他,要把我当什么,他明显犹豫了,也是啊,他是如何的优秀,怎么还是单身一人。 说到底可能只是可怜这个流落在外的骨肉吧,我看着允儿的小脸,不禁叹口气,小孩子感冒发烧总是会反反复复,有可能烧刚退下去就立马又上来,所以我每隔半个小时后都会给他测量一下·体温。 所幸是一夜下来,小家伙睡得很香,高烧的症状也没有再出现,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梦里混混沌沌,直至第二天允儿叫我,我才恍惚着醒来。 “妈咪妈咪,允儿饿了。” 我扶着钝痛的额头,眼睛半睁,习惯性道,“爹地呢。” 话刚说出口,我才意识到自己自己身处何地,又发生了什么事,习惯这东西,真的很可怕。 以前和苏一凡在一起,每天早饭都是他做的,允儿醒得早,所以苏一凡会先把允儿喂饱,然后来叫我起床洗漱吃早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