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霸道总裁的傲娇妻

更新时间:2019-07-01 10:44:05

霸道总裁的傲娇妻 连载中

霸道总裁的傲娇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天天 分类:其他 主角:子琪腾飞 人气:

《霸道总裁的傲娇妻》作者:天天,其他类型小说,主角:子琪腾飞,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清晨,天微蒙蒙亮,超大的床上,一女子一丝不挂的趴在上面,而男子也是赤裸身子紧紧压在其身上,将她盖个严严实实,一条薄薄的被单散落在地,因缠绵了整晚,两人终于疲惫的沉沉睡去,屋里弥漫着一股暧昧糜烂的气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知今晚的子琪十分不胜酒力,人已经有些晕晕然,只是很浅的醉,还没有到十分狼狈的程度。正坐着的时候,一卖花的女子走了过来,手里装零零散散的一些单枝玫瑰,简单的用玻璃纸扎起来,谈不上多精致,她举着手中的花,在那里一遍一遍的跟子琪身旁坐着的南山游说:“先生,给女朋友买支花吧。” “我不是他女朋友。”子琪连忙澄清。 那女子并不就此放弃,又开始问南山:“先生,给小姐买朵花吧。” 南山一贯好脾气的没有拒绝,问道:“多少钱?” 卖花女递上一朵:“十元。” 南山掏出零钱,把那朵花转手又递给了子琪,子琪看了看,再普通不过的的一朵红玫瑰,用透明带着白点的玻璃纸包着,花柄处扎着一个彩色的蝴蝶结,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必是南山看女子这么晚还在外面游荡卖花,捧个场也很正常,就接过来随手放在了桌子边上。 等吃完起身时,南山又把那朵玫瑰花拿起放到子琪手上,说:“你差点把它忘了。”子琪接过手,仍然没有在意。 三人再拦一个的士送到子琪家门前的那个长坡上,子琪下了车,而南山和兄弟就在车里准备返程。 酒的后劲上来了,子琪头开始有些晕,她拿着包,拖着有些沉重的脚一步一步上坡,南山这时的叫声响起:“子琪?!” 夜很静,以至于南山的每一个字,虽然声音并不是很大,子琪都能很仔细的听得明明白白,而后的很多年,还能清清楚楚的记得。 子琪应声回首望着南山,一脸的惊奇,那天她穿着件白色的衬衣,迎着夜风飘起来,短发也被风凌乱的盖住了半张脸,南山眯着笑眼看着子琪一脸懵的样子,突然很拘谨的但是眼神深情的说了句:“子琪……,你可不可以做我的女朋友!” 子琪本能的反应就是拒绝,借着酒劲壮胆,皱着眉嘟着嘴,满口不答应:“可是我们根本不相配嘛。” 南山温和的说:“那有?” 子琪低着头默默的往前走:“我那里好啦?” 南山奔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堵在子琪的面前,脸上随着浅浅的笑,嘴角出现了一个深深的梨涡,看着很是让人心醉,顿了顿又道:“你那里都好!” 子琪更加不开心的望着南山:“从小到大同学们都笑我,说我矮,说我黑,说我发育不良。” 南山立即否认:“谁说的,你很漂亮,只是你自己不觉得。” 子琪活了二十来年,头一次听有人说她很漂亮,不由更多了几份自信,最后想到这些日子南山对她的关心和小时候就暗藏的情愫,低头不语。 南山为了打破这尴尬,又说道:“如果你再不反对,我就当你答应了。” 子琪觉得再找不出理由拒绝南山了,只有点了点头。南山看到自然是开心的望着子琪,上前来了个大大的拥抱,子琪隔着南山灰色的衬衣,感到他瘦削的身体,因为过于用力的抱着子琪而硌着她隐隐生痛,月光朦朦胧胧清冷地照在他年轻的面庞上,一如既往的光洁而俊朗,子琪享受着现在的微熏感。 南山又拿起手上的玫瑰花,再次递到子琪手中,一脸严肃的说:“这次我再把花给你,你总是忘了拿,希望不要再丢了。” 他的表情认真,眼里的深情像天上璀璨的星星,闪着耀眼的光,让子琪觉得有些魅惑味道,丝丝入扣,撩动心湖,子琪再次有些发懵的拿起那朵花,原来自己又忘到出租车上了,于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南山这才回到车,走了。子琪回家发现父母其实都没有睡,开着灯等着她回来,好在她人终于回来大家都放心了,没有再追究怎么这么的晚。她把那朵花放在柜子里,洗了个热水澡,带着甜甜的梦睡着了。 清晨。 