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爱情鸟

更新时间:2019-12-31 18:55:24

爱情鸟 已完结

爱情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爱情鸟 分类:其他 主角:安静塞进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爱情鸟》的小说,是作者爱情鸟创作的其他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狠心绝情的母亲,悲苦无助的女儿,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一对母女产生步入亲情险境?剪不断,理还乱,她该如何做出抉择?"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分开了。"南宫商紧紧握着末依依的手,将她搂紧了自己的怀抱,许下了自己的诺言。末依依点了点头,在南宫商的怀抱里,原来最后大家都是会在一起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晚的末依依睡得很熟,早上的时候,李婶推了她好几下,才把她弄醒。

啊,我竟然睡过头了。末依依顶着一个鸟窝一般的头发,揉了揉眼睛的说道。

哈哈哈。李婶笑起来。

我从来没睡过这么软的床,简直是太幸福了。末依依脸上带着幸福的痕迹。

好了好了,快去洗洗脸,梳梳头发吧,卫生间在那里,李婶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开着门的房间,被子我来收拾。

末依依手里拿着的被子被李婶抢了过去。

这么好意思?

没事,你快去吧,一会儿还要做早饭,耽误了夫人和少爷用膳,这可是大过。李婶吓唬末依依。

末依依赶紧拿着毛巾朝着卫生间跑去。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虽然穿的是仆人的衣服,可是脸上却是春光满脸。

依依,速度点儿,我先去厨房等你了。李婶看了看时间,她原本是要和末依依一起过去的,可是时间不能有耽搁,她只能先行过去。

好,我知道了。末依依满脸的洗面奶从卫生间里探出了一个小脑袋。

嘘……李婶原本都已经朝着厨房走了,可是听见末依依说话,又快跑过来。

夫人和少爷还在休息,小声点儿,吵醒她们就完了。

嗯。末依依点了点头。

原来在这里,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自由快乐。

末依依洗掉了脸上的沫子,刷了牙,几分钟之后,穿戴整齐,她朝着厨房走去。

每一步,她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会碰倒什么东西,出什么声音,吵醒楼上的夫人和少爷。

你在做贼么?夫人在楼上看着末依依的动作。

啊?末依依听到有人说话,四处看看,但却没有看到人。

鬼鬼祟祟的,你在干什么!夫人愤怒的声音,终于还是让末依依看到了站在楼上披着一件昂贵貂绒大衣的南宫商的母亲。

夫人,我……末依依还想解释,还想说我是怕吵醒你们,所以才这么蹑手蹑脚,一点儿声音都不出的。

李婶!夫人才不会给末依依解释的机会,她直接叫来了夫人。

夫人,怎么了?李婶听到夫人的叫唤,赶紧放下了手里的事情,从厨房跑了过来。

这个丫头你是怎么看着她的,她鬼鬼祟祟的样子是不是在偷家里的东西,你一会儿查一下家里缺了什么。夫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从来没有用正眼看过末依依。

末依依哭了。

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

外面嘈杂的声音引起了南宫商的注意,原本昨天晚上就睡得很晚,今天早上原本打算多睡会儿的,却被外面嘈杂的声音吵醒。

他推开门,朝着声音的地方走去。

妈,怎么了?南宫商揉着眼睛,走到了母亲的身边。

南宫商的母亲一看儿子来了,就像看到了自己的靠山一样,更加的神气。

儿子,你知道么?南宫商的母亲用手指着站在楼下已经哭得和个泪人似的末依依,这丫头要偷咱们家的东西,我抓了一个现行,她还不承认。

南宫商的母亲摆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连个下人都管不好,我,我真是南宫商的母亲做出了要哭的样子。

南宫商走过去,赶紧抱住了母亲。

依依,我妈说的是真的么?南宫商现在也是一头雾水,他不知道该相信谁,不过,在他看清楚末依依脸上的泪水的时候,他已经可以确定是她妈妈在欺负末依依,想到母亲从前的所作所为,他也能够了解各大概了。

我只是怕吵醒夫人和少爷,我没有偷东西。末依依哭着解释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去做早饭吧,李婶,你把依依带走吧,南宫商示意李婶把末依依带走。

怎么能让她就这么走了!夫人不依不饶的。

妈,大早上的,你在休息会儿吧。南宫商搀扶着母亲朝着房间走去。

虽然南宫商的母亲还不是很高兴,可是儿子都这么说了,她也只能暂时的妥协,要收拾这个丫头的时间还很多。

依依,你别哭了。李婶拿了一张面巾纸递给了末依依。

末依依接过了纸巾,原本她是那么的坚强,她也不想哭的,可是大早上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准备,就被责骂了,搁谁谁心里会好受?

快做饭吧,不然一会儿还会说。李婶又钻进了厨房。

末依依再把最后一滴泪水擦干净之后,也进了厨房。

7点半,南宫家的早膳正式开始。

一盘又一盘的菜被端上了桌子,就连粥就有6种之多。

末依依从来就没想过这会是富人家早上吃的,在她看来,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吃这么丰盛的东西。

依依,发什么愣着?快端出去。李婶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末依依。

噢,好。末依依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

她赶紧端着一盘油麦菜走了出去。

早饭都已经准备好了。

就等着夫人和少爷来用膳呢。

李婶和末依依站在桌子的两旁等着他们。

一会儿,夫人穿戴整齐下楼了。

她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食物,又看了一眼末依依。

我不想看得到你。夫人指了指末依依。

李婶给末依依示意了一个眼神,让她先到后面去,让夫人看不到的地方。

末依依笑了一下,然后走出了餐厅,刚好,她和正要进餐厅的南宫商撞了一个正面。

你没事吧?南宫商扶住了就要跌倒的末依依。

末依依用手整理着刚才掉下来的一缕秀发,慌慌张张的说,我没事。然后便快步的离开了餐厅。

他怎么了?南宫商看着末依依跑去的背影,问着母亲。

母亲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吃着自己的早饭。

南宫商也不是那种较真的人,看着母亲不回答,他也不再继续过问。

草草吃过早饭之后,他就回到了房间去拿画板,今天还需要去外面写生,和母亲说了之后,南宫商原本还打算和末依依说一下,可是一想到母亲,他怕自己的举动会给这个小姑娘带来灾难,于是放弃了。

他走出了门外,开始了新一天的写生。

末依依直到夫人上了楼,才从后来走过来,帮助李婶一起做家务。

上午的时候,只用把桌子什么的擦干净,因为夫人中午有个会议,所以不用在家吃饭,他们也就省事多了。

末依依和李婶吃着午饭。

李婶,夫人是不是对我有偏见?末依依问着李婶。

李婶笑了笑,他们的事情又怎么会是我们这种仆人应该猜测的呢?快吃吧。李婶又往末依依的碗里夹了一块肉,总共只有三块肉的菜里,有两块都在末依依的碗里。

李婶您吃吧。末依依先要把肉夹回李婶的碗里。

我上年纪了,吃肉不好,你还正年轻,快着,你吃吧。李婶扣住了自己的碗,不让末依依放进去。

末依依只好把肉又放回了自己的碗里。

李婶冲着末依依笑了笑。

我的女儿如果还活着的话,估计也和你一样大了。李婶端着饭碗,意味深长的说。

李婶,末依依安慰着李婶,替她拍了拍后背。

15年前的一场车祸,夺走了她年轻的生命,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当时被撞飞的是我该有多好。李婶的泪水往外流。

末依依赶紧找来了纸巾给李婶擦拭。

依依,你知道么?我的女儿是个很善良很漂亮的小女孩,她很有爱心,家里养了很多她从外面救助回来的小动物。我当时也没有来帮佣,我在家,做一个全职妈妈,孩子的父亲对我们很好。我们一家快乐的生活着,可是,李婶之前还很开心的叙述着,但叙述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大哭起来。

孩子出了车祸以后,孩子的父亲就离家出走了,至今没有任何的联系,我抱着孩子的尸体在太平间痛哭,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天都要塌下来了。

李婶把饭碗放到了桌子上。

末依依在一旁搀着她,让她坐在了椅子上。

那个时候夫人的丈夫刚刚去世,我们两个有着同种经历的人一起痛哭,事后,夫人就让我来这里工作了,她对我很好,我们年龄相仿,可以在一定时候做个彼此的依靠,夫人对人很好,但可能因为你是少爷带回来的,夫人对少爷投入的感情不一般。李婶没有继续再说。

我来收拾吧,您去休息会儿。末依依笑着说。

没事的,李婶笑了笑。依依,一会儿要不要和李婶一起做糕点?

糕点?末依依没有听说过。

对,就是用面团和模具做出各种样子来,再放进烤箱,不一会儿就做完的糕点,李婶耐心的详解着,见末依依还是一副没有太了解的样子,没事的,一会儿我带着你做。

嗯,谢谢李婶。末依依十分开心的说。

李婶因为末依依的到来,心里舒服了很多,就像是自己的女儿再出去很久之后,又回来了。

下午的时候,李婶开始教末依依做糕点。

多少面粉,多少牛奶,多少糖,李婶都细心的多次强调,末依依也认真的把这些都记下来。

在学习的过程中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做好啦。末依依看到烤箱的灯灭了,兴奋的打开了烤箱。

唔。高温的烤箱烫着了末依依。

烫着了吧。李婶赶紧走过来,拉着末依依被烫着的那根手指头,扎进了冷水里,她又找来了一些冰块放进了水里。

怎么样?李婶关切的问道。

看着李婶紧张的皱起的眉头,虽然还是有些疼,但末依依却很幸福,不疼了。

下次小心点儿,像拿这种东西,就要戴着手套,这样就不会烫着手了。李婶一边说着一边示范动作让末依依看着。

嗯,我知道了。末依依从冷水里拿出了手指。

来,尝尝。李婶拿了一个小熊饼干放到了末依依的嘴里,末依依刚开始还有些害羞的不敢张口,但李婶执意让她尝尝,她也不好推辞。

不错,味道好棒,好浓郁的奶油味。末依依吃着自己的果实,脸上挂着掩盖不住的笑容。

这个变凉了之后味道更好。李婶对末依依说。

末依依默默的记住了。

晚上的时候,末依依已经知道那间是南宫商的房间了。

于是她悄悄地,带着自己下午做好的饼干,找了一些好看的去拿给南宫商吃,以此感谢他对自己的帮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