每天早上醒来,窗外的空气是清新的,人的心情是美丽的,旧日的阴霾都一扫而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空气渐渐弥漫着汽车往来的废气、灰尘,心情也被一件件接踵而来的琐事所烦扰,就像早上换上干干净净的衣服,而到了晚上归家时,上面已经沾满一天的尘土和汗气,感谢夜晚的休眠可以让第二天获得一次重生。 子琪这段时间过得一直很郁闷,几个相处得来的朋友,都因是借调或临时来公司的,现在都已各自星散了。 以前总觉得女同志多的地方就很喧杂,天天被人评头论足,偏偏子琪又是特别在意别人所做所言,可能用她们的话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差吧!她所在的部门女同志又尤其的多,对于她一个刚刚进来的新人,家里条件也不好,又没有什么背景,自然是被众人所非议的最佳人选,在她几次抗议下,现在再听不到议论的声音了,但是感觉又寂寞了,仿佛自己是一个隐形人,只是她们有工作上需要时候才能现形;又或者是对着空谷呐喊,却连回声都没有,只有一片死寂。 子琪也曾努力试着改善人际关系,但是没有人理睬,被人漠视后感觉自己和她们经过隔音一般,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只能是自言自语。被隔离与日日口舌之灾比起来,被人隔离更可怕。所以原来跟余腾飞也抱怨过多次,余腾飞听多了自是十分的不耐烦。弄得每次一到上班时间,那里的氛围就让子琪心情很压抑。 唯一让她值得开心的就是一到公司南山的电话就打来了,声音里很轻,带着暗哑,不过就是问一些晚上休息得怎么样,父母有没有什么问些什么之类的话,弄得子琪的声音也不自觉的温柔起来。南山最后告诉子琪,晚上兄弟家里聚餐,让把她也带上。子琪挂上电话,心里有些忐忑,这算不算是跟他的朋友正式见面了。 中午子琪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朋友罗薇,对于恋爱其实她是完全没有经验的,不比罗薇大学就谈过朋友,所以她就请教罗薇。罗薇告诉子琪,其实第一次看见她和南山见面,就感觉南山喜欢上她了,没想到现在还真被证实了。一般女孩子谈恋爱了,自然是要好好的打扮一下,女为悦己者容,应该为晚上的见面买件新衣服,两人就这样逛了一中午,终于逛到一件子琪满意的休闲上装加长裙的一套,虽然不失她男孩子气的本色,但总归显得比平日淑女多了。 在期待着与南山见面后的这剩下的半天,时间就过得特别快了,一下子到了晚上。子琪偏偏又遇上加班,等应邀到了南山朋友家,南山接她上去时,大家已经吃完晚饭了。原来南山怕子琪一个人不自在,把她的闺蜜罗薇也叫来了,罗薇看到子琪终于来了,一把拉她到另一个房间,说大家都在房里看着一些少儿不宜的片子,但这内容显然罗薇并不想子琪看到。而罗薇自己刚刚吃饭时被大家灌了些白酒,所以要先回家去休息,便就这样告辞了。 而子琪躲着的这间房像是主卧,房间里陈设也简单,一张床,一个沙发,外面连着一个阳台。南山这时走过来,告诉子琪,这家主人是对夫妇,所以让子琪不要觉得十分奇怪。子琪不知怎么,有些紧张的一个人站在了阳台外面,看着夜景,屋外面的灯光很似银河洒落人间,蜿蜿蜒蜒,星星点点,上在有忙碌来回穿梭的车辆像一条条的彩线,转瞬又消失了。夜风十分的凉爽,一层层的寒气从外面涌到子琪的脚下,子琪略略拉了拉衣袖,她今天就带了一个小小的手包,当南山也走到阳台来时,她双手像没有地方可以放一样,只有紧紧拽着那个手包。 南山略略揽了揽子琪的手臂,劝道:“夜里外面凉,我们进去好吗?” 子琪不知现在怎么回事,只要看到南山,她就开始犯晕糊了,木木的跟进了房内。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似的,就坐在沙发上,而南山仰面躺在床上,全身伸展得十分舒适的状态:“子琪,你坐那么远干嘛,过来,离我近一点。” 子琪当时正望着天花板,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晶莹剔透,看着看着就有些怔怔的发呆,听到南山叫着她,不由恍过神来,顿时整张脸慢慢升温,有些发热起来,但是还是听话的下意识往南山那里挪了挪,可是仍然不自在,如坐针毡。 南山看着子琪,问道:“你身上这件衣服是为了见我特地买的吗?” 子琪脸一下子就更红了,没想到罗薇这个大嘴巴把这件事情也告诉他了。 南山见子琪不说话,又继续问:“你手上一直拿着那个包干嘛,放下不是更轻松一些吗?”说完就伸手把那手包扯了过来。子琪被南山这么一扯,自然而然扑到南山身边,子琪的心顿时怦怦狂跳,堪称……惨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